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改革第一人”步鑫生:曾比马云还红的他,成败皆因此

subtitle
雍晓蕾爱搞笑 2021-05-13 10:17

改革本来没有路,是一块块铺路出来的,我步鑫生也是其中一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步鑫生这个名字实在陌生。但在上世纪80年代初,步鑫生的知名程度不亚于现在的马云。

曾经,作为浙江海盐衬衫总厂的厂长,步鑫生首先打破大锅饭,砸了铁饭碗,把一个濒临倒闭的小破厂,办成全省最大的衬衫企业。

《人民日报》曾多次报道他的事迹,说他用一把剪刀剪开了中国企业改革开放的帷幕。当时,全国都掀起了向步鑫生学习的热潮。(有数据统计,步鑫生曾是《人民日报》创刊后报道第二多的非政治人物,第一名是雷锋。)

尽管步鑫生的一生几度沉浮,但他的改革举动却真实地影响了一批企业家:“国企承包第一人”马胜利宣称:“我是学了步鑫生的事迹才搞起改革的。”鲁冠球和宗庆后都曾以和步鑫生交谈为荣,慕名去拜访他。冯根生则说:“步鑫生最大的贡献,是告诉大家这里有地雷,那里有漩涡,绕过去。”

2018年,步鑫生获得改革先锋奖章,成为改革开放40周年,百位“改革先锋”之一。(获得奖章的百人中,有两弹一星元勋,也有小岗村“大包干”带头人;还有马云、马化腾等现在知名企业家,袁隆平、屠呦呦等科技工作者……)

1984年,步鑫生接受美国《时代周刊》记者采访

改革先锋的锋芒

出生于1934年的步鑫生,从小将保尔·柯察金作为自己的偶像。他觉得保尔身上“勇敢、倔强,拥有顽强的毅力”这些特质都和自己很像,连他妈妈也这样认为。而正是这些特质使得步鑫生一飞冲天,也令他折戟沉沙。

步鑫生初次接手海盐衬衫厂时,全厂固定资产仅为2万元,年利润5000元。厂子里员工毫无积极性、库房里还堆着几十万件衬衫的库存、老工人的退休金也发不出去……

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步鑫生施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 抓生产效率,推行“联产计酬制”。根据实际产量计算工资,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上不封顶,下不保底。
  • 抓产品质量,提出“谁砸我的牌子,我砸谁的晚饭”。工人如果做坏一件衬衫,得赔2件的钱。
  • 改革不合理的劳保和用工制度。当时“泡病假单”盛行,很多人请了病假照样拿工资还一分不少,做工积极性倦怠。步鑫生规定请病假每天只发4毛钱生活费,对平时表现好的员工可以额外补助,对懒惰员工则毫不犹豫地辞退。
  • 变革营销方式,创立自己的牌子,花巨资打广告。每年举办订货会,租下豪华小汽车,邀请全国各地百货商店的负责人到海盐来,吃住行都由厂子全包……

此外,步鑫生还找人写了厂歌,设计了厂徽,统一厂服,优化厂区环境等等,以增强员工的主人翁意识,加强凝聚力。

如此改革的效果是显著的,到了1982年,海盐衬衫厂已经年产衬衫130万件,固定资产增加到了113万元。1983年,工业总产值已经达到了1028.58万元,光上缴国家的税款就有49.5万元。海盐衬衫总厂已然成为浙江省最大的专业衬衫厂。

当然,在那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年代搞企业改革,一切尤为不易。步鑫生不留情面的铁血手腕影响了别人的利益,自然得罪了不少人。

毕竟吃惯了大锅饭,混日子成了习惯,怎么会安于这样的管理模式,有员工曾当面质问步鑫生,国家发的工资,关你什么事。也有女职员写信告到妇联,控诉步鑫生病假劳保制度的不合理。甚至还有人写信扬言要弄死他……

而我们现在看起来稀松平常的举措,在政企不分的年代施行起来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步鑫生要求接待客户得用三菜一汤的标准,这在当时是远超接待标准的。

有次他沏了杯绿茶接待来视察的领导,却遭到对方大拍桌子质问:“买茶的钱从哪儿来的?”茶钱其实是步鑫生把不用的边角料处理了,额外为厂子增加的收入。

无论外面的阻力有多大,步鑫生自己心里有一杆秤,他曾说,现在厂长很好当,我什么都不用管,每天吃吃喝喝,等到工厂倒闭了,组织部一纸调令,我又到其他地方当官去了,我什么损失都没有。可是我不愿意当这样的厂长,因为我放不下自己肩膀上的责任,我放不下对这个工厂和工人的责任。

对于改革后不可控的未来,步鑫生也想得开:“大不了回家做裁缝。”

折戟沉沙

步鑫生最火的时候,前来拜访和采访他的人络绎不绝,以至于有关部门规定,只有厅局级以上的参观者才能见到步鑫生本人,其他人只能听录音报告。

1984年,步鑫生登上了人生的巅峰,也是在这一年,他开始跌落神坛。

那一年,西装市场非常红火,海盐县的一位领导看到商机,要求步鑫生上马一条3万套西装的生产线。虽然有疑虑,但步鑫生正是志得意满之时,也就答应了下来。结果后期西装生产线报到了省里,负责的领导直接要求加大生产规模,变成了30万套,3年后还要追加到80万套。

当时衬衫厂的资产虽有120多万,但这样的西装生产线投资却得要600多万。无奈各方因素综合之下,步鑫生也只能“硬上”。盲目扩张是一条不归路,后来步鑫生回忆说,6000多平方米的西装大楼开建后,厂子已经是负资产,而建好后,负债已经高达80万美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连过于自信的步鑫生自己也想不到,这边西装大楼还没建好,那边就遇上了国内消费市场的周期性萧条,西装也卖不动了。

1986年,介于市场的不景气,有关部门希望及时止损要求下马西装生产线。步鑫生这时候的倔脾气上来了,他要求再坚持2年,相信熬过周期后,他能重新占领市场。为此,双方发生争执。同年9月,步鑫生被送往浙江大学“深造学习”,县里派人代理厂长。

1987年,步鑫生又被要求回到支离破碎的衬衫厂,重新打理厂里事宜。那时候他立下“军令状”:给我3年时间,我要使海盐衬衫总厂恢复生机,重新起飞。

但没想到,一年不到,步鑫生再次被免职。而这一次,他也再次登上了《人民日报》的头版,标题为:“粗暴专横、讳疾忌医,步鑫生被免职 债台高筑的海盐衬衫总厂正招聘经营者”。

曾经的企业偶像荣誉不再,步鑫生神话破灭了。

1988年,春节刚过,步鑫生就远走他乡。年过半百,异地打拼,本就不易。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吧,这个有着顽强毅力的小老头偏偏还喜欢选择接手那些效益不好的厂子。

漂泊多年,步鑫生虽然也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只是难与曾经的辉煌比肩了。

英雄背影

2001年,67岁的步鑫生被查出患了癌症,切除了脾脏和一个肾。

2013年,癌细胞扩散到了全身。癌症治愈的成功率本就极低,连当时的医生都说,像步鑫生这样的病例,医院一共接收过3000多例,最长的存活时间未能超过11个月。况且步鑫生年纪也大了,何必徒增治疗的痛苦。但是步鑫生仍坚持做了腰椎手术,摘除肿瘤。

2014年,步鑫生已经80岁了,陆续又摘除了颈椎、肩椎的肿瘤,还做了伽玛刀。

步鑫生说他自己的性格就是越是压迫,越要反抗:“我改革几十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经历过,癌症这关闯不过?我就是不信!”或许也是凭借着这样的意志力,他延长了自己的生命。

有人说性格决定命运。回望步鑫生的一生,他的沉浮确因性子里的勇敢、倔强和顽强的毅力。

晚年回忆往事时,步鑫生曾说:
“改革道路总是崎岖曲折,甚至充满风险,但总要有人走在前面,是时代选择了我。那是一段永不磨灭的过去,中国现在和将来的改革之路也永不会停止。”

我们国家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大幅提升,人民生活越加富足,现在良好的大环境,是离不开这些改革先驱者的努力的。我们都憧憬祖国更美好的明天,而在不断发展的道路上,是该有些像步鑫生这样勇敢的先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