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医药首富孙飘扬二度创业:能躲开药企“三重罪”吗?

subtitle
华祥名搜神记 2021-05-11 17:46

出品 | 商业大咖研究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被称为是“药中茅台”的恒瑞,从来不缺新闻。

先是今年年初以来,恒瑞医药股价直线下跌,跌幅超32%的消息惹来频频质疑;

随后是4月15日,恒瑞医药被财政部“顶格处罚”涉及金额超1.5亿元;①

再是恒瑞和孙飘扬分别出资 4.74 亿元和3.16亿元增资瑞利迪的动作触动了医药界的敏感神经。

接二连三的消息将低调的医药首富孙飘扬又拉入了大众视野之中,上一次孙飘扬的名字被媒体接连提及还是他宣布退休的时候。

2020年1月,孙飘扬从中国医药龙头企业——恒瑞退休,彼时身价千亿,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医药首富;②
半年后,即2020年7月,年过花甲的孙飘扬又一头扎入了创业蓝海之中,成立瑞利迪生物医药有限公司;
今年4月,孙飘扬再次为新公司加码3.16亿,大有拼尽全力、奋力一搏的势头。⑥

一片蓝海:抗病毒疗法

孙飘扬是卯足了劲要进军抗病毒治疗领域的,不管是从他和恒瑞一年内出资又增资的布局,还是从他花甲之年再次出山放弃闲适生活的动作,以及世界上96%的药物研究项目都以失败告终的概率,都能看到他创业的决心。

2020年,新冠肺炎席卷全球,这让本已退休的孙飘扬看到了抗病毒疗法市场的广阔,因为这在中国完完全全是尚未被彻底开发的全新领域。

若是孙飘扬成功进军抗病毒治疗领域,能够生产出市面上还没有的可以治愈乙肝、艾滋病的药物,那么他“中国药王”的称号足以升级为“世界药王”;

若是孙飘扬未能成功,那么他以往三十几年的功名会有所淡化,但是对于已经在医药界沉浮了大半生的孙飘扬来说,此次复出创业便就是搁置了以往的功与名。

目前我国乃至全世界不少人受到病毒性疾病的困扰,如乙肝、艾滋病等。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官方数据披露,目前全球范围内乙肝病毒携带者约为2.4亿人,中国国内乙肝病毒携带者数量约为8600万人。同时根据中国疾控中心(CDC)的统计数字,国内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仍以每年约100万人的数量递增。

与此同时,根据中国HIV/AIDS综合应对信息管理系统(CRIMS)数据,在2010年-2019年期间,中国大陆共报告了141557例15-24岁年龄段的艾滋病病例,并且以年均增长6.0%的势头递增。

由此可见,在我国如艾滋病、乙肝等病毒性疾病,都属于大病种市场,病毒性疾病患者都在等待可以被彻底治愈的良药,抗病毒疗法市场则是妥妥的一片蓝海。

孙飘扬和恒瑞分别以货币和技术增资瑞利迪,那么是否意味着瑞利迪要在目前已有的抗病毒药物基础之上,开拓出全新的药物?

根据中国 2015 年《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乙肝治疗药物主要分为两类:干扰素类和核苷类。但两者目前尚无法单独实现慢性乙肝临床治愈的最终目标。

而国内病毒性肝炎领域的领军企业“歌礼”和国内抗艾新药领军企业“前沿生物”在抗病毒疗法领域的名气、经验与时间都要优于瑞利迪。

可见,瑞利迪研制的新药须具有其独特的核心竞争力和不可替代性才能在竞争中打开市场,实现弯道超车。

可是医药研发过程是耗时费力、高投入高风险的过程,除非有重大突破,短期来看瑞利迪还不会推出颠覆以往抗病毒疗法的药物。

一位首富:缘于2事1人

上世纪80年代,孙飘扬从南京大学硕士毕业后被分配到年利润仅8万的江苏连云港制药厂(恒瑞前身)当技术员;

2000年,孙飘扬带领恒瑞在A股上市;
2010年,孙飘扬以74亿财富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101位;
2020年,孙飘扬以2335.4亿财富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4位,身价追平李嘉诚;

十年时间,身价翻了30多倍,孙飘扬成为中国医药首富、江苏新晋首富。

在孙飘扬从技术员跃升为首富的过程中,有2件事与1个人成为其中最重要的注脚。

这第一件事,是在上世纪连云港制药厂只生产红药水、紫药水和片剂的情况下,孙飘扬敏锐地瞄准了癌症化疗药物“依托泊苷”的前景。

在厂里老员工都不支持生产该药物的情况下,孙飘扬高价从美国购得了“VP16抗癌药专利”,同时还进行了灵活创新,将原本是试剂的药物制成了胶囊,以更加适应厂里落后的生产条件。

“依托泊苷”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市场的热烈欢迎,并在当年获得了数百万的利润。②

这一件事使得连云港制药厂从市区无名小厂直接跃升成为医药市场有名药企。

第二件事是孙飘扬创立了专属于恒瑞的研发中心。

一开始恒瑞并没有创立研发中心的条件,在购买专利每年都需要花费大笔经费的情况下,孙飘扬又瞄向了仿制药市场。

但其实仿制药也需要一定的研发能力,必须通过模仿创新药物的结构、适应症和剂量,才能开发出在功效上相似的药物。

但当时恒瑞的实力还远远不足以开发出仿制药,于是孙飘扬与上海医科院、北京医学工程学院、天津医药研究院等机构开展合作。从这次布局仿制药开始,恒瑞成功地推出了主流的肿瘤治疗产品,为融资奠定了基础。②

如此一来,恒瑞就摆脱了每年给美国公司高昂专利费的现状,将更多钱用于自身发展。

1997年,孙飘扬斥资2亿元人民币建立了自己的研发中心——连云港研发中心;2000年,又投资近2亿元人民币在上海建立了新的研究中心。②

由此恒瑞开始走靠自己发展的硬路子,不再把命运交付到他人手上。这一件事,打下了恒瑞未来成为中国药企第一的基础。

而另外一个人,就是他的妻子。

在孙飘扬的事业发展过程中,妻子钟慧娟是他得力助手,1996年,钟慧娟辞了铁饭碗,来到了陌生的制药领域,并且做得很成功,2020年,钟慧娟成为中国新晋女首富。

其妻子的豪森在市场上一直被认为是恒瑞的“影子公司”,但不管如何,钟慧娟的鼎力助攻也是孙飘扬坐稳中国医药首富位子的关键。

一桩暴利:年过花甲仍创业

上文提到抗病毒疗法在我国有巨大的受众市场和待开发前景,那么可想而知,其存在的利润空间也至少是以数亿计算的。

大到让人难以拒绝的利润,也让年过花甲的药王孙飘扬再次出山,要知道世界上96%的药物研究项目都以失败告终,并且研发时间动辄超过十年。

孙飘扬这个年纪选择创新研究新药,难免不使人好奇:药企究竟有多暴利?

半月前,财政部发布的《医药企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使得大众得以窥探到药企暴利的冰山一角。

4月15日,孙飘扬、钟慧娟实控药企恒瑞医药、豪森药业被财政部“顶格处罚”,涉及金额超1.5亿元。①

但不仅仅是恒瑞和豪森两家药企存在问题。据公告检查结果,77家药企普遍存在使用虚假发票套取资金体外使用等违规行为。

在民间,医药是个暴利行业早已不是秘密,但是具体比例是多少可能还没有被广泛关注过。

首先可以很明确地说,恒瑞的毛利润非常高,而且是高得吓人,完全可以与茅台的毛利润相比肩。

据恒瑞医药披露的2020年财报,可以看到其毛利率和净利率保持稳定,几乎不受疫情影响,2020年分别录得87.93%及22.82%。⑥

并且十几年来,恒瑞毛利率一直在85%左右,可见“药中茅台”这个称号绝不是空穴来风。

而作为恒瑞主要收入的抗肿瘤药,毛利率竟达到了93.96%!甚至稍稍超过茅台的毛利润。

在暴利之下,药企不可避免地存在“三重罪”。

其一是带金销售。

意思是医药企业在制定药品投标价格时,事先把给予处方医生及有进药决策权和影响力人士的商业贿赂计算在内,通过给予回扣,谋取交易机会或者竞争优势的不当行为。②

药企“带金销售”涉及的资金往往掩盖在其巨额销售费用、差旅费用之中。如恒瑞医药、瀚森制药两家药企的年度销售费用均动辄高达数十亿元,显得很不正常。

据恒瑞医药2020年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恒瑞医药的销售费用40.28亿元,同比提高约10%。其中,公司差旅费为4.46亿元,同比提高超过19%,人均超过3万元。

2020年上半年是国内疫情最为严重的时期,恒瑞医药销售人员差旅费、学术推广等费用不降反增,显得十分诡异。③

其二是哄抬药价。

如今药价虚高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财政部今年开展的检查也是为了治理药价虚高的社会顽疾。

在此次检查发现,药企常常巧立名目套取资金,在销售、人情往来环节花费了大量资金,而这些资金压力又加在了患者身上。④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东方财富股吧上,不少投资者质疑恒瑞的毛利润在87.93%,而净利润却只有22.82%,两者之间很不匹配。⑦

其三是医药贿赂。

医药界的人应该并不陌生,因为这就像是一条屡罚屡犯的潜规则。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资料显示:

2021年1月19日,《刑事裁定书((2020)浙03刑终502号)》显示,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主任徐旭仲被判定受贿140万元。其行贿者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的企业,就是恒瑞医药旗下主要的营销公司。③

2020年1月,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07年至2019年间,自然人连庆泉利用担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育英儿童医院、第二临床医学院副院长、院长的职务便利,为企业和个人在药品、耗材及设备等销售谋取利益,累计受贿220余万元。⑧

2020年5月,有媒体报道称,浙江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因接受药企贿赂近300万元,被判刑7年。其中,七成回扣来自江苏新晨医药有限公司。⑤

等等......

恒瑞近几年来发展迅速,除了在医药界独占鳌头,其在医药贿赂方面的丑闻也是从未缺席。只是恒瑞每一次都可以从丑闻中“全身而退”,继续在医药市场上高歌猛进,包括此次就算是被顶格处罚,也并不例外。

结语

由此看来,国家监管还得加快跟上时代的步伐,出台更新、更适用、更有约束力的管制政策。

因为此次恒瑞虽被顶格处罚,其罚款金额却只有5万元,这力度似乎还不足以对这家市值过亿的公司产生震慑。

而反观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近日收到的182亿罚单,可以看到医药界也同样需要这样的监管与惩戒。

但是由于我国国情特殊,一路以来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许多行业都是先肆意地野蛮生长再进行系统全面的监管与规制,如房地产行业、电子烟行业、网络直播、短视频行业等等.......

由于缺乏系统性的经验与监管,行业在野蛮发展过程中就难免逾矩犯错,故而只要国家监管力量一直在跟进与进步,行业迟早要回归入良性发展,互联网和房地产行业是这样,医药行业也定不会例外。

故而孙飘扬此次创业,我们仍报以祝愿与期盼,愿新药研制成功,盼病毒性疾病患者早日治愈。

注:

①《孙飘扬、钟慧娟实控药企被财政部“顶格处罚”涉及金额超1.5亿元》证券之星,2021-04-15

②《现实版“我不是药神”上演,孙飘扬和他的千亿帝国如何演绎?》澎湃新闻,2020-11-12

③《恒瑞医药翰森制药被罚10万:医药界首富夫妇实控企业曾双双行贿》中国科技新闻,2021-04-15

④《恒瑞、上药、华润三九等19家药企上财政部“黑名单”:巧立名目套取资金,或为药价虚高成因》证券之星,2021-04-12

⑤《恒瑞医药常年维持85%的高毛利率,即便是贵州茅台都难以企及》中访网财经,2019-10-30

⑥《孙飘扬个人斥资3.16亿元投资这家新药公司,想干啥?》网易新闻,2021-04-21

⑦《研发一哥”恒瑞医药发布年报:PD-1单抗销量超30万瓶》南方都市报,2021-04-19

⑧《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原院长连庆泉被提起公诉》2019-10-24,界面新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