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候选院士、连花清瘟论文通讯作者身陷利益风波

subtitle
全现在APP 2021-05-11 18:17

抗疫“神药”背后的利益链再次受到关注。

2021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贾振华有了麻烦,他作为通讯作者的连花清瘟论文被指未披露利益冲突。

5月4日,知名科研打假网站《撤稿观察》(Retraction Watch)称,贾振华未能在新冠肺炎临床试验论文中披露公司的利益联系。这篇论文指的是国际学术期刊《植物医学》(Phytomedicine)于2020年5月16日在线发表的《一种老药新用的中草药,连花清瘟胶囊在新冠患者中的有效性与安全性:一个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试验》。该论文的另一通讯作者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

《撤稿观察》称,论文通讯作者贾振华未披露其与连花清瘟胶囊的制药公司石家庄以岭药业的关系。在2013年的该公司股票激励计划中,贾振华与制药公司石家庄以岭药业董事兼董事会秘书吴瑞是夫妻关系。而《植物医学》论文在利益声明中则明确标注为“没有”。

学术界早就认识到,研究者的专业判断有可能受到利益关系的干扰,学术期刊对于利益冲突的应对无外乎两种,一是披露,二是回避。如果发现某研究存在利益冲突,而研究者未曾披露,则会被认为有失诚信,甚至被认为是学术不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石家庄以岭药业的企查查查询截图。

论文牵涉到了什么利益?

贾振华何许人也?其头衔包括主任中医师、岐黄学者、博士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河北以岭医院院长、卫健委国家中医临床重点专科主任(心血管病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络病重点研究室副主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络病分会主任委员等等。

贾振华还是2020年度“何梁何利基金奖”获得者,对连花清瘟胶囊的研究是其获奖理由之一。贾振华还是今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位列医药卫生学部84人名单,其任职机构是河北省中西医结合医药研究院,由院士提名。

贾振华。图片:新华网

贾振华博士论文截图。

然而《撤稿观察》盯着贾振华的是其另外一层身份。除了与吴瑞的夫妻关系,他还是石家庄以岭药业董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的研究生,而吴瑞则是吴以岭的女儿。据贾振华博士论文中的自我介绍,他2002年于山东中医药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进入河北以岭医药集团络病研究室,2005年9月开始攻读吴以岭的博士。

在一份《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首期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授予激励对象名单》(2015年3月调整)中,贾振华位列其中的中层管理、核心技术(业务)人员名单,身份是核心技术人员。

此外,贾振华与吴瑞还是以岭络病健康医疗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而以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是该公司的大股东。

在论文致谢部分则提及,连花清瘟胶囊由石家庄以岭医药有限公司提供。查询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可知,这项研究试验课题名称为《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疑似病例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研究负责人为钟南山、张伯礼、李兰娟、段钟平、李兴旺、刘清泉、宋元林、贾振华。该研究申请注册联系人为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韩硕龙。值得注意的是,《植物医学》论文的诸多作者机构中并未涉及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据《撤稿观察》,2020年8月,举报人联系到《植物医学》期刊经理并透露了贾振华的利益冲突,不过鉴于“研究项目受益于中国科学院的资金支持,而一些论文作者在中科院有巨大影响力”,举报人未能具名。之后,《植物医学》主编托马斯·埃弗斯(Thomas Efferth)要求贾振华回应举报内容。

2020年9月22日,贾振华回复确认了与吴瑞的夫妻关系,并拥有石家庄以岭药业的“兄弟公司”的股权。贾振华回信附上了4个文件,否认了以岭络病健康医疗管理有限公司曾参与该临床试验,并声明两家公司是“完全独立的法人实体”,并且“不会对临床研究的实施和结果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 。

贾振华的回信还声称,贾振华并未参与《植物医学》论文的实际研究或统计分析,而只是参与了论文的研究设计,起草和修订,因此他的参与不会降低结果的客观性。

论文作者建议对利益冲突披露进行以下修改,“石家庄以岭药业有限公司为该研究提供了部分资金和研究药物(连花清瘟胶囊),这对论文的数据收集、分析和撰写没有任何影响”。

连花清瘟,一款“神药”

连花清瘟是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2003年SARS期间研发的中药,以预防和治疗病毒性流感为目标。该药由两种经典古方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组成,其主要原料为板蓝根、连翘、金银花、绵马贯众、麻黄、苦杏仁、鱼腥草、广藿香、红景天、大黄、甘草、石膏、薄荷脑。

图片:CFP

贾振华正是此药研发的参与者之一。其获得“何梁何利基金奖”的理由即包括:应用络病理论指导呼吸系统传染病防治,研发国家专利新药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获2011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第一完成人),连花清瘟成为全球首个将治疗新冠肺炎列入适应症的中成药,取得“细胞-动物-临床”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研究证据链,被列入国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第四至八版)及20个省市诊疗方案推荐用药,抗疫成果多次被海外交流推荐。

贾振华《植物医学》论文发表之际,正是国内新冠疫情紧张时刻,鉴于这篇论文的作者都是国内相关领域领军人物,而发表期刊《植物医学》(《Phytomedicine》影响因子也较高(4.18),故该论文得到国内媒体追捧。

研究纳入了284例患者,他们被随机分配接受单独的常规治疗或常规治疗与连花清瘟胶囊的组合。该论文的结论是,连花清瘟能够有效提高临床治愈率,对于发热、乏力、咳嗽等症状的治疗作用明显,且安全性较高。同时,连花清瘟治疗在降低重症病例转化率和提升病毒检测转阴率方面没有显示出明显效果。

该论文承认了研究局限性:没有进行双盲试验,研究者和受试者都知道真实的给药情况。没有设置安慰剂对照试验。

不过,这篇研究论文成为了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有力证据”。2020年4月1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在原批准适应症的基础上,增加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的新适应症。

论文另一通讯作者钟南山多次推荐连花清瘟用于治疗新冠肺炎。2020年5月4日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为美国、俄罗斯等疫情高发地区的留学生答疑解惑时表示,连花清瘟胶囊比较适合一般普通的新冠肺炎,“我们现在有底气、有证据说,连花清瘟胶囊真的是有效的”,“80%以上患者都属于普通型新冠患者,连花清瘟胶囊比较适合普通新冠肺炎患者”。

《撤稿观察》也关注到了钟南山与石家庄以岭医药的利益关系。2015年,钟南山等20余位两院生物医药领域的院士签约入驻石家庄生物医药院士工作站,该工作站依托单位为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同时,投资4.6亿元、建筑面积3.7万平方米的院士工作站科研大楼建成并正式投入使用。

此外,2019年7月26日,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启动仪式暨肺络病中医药循证研究大会在广州医科大学越秀校区隆重举行,钟南山、吴以岭出席大会。

《撤稿观察》称,贾振华回信以及4个文件并未反驳举报人对该论文另一位通讯作者钟南山与吴以岭的学术合作关系的担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