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日本左派反美,右派谄美,美日关系如何在纠结中前进

subtitle
读懂本星球 2021-05-12 15: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直以来,关于日本国民性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是它惯于欺凌弱者而敬服强者,特别是那些揍日本揍得越狠的强国他越服气。

的确,自从二战失败后,美国数万大兵进驻日本,对日本进行了政治、经济、文化全方位的阉割与控制,将日本打造成美国事实上的附庸国和殖民地。若换成中国这样具有强烈民族自尊心与大国情怀的国家,是绝对无法忍受这样的待遇的,早就反抗四起了才对。

可是我们更多看到的是日本人对美国的崇拜与顺从,从政府到民间广泛存在甘当美国忠犬、充当美国马前卒的情绪和声音,所谓的“日美同盟”历经数十年依然相当稳固。

那么二战后的日本民众,真的就一直甘心唯美国马首是瞻吗?民间是否存在成规模的反美情绪与行动呢?

▲华盛顿特区的日本樱花

1.初占日本的美国如何“安抚”民众

二战时期的日本,从军队到民间都非常的“昭和化”,表现为对天皇的极度崇拜,对主宰东亚的勃勃野心和对侵略的高涨热情,在对美国的太平洋战争中也表现得十分勇悍。

按理来说这样的日本人是很难接受他国主宰的,美国在进攻日本本土前也估计要付出一百万人的伤亡代价。

而当时消灭关东军的苏联红军也准备南下进攻日本本土了。该如何赶在苏联之前,迅速让日本人屈服呢?美国二话不说,直接让日本尝到了历史上第一次核攻击,直接让日本最繁华的两个城市瞬间化为丘墟。

看到这个力量数十倍于己的工业战争机器,还掌握着瞬间毁灭城市的大杀器,以及北方那头虎视眈眈的巨熊,日本人认识到自己如果顽抗到底,真就会“一亿玉碎”了,于是准备无条件投降。美国这时候的目标是要独占日本,但是又得平息日本民众的反美情绪,那么该怎么办呢?美国人想到了“昭和化”的始作俑者——裕仁天皇(年号为昭和)。

虽然日本在明治维新后走向强大,但是下层民众的生活状况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军国主义政府多年的战争又让民众生活雪上加霜,国内矛盾非常激化。

日本政府通过神化天皇的教育,让广大民众将天皇视为在天上的神,这样就便于控制民众和调和社会矛盾。美国人敏锐地看到只要拿捏了裕仁天皇,就能够拿捏日本民众。

▲日本天皇的《人间宣言》

于是美国人不顾苏联、中国等国家要求绞死天皇的要求,留了天皇一条命,但是要天皇自己宣读投降声明,首先在声音上证明自己是个“人”。然后天皇又被迫在次年发布《人间宣言》,向全国人民声明自己和他们一样,只是人间的一员。

这样做可以避免让天皇振臂一呼,就可以号召全日本民众反抗美国。经过这一系列操作,天皇就从至高无上的神降格为了日本最有威望的元首和精神领袖。

事实上,美国远东盟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才是日本当时的实际一把手,他将日本天皇看做自己的跟班小弟,天皇和日本政府的决策和命令如果他不答应是执行不下去的。

美国通过对以天皇制为核心的日本君主立宪制进行“民主化改造”,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消除旧军国主义的影响,灌输美国的政治和文化理念,建立了一个新的服从于美国意志的日本民主政体,再由此对日本民众施加美国影响。

▲麦克阿瑟和裕仁天皇合影

看到天皇的神性消失,并配合美国人的一举一动,日本人的心理产生了巨大的震撼与迷茫。很多日本人虽然不再以天皇为神膜拜,但却为美国强大的武力和先进的资本主义经济与文化所折服,成为了当时的“精美”,当时就有很多人向麦克阿瑟表示热烈欢迎。

而另一部分日本人,则是反对美国对日本的占据和统治的。他们中有部分人是不甘心看到天皇被美国控制,想要恢复旧军国主义的右翼分子。而另一部分则是既不拥护天皇,也想让美国离开日本的精英与民众。不管怎样,美国附庸日本的局面正式形成。

2.日共与各党派领导的反美爱国运动

事实上,日本共产党早在1919年就已经建立。在昭和年间,日本共产党认识到军国主义最终会毁了日本,积极配合共产国际和反法西斯联盟反对日本的侵略扩张,不断为盟军提供轴心国阵营的情报,帮助反法西斯同盟最终取得胜利。

在上文中提到,日本民众在二战中受到了惨重损失,生活水平严重下降。加之之前的天皇信仰被摧毁,仿佛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不知道国家的未来在哪儿,这就给左派政党和思想在日本的发展壮大提供了条件。

在这期间,除了日共之外,还涌现出日本社会党、总评、总同盟、新产别、中立劳联等社会主义政党和组织,组建工会等劳工组织与拥护天皇的日本右翼势力同资本主义财阀作斗争。

在这里,与日共的暴力革命主张不同,日本社会党声明不使用暴力革命,避免给久经战乱的国家再添一把大火,因此取得了越来越多日本工人、农民和学生的支持。而日共选择和社会党合作,共同为在日本实现社会主义而努力,他们可以统称为日本左翼势力。

▲日本共产党宣传海报对比

在这期间,日本共产党是将美国当作盟友来看待的。美国虽然军事占领了日本,但是却把天皇拉下了神坛,这与日共当初想要推翻天皇制度的计划有异曲同工之妙。

美国对日本右翼势力的打压以及民主化改造,也是契合了日共想要消除日本封建残余的目标,同时给予了这些左翼政党存在和发展的合法性基础。

因此,各左翼政党号召所能影响的人民群众,积极与美国合作,并在国会中获得了较多的席位。社会党甚至靠着麦克阿瑟的默许,一度成为日本的执政党,组建了日本第一个社会主义倾向的内阁——片山内阁。

▲由日本社会党委员长片山哲(前排左四)出任首相的片山内阁

在1946年的五一劳动节,社会党和日共组织东京百万群众游行示威,争取到了众多劳工权益。当时的日共甚至认为,可以借助美国的方式将日本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实现“未曾设想的道路”。

▲日本工人运动

事实证明,左翼对西方国家的看法还是太天真了。

在消除了战争狂热的极右翼势力后,美国为了把日本变成对抗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桥头堡,留下了部分传统的、以维护天皇权威和日本社会等级体系为目标的右翼保守势力和财阀,让他们成为美国在日本的政治和经济代言人,利用他们发展日本的资本主义经济和军事实力。

它们以日本自由党和民主党为代表。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更是大力扶植日本的工业资本力量,让日本成为对抗东方阵营的军事基地。

同时,日共、社会党等组织的人民运动越来越损害到了财阀和美国代言人的利益,逐渐失去了美国的支持,在大选中败于右翼政党之手。

右翼政党在美国的授意下,立法禁止各式各样的工人运动。大批的左翼领导人、议员和官员被迫解职、下台甚至被逮捕,而众多右翼分子和团体重新站上政治舞台。左翼政党没想到自己之前以为的盟友麦克阿瑟,现在竟然下令解散日共,变成了右翼势力的保护伞。

日共当然不甘心被解散,日共书记长德田球一主张要开展城市游击的暴力革命,并组织四百万群众在全国各地游行,结果被执政的自由党吉田政府出动大批军警暴力镇压。

主张非暴力的社会党,虽然没有被美国和右翼势力严厉打击,但是也面临严峻考验。自由党和民主党在1955年合并为自民党,超过社会党成为第一大党,更加忠实地贯彻美国主子的意志。

而左翼政党仍然坚持不懈地组织民众。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反对《日美安保条约》的运动。

1957年,自民党岸信介内阁上台,主动推动新的《日美安保条约》的修改,准备为配合美国“冷战”的需求,修改和平宪法,同意美军自由使用日本国内区域和设施。之前美国虽然军事占领日本,但是还有许多条框限制。

如今新条约一修,这就等于美军可以以上等人身份在日本几乎任何一个地方驻扎和经营了。

1959年至1960年,日本社会党、总评、全日本农民组合联合会等一百三十四个政党团体联合成立了“阻止修改安保国民会议”,并提出日本不得参加任何军事集团和军事同盟的中立主张。

可是岸信介内阁赶在当时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访日之前,强推新《安保条约》通过。该国民会议向国会提交了一千四百万份请愿书,组织广大人民群众连续举行了二十三次反对新《安保条约》的统一运动,进而要求岸信介内阁下台、解散国会、收回冲绳、恢复日中邦交等,参加者达到惊人的一亿一千万人次。

其中在条约签字当天,就有七千多学生冲进国会大厦,与防暴警察冲突,造成数百人死伤的后果。部分日本民众甚至在机场包围美国总统秘书,表达强烈的抗议,迫使艾森豪威尔无限期推迟访日。

▲日本大学反对新《安保条约》的游行

这次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如果利用好的话,未必没有机会为日本民众取得进一步对抗美国和右翼势力的有益态势。

可惜虽然岸信介内阁在签订了新条约后就下台了,但左翼政党并没有趁机组织革命武装力量来重新执政,也没有达成收回冲绳等目标。新上台的池田内阁为了平息民怨,与美国谈判达成了减轻日本军备压力的协议。

社会党因这次群众运动没有达成目的而失去了大批支持者,同时又被美国和右翼势力集火攻击,总书记甚至被刺杀,导致整个党开始分崩离析,最终于90年代解散。

而日共也迫于形势压力,开始趋向和平革命和议会斗争,慢慢地恢复和发展自己的力量。

就这样,左翼力量带动的日本民众第一次大规模的反美情绪就这样被平息下去了。但是日本民众的斗争还在继续,一些人仍然想要摆脱美国控制,建立独立自主国家的愿望。左翼势力及其组织和代表的日本民众就是当时日本民间反美情绪的载体。

3.“我们要买下美国”

美国扶持右翼势力执政的做法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其中最明显的作用就是日本经济的迅速恢复和发展。

到了60年代末期,日本的GDP已经高达86.8万亿日元,已经位居世界第三。

人均收入从1957年的世界第37位(123美元)上升到了1975年的第17位(3807美元)。在消费方面,日本也出现了“消费革命”,个人实际消费支出水平保持高速增长,在1971年轿车的普及率达到22.6%,彩电为42.3%,空调为7.7%。著名的东芝、索尼、丰田、三井等日本品牌都开始崛起兴盛。

到了80年代,日本经济发展的势头更猛。在“技术立国”的方针引导下,日本的工业水平迅速提高,半导体、汽车、机械等科技产业在世界名列前茅,其中半导体技术甚至超越了美国,不过总体来说没有美国的技术体系完善和成熟。

从1985年—1990年这几年间,日本的GDP平均增速都超过5%,最终超越苏联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1994年,日本的GDP甚至接近美国的70%,其工业产值一度逼近与美国持平的水准。日美两国在这时期已经成为了经济上的竞争对手。

与技术繁荣相同时,日本的金融也发展迅速。由于深度绑定美国经济,加之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日本的产业力量也跟随美国趋势,越来越多地流向金融、房地产等领域。

1985年,日本与美国等国家签订“广场协议”,日元大幅升值,金融泡沫越堆越大,日本的经济规模看着比实际上的经济规模要虚胖很多,这就蕴藏着崩溃的风险。

在投机盛行的时代,日本的股票和房地产交易量非常可观,当时东京23个区的地价总和甚至达到了可以购买美国全部国土的水平。

因此,当时的日本人真就做了“买下美国”的举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美国全国的不动产的10%都成为日本人所购买。

1989年,索尼公司宣布以34亿美元的价格购买美国娱乐业巨头哥伦比亚影响公司。三菱公司以14亿美元购买了美国的国家象征“洛克菲勒中心”。

在美国洛杉矶,日本人掌握闹市区的一半以上的房地产。

在夏威夷,日本承包了96%的国外投资,主要集中在饭店、高级住宅等不动产方面。

在泡沫崩溃之前,日本的经济繁荣极大地提振了日本人作为战败国民的自信心。很多民众在心理上仿佛回到了明治维新、脱亚入欧的年代,要再一次和欧美列强争雄了。

日本人觉得自己的牌面起来了,不用向之前那样唯美国马首是瞻了。

▲日本GDP变化

可事实证明,被美国军事占领的日本,即便经济再发达,也是一只肥羊而已。

“广场协议”本就是美国为了转嫁金融风险,打击日本经济,而会同其他西方国家给日本下的一个套,让日本的金融和房地产泡沫越堆越大,在经济巅峰期轰然爆炸,货币大幅贬值,盈利瞬间变成负债累累,原本买下美国的众多东西被连本带利地返还美国。

同时美国采用各种手段打压日本的半导体等先进产业,生生将日本的技术崛起势头扼杀,羊毛被薅了个干净。日本迎来了近三十年的经济停滞期,而美国靠着吃苏联的尸体和薅日本的羊毛,成为了世界单极霸主。

日本民众刚有机会重新树立的民族自信心,被自己的“洋父亲”生生地给打压下去,但也是敢怒不敢言。

▲冲绳岛上的美军基地

4.被美国行为激化的反美情绪

日本民众一方面因美国独霸天下的国力和影响力,对其敬畏和崇拜,对另一方面又深感美国对本国全方位的控制和打压,想要摆脱这一局面,做回真正独立的国家国民。

90年代至今日本民众的反美情绪,除了传统的民族主义外,主要是因美国霸道专横等特殊的行为和作风而激化的。

其一是外交场合,美国官员对日本官员高高在上的姿态。很多场合下日本官员在美国人面前是多么没地位。如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打高尔夫时,完全无视时任首相安倍晋三摔倒在沙地的场景,会晤拍照时也把。

安倍在许多美国官员面前表现出点头哈腰的模样,还有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示弱态度,让当时许多日本网民讽刺安倍是“狗式外交”。

前不久,日本现任首相菅义伟在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面前鞠躬的场景,也让日本部分具有民族自尊心的网民认为这是耻辱。

▲菅义伟向奥斯汀鞠躬的场景

其二是美军在日本的刑事犯罪。早在1950年,当时就发生了一起美国大兵在日本小仓市一路抢劫居民、强奸妇女的案件,最后这些人也不是被日本军警,而是被驻日美军的宪兵镇压的。在冲绳地区,多年来更是多次发生美军针对当地居民的刑事案件,从1972至2014年底,驻冲绳美军及军属共涉刑事案件5800多件。

▲日本大阪抗议“弗洛伊德案”的游行活动

根据美国独立民调机构皮尤中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75%的日本受访者认为美国一定程度上或非常值得信任,到2019年,对美国持正面看法的日本受访者也有68%。与“亲美”的态度不同,日本受访者认为美国人勤劳和诚实的人数都不足50%。2018年,66%的日本受访者认为美国是全球安全的主要威胁,但那也是因当时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一些偏激性的决策所影响。

尽管有这些不愉快的因素,但是由于日美关系的稳固和日本人的慕强心态,日本民众如今并不存在成规模的反美浪潮,可以说是习惯了美国对日本的实际控制,但是对美国的不满和负面情绪是存在的。从日本民间的反美情绪,我们也可以一窥美国对日本民众的“奴化”程度之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