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苏东坡教你写好草书的秘诀

subtitle
小摘句 2021-05-11 12:33

苏轼,字子瞻,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画家。苏轼的草书学习观与他的“尚意”思想密切相关,且论断较为丰富,主要体现在他的论书诗之中。

苏轼文艺观的形成大致经历了从早年“重意轻形”到中年“形意并重”的过程。在北宋熙宁四年(1071),他在《净因院画记》中强调学画的关键在于“常理”,不能为“常形”所拘。元丰五年(1082),他在《自跋所画竹赠方竹逸》中强调“形理并重”,与之前的观点有所不同,这一转变经历了十二年之久。从苏轼的论书诗来看,嘉祐八年(1063),他在《次韵子由论书》写道:

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我。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貌妍容有暾,壁美何妨椭。端庄杂流丽,刚健含灼娜。好之每自讥,不独子亦颇。书成辄弃去,谬被旁人襄。体势本阔落,结束入细······

诗中明显表达了“重意轻形”的倾向,可视为其书法“尚意”思想的萌芽。深入解读该诗,可结合苏辙的诗文《子瞻寄示岐阳十五碑》:

堂上《域阳碑》,吾兄所与我。吾兄自善书,所取无不可。欧阳弱而立,商隐瘦且椭。小篆妙诘曲,波字美婀娜。谭藩居颜前,何类学颜颇。魏华自磨淬,峻秀不包裹。《九成》刻贤俊,磊落杂幺磨······

这两首诗均未涉猎草书,主要讨论的是楷、篆类正体。从诗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苏轼对正体的态度和要求,由此可推断他对草书的要求自然更加“重意”。虽然这两首诗仅是“二苏”两兄弟的日常交流,有戏谑之意,但对探究苏轼“尚意”思想的源流,尤其是通过对“通其意”的理解,能够更好地领会“尚意”的内涵和精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宋 苏轼 《李白仙诗卷》 34.9cm×106cm 1093年 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在苏轼看来,学书要像学画一样,要通“常理”“通其意”,这是打通诸体的关键,草书自然也包含其中。他在《跋君谟飞白》中写道:

物一理也,通其意,则无适而不可······世之书篆不兼隶,行不及草,殆未能通其意者也。如君诫真、行、草、隶,无不如意,其遗力余意,变为飞白,可爱而不可学,非通其意,能如是?

“通其意”中的“意”即意理,指书法艺术本体的内在规律与书家的主体精神;“不可学”指的是“重意轻形”。苏轼认为书法除了一些共同的法则外,还应有“自娱”的逸致,这种思想在《题笔阵图王晋卿所藏》中亦有所体现:

笔墨之迹,托于有形,有形则有弊。苟不至于无,而自乐于一时,聊寓其心,忘忧晚岁,则犹贤于博弈也。

在这里,苏轼主张书法的自娱功能,“寓其心”而“忘忧”的方式是假借“无法”与“意造”,反对张旭、怀素的造作与浮华,追求“天真烂漫”的真切自然与质朴淡然。

宋 苏轼 《东武帖》 1089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苏轼在《临右军帖并跋》中写道:“此右军书,东坡临之,点画未必皆似,然颇有逸少风气。”他在其中表明了自己取法王羲之书法的基本态度是“点画未必皆似”,正是这种“重意轻形”的态度,在他眼里“颇有逸少风气”。可以说,苏轼“尚意”思想在书法中具体表现是强调“自娱”。他在元祐六年(1091)《六观堂老人草书》自注中说:“僧了性,精于医而善草书,下笔有远韵,而人莫知贵,故作此诗。”他认为释了性的草书与其医术一样,忘其形躯,达到了“自娱”的境界,与沉迷于苦练的俗士不同,并远远超过了名重一时的周越。在这段文字中,他借赞许六观堂老人草书的同时,强调了自己“自娱”的书法观。在《六观堂老人草书》中,他继续说:

物生有象象乃溢,梦幻无根成斯须······草书非学聊自娱。落笔已唤周越奴,苍鼠奋髯饮松腴。刘藤玉版开雪肤,游龙天飞万人呼,莫作羞涩羊氏株。

他在对待草书上,这种态度更为突出。其中,“草书非学聊自娱”的草书观在《评草书》更是展露无遗:

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草书虽是积学乃成,然要是出于欲速。古人云:“匆匆不及,草书。”此语非是,若“匆匆不及”,乃是平时亦有意于学。此弊之极,遂至于周越、仲翼,无足怪者。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

宋 苏轼 《获见帖》 1082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他认为,像周越、仲翼之辈刻意苦学草书而至俗态,显然是不可取的,“无意于佳”的学书态度反而能“自出新意,不践古人”,并得到“自适”的快意。类似的观点在他作于熙宁二年(1069)的《石苍舒醉墨堂》诗中就已有论述,诗中“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近者作堂名醉墨,如饮美酒消百忧”“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不须临池更苦学,完取绢素充衾褐”等论述都与“草书非学聊自娱”观点是一致的。

苏轼对苦学草书的反对也体现在他对晚辈的劝勉中。《柳氏二外甥求笔迹二首·其一》诗云:“退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君家自有元和脚,莫厌家鸡更问人。”苏轼认为智永刻苦学书的方法并不可取,应该重视读书,并劝柳闳、柳辟要多向柳宗元学习。这样的观点与赵壹《非草书》中反对苦学和痴迷草书的态度颇为一致,认为应“博学余暇,游手于斯”。

苏轼对草书的书写速度也有相关论述,他认可赵壹“草本易而速”的观点,主张草书书写要快,“出于欲速”,如熙宁十年(1077)题索靖《七月二十日帖》中记:“江左僧宝索靖七月二十日帖。仆亦以是日醉书五纸。细观笔迹,与二妙为三,每纸皆记年月。”此外,他对“落笔如风”“运笔如电闪”等一类快写草书的肯定,亦可佐证苏轼早年对于草书的喜爱与用功。

关于学习草书的门径,苏轼在《跋君谟书赋》中称:“书法当自小楷出,岂有正未能而以行、草称也?君谟年二十九而楷法如此,知其本末矣。”

他以蔡君谟为例,认为行草当出自小楷。结合他早年在王羲之小楷及《兰亭序》上花费较大的精力来看,这里说的小楷很有可能指向的是魏晋小楷。苏轼对有逸韵的魏晋书法一直怀着崇敬之情。元符三年(1100),他在《跋陈隐居书》中说:“书法备于正书,溢而为行、草,未能正书而能行、草,犹未尝庄语而辄放言,无是道也。”这里他再一次表达了“先真后草”的观点,这一观点对后世的影响也很深远。

宋 苏轼 《黄州寒食帖》 34cm×119.5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古代书论中关于草法之所得与妙悟自然的论述比比皆是,如黄庭坚的“观长年荡桨,群丁拨棹,乃觉少进”、雷简夫的“闻江声而笔法进”、文同的“见道上斗蛇而草书长”。苏东坡也重视妙悟,但不苟同雷简夫、文同的观点,他说:“古人得笔法有所自,张以剑器,容有是理。雷太简乃云闻江声而笔法进,文与可亦言见蛇斗而草书长,此殆谬矣。”萧元认为,“苏轼不理解‘闻江声而笔法进’,是由于对艺术中的‘通感’缺乏理性认识而造成的” 。

总体而言,苏轼并不反对在草书学习中下功夫,他反对的是苦学与偏执,认为从魏晋小楷而入是习草之正途,强调草法之妙悟、用笔迅疾书写的正确方法等内容。苏轼早年临习草书之勤,可以看出他对基本功的重视,只是他始终都不舍对“适意”的追求。

选自《书法教育》(研究版)2020年第肆期

《书法教育》(研究版)2020年第肆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