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靠土吃土”的赣州,再落马一个“本土政治精英”

subtitle
团结湖参考 2021-05-11 09:5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pixabay)

杭州野生动物园的金钱豹逃逸了,我打开搜索引擎输入金钱豹三个字,蹦出来的关联词竟然是“金钱豹好吃么”。当时我就吓出一身冷汗,搜索引擎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冷静下来后,我才意识到此“金钱豹”原来非彼金钱豹。大数据有时候真是害人不浅啊。

三只小豹不辞而别二十天了,动物园还瞒着不报。有的“老虎”离任感言发表完50天,就落网了。

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肖毅,被称为5月首虎。他的几段任职经历都比较值得一说,一是他在江西省驻京办主任的职务上前前后后干了十个年头,中间还加上了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头衔。驻京办主任这个职务,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也要周旋逢迎八面玲珑 ,是个要职也是个难职。肖毅能一干就是十年,显然不简单,大概在一些人眼里也是因为干得“不错”,才能任职这么久。

2015年,他回到省里担任抚州市委书记,这一干又是六年。2018年还以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的身份兼任抚州市委书记,成为副省级的地市书记,一直到今年3月辞职。这在地级市党委书记中,也是不多见的。肖毅的个人能力暂未见风评,但他的从政之途可能离不开赣州这个标签。肖毅是赣州本地人,人生的前半段在赣州官场摸爬滚打了近三十年。最后干到了县级瑞金市委书记、赣州市委常委,才调往驻京办,可以说是地道的“本土政治精英”。

而赣州,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赣州在江西省内,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经济总量仅次于省会南昌,属于那种在省里很有份量的“次中心”。况且赣州绝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地方。前任市委书记潘逸阳,从这里调任内蒙古,后来因为给令计划行贿,而为人熟知。接替潘逸阳的,就是著名的“网红书记”史文清,他从内蒙古发迹,辗转来到江西,最后在赣州好生折腾了一番。赣州还是江西原省委书记苏荣经常“关照”的地方,除了两任书记,原市长王平、冷新生也都相继落马。

不知怎么,赣州这个地方似乎和内蒙古特别有缘。潘逸阳从赣州去了内蒙古,史文清从内蒙古来到了赣州,而这两个地方,腐败又都非常严重。这其间到底有什么深层原因呢?

我们知道内蒙古的腐败,很大一部分都集中在矿产能源领域,“涉煤腐败倒查二十年”已经挖出一批高官。“一本万利”的矿产开采业,特别容易滋生腐败、污染政治生态,山西如此、内蒙古如此,其实以赣州为代表的江西部分地区也是如此。赣州蕴藏着巨大的稀土、钨资源,被称为稀土王国、世界钨都,巧合的是内蒙古的稀土资源也十分丰富。梳理苏荣、潘逸阳、史文清等人的腐败“路线图”,会发现稀土这一矿产是个惹眼的关键词。

潘逸阳在任赣州市委书记期间,曾力主稀土资源重组,使得稀土行业成了赣州的经济支柱产业之一。他自己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也中饱私囊,法院判决明确指出其为他人在申请采矿权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而对苏荣来说,稀土更是他们一家碗里的肥肉,他老婆和儿子到处插手稀土矿的开采、收购。史文清因为想低价争夺稀土矿,甚至对不听从他的干部打击报复。一时间,稀土等矿产成了一些人争夺的俎上鱼肉,这一点和内蒙古的煤炭的确是很相似。

我注意到,肖毅担任驻京办主任那十年,正是苏荣任省委书记的时候。在赣州多个富矿县深耕过二三十年的驻京办主任,到底为省委书记提供了什么服务,他在“靠土吃土”的链条中又发挥了什么作用,其中详情只能静待调查。

稀土被称为工业味精,它不仅是一种矿产,在当今世界还具有一定的战略资源价值。我国作为稀土大国,长期以来却把这种宝贵资源当成土来卖。滥采滥挖,低价出口上游产品,不但导致产地自然生态污染,也污染了政治生态。其实早在2014年之前,江西已经对稀土腐败动过一次刀,但当时苏荣等人还未落马,很难收根治之效。

2019年,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江西时,专门调研了赣州的稀土产业,并指出稀土是重要的战略资源,也是不可再生资源。可以说这一行业早晚要走出低附加值低技术、权钱交易卖资源的老路,这是时代的必然要求。而对于赣州来说,摆脱对资源行业的路径依赖,向着尊重市场、向创新要效益的方向发展,才能走出路径依赖。而或许在发展方式转变以后,政治生态治理才会水到渠成。从这个角度讲,“倒查二十年”并不应该只是内蒙古的专属,所有陷入资源依赖的地方,都应该着手查一查。

(文/于永杰)

声明:文章如需转载,请添加文章作者、文章出处、微信号等信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7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