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倾诉丨一巴掌把我撵出家门的父亲,“租”给我一套精装房

subtitle
十点悦情 2021-05-12 11: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姨,你赶紧帮我看房吧,租房也行,我是一天都不想和我婆婆住在一起了!”若冰握着话筒,对着二姨喊道。

她并不回避坐在客厅的父亲,因为她知道,别说父亲听到她讲电话,就是知道她走投无路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不管不问,比当初一巴掌把她打出家门的时候还要绝情。

01

36岁的若冰出生于山东半岛一座海滨小城,父母是电力系统双职工,母亲娇惯她,从小到大,连一块小手帕都舍不得让她洗。

直到16岁的那年冬天,她被一辆车拉到医院的时候,母亲已经因为一场车祸陷入昏迷,经转院抢救,母亲捡回一条命,却从此卧病在床,智商只相当于一个五六岁的孩童。

母亲病倒以后,本就沉默寡言的父亲话语更少,他一门心思都在母亲身上,很少有时间顾及女儿。正是最需要母亲的少女时代,若冰独自一人艰难地捱过了两年。

18岁那年夏天,若冰从学校回家,在车上遭遇一个猥琐男的咸猪手。

内向的若冰不敢声张,又羞又愤地回到家里,把遭遇说给母亲听,母亲嘿嘿笑着,根本不听若冰在说什么,只是缠着她玩游戏。

恼怒的若冰边哭边推搡着母亲,母亲不知所措地大叫,这一幕恰好被从外面走进来的父亲看到,他反手给了若冰一巴掌,然后俯下身安抚受惊的妻子。

若冰一口气跑到海边,坐在沙滩上哭泣,也不知过了多久,天渐渐暗下来,海边的风凉嗖嗖的,若冰不禁双臂环住自己,打了一个哆嗦。

正在这时,她觉得浑身一暖,回头正对上高二同班同学于戈那双黑得发亮的双眼。

于戈的亲生母亲在他四岁时就因病去世了,父亲一年后娶了继母。

继母心疼女儿,对于戈不虐待,也绝不亲厚。同命相怜的遭遇拉近了两颗心的距离,那晚,这对年轻男女在海边坐了许久。

02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若冰大学毕业,进了堂叔主政的建筑设计院上班。

自那次被父亲打了那一巴掌之后,若冰和父亲的关系一直很疏离,这些年来,只要若冰在家,父亲不是让她照顾母亲,就是让她做家务,一刻都闲不得,若冰都快要崩溃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若冰在加油的时候遇到了高中同学于戈。高考落榜后于戈没有复读,他不想总看继母脸色过活,于是选择打工挣钱养活自己。

若冰心疼于戈,于戈也懂若冰心里的苦,经过这次重逢,两个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若冰的选择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无奈若冰心意已决。别说嫁妆了,连二人简单的婚礼,父亲都没有出席。

没有娘家的支持,于戈又不被继母厚待,两个人买不起房,若冰婚后只得和公婆同住。

开始,婆婆还能因为若冰的身份对她保持一份客气,时间一长,婆婆就对若冰的懒散和大手大脚看不惯起来。

一个周末,若冰正在边哼着歌,边惬意地洗澡时,突然发现没水了,她以为是婆婆忘了给太阳能上水,就拉开门,探头喊婆婆问了一声。

没想到婆婆阴沉着脸走过来说,是她切换了太阳能和换热器的闸门,太阳能里当然没水。

头上洗发水的泡沫让若冰有点睁不开眼睛,她请求婆婆打开阀门,让她把澡洗完,没想到婆婆丢下一句:

“你就这样出来吧,也好以后长点记性。”

这种生活几乎让若冰窒息,她连夜冒雨赶回家,希望父亲让她搬回自己家的楼房里居住。

自从母亲病倒后,为方便照顾母亲,他们早就回到父亲在小镇上的平房居住,家里原先的楼房被父亲委托二姨给租了出去。

若冰希望父亲提前和租客解除合同,把房子腾出来给她住。

没想到,听完她的哭诉,父亲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边给母亲修剪指甲,边无动于衷地说:“房子现在有人住,你自己想办法吧,”没等若冰开口,父亲接着说: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苦日子才刚开头,自己慢慢受吧。”

望着冷酷的父亲,若冰的心好像又裹上了一层冰,她失魂落魄地走在雨中,一个念头冒了出来:

如果母亲没有生病,她至于受这些委屈吗?

如果母亲健健康康,她还能看透父亲的本性吗?

03

淋雨受寒加上情绪低落,若冰回家后大病了一场,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整个人都像霜打的茄子,提不起精神,脸色也透着不健康的蜡黄。

丈夫于戈带若冰去医院,医生诊断为重度贫血,面对于戈带回的各种补品,婆婆在一旁冷嘲热讽:“真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弄得若冰端着手里的补品,吃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恰在这时,堂叔因工作需要调离了建筑设计院,原先的副院长升任一把手,他大刀阔斧地对人事进行了一番大调整,若冰从设计师岗位被调到工地监工。

这可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一向不善言辞不愿交际的若冰,在和工地负责人的对接中屡遭不顺,若冰的嘴上,冒出一串燎泡。

正是骄阳似火的八月,工地上升腾的热气和灰尘让若冰感到头昏眼花,身子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等她醒来,看到的是于戈和二姨焦急的脸,原来是二姨来工地找她,发现她晕倒,打电话叫来了于戈。

二姨摸着若冰的头发,心疼地掉下泪来:“可怜的孩子,你可真是受苦了,看这脸上黄的,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若冰无力地躺着,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自己生病的情景,那时候,母亲也是这样心疼地掉眼泪吧?此刻,她多想回到小时候,父母都在床前围着自己,嘘寒问暖。

第二天是周末,中午的时候父亲打来电话,若冰正想和父亲说明一下情况,,就听到话筒那边传来父亲近乎咆哮的声音:

“都中午了还不回来,还得我去请你呀?”若冰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于戈接过话筒,刚想替若冰解释几句,父亲那边吼了一声:“让她马上滚回来!”就啪嗒一声挂了电话。

若冰心里纵然有一百个不情愿,也只能收拾东西,拖着虚弱的身子回家去。

回到家里,父亲衣帽整齐,似要着急出门,他没正眼若冰,用手一指餐桌:“先给你妈把饭喂了,然后把桌上饭菜都给我吃干净,别让我看见还有剩下的!”

父亲临出门特意转回来,盯着若冰的脸,一字一顿地告诉她:“以后每个周末都必须回家,不用找任何借口。”

若冰气不过,她喂饱母亲,赌气把碟碟碗碗里的东西吃了个精光。

04

日子在磕磕绊绊中过去,一年后,若冰生下了儿子元宝儿。于戈找到了新的工作,需要长期外派。这下,婆媳矛盾更加激化,在育儿问题上,两个人更是争执不断。

一天上午,若冰回家拿一份图纸,无意中撞见婆婆把饭菜嚼碎了在嘴对嘴地喂元宝儿!若冰大喝一声跑过去,打掉了婆婆手里的小碗,大声喝道:

“你怎么能嘴对嘴喂孩子呢?这样不卫生你知不知道!

婆婆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就过来抓扯若冰,边哭边嚷:“我辛辛苦苦看孩子还看出错来了?嫌弃我不干净,找干净的看孩子去!”

说着把孩子往床上一丢,吓得元宝儿哇哇大哭。

第二天,若冰抱着元宝儿回到娘家,父亲正在厨房煮东西,不时有香甜味从厨房飘出。看见元宝儿,父亲难得地咧了一下嘴,伸手要抱元宝儿,吓得元宝使劲朝她怀里拱。

若冰把元宝儿放在母亲床上,看着一老一少在玩耍,她烦躁地抓起电话打给二姨,让她尽快帮自己找一套房子,最好是毛坯房,地段儿好点的二手房都可以,有合适的先租也行。

“我实在受不了,一天都不想在那个家住下去!”若冰在电话里冲二姨喊道。

二姨安慰着若冰,答应尽快帮她找房,若冰心里一阵轻松,安顿好母亲和元宝儿,不知不觉间,又把父亲做好的饭菜吃了个一干二净。

05

二姨找房子的事情似乎进展并不顺利,中间她带若冰看过几处房子,若冰不是嫌新房地角偏,就是二手房的内部装修不喜欢。

直到半年后,二姨说找到了合适的房子,精装修拎包入住的那种,可以先租。不过房东最近事情多,她先带若冰看看房,觉得合适的话,收拾一下就可以搬过来了。

这是一套离二姨居住小区不远的小高层七楼,南北通透,开放式厨房,里面是全新的家电家具,婴儿房里有一个大飘窗。

窗上装了结实的护栏,飘窗边上也按了活动护栏,下面有一个三层类似宾馆饭店专门为儿童准备的那种塑料小台阶。更神奇的是,飘窗上还躺着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

元宝儿看到,从若冰的怀抱里挣脱下来,自己爬上飘窗,把警车抓在手里,就在飘窗上玩了起来。看到元宝儿喜欢,若冰也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二姨:

刚装好的新房,房东怎么舍得向外租呢?

二姨给她解释,房东是姨夫的老同学,装好房子还没来得及住,国外的伯父病重,要他出去继承遗产,想找人帮忙看房。

正巧若冰要租房子,二姨从中一说,这事儿就成了,因为和二姨一家相熟,房东就全权委托二姨办理租房事宜。

若冰再无疑问,很快就和丈夫搬进了新家。

没有了婆媳纷争,一家三口的幸福时光过得飞快,转眼到了年底,若冰回家给父母打扫卫生,辞旧迎新。

在整理父亲书柜的时候,她无意中在柜子最里面,发现了一个纸质档案袋,她一边抱怨父亲现在还用这种老古董,一边好奇地打开档案袋。

档案袋里只有一本簇新的房产证,若冰急切地翻开封皮,在户主一栏里,赫然写着父亲的名字;

而地址,正是她现在所住的小区,所住的这套单元,房产证里还夹着一叠叠装修单据和全套的家具发票!

若冰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她感到面前的一切如此不真切。

父亲,那个武断专横,对自己的不闻不问的父亲,不光买下了一套新房,连装修和家具都给她准备好了,然后和二姨一块儿做了个局,把房子“租”给了她?!

06

在若冰的追问下,二姨这才把实情告诉了若冰:

父亲这些年来一直对当年打若冰那一巴掌感到内疚,他一直认为如果不是自己当年那一掌,若冰就不会遇到于戈,日子也不会过得这么糟心。

父亲本就性格内向,不善言辞,而若冰对他的抗拒,让他始终无法在女儿面前直白地表达他的爱。

若冰和婆婆相处不好,父亲心急如焚,他让二姨多关心若冰,他也每隔一两天给二姨打电话询问若冰的情况,二姨说,其实从元宝儿出生以后,你爸就开始留意着给你买房了。

二姨还说:“你贫血晕倒,你爸还逼你每周回家,其实他是想让你多吃点有营养补血的东西啊。”

听完二姨的话,若冰这才明白过来,父亲原来就是那个神秘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房东!

怪不得两年了,自己的房租都是通过二姨转交,父亲设局把装修好的房子“租”给自己,是为了维护她的自尊;

当年她重度贫血,父亲非逼她每周回家,也是为了她能够回家吃上顺口营养的饭菜……

想到这里,若冰心里千回百转,母亲病倒以后,她只以为父亲性情大变,冷漠自私到不近人情,所以一直和父亲疏离、对抗;

原来,父亲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让她懂得感恩,逼她成长,在她最难的时候,成为她最坚实的后盾。

这一年春节,若冰婚后第一次带着丈夫和儿子在父母家守岁:

电视里播着热闹的晚会,于戈在收拾碗筷,儿子在外婆的床边玩着游戏。

若冰悄悄走到正在阳台上看邻居放烟花的父亲,主动挽住了这个男人的胳膊,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

爸爸,谢谢你!

“世上只有不孝的儿女,没有不慈的爹娘”,若冰觉得这句话的前半段应该改一改,往后余生,她偏要父慈女孝,未来的日子里,换她成为父母最温暖的依靠了。

文/lily

编辑/yuzu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