打开

生下可爱宝宝之后,夫妻双双患上了“产后抑郁症”

subtitle
壹父母 2021-05-13 17: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Summer姐姐 / 文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网红警官”谭乔患上了抑郁症,而那个带给无数人欢乐和感动的节目《谭谈交通》也已经停播三年了。在回归自己生活的日子里,他曾经无数次地问自己:“我是谁?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全球抑郁症患病人群累计超过了3.5亿人,而我国抑郁障碍的患病率,已经达到了6.9%,也就是约有9500万患者。

最近,我读了一本抑郁症患者的自传体小说——《奶爸抗郁记》,讲述了他与抑郁症斗争的过程,而他的患病类型更加特殊——男性产后抑郁症。

本书作者,同时也是小说主人公马克·威廉姆斯,是英国的演讲家、作家和国际活动家。

2004年,他的妻子在分娩期间发生意外,情况一度紧急,被迫进行了剖宫产手术,马克也亲眼目睹了整个手术的过程。

此后妻子患上了产后抑郁症,而经历了漫长的担忧和恐惧过程的马克,也和妻子患上了同样的病症。

痛苦的心理疾病折磨着这个家庭,但夫妻二人从未放弃,他们互相支撑、互相鼓励,并接受了专业治疗,慢慢地从抑郁症中恢复过来,开始回归正常的生活。

马克意识到,男性患产后抑郁症并不是个例,他发起了“国际父亲心理健康日”和“爸爸的援手”活动,让更多的人们关注产后抑郁,包括男性和女性。

2012年,马克·威廉姆斯入围英国伦敦的精神媒体大奖,入选“英国骄傲奖”的“本地英雄奖”候选名单,并受邀在2016年世界精神卫生日,与英国皇室见面。

马克认为,产后抑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面对这个事实。

所有父母都需要从科学的渠道获取资源和有用的信息,以家庭为单位,互相理解、支持,并寻求科学的治疗与帮助,才是战胜抑郁症的良方。

孩子出生了,妈妈却崩溃了

主人公马克的童年,虽然有着祖父母和父母的关爱和呵护,但是他有一个缺陷——说话含混不清,后来很多年他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叫做“缺陷与多动障碍”的疾病。

小时候的他为此非常自卑,因为不想被同学嘲笑,他开始厌学、尿床,被老师定性为“学习迟缓”,直到他接受了特殊教育,这种状况才有所好转。

更糟糕的是,才10岁的他第一次接触了酒精,从此染上了酗酒的恶习。马克觉得,只有喝酒才能让他找到自信,暂时摆脱焦虑情绪。

直到他遇到米歇尔,在她的关心和鼓励下,渐渐摆脱了酗酒的习惯,生活和工作也走上了正轨。马克和米歇尔结婚了,并且非常渴望有一个孩子。

米歇尔怀孕之后,马克认为自己是时候要长大了。

他想成为一个最好的爸爸,但却会时常担心:如果我是个糟糕的爸爸怎么办?

为了让宝宝有更好的生活条件,身为销售员的马克开始拼命工作,因为“宝宝和米歇尔都要靠我了”。

但是,这样的想法使他不但不能够达成目标,反而越来越感到压力重重,无法集中精力。

患得患失之间,米歇尔的临盆时刻到来了。和他想象的顺利过程不同,米歇尔在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痛苦之后,仍然无法顺产,医生对她进行了紧急手术。

本来就十分焦虑的马克,差点晕倒在妻子病床旁,此时他的想法竟然是:“我让米歇尔失望了,我讨厌这种失控的感觉。”

在20小时之后,他们的孩子伊桑终于出生了。

马克抱着孩子,心中却并没有幸福、开心的感觉。在目睹了爱人经历漫长的苦痛之后,以后的几个星期里,他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妻子生产时的画面,甚至能够闻到血腥味。

而他的妻子,也一直处在失眠状态中,并且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

每当亲友来探望她时,她总要强装勇敢,但内心却在哭泣。只要丈夫离开几分钟,她就会惊慌失措,这和生产前的她判若两人。

当时的马克和米歇尔还不知道,他们都经历了严重的“产房创伤”,对心理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帮助他们了解产妇住院以及剖宫产是怎么回事,这让他们无法做好面对这一切的心理准备。

与此同时,他们也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孩子难道不是一直以来我们所盼望的吗?我是不是一个不合格的爸爸/妈妈?

出院后,首先崩溃的是米歇尔,她无法对丈夫的问话做出正常的回应,对自己的整个身体失去了控制,仿佛一个提线木偶,茫然而没有活力。

她严重失眠,没有食欲,变得敏感多疑,状况一天比一天糟糕。

来家访的健康随访员发现了米歇尔的异常,也是在她的口中,马克和米歇尔第一次听说了“产后抑郁症”这个名词,随访员建议他们联系“健康心理小组”求助。

马克听到这些话之后,第一个反应是自责:这是我的错吗?米歇尔难道不想我们成为一家人吗?或者,她只是不想和我在一起才会这样?

在马克有限的心理学知识当中,他以为抑郁症就像醉酒一样,第二天就会恢复如常。

但他发现,精神疾病没有那么容易走出来。

米歇尔的病情每况愈下,毫无生气,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并且她不允许马克把自己的病情告诉别人,害怕别人会因此认为她“不是一个好妈妈”。

于是,马克担负起了照顾妻子和孩子的大部分工作,心理上也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感到格外孤独,而以往那个温馨的小家不复存在,变成了一个藏身之所。

他说:“我不知道该如何做一个好爸爸,好丈夫,我再也不知道该如何快乐起来了。”

紧接着,丈夫也崩溃了

近年来,有专家发现,产后抑郁症正在不断地在男性身上蔓延。研究数据表明,已婚男人在孩子出生后,患上产后抑郁症的比例为10%左右。在产后3-6个月,新手爸爸出现抑郁状态的概率更高。

书中提供了一个自测表,当你发现自己有以下10个症状,就要格外注意自己的心理状况,因为你很可能患上了“产后抑郁症”↓↓↓

✪ 你比往常更容易愤怒,与周围的人冲突次数增加。

✪ 更容易因为小事变得沮丧或恼火。

✪ 你可能比平时更倾向于求助酒精或者其他东西,来获得舒适感。

✪ 你的体重可能会大幅增/减。

✪ 你可能会比平时更冲动。

✪ 你可能开始有生理问题,比如头痛、身体酸痛或消化问题。

✪ 你可能开始无法集中注意力去处理任务。

✪ 你可能开始对原有的工作、爱好和个人兴趣失去兴趣。

✪ 你可能开始感到矛盾,你感觉自己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 你可能开始有自杀或者死亡的念头。

新手爸爸马克的情况,也随着妻子病情的恶化而变得糟糕。随着孩子的出生,他们的经济压力一天比一天大,他却完全不想回去工作,他和妻子想做的唯一事情就是——逃离。

在一个好友的葬礼上,之前一直有酗酒恶习的马克,再一次端起了酒杯,大醉一场,回家之后甚至无法照顾妻儿。

在别人眼中,马克和米歇尔是一对幸福的夫妻,拥有一个可爱的宝宝。

但马克知道,米歇尔只是在面对外人时强颜欢笑,作为唯一一个知道真相的人,他无法承受这份压力,更对心爱的人患病感到无力和绝望。

因为妻子要求保密,所以马克不能向家人、朋友求助,他只能坚持、再坚持。

但是,他内心的那根弦已经摇摇欲坠了。

在一次夫妻双双崩溃之后,米歇尔的妈妈同意来到他们身边,照顾女儿和外孙,但有了外出放松机会的马克,却对酒精越来越依赖了。

出于经济压力,他回到了工作岗位上,但却无法控制自己在见完客户后立刻走入酒吧喝个烂醉。

每次喝醉之后,他都会变得更加痛苦,更加情绪化,而且在第二天酒醒之后,他会无法控制地给一起喝酒的朋友打电话,追问他们“我昨天是不是做了什么蠢事儿?”无论朋友怎样安慰他,都无法打消他的疑心。

再一次病重之后,医生要求米歇尔住院治疗,马克却苦苦哀求米歇尔回家,因为他不想一个人面对孩子,他内心怀着深深的恐惧。

他感觉,自己和妻子再也回不到从前,他们再也不可能拥有一个“正常”的家庭了。

这一对夫妻,都生病了。

苦苦挣扎的夫妻俩

最终,夫妻商定,米歇尔每天去医疗中心接受四个小时的治疗,米歇尔在那里认识了很多和她情况相似的病患,他们会一起聊天、游戏,这让她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异类”。

同时,米歇尔也学会了用情绪表来监测自己的情绪,记录引发焦虑的原因,并开始写日记,帮助她和马克一起更快地解决问题,并观察自己的变化。

经过了好转、恶化、住院、再次好转之后,米歇尔回到了家中,遵医嘱减少了药量,并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但此时,马克的情况却变得糟糕起来,潜意识里,他觉得米歇尔会得产后抑郁症,都是他的错,因此他从来不会把自己的感受向别人倾诉,因为他“不配拥有良好的感受”。

马克感到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他无法集中注意力,记忆力也变得越来越差。

米歇尔本能地感觉到了丈夫的情绪变化,她开始试图帮助他。

米歇尔将对自己有效的治疗方法介绍给丈夫,教他如何“换个方式”去看待自己的一些负面想法。

马克也开始自救,他辞去了原本的工作,开始当社区志愿者。他咨询专业人士,积极学习心理学知识,并且在家乡开展了一个社区项目,让有自杀和抑郁情绪的青年们,有一个倾诉和交流的安全空间。

就在他以为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时候,抑郁症再次袭来,让他无力招架,他再次辞职了。

这一次,他把自己所有的痛苦、恐惧和悔恨向妻子和盘托出。妻子并没有批评他,只是耐心地聆听,然后建议他接受专业的咨询与治疗。

在坚持不懈的药物和心理治疗的作用下,他渐渐地从抑郁症中恢复过来了,重新对生活燃起了希望。

想起不堪回首的患病岁月,马克觉得,他最感谢的,是自己的妻子,因为“她自己遭遇了那么多,但仍然坚定地站在我这边,她懂得并理解我的感受”。

最亲爱的人最坚定不移的支持,是促使马克下定决心面对恐惧、拥抱改变的最大动力。

抗郁路上,你不是一个人

在渐渐恢复之后,马克回想当初的患病经历,如果当时有人站出来告诉他,自己也有同样的艰难经历,让他知道在这条抗郁道路上不是一个人,那他的路会好走太多太多。

“男人不会抑郁。”人们总是这么认为。

“男儿有泪不轻弹”,老师说。

“坚强点,你可是个男人。”朋友常常会这样劝慰。

长期以来,这些刻板印象,让很多患病的男性羞于承认自己的脆弱,不敢面对自己的恐惧。

但抑郁不是一种选择,抑郁症不会挑选它想感染的人。

因此,他决定为这些患有产后抑郁症的人们,尤其是男性患者做些什么。

他们奔走于各大媒体和活动进行演讲,宣传关于产后抑郁症,特别是围产期心理健康的知识,并号召家庭成员互相支持,寻求科学帮助。

英国的皇室成员也加入到了这场活动中,威廉王子在演讲中号召大家改变心理健康背负的不良印象,剑桥公爵夫人号召人们,要打破患抑郁症的“耻辱感”,为这一代和下一代抗争。

写在最后的

根据一项专业研究表明,抑郁症的终身复发率,高达80%。

因此直到这本书的结尾,马克也不敢说自己和妻子完全痊愈了,但是,经过这一场艰苦卓绝的斗争,马克的认知发生了改变,他知道:事情并不完美,但也无须完美。

这本书给我最大启发就是,在对抑郁者给予更多的爱、理解和包容的时候,也别忽视了那个陪伴者的心理健康,而这个陪伴者,大概率是患者的伴侣、父母或者孩子。

陪伴者往往会因为疲惫和缺乏支持,而陷入抑郁状态,这是疲劳、压力、自我关怀有限的一种结果。

陪伴者在必要的时候,一定要寻求帮助,记住,照顾好你自己,你陪伴的那个人才能在你的支持下,更好、更坚定地走下去。

正确认识和理解抑郁症,不要给抑郁症患者戴上任何“为母则刚”、“男人不能流泪”、“你太矫情了”之类的刻板标签,关心他们的真实情绪,也倾听自己的内心声音,接纳那个最真实的自我,才是觉醒的开始。

改变的方法有很多,唯独不建议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以上。

对于产后抑郁症吗,你了解多少?欢迎留言。

- 作 者 -

Summer姐姐

资深电视人、综艺达人

热爱一切八卦,对世界永远好奇

猫奴、吃货、爱购物

在意生活品质,更喜欢种草

坚决不过“没必要”和“差不多得了”的生活

倡导美好的亲子生活方式

文章版权归壹父母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壹父母助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