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嘉靖“家净”!嘉靖朝的腐朽衰败,超乎想象!

subtitle
读史 2021-05-13 15: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篇系精读中国史连载283,《明朝史话》连载08,欢迎收看。

明武宗朱厚照没有儿子,死后由皇太后和内阁首辅杨廷和定策,以武宗遗诏的名义召兴献朱祐杬的世子朱厚熜入继帝位。

朱厚熜是武宗的堂弟,封国在湖广安陆(今属湖北)。他即位后改下一年为 嘉靖元年,是为世宗。这一年,他年仅15岁。

01、主政者杨廷和

在武宗死后到朱厚熜即位之前,由杨廷和总理朝政近四十日。杨廷和是个有志于整饬朝政的首辅。他是四川新都人,成化十四年(1478) 19岁的时候便考中进士,正德初年入阁参与机务。当时大宦官刘瑾专权,杨廷和只能委曲其间,稍有补救而已。

武宗多次外出纵游,杨廷和先后多次上疏谏阻,都不被采纳。武宗一死,他为太后设计,逮捕佞臣江彬,又以武宗的名义颁发了一个遗诏,罢威武营团练诸军,把江彬调入京师的边兵遣还各镇,在威武大将军的所谓“军门”办事的官校饬令各归本卫,武宗所经营的皇店一概关闭,豹房里的成千上万的番僧、少林僧、戏子娼妓、专供游乐的南京“快马船”的船夫,以及从全国各地搜罗来的美女,都一概遣散放回。

而且,还停止京城中不急之务的营造,把宣府行宫的一切金宝统统收归朝廷内库。

世宗登基之时,杨廷和又借起草即位诏书之机,用世宗的名义进一步实行改革,裁汰了锦衣卫、内监局旗校工役148700人,减少漕粮1532000余石。

于是,那些由奉迎、恩幸而当上官的小人大半都被罢斥,武宗时期的暴政革除殆尽,天下臣民都盛称新天子圣人,歌颂杨廷和功高。

02、世宗崇道

世宗一生最感兴趣的是崇拜仙道,祈求长生。最早引诱他走上这 一条路的是暖殿太监崔文。那是在嘉靖二年(1523),当时世宗仅17岁,崔文诱惑他在乾清宫等处建醮、祷祀。玩了一个月,经不住杨廷和与一些言官的苦苦劝谏,就停止了。

第二年,世宗又耍起这玩意儿。这时,杨廷和已经辞官,而有些当政的官员不但不加阻止,反而迎合世宗的癖好,以取得他的欢心,换取自己的权力地位。如大学士张璁,就曾受命为世宗在钦安殿建醮,并附和世宗的意思,写了几首关于斋醮的诗进献。

礼部尚书夏言也是因善于撰写青词而步步高升的。

由于世宗深信道士的种种骗术,对道士的宠爱也就达到无可复加的地步。道士邵元节自称能求雨求雪,世宗赐给玉带冠服和玉、金、银、象印各一枚,每年给禄米100石,赠田30顷,还为他建真人府,拨给校尉40人,供真人府洒扫之役。

嘉靖十五年(1536),世宗有了儿子,他认为是邵元节祷祀之功,加授邵元节礼部尚书,一品服俸,赐给白金、文绮、宝冠、法服、貂裘。十八年(1539),邵元节死,世宗为之悲恸,命令官府为他举行葬礼,恤典按伯爵的等级。

由于大量的祷祀活动,使朝廷在经济上增加负担,在政治上受到严重腐蚀。经济上,当时宫中用于土木祷祀的费用,仅香蜡一项,每年就费去黄蜡20余万斤,白蜡10余万斤,香品数十万斤,由此可见在这方面的浪费是十分惊人的。

政治上,如前所说的,道士可以官至一品,尊至公卿,实在荒唐至极。而世宗本人耽迷于求道成仙,不理朝政,大臣有敢谏阻者,动则廷杖下狱。

嘉靖十八年 (1539),他想让4岁的太子监国,自己专心修炼一两年。太仆寺 卿杨最劝他说:“不近声色,保复元阳,自然就会长寿。而黄白之术,金丹之药,都足以伤元气,不可相信。”世宗大怒,把他投进锦衣卫监狱,用重刑拷死于狱中。

过了两年,御史杨爵见世宗闹得实在不像话,就负起言官的责任,上了一疏说:“为君治人者必须奉天安民,使他们各得其所。如今饥民颠连无告,委命沟壑,而土木之工二十年不止;又委任部臣,远建雷坛,以一方士之故,吸民膏血。这样,民何以得其所呢?……金紫赤线,赏及方术;保傅之位,坐而论道,……名器之滥,至此极矣。“世宗一看奏疏,大怒,把他投进监狱。

03、宫女杀帝

世宗信奉道教,但并没有按照道家的主张清心寡欲。他在位的四十几年间,频频派官到民间挑选淑女。嘉靖初年,世宗就册立皇后,并有妃嫔多人。

九年(1530),善于阿谀的大学士张璁以后妃未曾生子为由,建议“博求淑女,为子嗣计"。世宗看了奏疏,正合心意,随即命礼部派官到南京、北京、山东、河南等地选取民间女子进宫。数月后,计有1200多名女子被选进京,经过多次复选,册封了9人为嫔。

十五年(1536),他又以皇嗣未生为由,再次大选淑女,从中册立多人为嫔。以后,又多次大选宫女,为数超过千人。

宫女的地位和处境生不如死,最终导致了宫女谋杀皇帝之事。

嘉靖二十一年(1542)十月二十一日凌晨,世宗正在乾清宫熟睡,以杨金英为首的十几个宫女密谋趁机把他勒死。她们商量好之后,一人以黄绫抹布把世宗的脸一蒙,就拼命地抬他的脖子,其余的一拥而上,一个按住他的胸,一个按住他的腹部,两个把住他的两手,两个按住他的双腿,然后,杨金英把绳套上他的脖子,由两个宫女一人各执一端,使劲地拉套绳。

眼看这位万岁爷就要没命了,但可惜杨金英在结绳套时误拴成死结,所以,拉了半天,也没把他勒死。这时,其中一个宫女见事不成,慌忙跑去报告皇后,这十几个宫女全部被擒。

经审讯,此案牵涉到端妃曹氏和宁嫔王氏。世宗下令,把杨金英等16个宫女押赴市曹,凌迟处死,斩尸枭首示众。端妃曹氏和宁嫔王氏也在宫中被凌迟处死。各犯族属被处斩,家产抄没入官。

这个事件发生的那一年是壬寅年,历史上就 称它为“壬寅宫变”。

世宗没有被宫女勒死,自认为是“赖天地鸿恩,遏除宫变”。但从此之后,他再也不敢住在乾清宫,搬到西苑燕王的旧宫,宣称自己是尘世外的人,要别居西苑,专心奉玄修道。

本来,他在十八年(1539)葬了章圣太后之后就不再视朝,移居西苑后,更是不再回宫中。此后二十几年,除了俺答兵临北京城下那几天回过奉天殿外,其他时间都住在西苑,从不回宫处理朝政,一直到断气前才由朝臣把他搬回乾清宫。

04、海瑞上疏

世宗在西苑频繁地设醮祈祷,收集灵芝,兴修宫殿,不过,也并非像他所说的专心奉玄修道。他搬到西苑的时候,后宫的妃嫔全部随行。其后,又多次大选宫女,仅有案可考的嘉靖二十六年(1547)、三十一年(1552)、三十四年(1555)、四十三年(1564) 4次大选,就选进民女1080人,都是8岁至14岁的幼女。

为什么选进这么多,而且年纪都是那么小的女孩子呢?据说是道士陶仲文 对世宗说,如果能常吃“先天丹铅”药,可以长生不老。所谓“先天丹铅”,是用小女孩的月经炼制的“药”。这么多的幼女被选入宫,就是准备炼药用的。

这么多的女孩进宫的另一用途,是供世宗淫乐。按宫中惯例,凡是宫女、女官和皇帝睡过觉的,即所谓被御幸过的,都有封号。而世宗御幸的人太多,未能一一册封,于是有“未封妃嫔”的说法, 常常是在人死了以后才追封为妃或嫔的。

之所以会来不及册封,是因为世宗后来吃的热补药太多,往往是对某个宫女稍有注意,就即时御幸,故册封未能及时。

世宗在西苑斋醮,四方督抚大吏为讨取欢心,争相以龟、鹤、鹿、灵芝等所谓祥瑞之物进献,礼官则大书贺表,附和奉承。廷臣自杨最、杨爵得罪后,没人敢再劝谏,唯独户部主事海瑞不怕死,于嘉靖四十五年(1566)二月上疏批了逆鳞。

海瑞在疏中说:陛下谬谓长生可得,一意修玄,竭民脂膏,滥兴土木,二 十余年不视朝,法纪弛矣。……以猜疑诽谤戮辱臣下,人以为薄于君臣。……吏贪官横,民不聊生,水旱无时,盗贼滋炽。如今百姓在说:“嘉者,家也;靖者,尽也”。就是说,民穷财尽,靡有子遗。陛下试思今日之天下,是个怎么样的天下?……

海瑞这封奏疏,言词恳切,句句在理,体现了臣子的一片赤诚之心。但是,昏庸的世宗看了之后,大发雷霆,把奏疏掷在地上,咆哮说:“快给我把他抓来,别让他跑了!”

旁边的一个宦官说:“此人素有痴名。听说他上疏时,自料触忤当死,买了一口棺材,诀别妻儿,待罪于朝,其僮仆都已奔散,没一个敢留下,他是不会逃跑的。“

世宗听后,没说什么,停了一会儿,又把奏疏拿起来再三地诵读,也为疏中之言感动叹息。但是,后来他又认为海瑞的奏疏是辱骂,下令把他逮捕,问成死罪,关在狱中。

海瑞是琼山(在海南岛)人,字汝贤,以刚直著称,因而自号刚峰,人们都叫他刚峰先生。他不阿权贵,铁面无私,执法如山。后来受命巡抚应天十府时,许多贪官污吏惧怕他,都先行辞官。有的势家豪族以前用红漆油漆大门,以炫耀自己的豪富,一听说海瑞到,连忙在大门上了一道黑漆。织造衙门的宦官也减少随从,不敢像往日那么嚣张。

海瑞向来忌恨大户兼并小民。他每到一地,力摧豪强,扶植贫弱,凡是穷苦小民的土地被势家霸占的,他都夺回归还原主。当时内阁首辅徐阶辞官家居,其家犯法,海瑞照样依法按问,不留一分情面。他号令发飙凌厉,下属惴惴奉行,一些平日为非作歹的豪富只好窜逃别地。

海瑞在应天等地只当半年巡抚就被调任,离任时,百姓号泣载道,家家绘像供奉,被誉为明代的第一清官。

世宗一心祈求长生,但结果适得其反,终因服食过多的丹药,于嘉靖四十五年十二月病死。海瑞在世宗死后,才被释放出来。

05、严嵩奸贪

世宗的昏庸,使奸臣有机可乘。明代有名的大奸臣严嵩,就是出生在这个时候。

严嵩字惟中,江西分宜人,善写诗文,原先只是翰林院里的一个小官,凭着他阿谀谄媚的本事,步步高升。

在争论世宗生父朱祐杬的尊号时,许多官员被廷杖、罢官或贬谪,严嵩却 迎合世宗的旨意,并悉心筹划礼仪,因而取得了世宗的欢心。严嵩进而施 展他的文才,为世宗撰写祷祀的青词。这对崇奉道教的世宗来说,是再称意 不过的了。

嘉靖二十一年(1542),严嵩以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入阁参与机务,开始掌握重权。两年后又晋升为首辅,从这时起到嘉靖四十一年(1562)严嵩被罢官时止,中间仅两年多的时间首辅是由夏言担任,其余都是严嵩,前后柄政达20年之久。

严嵩除了善于献媚讨好外,并无其他特殊的才干。他所以能窃权弄奸,主要是由于世宗的昏庸。

严嵩入阁之时,已经年过60,老朽糊涂。世宗御札下问,他常常是膛目若呆,摸不透其中的旨意。但是,他有一个奸猾机灵的儿子严世蕃。

严世蕃仗着父亲的权势,官至工部侍郎。他晓畅时务,颇通国典,见了世宗咨询的手札,往往能揣摩曲中,迎合世宗的意思奏答。他又以重贿收买世宗的近侍,叫他们把世宗的言动举措,无论巨细都向自己报告。因而,每当世宗要办什么事时,他都早有准备,办得让世宗很满意。

严嵩见儿子奸猾,便偷偷让他入直代为拟办事。诸部府有事请他裁决,他也总是说:“等我与小儿计议后再定。”

所以,朝廷上下都说,皇上不能一天没有严嵩,而严嵩不能一天没有其儿子。有的人则干脆称“大丞相、小丞相”。

官员到严府求见请示严世蕃的,络绎不绝,门庭若市。有些小官在严府等了一整天都得不到召见。士大夫侧目屏息,不肖之徒奔走其门,送礼的筐笸相望于道。

严嵩父子倚仗权势,招财纳贿。朝中官员的升迁贬谪,不是根据其本人的贤愚廉赃,而只凭他们对严嵩贿赂的多寡。如,犯罪军官仇鸾,罢职闲居已久,为了复官,就以重金贿赂严嵩父子。严嵩便让他当宣府、大同总兵这样重要的官职。工部主事赵文华因为贪赃,被贬出京为州判。他通过贿赂严嵩,重新入朝,成为严嵩的党羽,步步高升。

当时朝廷内外的许多犯罪被免职的官员,都是通过贿赂严嵩而重新复官的。严嵩又进一步把这些人罗致门下,成为自己的党徒腹心。对于那些不愿依附的官员,严嵩父子在施行打击迫害的同时,也不忘乘机敲诈一把。如,抗倭名将俞大猷为人耿直,不会奉迎拍马,不得严嵩父子欢心。严嵩指使其党加以诬陷,把俞大猷逮捕下狱。朝中许多官员爱惜俞大猷的才能,便一起凑了 3000两银子贿赂严世蕃,俞大猷才保住性命,被发配大同戍边。

由于大肆搜刮纳贿,严嵩的家财可与皇帝比富。在京城里,他的府第连三、四坊,还有一片数十亩面积的人工湖。在家乡,他还有五座府第,都是雕梁画栋,峻宇高墙,其巍峨壮丽不减朝堂。至于金银珠宝,更是难以计数,到后来严嵩事败被抄家时,还抄出黄金3万余两,白银200多万两,其他珍珠宝玩价值数百万两。

严世蕃曾自夸“朝廷不如我富”,连他的豪仆严年,家财也是数以万计。

有这么多的财宝,其生活自然也就奢侈糜烂。特别是严世蕃,“粉黛之女,列屋骈居;衣皆龙凤之文,饰尽珠玉之宝;张象床,围金帷;朝歌夜弦,宣淫无度。”如此腐化,他不以为耻,反而洋洋得意地说:“朝廷不如我乐!”

严嵩父子狼狈为奸,贪贿弄权,引起正直官员的愤慨,纷纷上疏揭露其父子的罪行。但是,昏庸的世宗却不识其奸,而严嵩往往又利用世宗拒谏护短的毛病,在世宗面前搬弄是非,激怒他,借以打击陷害弹劾检举的官员。当时最为天下人疾恨的是杀害沈炼、杨继盛之狱。

06、沈炼、杨继盛之狱

沈炼是锦衣卫经历,他痛恨由于严嵩的贪鄙奸恶,导致嘉靖二十九年(1550)蒙古俺答的入侵,使京师被困受危,就上了一疏,痛骂严嵩“贪婪之性,疾人膏盲;愚鄙之心,顽于铁石。”疏中历指严嵩纳将帅之贿,揽吏部之权,索抚按之岁例,阴制谏官,擅宠害政等十大罪,请世宗诛戮奸臣,以谢天下。

但是,奏疏呈上后,严嵩毫毛无损,沈炼却以诋毁大臣之罪被廷杖,谪佃保安。沈炼至保安后,百姓知道他是因为骂严嵩而被贬谪的,对他很敬重,请他当老师,教习乡中子弟。沈炼捆了3个草人,比做李林甫、秦桧、严嵩,经常在教习之余以草人为靶,和众子弟一起练习射箭。严嵩得知后,切齿仇恨,指使其党诬蔑沈炼谋叛,把他逮捕处死。沈炼的两个儿子也遭杖杀。

继沈炼之后,兵部员外郎杨继盛于嘉靖三十二年(1553)上 疏劾严嵩十大罪,主要是:俨然以丞相自居,坏祖宗成法;伺世宗之喜怒以恣威福,窃君上之大权;让世蕃代为票拟,纵奸子僭窃权柄;子孙无功而官,冒滥朝廷军功;纳贿营私,引用奸臣;戒守将勿击俺答,误国家军机;中伤天下善类,专黜陟之权。

杨继盛说, 严嵩的十大罪是依靠五奸才得逞的,其五奸大略是:贿结皇上左右,使之成为自己的间谍;控制通政司,使之成为自己的鹰犬;与厂卫官缔结姻亲,使之和自己有瓜葛;牢笼言官,使之成为自己的奴隶;网罗部臣,使之成为自己的心腹。

奏疏递上后,严嵩唆弄世宗,把杨继盛处一百杖刑,投入牢狱。后来,又进一步诬陷,把他杀害。

刑部的两个官员在审理此案时,为杨继盛说了句公道话,一个被贬官,一个被下牢。总督侍郎王忏同情杨继盛之死,严嵩记恨在心,事后找借口诬陷,把王忏杀害。官员凡是反对严嵩的,没有一个不遭受陷害,轻则贬黜,重则杀头。

07、严嵩失宠的真正原因

严嵩之败,是在嘉靖四十一年(1562)。在此之前,严嵩的妻子死了,严世蕃必须护丧回老家。严嵩离不了儿子,就请求以孙子护丧归家,让严世蕃留在北京。世宗准许了他的要求。

但是,严世蕃因为居丧,不能入直房代严嵩票拟,因而,严嵩自行票拟往往不能迎合世宗的意思,便渐渐失去世宗的欢心。

严嵩和方士蓝道行有矛盾。蓝道行正受世宗宠幸,便利用扶乩的机会,以仙人的身份说严嵩父子是奸臣。

方士的话世宗是最能听进去的。这时,御史邹应龙也上疏揭发严嵩父子的罪行。于是,世宗便把严嵩罢官,把严世蕃谪戍雷州卫。

严世蕃没到雷州,在半路逃回家乡,在家乡奴役百姓4000人为他建造府第,还抢夺民女,劫掠士民,依旧横行作恶。世宗派人把他逮捕进京,于四十四年(1565)斩首于西市。

北京士民听说严世蕃被判死刑,无不拍手称快,行刑之日,纷纷相约持酒至西市看刑。两年后,严嵩也病死。

08、夏言之死

世宗的昏庸腐朽和严嵩的贪鄙奸横,造成明朝政治腐败,国力日弱,直接严重削弱了明朝的边防力量。

本来,从明中叶开始,由于军屯制度受破坏,士兵常常有缺粮的危机。严嵩专权之时,大量侵盗贪污军费。朝廷发给边军的饷银,“朝出度支之门,暮入奸臣之府,输边者四,馈嵩者六。”且当时的将官往往是通过贿赂而取得官职或得到升迁的,这些人不会带兵打仗,只会贪污剥削,克扣军饷,虐待士卒,因而官兵的矛盾不断激化,兵变常有发生。

在嘉靖朝,规模较大的兵变就有五次。兵变发生的原因,或是由于士兵的粮饷被扣,或是由于将官虐待、督责过于苛刻。五次兵变中,有四次竟是发生在边镇,其中一次在甘州(今甘肃张掖),一次在辽东,两次在大同。

兵变发生后,叛兵杀掉将官,占据城池与朝廷派来镇压的军队对抗,甚至引诱蒙古兵入塞,肆行劫掠。官兵矛盾的加深,边军兵变的经常发生,是明朝军队战斗力涣散,边防力最削弱的一种表现。

严嵩为了打击异己,甚至不惜借边防大事作为陷害的手段。议复河套一案就是个典型例子。

河套地区,三面临河,土地肥沃,宜于农桑,而且接近明朝的榆林、宁夏、偏头关等边镇,河套地区控制在谁手里,对明朝北面边防有着重要的意义。

英宗天顺(1457-1464)以来,蒙古鞑靼部不时占据河套,并深入到明朝边墙以内骚扰。宪宗成化九年 (1473),明军曾击败过鞑靼,迫使其渡河北去。孝宗弘治八年 (1495),鞑靼部又拥众入据河套住牧,至嘉靖朝,竟不断侵扰明 朝的边地,其中规模较大的是二十五年(1546)八月这一次,三万多鞑靼骑兵进犯延安府,深入到三原、泾阳,杀掠了许多人畜。

鉴于占据河套的鞑靼部的不时侵扰,明朝总督三边兵部侍郎曾铣力主收复河套,提出八项建议。内阁首辅夏言支持曾铣的主张。二十六年(1547),曾铣率兵出塞袭击,取得胜利,并再次上疏提出恢复河套的方略。但是,严嵩曾受过夏言的压制,怀恨于心,又企图夺取夏言的首辅地位,便利用河套问题进行陷害。他指责曾铣轻开边衅,误国家大计,夏言附和支持,败坏国事。

昏庸的世宗不问是非曲直,便把夏言罢官,把曾铣逮捕下狱,其他支持恢复河套的官员,或是贬谪,或是夺俸,或是廷杖。后来,鞑靼可汗俺答合众入河套,谋犯延安、宁夏。严嵩又乘机激怒世宗说:“俺答合众入河套,都是曾铣开边启衅所致。”严嵩的党羽也附和攻击。世宗就把曾铣斩首。

二十七年(1548)九月,俺答进扰宣府。世宗认为是因为夏言、曾铣退出收复河套,俺答才会这样报复,又赶紧把夏言斩首。

自夏言、曾铣被斩,再也没人敢提收复河套的事。

09、庚戌之变

明朝内部的腐败,边防力量的削弱,给鞑靼以可乘之机。嘉靖二十九年(1550)六月,俺答率部进犯大同。负责大同防务的是宣府、大同总兵仇鸾。他是个草包,总兵官职是用钱向严嵩父子买来的。面对俺答的进攻,他仓惶无策,只好故伎重演,用重赂收买俺答,求他不要进攻自己的防区。

俺答收了仇鸾的重礼后,引兵东去,攻打古北口。当时,世宗正在西苑一心修炼,对边防警报很感厌烦,兵部尚书丁汝夔不敢去打扰他,没向他报告,只是申饬各镇加强警备。但是,古北口守兵一败涂地,鞑靼兵长驱直入,到达京城附近。兵部尚书丁汝夔连忙向世宗报告。世宗如闻晴天霹雳,吓了一大跳,慌忙下令京师戒严,一面令文武大臣分守九门,一面派人到民间招募义勇,传檄各镇兵入京勤王。

各镇兵接到勤王的诏令后,陆续到达北京。此前,仇鸾在以重金贿求俺答不要攻打大同后,见俺答带兵东去,他估计俺答会深入内地,危及京师,为了乘机邀功和取得世宗的欢心,便上疏请入援。

世宗欣赏仇鸾的忠勇,命他为平虏大将军,节制诸路勤王兵马。各路援兵因为仓促出发,都是轻骑星夜驰至,没带粮食。世宗下令犒赏。户部拿不出钱粮,公文转来转去,转了两三天,发到士兵手里的只是有限的几张薄饼。士卒饥疲不堪,有些活活饿死了,有的干脆去抢劫百姓。世宗皇帝一气之下,把户部尚书罢官,令其戴罪办事。

俺答兵直逼北京城下,大掠村落居民,焚烧庐舍,大火冲天。

各路援兵怯懦不敢出战,只是坐观俺答军烧杀抢掠。仇鸾的大同兵甚至趁火打劫,比俺答兵还凶狠。兵部尚书丁汝夔惶急无策,问计于严嵩。严嵩说:“在边塞失败还可瞒住皇上,在京郊失败就难以隐瞒了。俺答抢够了就会自已离去,我们惟坚壁是上策。”

丁汝夔听信严嵩的话,传令诸将,不许轻易出战。诸将巴不得有这么一道命令,便顺水推舟,说是兵部尚书不让出战。老百姓饱受俺答兵劫掠之苦,一听说是丁汝夔不抵抗,咒骂声四起。

俺答在北京城郊抢掠几天之后,押运着大批男女骡畜金帛财物,志满意得地引兵西去。仇鸾属下的十几万军队面面相觑,没有一将一卒敢发一矢。只有在俺答兵退远了之后,仇鸾才带着军队尾随其后,佯作追击。

俺答本想从白羊口出塞,受到明朝守将阻遏,便又拥众返道东南,在昌平北面突与仇鸾的军队相遇。仇鸾出乎意料,本人差点被俘,军队也大乱崩溃。俺答骑兵揉阵而入,杀伤明军千余人,拥众由古北口出塞。

仇鸾杀了几十个百姓的头,向世宗冒功请赏。世宗不加核实,加封他为太保,赐金币。

嘉靖二十九年是庚戌年,所以历史上就称这次事件为“庚戌之变”。朱厚熜感到这是一次奇耻大辱,为了泄愤,把丁汝夔逮捕下狱。丁汝夔求救于严嵩。严嵩安慰说:“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你死。”后来,看到世宗发怒,要处丁汝夔死刑,严嵩却噤若寒蝉。丁汝夔临刑时大呼:“严嵩误我!”

“庚戌之变”并不是偶然的。它是明朝政治腐败,财政困窘,边备废弛的集中表现。事变发生后,以朱厚熜为代表的明朝统治阶级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明帝国日益腐朽,就像一个身患毒瘤的病人一样,已经到不施行手术便不能延续生命的地步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