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丢豹”又“瞒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背后还有串“动物生意经”

subtitle
AI财经社 2021-05-11 10:33

文|AI财经社 蒋浇

编辑|杨洁

备受关注的“豹子外逃”事件有了新进展。

5月10日,杭州市政府召开“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外逃事件”新闻发布会,副市长王宏解释称,三只金钱豹实际上于4月19日上午已出逃,但景区因担心影响五一营业,故隐瞒不报。

在这起事件中,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不但没在第一时间披露相关信息,事发后还坚持对外“辟谣”,后续又致歉承认。“丢豹”又“瞒豹”一系列操作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目前已被责令停业整改。目前,杭州富阳警方已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相关人员立案调查,对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德全等五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与此同时,该园区背后的投资股东也引发诸多关注。AI财经社发现,与大多数省级动物园为国有资本控股不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最大的持股股东是一家名为龙晖集团的民营企业。该公司是一家“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的医药企业,目前国内中医药上市公司片仔癀(600436.SH)也被牵涉其中。

这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又为何园区一直对豹子出逃的关键信息遮遮掩掩?

“瞒豹”背后,园区五一营收可超千万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三只未成年金钱豹出逃事件几天来一直牵动人心。事件曝光是在5月8日下午,杭州市富阳区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5月7日20时许,有群众报警称在富阳区银湖街道受降四联村金苑山庄发现疑似金钱豹。经富阳区相关部门联合调查,确定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3只未成年金钱豹外逃。

据警方透露,目前,其中两只金钱豹已经被捕获,还有一只搜救队正在寻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证实三只豹子出逃后,不少网友质疑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瞒豹”:“早就发现豹子身影,8日下午才由警方通报,管理的动物园为何没有第一时间披露?”而根据公开报道,在媒体向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求证时,园方却一再“辟谣”否认丢失金钱豹。

在当地政府发布调查消息后,5月8日下午,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发布致歉声明称,因考虑到出逃的金钱豹攻击性较弱,担心事件公布会引起恐慌,未能及时公布有关信息。“丢豹”又“瞒豹”,杭州野生动物园的态度一再反转。有相关人士表示,该动物园之所以缄口不言,是因为担心影响五一假期门票收入。

据悉,3只未成年金钱豹出逃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一直正常开放营业。5月8日临时闭园前,甚至仍有小学生在春游。根据富阳区政府官网消息,《富阳区“五一”假日旅游市场小结》文章显示:“今年五一假期,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风情展、森林小火车等节目,吸引大量亲子家庭,假期累计接待游客9.77万人,日游客接近2万人次。”

AI财经社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5月推文发现,该动物园成人票售价为220元/人、儿童票为140元/人,持学生证门票为180元/人。即使仅按照180元/人的价格估算,该园区今年五一假期营收也超过了170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位于国家级富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于2002年正式开业。园区占地3500亩,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目前,该园已被责令停业整改,全面梳理安全隐患。

背后股东龙晖集团的“动物生意经”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背后,还潜藏着一套“动物生意”。

AI财经社查询天眼查信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股权穿透后,其第一大股东为一家民营企业龙晖集团,持股比例为46%。龙晖集团所在地为杭州富阳区,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所在地相同。

继续追溯龙晖集团背后的持股公司,则是位于黑龙江齐齐哈尔的一家企业,名为雄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鹰集团”),其持有龙晖集团80%的股份,实控人为张举彦。龙晖集团另外还有20%的股权属于张德全,他也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目前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图/天眼查

AI财经社在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官网公布的“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名单”中,发现了张举彦的身影。彼时,张彦举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董事长,随后张举彦任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第五届理事会副会长、常务理事。目前,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官网仅更新至第五届理事会名单。

雄鹰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组建于2003年,位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其前身为原国家林业部定点生产猎枪的企业——齐齐哈尔猎枪厂,是一家以装备制造、旅游、制药三个支柱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图/天眼查 (龙晖集团相关投资公司)

作为龙晖集团的实际控制人,雄鹰集团通过龙晖集团控股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此外,龙晖集团还参股了齐齐哈尔龙沙动植物园有限公司、龙晖药业有限公司等十家企业,关联公司中覆盖了动物繁育、马戏团、动物管理服务、猎枪、亚洲象种源繁育等领域,还包含了酒店、房地产和医药板块。

在龙晖集团旗下的龙晖药业,成立于2005年8月,由龙晖集团与香港荣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值得注意的是,知名中药上市公司片仔癀也是龙晖药业的控股股东。片仔癀在国内中药行业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达到65.11亿元。2020年7月,片仔癀以自有资金累计约4447.59万元,取得了龙晖药业51%的股权。彼时,业内普遍认为片仔癀此举是为了拿下龙晖药业旗下“安宫牛黄丸”等知名中药品种文号。

据悉,目前龙晖药业拥有中西药品批准文号100多个,其中在产中成药以安宫牛黄丸、西黄丸及养阴清肺糖浆等传统中药名方为主,生化药以乙酰水杨酸片、复方氨酚苯海拉明、去痛片等为主。

但值得关注的是,龙晖药业官网自称是一家“集药用研发和高附加值药品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中港合资现代化制药企业”,公司产品研发“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以药用研究开发为先导,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成药产品”。

另外,龙晖集团实控人张举彦目前也在担任龙晖药业副董事长,公司另一位董事欧梅芳也有龙晖集团背景。龙晖药业所称的“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是否与龙晖集团旗下野生动物世界业务存在关联?AI财经社就此事向片仔癀以及龙晖集团的相关人员求证,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对此,知名律师朱亚娟认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作为饲养人和管理人,其未能有效监管导致猛兽外逃后伤人的行为,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需要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如果导致重伤、死亡等严重后果的,园方还可能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或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除此之外,动物在遗弃、逃逸期间造成他人损害的,由动物原饲养人或者管理人承担侵权责任。

而现在,“豹子去哪儿了”仍然在继续。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7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