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细思极恐,51万公里的外西北,竟如此荒唐割让,还能收回吗?

subtitle
带你观遍世界 2021-05-11 13:22

近代割地赔款的历史,是中国人最不愿意提及的回忆。尤其是,很多原属于中国的土地,竟然以非常荒唐的方式割让出去,实在是令人惋惜。

众所周知,清朝中期版图达到了中国2000年领土的最高点,秋海棠的版图范围,总面积达到了1300万平方公里,其中就有100万平方公里的外东北,150万平方公里的是外蒙古,以及51万平方公里的外西北。

这些地方,被清王朝或中华民国两届政府割让出去,都是非常荒唐的过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外东北地区,沙皇俄国包含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西以及库页岛三块地方,总面积超过了100万平方公里,割让的过程,竟然是清朝东西伯利亚总督和清朝黑龙江将军私相授受的结果。两个军区司令,竟然达成了这样大一块土地的转让,实在是古往今来,难得一见。

外蒙古地区,割让的过程更为荒唐。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苏联总理斯大林,竟然在克里米亚半岛上的雅尔塔聊了个天,就决定了外蒙古的归属。而收到会议结果的国民党政府,也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同意了这一安排。

罕有人知道,其实外西北地区5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让过程,更为荒唐,也更让人感到惋惜。

今天,我们就来好好聊聊外西北地区的前世今生。

早在汉武帝时期,外西北地区就已经纳入了中国版图。公元前104年,汉武帝命令贰师将军李广利发动万里长征,表面的原因是,想要获得大宛的汗血宝马,实际上,汉武帝心心念念的是喀喇昆仑山以西肥沃草场。大宛,读作dayuan,处于今日中亚费尔干纳盆地,现在是乌兹别克斯坦的地盘。

汉朝在外西北地区实行了有效的统治。汉朝先后在轮台(今新疆轮台东)、渠犁(今新疆库尔勒西南)置使者、校尉,把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乌孙,今铂尔河上游的大宛,今帕米尔地区的无雷,今阿赖谷地的休循等国全部纳入到了汉朝的统治范围。

汉朝设立西域都护府后,总部设立在了乌垒城(今新疆轮台东北),这范围要比今日乌鲁木齐远得多了,说明当时的乌孙、康居等地,都是汉朝的固有领土。

汉朝灭亡后,魏晋两朝逐渐失去了对西域的控制,等到隋唐击败突厥王朝,中原王朝在西域的统治再次恢复。唐朝贞观十四年,就是玄奘在印度传教的那些年,唐朝终于设立了安西都护府。唐朝的安西都护府,统辖安西四镇,其中龟兹、疏勒、于阗是今日新疆地界,而安西四镇之一的碎叶城,则现在纳入了今日的吉尔吉斯斯坦。唐朝著名诗人李白的出生地就是碎叶城。

唐朝在武则天统治时期,对西域的统治范围扩大到了阿尔泰山以西一直到喀喇昆仑山甚至到阿姆河两岸。甚至,唐朝为了稳固对更西边疆的统治,把原定于吐鲁番地区的安西都护府移到了碎叶城。

唐朝中后期,回纥逐渐占据了西域这块土地,并且发展成为了维吾尔族。而在元朝时期,西域被蒙古族所统治,成为了大元帝国的一部分。

元朝灭亡后,明朝也没把统治范围扩大到玉门关以西。而清朝前期,蒙古分别分为三部分,分别是漠西蒙古、漠北蒙古和漠南蒙古。其中漠南蒙古是清朝的内臣,不少漠南蒙古精锐还加入了蒙古八旗,成了清朝的中央军。而漠北蒙古则是依附于清朝,承认清朝的宗主地位。只有漠西蒙古,在准格尔部的带领下,反抗清朝,爆发了持续长达100年的清朝——准噶尔战争。

最终,清朝用铁血政策平定了准噶尔之乱,西域重新恢复了和平。而此时,清朝的西方边疆,则恢复了汉朝和唐朝的传统边境——巴尔喀什湖。

值得一说的是,清朝作为传统的多民族中原王朝,在对待少数民族的态度上,远远比伏尔加河流域兴起的俄罗斯人要更温和一些。因此,受到俄罗斯侵略和压迫的中亚各民族,非常愿意归附清朝,不愿意死在俄罗斯的屠刀之下。

对此,大多数人比较熟悉的是土尔扈特东归。土尔扈特部,是漠西蒙古的一支,不愿意归附准噶尔的他们曾在伏尔加河流域定居。当俄罗斯崛起后,他们逃脱俄罗斯的围追堵截,最终成功到达伊犁地区。今日的土尔扈特人,大部分居住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

远在伏尔加河下游的土尔扈特起义东归,近在咫尺的哈萨克等民族,有没有依附清王朝的呢?

答案是,不仅有,而且很多。

乾隆时期,俄罗斯入侵了哈萨克汗国,哈萨克的左部和右部多次向清朝乾隆帝求援,请求哈萨克全部并入中国。但是乾隆皇帝害怕与俄罗斯发生矛盾冲突,就拒绝了哈萨克要求内附的要求,但接受哈萨克作为中国的藩属国。

藩属国和内附国最大的不同是,清朝不需要派驻军队,而内附国,则等于是境内的特别行政区。

乾隆皇帝没有派出军队保护哈萨克,因此,沙皇俄罗斯逐渐吞并了哈萨克的中玉兹、小玉兹。当时的哈萨克汗国,分为大玉兹、中玉兹、小玉三部,其中中玉兹在哈萨克中部高地,小玉兹在乌拉尔河至里海,大玉兹在巴尔喀什湖以西至突厥斯坦。

哈萨克汗国,与西蒙古的准噶尔发生了200年的战争。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哈萨克逐渐与清朝结盟。最终到乾隆22年,也就是1757年,兵败逃到俄罗斯的准噶尔大汗阿睦尔撒纳染上天花病死,时年35岁。

也是1757年,哈萨克三玉兹派出了11部头人组成的使团,到北京觐见乾隆皇帝。此后三年,哈萨克的阿布赉大汗连续到北京和热河朝觐。阿布赉大汗作为中玉兹的首领,被乾隆册封为整个哈萨克的大汗,他在上表中说:“今只奉大皇帝谕旨,加恩边末部落,臣阿布赉愿率哈萨克全部归化鸿化,永为中国臣仆”。

与很多藩属国同时向两个大国朝觐的情况不同,哈萨克是真心内附。此后很多年,沙俄都眼红哈萨克朝觐清朝而不臣服于自己,一再逼迫哈萨克臣服于自己,哈萨克都表示了拒绝。

与清朝的民族政策不同,沙俄对哈萨克的办法很简单粗暴——不断在哈萨克的草场上修建军事要塞,还派出警察和军队进行占领。更为歹毒的是,沙俄还挑起哈萨克和西蒙古各部的仇恨,让他们互相攻杀。其中没有东归的土尔扈特部,在俄罗斯被称为“卡尔梅克”就长期作为炮灰,与哈萨克交战,双方死伤惨重,而沙俄却坐收渔翁之利。

另一个归附清朝的民族是漠西蒙古分化出来的布鲁特部。这些部落也在清准战争后不久归附清朝,成为清朝的藩属国。

清准战争结束后,请求归附的还有浩罕、塔什干、巴达克山、帕米尔、布哈尔、爱乌罕(阿富汗)等民族。

但是,清朝无意继续向西扩张,因此始终把西部边疆稳定在巴尔喀什湖一线的传统习惯线上。

中亚西亚各民族就是这样,你不去征服,你不去占领,自然有别的国家会去征服占领。随着沙俄在中亚势力的不断扩张,整个哈萨克汗国都被灭亡,不愿意与俄罗斯发生军事冲突的清朝,最终不得不面对沙俄对领土的蚕食鲸吞。

鸦片战争前,清朝在西北的几个相邻民族,都是传统的游牧民族。这些游牧民族,没有固定的边境线概念,甚至连地图概念都没有。因此,当沙俄吞并哈萨克汗国等清朝藩属国时,自然而然就把魔爪伸向了清朝的新疆地区。

清朝在新疆的最高行政长官是伊犁将军,伊犁将军以伯克制和军府制治理新疆地区。随着准噶尔的灭亡,中亚乃至新疆边境的各民族,都皈依了伊斯兰教。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是大小和卓兄弟。和卓是伊斯兰教苏菲派的正统继承人,和卓家族的后裔,被浩罕国(今日的吉尔吉斯斯坦)视为侵略新疆的工具。其中张格尔、玉素普和卓在浩罕的支持下先后进入新疆西部作乱,皆被清兵平定。随后,清朝又通过经济制裁,让浩罕国经济上陷入低迷,不得不重新称臣纳贡。

嘉庆道光年间的清朝面对浩罕国的侵略尚且左支右绌,面对沙俄的侵略,自然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因此,鸦片战争后,沙俄逐渐占领了外西北大部分的土地。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沙俄以“调停英法”的名义,要求重新划分边界。于是,俄罗斯对外西北的占领,从原本的军事侵略,进化到了近乎荒唐的敲诈勒索。

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共有15条规定,其中前两条是割地交易内容为1.中俄东段边界以黑龙江、乌苏里江为界,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划归俄罗斯。原住这一地区的大清国人,仍准留住。2.中俄两国未经划定之西部疆界,今后应顺山岭的走向、大河的流向以及大清国现有常驻卡伦路线而行,即从沙宾达巴哈界牌起,经斋桑湖、特穆尔图淖尔至浩罕一线为界。

因为中俄北京条约并未详细规定新疆边界,1864年,中俄两国开始了专门的勘界谈判。

北京条约的规定是这样的:

“西疆尚在未定之交界,此后应顺山岭、大河之流及现在中国常驻卡伦等处,及一千七百二十八年,即雍正六年所立沙宾达巴哈之界牌末处起,往西直至斋桑淖尔湖,自此往西南顺天山之特穆尔图淖尔,南至浩罕边界为界。”

这种方式,实际上把我国新疆境内的山河湖泊定为分界标志,完全不尊重中国新疆和原哈萨克汗国的传统习惯。这实际上一句话就把很多土地割让出去了。

伊犁将军府在新疆边境设置了很多卡伦,这些卡伦并不是边境标志,因为,卡伦以外,清军也会进行军事巡查、征收赋税,而且清朝还设立了鄂博、碑铭作为证据。俄罗斯把清朝设立的卡伦当做分界标志,实际上就把很多中国土地纳入到了自己的版图范围内。

更为离谱的是,俄罗斯还欺负清朝外交官不懂外语,随意修改条约内容。例如将俄文本中的“中国现有卡伦路线”改译为“中国常驻卡伦”,将从沙宾达巴哈起的边界走向由“往西南至斋桑湖”改译作“往西直至斋桑湖”,将俄文本中的“由此到伊塞克库里湖以南的山即腾格里山,或吉尔吉斯阿拉套,亦称天山南路又顺此山到浩罕领地”等语改译作“自此往西南顺天山之特、穆尔图淖尔,南至浩罕”。

这些近乎荒唐的修改,让清朝外交官十分愤怒,表示无法接受。

但是,因为俄罗斯在外东北的侵略行为过于成功,外西北的俄罗斯人有样学样,马上按照俄罗斯谈判中标明的地图,占领了中国新疆很多重要的山隘、要津。企图通过军事占领,策应外交要求。

在塔城的谈判中,俄罗斯多次以军事威胁清朝官员。在军事弱势之下,主管谈判的恭亲王奕䜣认为早点割地求和,请求沙俄撤军是上上策。可是,俄罗斯竟然借口照会内容中有“商办”字样,拒绝了清朝的割地要求。

到1864年10月7日,《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在塔城签订,清朝新疆西北方向大约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成了沙俄领土。

我国新疆的领土丢失,其实在1864年并不是一个终点,而是新的起点。

因为,1864年签订中俄勘界条约的当年,大西北爆发了一场长达十几年的叛乱活动。

最先起来叛乱的是,南疆的喀什噶尔回教封建主,这些封建主向浩罕国求助,浩罕国在英国支持下于1865年派出了阿古柏入侵新疆。而就是阿古柏在新疆的活动,点燃了新疆内部不稳定的火种。

阿古柏入侵新疆后,先后在库车、和阗、喀什、吐鲁番等地先后建立了地方割据政权,与清兵互相攻伐,局势混乱。不仅如此,到1865年,阿古柏竟然扶持布素鲁克建立了“七城汗国”,打算把喀什、英吉沙、叶尔羌、和阗、阿克苏、库车、乌什全部纳入到统治范围,这种分裂行为实在是令人无法忍受。

然而,谁也没想到,浩罕国也就是吉尔吉斯斯坦此时竟然被俄罗斯所灭亡。浩罕国首都塔什干被俄军攻占,7000多残部逃入新疆投奔阿古柏,最终阿古柏不仅掌握了浩罕国残部的领导权,还直接掌握了“七城汗国”的最高权力。到1868年,英国承认阿古柏政权,1870年俄罗斯承认阿古柏政权。英国和俄罗斯早就觊觎新疆肥沃土地,他们向阿古柏提供大量武器,甚至帮助阿古柏在喀什修建军工厂。

在英国和俄国的双重支持下,阿古柏一度攻占了吐鲁番、新疆的主要城市迪化(乌鲁木齐)、玛纳斯、鄯善都被攻占。清军在新疆,只剩下了塔城、乌苏等少数据点。

阿古柏在新疆大肆侵略,不仅得到了英国和俄国两个侵略者的认可,还受到了伊斯兰教帝国奥斯曼土耳其的册封。奥斯曼土耳其授予阿古柏“埃米尔”称号,赐以勋章和宝剑,还赠给阿古柏6门炮,1200支枪。

新疆对清朝的稳定发展至关重要,可是为何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清朝却无所作为呢?

原来,清朝还没有完全平定太平天国和捻军叛乱,再加上清朝当局也不愿意汉族人染指新疆甘肃等地,西北当地任用平叛的军队将领主要是满洲八旗人。

在曾国藩手下成长起来的达斡尔族人多隆阿,是满洲正白旗人。既有实战经验,又有旗人身份,一开始就被定为平定陕甘回乱的主要将领。可是,多隆阿在湘军体系中与鲍超齐名,战斗力非凡,在西北带领的清军却战斗力非常孱弱,1862年入山西作战,1864年就被流弹击中不治身亡。

新疆大部被阿古柏攻占,陕甘地区又在白彦虎、马化龙等人的带领下形成了大规模叛乱,清朝军队屡战屡败的现实,让清朝当局不得不考虑任用汉族将领来平定叛乱。这个重要的任务,就落到了左宗棠身上。

1876年,左宗棠派出刘锦棠出星星峡,开启了收复新疆之战。左宗棠刘锦棠不愧是湘军宿将,在他们带领下,三湘子弟屡战屡胜,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收复了黄田、古牧地等地。在伊犁将军荣全的配合下,新疆1877年湘军、嵩武军与蜀军恢复了吐鲁番的土地,已经投效阿古柏的叛军白彦虎一路逃到库车、又逃到和田、又逃到喀什,最终逃入俄罗斯境内。

随着新疆内乱平定外敌被歼灭,清朝与俄罗斯的新一轮谈判也开始了。

在十几年的阿古柏之乱中,新疆人民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所以,在左宗棠收复新疆的过程中,广大新疆人民积极支持,甚至打出了“见到安集延人(浩罕人的别称)就杀”的口号。

可是,趁着阿古柏之乱,沙俄竟然侵占了我国伊犁地区。1876年左宗棠结束北疆战事时,却发现北疆最重要的城市、新疆首府伊犁已经被沙俄占领。

此时,左宗棠在新疆取得的巨大成绩,并不能让清朝当局信任汉人,反而是更加忌惮。因此,当沙俄提出归还伊犁谈判时,清政府派出了中国近代最荒唐的外交官——完颜崇厚。

完颜崇厚是满洲镶黄旗人,曾担任三口通商大臣,还曾是天津机器制造局的创立者。在清朝当局看来,完颜崇厚是优秀的洋务运动实业家、也是满洲贵族中开明的军事家和外交家。可是,完颜崇厚在圣彼得堡的谈判,却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公愤。

完颜崇厚作为钦差大臣,在圣彼得堡谈判期间几乎是无所作为,沙俄内部意见不一,完颜崇厚完全不知也没有采取行动。当沙俄提出签订条约时,完颜崇厚竟然照单全收,并且签约完成后立即回国。

完颜崇厚回国的理由,竟然是小妾要生孩子了。真的是“清朝有大把人爱,我的小妾只有我一人”。

完颜崇厚在克里米亚的里瓦几亚与沙俄签订《交收伊犁条约》。按照条约规定,中国仅仅收回了伊犁城,但伊犁西境霍尔果斯河以西、伊犁南境特克斯河流域以及塔尔巴哈台(今新疆塔城)地区斋桑湖以东土地却划归俄属。不仅如此,还需要向沙俄提供军费280万两白银。

民怨沸腾之下,完颜崇厚被罢官免职,清朝重新派出曾国藩的长子曾纪泽出使俄国,经过多次会谈,到1881年,清朝在争取回来2万多平方公里土地后,终于在合约上签字。而与此同时,清朝的赔款金额也涨到了900万卢布。

1881年伊犁界约以及之后的多个界约,是1864年西北勘界条约的延续,但是,在这一系列的条约签订后,俄罗斯再次把7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并入自己版图。再加上之前的44万平方公里,沙俄在新疆侵占的我国国土,达到了51万平方公里。

时至今日,沙俄及其继任者苏联已经解体,原本割让给沙俄的土地,如今成为了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土。不少人恐怕会问,这些国土还有机会收复回来吗?

答案是否定的。

苏联解体后,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中亚三国进行勘界谈判,最终确定了双方的边界范围。因此,现有边界已经在法律上确定下来,成了我国与中亚各国和平相处的基础。

未来的新疆,将成为我国向西开拓商路,中亚各国、西亚各国乃至欧洲各国,都有可能成为陆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在和平稳定的大环境下,在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大环境下,中国将在中亚谋求更大的商业利益,而这些,又会促进我国与中亚邻国的友好相处互利共赢。相比之下,外西北的51万平方公里土地,也只能在历史的烟尘中,成为遥远的记忆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