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一则:十鬼抬棺

subtitle
汉周读书 2021-05-11 20:00

文/苍海明月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今天的故事,初看荒诞不经,却折射出了人性的光辉。

01

明朝天启年间,河北有个叫皮寒霜的秀才,自幼饱读经史却命运不济,连考了十几年屡屡落榜。

迫于生计,皮寒霜只得将集市上一处祖屋改成客栈,迎来送往招呼往来旅客,换点散碎银子糊口。

时值太监魏忠贤把持朝政,阉党横行朝纲败坏,众多忠义之士辗转流离,倒是给皮寒霜带来了不少生意。

只是书生气十足的他,不顾局势凶险,经常救人于危难,在当地颇有善名。

这天,皮寒霜正在扫地,突然闯进一名头扎布条的汉子,那汉子自称钟伍,想求皮寒霜赏口饭吃,留他在店里做个伙计。

那汉子头上的布条渗出殷红的血迹,皮寒霜不清楚他的来历,有些不情愿,钟伍哀求道:“我出门逃荒,半途遇到土匪将我砍伤,还请掌柜可怜可怜!”

皮寒霜一时心软,就将其留在店中做了伙计,个把月后,钟伍将头上的布条撤去,露出蜈蚣般的伤疤,模样十分骇人。

皮寒霜倒也没有嫌弃钟伍,一主一仆就这么住下,彼此相安。

一个月后,店里又来了位道士,他自称本名叫贺天举,前往京师途中染上风寒,早闻皮掌柜的善名,这才走上门来求救。

皮寒霜找来大夫,又尽心为其煎药服侍,贺天举很快得以好转,两人都粗通文墨,又有救命之交,相处得颇为惬意。

有一天,两人正闲谈间,忽然将街上有山民用马车拖来一颗柏树,那柏树有两人合抱那般粗壮。

皮寒霜见客栈内的桌子有些陈旧,就向山民问价,山民对他说:“这柏树足足可以锯出十几个桌面,少了十两银子,不卖!”

皮寒霜觉得价格偏贵,还想讨价还价一番。

那山民指着柏树上的节疤对他说:“柏树节疤越就越珍稀,这些节疤又称‘鬼脸’,我数了数,这树有十个‘鬼脸’,算得上是树中的极品,要你十两银子可不多!”

02

皮寒霜正欲和他理论,一旁的贺天举却道:“十两银子不贵,一点儿也不贵。”

待山民收了银子走后,贺天举对皮寒霜说:“这棵柏树做桌面太可惜了,你看它油脂浓厚,依我看要是做成寿材再涂上桐油,可保千年不腐。”

依着贺天举的意思,皮寒霜请来当地最好的木匠,将柏树做成了六尺棺木,又涂了八遍桐油,这才算完工。

怕客人忌讳,他将棺木放在后院安置,而贺天举等他忙活完,简单话别后便云游去了。

几天后一个夜深,皮寒霜突然听到争执声,他起床一看,发现店里来了位年轻人,满脸惊慌失措的神色。

钟伍说,这年轻人想住店却身无分文,自己将其撵走他却不肯,这才起了纠纷。

皮寒霜见这人虽说衣着寒酸,却透着一股儒雅之气,不由得起了怜悯之心。

他对年轻人道:“我这已经住满了客人,只剩下后院还有间闲屋,可院中还停了口棺材,你若是不怕,尽管住下!”

年轻人满口答应,随后就住了进去。

过了两天,突然来了一群锦衣卫将客栈围的水泄不通。

为首的尉官对皮寒霜道:“御史左光斗犯上作乱,奉魏公令查抄全家,他的儿子左国柱在逃,听人举报逃到此处,你可曾见过此人?”

说罢,那尉官一扬手,一张缉查告示出现在皮寒霜面前,那上面的画像,不就是后院住的那年轻人吗?

皮寒霜心生惊惧,脸上却故作轻松道:“我没见过这人。”

尉官也不再搭理他,一声令下,锦衣卫们纷纷冲入客栈,不一会儿便出来回禀说没见过左国柱,尉官扫视了一圈,指着后院紧锁的院门问:“这里为何锁门?”

皮寒霜顿时慌乱,支支吾吾地说:“因为……避讳……”

03

尉官等不及听他辩白,直接叫人砸开门锁冲进后院,片刻便有人禀报:“里面放了口棺材,涂的桐油还没干,我们四下搜寻,没有见到人!”

皮寒霜见状,赶紧接道:“那是我准备的寿材,怕客人忌讳,所以将门锁上。”

尉官只得悻悻而退。

那人明明就在后院,锦衣卫为何没有找到呢?就在皮寒霜疑惑时,突然听到后院传来呼救声,他遍寻了许久,这才发现声音是从棺材里传出的。

皮寒霜打开棺材,里面躺着的,正是那年轻人。

原来此人真的是左光斗的儿子左国柱,据他所说,父亲左光斗向皇上揭发魏忠贤的罪状,被抄家下狱,他慌乱中穿着仆人的衣物逃走,这才流浪至此。

皮寒霜闻罢唏嘘不已,对左国柱道:“如今阉党横行,你若出门必死无疑,不如就暂且留在我这儿!”

左国柱也不再推辞:“我怕锦衣卫还会折回来,到时候进棺材怕是来不及了,我就栖身在这棺材里吧!”

半个月后,左国柱精神萎靡,似乎得了不治之症。

皮寒霜偷偷抓了药给他服用,也不见丝毫好转,他这样的富贵公子何曾受过这种罪?估计是惊惧又兼饮食不调,落下了病根。

又过了几天,左国柱奄奄一息,他将皮寒霜叫来交代后事:“我死后,求你不要将我抛尸荒野,借我一口薄皮棺材,我来世当牛做马报答你!”

说罢,他当即在棺材中咽了口气。

皮寒霜找来钟伍,让他在院中挖个坑,将左国柱连同棺材一起埋了。钟伍不解:“这口棺材可值不少钱哩!”

“他生前以棺材为家,死后就让这棺材随他而去吧!”,皮寒霜叹息道。

如此过了半年,风声逐渐过了,皮寒霜依旧经营着客栈。

只是那钟伍脾气越来越暴躁,经常与客人发生口角,皮寒霜便训了他几句,说再不收敛就要辞退他。

谁料那钟伍突然变脸:“我走可以,先给我一百两银子再说!”

04

见皮寒霜不愿意,钟伍威胁道:“你既然不讲情义,休怪我无情了!”说罢,扬长而去。

第二天,锦衣卫便来客栈将皮寒霜缉拿,理由是有人状告他将左光斗的儿子左国柱勒死。

状告者正是敲诈未成的钟伍。

钟伍既然知道皮寒霜收留了左国柱,为何要编出个命案出来?

原本他前往衙门举报时,听到众人议论说天启皇帝驾崩,信王朱由检即位,改年号崇祯,崇祯登基后将魏忠贤流放,自知罪孽深重,在半道上自缢身亡了。

而此前已经遇害的左光斗也被平反,朝廷正到处派人寻找他家人的下落予以表彰,这时若是状告皮寒霜收留忠良之后,岂不是让他白白得了富贵?

于是,他脑子一转,想出个置皮寒霜于死地的主意。

他对衙门的长官说:“皮寒霜当初确实收留了左国柱,后来因为惧怕魏忠贤,又将他勒死埋在院中。”

按钟伍的设想,左国柱已经安葬了大半年,此时早已变成枯骨,若是开棺验尸查无痕迹,皮寒霜必定百口莫辩。

棺木被打开后,左国柱神色安详如同沉睡,脖颈处并无勒痕,众人不禁感叹:“这柏树棺木果真是珍稀,尸身安置这么久居然不腐!”

钟伍随即被定成诬告罪予以审问,一番拷问才发现:这货原是一名杀人越狱的江洋大盗,为躲避官府缉拿,这才自毁面容躲进了皮寒霜的客栈里。

左国柱已死,但皮寒霜的义举却被人写进了奏章上报给了崇祯,为弘扬正义笼络人心,崇祯下旨赏赐皮寒霜七品之职,以示褒奖。

事后,坊间传闻:那柏木有灵性,上面有十个鬼脸,俗称‘十鬼抬棺’。

若皮寒霜用那口棺材,可庇佑后人世代为官,不过这棺材被左国柱借用,只能将将‘官’还给皮寒霜一人作为答谢。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以此观之,果不其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