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不相信他们!”知情者揭开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隐秘角落

subtitle
银柿财经 2021-05-10 22:36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三豹”闹杭州的罗生门事件,终于在5月10日下午的一场新闻发布会后变得明朗起来。

“是管理人员的疏忽” “4月19日便逃逸”“瞒报是怕影响五一运营”……10日下午,杭州市举行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外逃事件”新闻发布会,会上首次披露了三只金钱豹外逃的内情,让每个关心此次事件的网友直呼荒谬。

截至记者发稿前,第三只金钱豹已在外“流浪”超过20天,第二只已找回的金钱豹,则“后肢脚趾有外伤,目前要做正常的外伤处理”。

时间蚕食掉了大众最后的信任。舆论漩涡中的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在当初斩钉截铁地吐出一句“无逃逸发生”时,最终难以收场的局面就已注定。

当记者重新梳理那桩往事以及背后的利益集团,就会发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走到今天这一步,或许毫不让人意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故意瞒报,第三只豹子依然在“流浪”

5月10日下午,杭州市举行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外逃事件”新闻发布会。

从发布会内容可以了解到,早在4月19日上午,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就有三只豹子逃逸,发生逃逸后,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德全召集公司管理人员进行商议,认为若如实对外公布、上报主管部门将严重影响动物世界“五一”期间营业,故决定隐瞒不报,并私下自行开展搜捕。最后商议隐瞒不报,并私下自行开展搜捕,于4月21日上午麻醉枪捕获一只。

当晚,张德全再次召集公司管理人员开会,决定继续隐瞒不报,并要求公司内知情人员不得对外泄露。

但是,直到5月6日到7日,群众发现疑似金钱豹踪迹报警后,主管部门多次询问杭州动物园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负责人,均表示无逃逸。

对于三只豹子的逃逸原因,发布会上的官方说法为,“为园区两名饲养人员在工作交接班时没有严格按照操作流程”。

10日中午杭州市官方发布,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区分局依法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相关人员涉嫌犯罪立案调查,依法对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某全等五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现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我再也没有见过那只落水的白虎”

“我不相信他们。”5月10日,当银柿财经记者联系上曾爆料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白虎脸上出血犬齿被拔”事件的当事人胡春梅时,她脱口而出这六个字。

胡春梅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打过至少4次交道。

最早的一次是在2017年1月,作为中国绿发会濒危物种专项基金拯救表演动物项目的负责人,她前往调研杭州野生动物园内动物表演状况。正是那一次,胡春梅拍到了园区白虎被驯兽员鞭打逼退到水里的画面。

“老虎被鞭打后,其他几只老虎想要上前安慰,却遭到驯兽员制止。动物展现出的温暖,比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宣称的‘保障动物福利’要强烈得多。”那个白虎落水的场景,至今仍刻在胡春梅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事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发表简短声明,称这是表演过程中的偶发事件,而针对胡春梅提出的“场上还有老虎犬齿被拔掉”的质疑,动物世界表示是“老虎犬齿换牙所致,不存在被拔的情况”。

“他们在说谎。”多年后,当和银柿财经记者再次聊起这段往事,胡春梅仍难掩内心的愤懑。她表示,现场看到至少两只白虎的犬齿全部都没有尖端,牙质中间呈黑色,疑似有坏死。“以我们这些年的调查经验判断,(老虎)常被人为直接锯了犬齿,再加上圈养老虎常见啃咬栏杆等刻板行为,进一步恶化牙齿的损伤。”

愤懑之外更多的还有谜团。胡春梅说,之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取消了白虎表演,而她则再也没在园内见过那只落水的白虎,它的去向成为久远的悬念至今未解。

在胡春梅看来,动物园野生动物的数量一直是不对外具体公布的。这些年,她和同事向全国范围内多家动物园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对方及时对园区内各类野生动物的数量、来源等信息进行披露,“只要一涉及了解更多内容,园方就以商业秘密为名搪塞过去。所以我们从未拿到过一家动物园真实的野生动物在册数量。”

信息不透明存在着极大的安全隐患。胡春梅记得,五六年前,她在江苏宜兴的一个马戏团做调查,清点后发现现场有15只老虎,她反映给当地林业局,林业部门却反馈只有8只登记在册。“剩下的老虎相当于是黑户,不在监管之下,马戏团自然想怎样就怎样。”像此次金钱豹外逃事件,若不是有人拍到画面引起轰动,或许连监管部门都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让胡春梅比较欣喜的一点是,去年《野生动物保护法》启动修法程序,各地陆续修改地方法律,以北京为例,《北京市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第24条中不仅提到不得虐待野生动物,更写明从事人工繁育野生动物活动的单位需“定期向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报告人工繁育情况,按月公示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的流向信息,并接受监督检查”。

但总体来讲,胡春梅认为野生动物保护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多数时候,动物仅仅是赚钱的工具,为了追求经济利益,活体时它们会被拿来展示、演出,在野生动物数量不公开透明的环境下,死后部分动物制品又可私下单独出售,比如虎皮标本等。”就在去年,胡春梅再一次前往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也是想了解6只从津巴布韦进口的幼象如今的状况。

“让幼小的大象早早离开母亲和草原,长途跋涉来到只有坚硬冰冷地面的动物园;让瘦小的黑熊只双脚着地,为了一块小小的面包做出各种不该有的拟人动作。如果人类只有猎奇,不去正确认识这些动物,不去关心它怎么活着、吃了什么、生病了怎么办,这真的是在保护野生动物么?”胡春梅说,这些也都和动物园本该具有的担负教育保护意义的功能相悖。

采访最后,胡春梅也向记者表示,要改善现在动物园存在的一些问题其实并非难事,“就要看相关部门有没有魄力和决心去解决这个问题”。

当事方的劣迹与失语

在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引发舆论持续对“动物园”的讨论之后,银柿财经记者尝试寻找相关从业者的“声音”。

银柿财经记者多次拨打杭州野生动物园的官方联系电话,均无人接听;随后辗转询问了三位动物园在职从业者试图采访相关话题,均被拒绝;更有一位从业者将记者直接从微信删除了好友,据了解,该从业者供职的动物园依然保有动物表演。

在这个舆论海啸的关口,似乎难以寻找到从业者的“客观发声”,能够看见的,只有“劣迹斑斑”的历史资料。

在这场寻找金钱豹的事件中,大众的目光聚焦在了豹子背后的动物园——杭州野生动物世界。

2012年,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因建犀牛养育场、用活犀牛角作为原材料入药而备受争议。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第一大股东是龙晖集团。为了龙晖集团旗下的另一家公司——龙晖药业有限公司的“犀角”原料供应,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在海南省三亚兴建了一个犀牛养殖和观赏基地,并利用“犀牛活体刮角技术及犀角药用研究”的科研成果提取犀角,作为龙晖药业有限公司的犀角供应基地。

2016因非法占地建设华南虎棚,杭州野生被杭州国土资源局富阳分局进行行政处罚。同年,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因“生产销售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标准的商品”被杭州富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银湖所行政处罚。

然后就是2017年,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被曝光其马戏节目存在虐待动物的问题。“挽救表演动物项目”负责人胡春梅在调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动物表演时,用相机拍下了白虎被驯兽员鞭打逼退到水里的视频。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随后发布声明,称这是表演过程中的偶发事件,不存在虐待动物的行为。

除此之外,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还背负着几起法律案件。2019年“脸部识别第一案”的被告方就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升级年卡系统,强制收集他的个人生物识别信息,严重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规定,在2021年的4月份终判判处败诉;2018年,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因税收违法被杭州市富阳地方税务局行政处罚。

而这次的金钱豹逃逸事件,让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黑历史”添上了致命的一章。5月10日中午,杭州市富阳区政府新闻办通报,杭州市公安局富阳区分局依法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相关人员因“金钱豹外逃事件”涉嫌犯罪立案调查,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德全等五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生意和资本逻辑的豢养

银柿财经记者查询天眼查信息后发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背后的利益主体,不仅关联着“依托珍惜野生动物资源”的医药企业,更联系着“造中国最好的枪”的猎枪生产企业,国内中医药龙头上市公司片仔癀也牵涉其中。

通过天眼查股权穿透后可以发现,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龙晖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6%,而刚刚被立案调查的公司法人代表张德全作为自然人,仅持股8%。

根据天眼查显示,龙晖集团产业布局广阔,覆盖动植物园、马戏团、动物繁育、房地产和医药等板块。

在医药上,龙晖集团目前拥有参股子公司龙晖药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为33.3%,该公司控股股东为知名中药上市公司片仔癀,持股51.0%。不过,实际上龙晖药业最早是由龙晖集团与香港荣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合资企业,2020年7月片仔癀以自有资金累计约4447.59万元取得龙晖药业51%的股权。这是也片仔癀上市以来,首次实施外延式产业并购,当时业内声音认为片仔癀此举或为拿下龙晖药业旗下安宫牛黄丸等知名中药品种文号。

也就是说,龙晖集团在法律上,既可以合法经营动物园,又可以合法进行动物繁育、动物买卖以及研发生产中成药。

根据龙晖药业官网的介绍显示,“龙晖药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药用研发和高附加值药品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中港合资现代化制药企业。公司产品研发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以药用研究开发为先导,以建设现代化制药厂为生产基地,生产、销售具有高技术含量,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成药产品”。

根据天眼查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企业收益股东的穿透图可以看到,这家动物园的“最终受益人”为张举彦,而张举彦的背后,是一家名为雄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造枪”公司。

根据雄鹰投资集团官网的资料显示,这是一家坚守“造中国最好的枪”的初心的综合性企业集团,产业涉及装备制造、旅游、制药三个领域。官网中还强调,雄鹰集团以保护珍稀野生动物为己任。

根据天眼查显示,雄鹰投资集团旗下控股企业多为猎枪、枪弹、医疗器械等公司,甚至还圈子控股了一家射击运动俱乐部。

银柿财经记者同样致电龙晖集团与雄鹰投资集团,截至发稿前,两家企业均无回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