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TIGER IN PROJECTS】第三弹 奔袭向基辅的草泥虎

subtitle
燃烧的岛群 2021-05-12 09:28

三月第一天,新年第一更,祝各位牛年大顺~ 最近长沙阴雨连绵,温度又断崖式下降了,虽然初春时节想看到阳光本身不是那么容易,不过这个天气预报刷下来还真是让太阳的图标暂时要匿一阵子了~

没有阳光的阴冷雨水天里,是不是觉得拿笔刀剪钳喷笔的手都有些生冷了!起漆面也干得不是很顺畅啊~那就不如先暂时放下手里的工具,刷刷手机,继续我们的关于虎式坦克的第三篇单车考证研究之旅!

这头远看犹如一身草泥色的“老虎”,如图所见,隶属于国防军第509重装甲营第1连,1943年11月于乌克兰的法斯托夫地区。顶着标准的后期型脑袋,却穿着早期型的靴,可浑身上下却没有披着水泥防磁装甲这种中后期虎式坦克最经典的“化妆”,使得它在考证上别具一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考证背景

根据普通陆军总局Nr.4758/43号命令,德国国防军第22装甲师于1943年9月9日抽调其所属的第204装甲团部分单位,在巴登-符腾堡州的施韦青根(Schwetzingen)组建了陆军第509重装甲营(实际上该营的母体第22装甲师以及第204装甲团已经在1943年3月份被解散了编制)。该营的所有人员立即在瑟内拉格(Sennelager)训练基地接收了首批装备,此时6辆虎式坦克于8月30日从工厂预交付到位,然后全营通过铁路机动开拔转移到了法国东北部的迈利莱康(Myleracon)完成战斗组训,首任营长为陆军上尉汉尼巴尔·冯·吕蒂肖(Hannibal von Lüttichau)。

▲第509重装甲营的母体前身,国防军第22装甲师第204装甲团7连的一辆38T轻型坦克E型,1942年5月东线克里米亚地区,当时第22装甲师参与了德军“蓝色方案”行动最南端的装甲进攻合围任务。

▲国防军第509重装甲营营徽,该营的营徽与第503重装甲营的式样极其类似,只不过虎头朝向右侧,而第503营营徽中虎头朝向左侧,而且笔者觉得第509营这个虎头更接近现实中老虎的模样,而第503营的更像是猎豹的头像。

至9月30日,最后一批装备抵达正在法国整训中的第509重装甲营基地,该营的虎式坦克正式达到45辆的满编状态,这一批虎式坦克全数为中期生产型,且并没有按照条例涂布防磁涂层。相较于几乎同时期在迈利莱康训练营组建的第508重装甲营(该营正式组建时间是1943年9月25日,比番号更靠后的第509营甚至还晚了半个月),他们却更早得到了全数的装备,据相关资料显示,第508营直到12月10日才领到了第一批虎式坦克,到1944年1月24日才达到满编状态被派往意大利的安齐奥海滩阻止盟军的登陆行动,也就是这几十天的时间差使得两营同为装备的中期型虎式坦克却有不同,最直观的区别也就在于防磁涂层上,由于德军装甲车辆防磁涂层条例正式的实施,第508营的中期老虎无一例外都在工厂发货时就被披上了“水泥外甲”。

10月17日,第509重装甲营接受了上级最后一次视察校阅,10月28日,全部人员和装备装上了军列开赴东线。应该说该营从成立到完成组训的时间是非常短暂仓促的,前后仅二十天左右的集结时间过后,便被投入到战况异常激烈焦灼的东线南部钢铁绞肉机里,这也为该营作战伊始的行动不顺,指挥协调不利埋下了隐患。由于在东线南部这个方向上,经历了库尔斯克战役彻底失败的德军装甲部队在1943年秋天已经开始出现兵力真空,特别是重装甲部队的损失以及缺乏尤为引起陆军高层重视,此时仅有国防军第503重装甲营的余部和几支党卫军连级规模的师属重装甲部队奋战在乌克兰境内,能在一定程度上对数量明显占优的苏军坦克部队造成正面压制,故此时满员状态踏上征途的第509重装甲营对于整个东线南部德军来说,便犹如绝地救火队一般。

▲第509重装甲营首任营长汉尼巴尔·冯·吕蒂肖上尉(1915-2002)

▲1943年8月底交付给509营的首批虎式坦克中的其中一辆,拍摄于德国本土的瑟内拉格训练场,注意此时该车还未有绘制上战术编号,另外左右前车灯都没有安装,四名装甲兵训练人员正趴在坦克的底盘下面“避暑”。

▲1943年10月初在法国迈利莱康进行野战训练的第509营的一辆虎式坦克,此时该车的车辆战术编号依旧还没有被绘制在炮塔上,而左侧的前车灯已经安装。

从10月29日至11月6日一周多的时间里,运送第509营的军列途经松皮伊(Sompuis)——梅斯(Metz)——阿格诺(Hagenau)进入德国本土然后折转至卡尔斯鲁厄(Karlsruhe)——克赖斯海姆(christheim)——纽伦堡(Nürnberg)继续马不停蹄东行,然后在萨克森州的卡门茨(Landkreis Kamenz)经转进入到波兰,经拉第博尔——克拉科夫(Krakow)——热舒夫(Rzeszow)后进入乌克兰境内,并在奥勒斯克(Olesk)进行了分装换车,在经过了文尼察地区的卡扎廷(Kasatin)之后便正式进入到战区。11月6日下午时分,运送第509营3连的列车在基洛夫格勒(Kirovograd)以北50公里处,运送第2连的列车在抵达利沃夫地区的布罗德(Brod)后分别卸车并更换了宽幅战斗履带。

此时苏军切断了法斯托夫附近的铁路线,第509营的营直属单位和第1连不得不前往白采尔科维(Belaja Zerkwa)卸车,这之后第3连被临时配属给了国防军第9装甲师第25装甲团,在法斯托维茨(Fastowez)集结,并夺取法斯托夫以南的高地掩护第9装甲师的侧翼,而第2连在卡扎廷附近下撤之后前往了斯克维拉(Skvira),这么一来整个第509营被分隔成了几部分散布在300多公里长的战线上,此时原营长冯·吕蒂肖上尉也被调任,由库尔特·吉尔加(Kurt Gierga)少校接替指挥权,可这位新营长此时尚远在意大利!这使得该营不得不从一开始就只能以分散的形式各自为战,各部不仅缺乏相应的后勤支撑,就连通讯呼号和作战地图都没有进行协调和配置,该营的营部及第1连的部分兵力被配属给了国防军第25装甲师的第147装甲掷弹兵团,第3连后来又被借调给党卫军第2“帝国”装甲师参与了格雷比尼基(Grebeniki)至帕弗洛夫卡(Pawlowka)一带的攻势。

几经波折的第509营各部于11月13日才陆续到达法斯托夫以南10公里处的预定集结地,最后集结休整地域位于雅尼什-科施恩卡(Jachny Koschenka)地区,并在此地建立起临时营部指挥所和阵地,此后的数天里是营属维修连忙碌的时间,连日的大范围高强度机动行军使得全营此时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战力可以马上投入作战。这期间为了稳固鲁特斯辛(Lutschin)方向上的局势,第509营立即拼凑起一个连的兵力前往斯克维拉,被临时加强给了第9装甲团。至11月21日时全营可以立即投入作战的虎式坦克已回升至17辆,翌日,第509营全部出动配合友军部队向雅斯特雷比恩卡(Jastrebenka)方向的苏军阵地发起装甲攻势,并陆续夺取了科姆特茨(Chomutez)和布鲁西洛夫(Brussilow)。

之后第509营作为集团军预备队,营部阵地被设置在杜布罗夫卡(Dubrowka),并全营战力前出至雅斯特雷比恩卡附近,执行间接射击任务,此时第509营被临时配属于第19装甲师这支实力强劲的部队麾下。11月底到12月初的这段时间,苏德双方在日托米尔以东,法斯托夫以北地区多处陷入拉锯之势,第509营在一系列攻势中略有损失,但通过有效的后勤维修保障,紧急补充上来战力也能继续投入作战,可是到12月7日时,由于全营备用燃料耗尽被迫停止了进攻,在夜间向雅诺夫卡(Janowka)退却,连续几日的战斗已经给当面的苏军造成了几十辆坦克的损失,并俘获了为数不少的T-34坦克。

12月11日第509营集结起坦克与第25装甲师被部署在维斯切维奇(Wyschewitschi)方向,随后开始向苏军坚固设防的费德罗夫卡(Fedorowka)推进,此时全营能出战的虎式坦克仅剩8辆,它们在第25装甲师的几十辆IV号坦克和装甲掷弹兵群伴行之下迅速突进,并最终在维斯切维奇完成集结。随后营部阵地转移至诺沃布达(Nowo Buda),全营车辆在短暂的休整期间进行了冬季伪装涂绘处理。12月26日,也就是圣诞节后第一天,在一次穿越宽达10公里的雪地森林地带时,零星爆发了几次小规模战斗,第2连连长冯·卡梅克(von Kameke)中尉阵亡。

▲1943年11月初至1944年2月底期间,在乌克兰日托米尔-法斯托夫-基辅的三角地带作战的第509营大致的攻击运动线路示意图。

来到东线不到两个月时间的第509营不仅要与苏军坦克部队交手,还要面临着异常严苛的自然条件,乌克兰寒冷的深冬和泥泞的初春已让该营的后勤维修人员苦不堪言,机械损耗和非战斗损失除籍的虎式坦克在这段时间里陡增,至1944年1月12日,全营坦克保有量已下降至29辆,尽管如此,他们仍凭借着虎式坦克强有力的火力输出制造了苏军数倍于己的坦克损失。

1月15日,第509营出动除第3连以外的所有坦克与党卫军第1“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一道在柳巴尔(Ljubar)东南部地区作战,营长吉尔加少校在战斗中身负重伤,诺德维因·冯·迪斯特-贝克尔中尉代理营长职务。全营被作为集团军预备队转向战线后方的赫梅尔尼克(Chmelnik)进行休整和补充,至2月1日,第509营可以出动的虎式坦克回升至26辆。2月10日全营重新接受上级指令并进入戒备状态,两天之后所有的坦克在普勒斯纳加(Plessnaja)附近集结,奉命掩护第129步兵师的主力向舍佩托夫卡(Schepetowka)攻击,但在城外1公里处遭遇了大片雷场而停止了进攻,摧毁了苏军埋伏中的6辆坦克和6门反坦克炮。2月13日的战斗中发生了“令人惊讶”的一幕:2月份南俄地区的异常升温导致地面开始解冻融冰,极度的松软与泥泞使得第509营的1辆虎式坦克笨重的身躯在触雷之后深深陷入沼泽,营部在得知情况之后居然动用了该车周围的其他12辆虎式坦克才将其拖了泥潭!随后全营撤至帕斯乌尔基(Paschulki)并占据了附近的狙击阵地。2月15日,第509营再次被转为集团军预备队向莫科杰维茨(Mokejewzy)转移而派出第2连部署在西利兹尼(Shilizny),同时接收了6辆全新交付给该营的虎式坦克(全部为后期生产型),使得此时全营坦克保有量升至34辆。

整个2月下旬,第509营的各部一直在围绕日托米尔东部通往基辅的主要干道南北两侧地带,以及前出到日托米尔东南部靠近法斯托夫的三角地带上发起零散攻势,不过由于这个方向上德军的主力被依次加强到了第聂伯河西岸苏军登陆场地区,以及自身力量在日渐消耗之下已极为有限,该营发起的攻击已趋疲软之态。2月23日的一次进攻作战中,在约翰内斯·柯尼希(Johannes Konig)中尉的指挥下,第509营的16辆虎式坦克组成一支连级战斗群向萨斯拉夫(Sasslaw)镇发动多日之内的第六次强攻,并取得了成功,在击毁13辆坦克,本方1辆虎式坦克全损之后,迫使苏联人退出该镇。2月26日,在全营战力重新返回到莫科杰维茨的阵地之后,他们迎来了调任而来的新营长拉特克(Radtke)上尉,但很不幸的是这位刚到任的长官在3月初的战斗中便被苏军火炮直接射杀而殒命,由柯尼希中尉代理指挥第509营,全营暂时被配属在第6装甲师序列下继续作战。

在天昏地暗,随时都潜伏着危机的东线南部地区,第509营的战斗必须还要继续,接下来的战局只会越来越朝着对德国不利的方向急转直下,直至疲惫与惊恐的他们跟随着整个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的残部彻底脱离乌克兰的领土,然后退往罗马尼亚、匈牙利、奥地利,直到走向投降的终结之路。

再来说一下本文需要考证的第509营第1连的132号虎式坦克中期型,此车目前是没有实际历史存照可以进行细节考据的,不过关于第509营其他番号的车辆目前能够找到的历史存照还是为数不少的,这些其它姊妹车的历史实图对于132号车的考证判定显然具有一定意义的重要价值:

▲1943年11月底,于杜布罗夫卡地区部署的第509营212号虎式坦克正停靠在一座屋顶盖满了积雪的农舍旁,时值严冬,到处银装素裹,但此时的第509营绝大多数坦克都还没有进行白色冬季涂装处理。注意该车的前车灯式样是第509营这一批次虎式坦克中期型特有的模式:保留原先左右两个前车灯中的左灯,拆除了右灯。该车的车长是贝洛夫下士,也是该营最成功的虎式车长之一,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兵,之后的图片中还会提及此人。

▲1943年12月初,在一次向切尔恩雅科夫(Tschernjachoff)地区发起的营级规模的装甲突击中,触雷瘫痪趴窝的第509营231号虎式坦克正在等待救援,该车的空气滤清器罐和榴弹发射器都还未拆除。

▲国外模型制作者制作的第509营123号虎式坦克1/35情景,不过笔者目前并未有找到这辆实车的真实照片来进行比照,但可以看出制作者对于第509营的虎式坦克中期型几个明显特征点上的考证把握完全到位:车体上尚未拆除的榴弹发射器和空气滤清器基座以及罐体,还有保留左侧的前车灯。

▲此图拍摄的时间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1943年12月4日,另一说是1943年12月24日,总之是第509营的坦克纵队正在经布鲁西洛夫穿越丛林地带转移至科洛斯提切夫(Korostyschew),靠近镜头处的是该营的113号虎式坦克,注意该车似乎是没有安装靠外一排负重轮中的第一个,很多情况下拆除虎式坦克的交错式负重轮最外一排,是为了防止在俄国冬季泥泞不堪的恶劣路况条件下主动轮被大量积泥卡死无法转动,同时也便于维修人员手工检修。

▲第509营的122号虎式坦克是最早一批该营接收的装备之一,同时也是该营出镜率最高的一辆车,此图为该车五名车组成员的合影,五人里正中间者是该车车长珀尔军士长,时间可能是1944年初春。

▲珀尔军士长的这辆122号虎式坦克第一种后世彩绘式样:时间为1944年春季,地点为日托米尔地区,该车为暗黄色底漆上涂刷红棕色柳絮状迷彩,拆除了空气滤清器,不过前车灯的绘制考证是错误的,如图所示,画成了前车灯居中悬挂固定的后期型式样,从1943年9月开始,工厂才将车体的左右两个前车灯取消一个,位置从车体上部移到了驾驶室前垂直装甲板上,显然第509营最早接收的这批虎式坦克还没有这种后期型车体才有的特征。

▲122号虎式坦克中期型的第二种彩绘式样:时间为1943年底,与第一种的暗黄&红棕两色迷彩式样不同,绘制者认为该车为较标准的德式三色迷彩,即暗黄的底色上不规则刷涂了暗绿色和红棕色柳絮状迷彩,比对上图那张122号虎式坦克黑白照中车体上斑驳深浅的色块特征的话,笔者个人更倾向于此图的说服力。另外该彩绘的细节考证也更加准确具备参考价值:前车灯仍为初期型左右式样且左车灯保留,炮塔左侧后部的手枪射击孔圆形小舱盖清晰可见,另外和第一种彩绘式样有所区别的地方还有——炮塔上的战术编号字母大小和位置都有所不同。

▲威龙模型公司早期生产的产品编号60019的1/72 第509营122号虎式坦克中期型成品模型,可见威龙所参考的商品企划原案完全采用了上图中的第一种彩绘式样,即暗黄&红棕两色迷彩,其他细节也基本照搬,自然所产生的细节考证错误也完全一样。

▲第509营虎式车长贝洛夫下士在自己座车212号前的留影,此时的212号车已经刷上了冬季白色涂装,炮塔上的战术编号是重新绘制的,整车涂装效果斑驳。

▲1944年初春,从原先的212号虎式坦克转调至这辆223号虎式坦克担任车长的贝洛夫下士(右),与其他两名车组成员在座车前合影留念,该车的冬季白色涂装已经使用有些时日了,88毫米坦克主炮的炮管已经露出了深色的底色,炮塔上战术编号的位置是露出式样,而非重新在白色涂装上绘制深色新号码,此外该车的空气滤清器罐已经拆除,但仍可以看到车体上尚未拆除的榴弹发射器。

▲1944年1月,第509营维修连的两名维修人员正在寒冷的户外检修第1连连部的101号虎式坦克引擎,他们经常要在相当恶劣的气候条件下伺候这些“大病猫”故障频发的“心脏”。该车的空气滤清器罐也已经拆除,但仍保留了车体尾部的榴弹发射器。

▲该图拍摄于1944年2月10日舍佩托夫卡地区,第509营的一辆虎式坦克的车组人员在战线后方的村庄内休息,其中一名成员正好挡住了该车的战术编号从而无法知晓该车的番号。注意这只“白老虎”仍然是保留了左侧前车灯。

▲这张合照拍摄于1943年底,第509营的几位军官在第2连连部的201号虎式坦克前留影,从左至右分别是珀尔军士长、伯特格尔少尉和蒂梅中尉,这辆虎式已经刷上了白色冬季涂装,炮塔侧面的战术编号用黑色重新绘制,同样该车保留的左侧前车灯非常醒目。

▲该图拍摄于1943年12月初第509营的战地户外维修场,此时该营的部分老虎都已经换上了白色冬装。根据相关资料显示,第509营于12月17日才开始下达命令为全营所有车辆涂装白色冬季伪装。

▲1943年12月31日,第509营第3连由舍夫根军士长指挥的323号虎式坦克在亚努斯波尔(Januspol)附近压垮了一座桥梁,并侧翻到了桥下,此图所拍摄的是当时营救该车的情景,可见至少有两辆虎式坦克前往参与了拖拽营救行动,但最终323号车被鉴定为全损,无法修复。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323号车当时还装有一套完整的空气滤清器。这之后第3连又有一辆虎式坦克由于频繁的长途转移而造成发动机起火焚毁,这些厄运连连导致的非战斗损失是第509营当时所无法接受的。

制作呈现

同时满足有标准化的后期型炮塔,半球形车长指挥塔,初期型的车体底盘和空气滤清器这些特征的虎式坦克,必然是第505重装甲营和第509重装甲营的初始配置,而特别典型的只能算是第509营的这些老虎了,因为他们全数连防磁装甲也没有铺设。通过搜集和观察第509营这一系列的虎式坦克寻找共同的考证特点,笔者总结起来就是:全套的空气滤清器部分和车体底盘上部的榴弹发射器部分,保留和拆除的情况都各自不同,而一个比较统一的细节是该营几乎所有车辆的原先左右两个前灯只保留安装了左灯,甚至也有个别的出现双灯都已经拆除的情况。

笔者这次使用Revell的1/72后期型虎式套件作为主体,来修改制作成第509营这款特别式样的132号中期型虎式,由于Revell这套板件中也附带了一套完整的初期型胶圈负重轮组,也就避免了笔者为此还需要杀肉其他板件所带来的“成本负荷”!除了炮盾部分笔者使用了威龙的初期型虎式炮盾修改之后代替之外,Revell本身的板件细节基本让笔者满意,也就全部都直接使用了,当然像前后翼子板、88毫米主炮、炮塔储物箱和尾排隔热罩以及锁扣、缆绳等细节部分,该用蚀刻片金属件和自制金属件代替的还是需要代替。

几处让笔者在制作时比较斟酌再三的地方主要为三处:

1.双前车灯的问题,前文所述第509营的这批中期虎式一大细节特点就是初期型车体上的双前车灯几乎统一都保留左灯,拆除右灯,当然132号车的后世彩绘上依旧是画错的情况,画成了后期型居中车灯的式样,这里就完全不用作为参考了,笔者目前制作成了双前灯都保留的式样,但最后也很可能参考目前能找到的所有关于第509营中期虎式的式样,切除掉右灯而只保留基座。

2.车体上的榴弹发射器和空气滤清器装置的全部不保留,在这里笔者完全是参考132号车的后世彩绘来制作,所以连空气滤清器装置的基座也没有保留制作。

3.虎式后期型炮塔车长指挥塔左下方位置的新式圆形盖状手枪射击孔,实际上关于这个位置一般人们注意很少,原因是后期型的虎式炮塔多以铺满防磁的状态出现在历史照片中,所以这个部位上仅有一个鼓包装的凸起物,或者是完全没有任何细节。根据资料显示,这个位置上工厂的生产从1943年7月时发生变更:原先此处的滑动两层式设计的圆形手枪射击孔被一个更小的圆盖式手枪射击孔取代,车长持枪向外射击时变成了向外直接推开盖子,而到了1944年1月工厂生产时,这个位置上的圆形盖子被完全取消,所以只有在这大约半年时间内生产的虎式炮塔上能看到这个特征,而509营的这批虎式的炮塔都应该具备这个细节特点。但遗憾的是目前为止,所找到的全部关于第509营这一时期的虎式坦克这个部位都是拍摄盲区,或是本身像素模糊无法辨认,但笔者还是按照工厂资料将这个细节给制作了出来。

-FIN-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