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荣耀赵明谈过度备货:未来几个月是友商最危险的时候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1-05-10 08:40
原标题:货殖列传|赵明的“荣耀”之战

【编者按】

《史记·货殖列传》是最早专门记叙从事“货殖”(商业)活动的杰出人物的史书著作,司马迁阐释的经世济民的经济思想和商业智慧,被誉为“历史思想及于经济,是书盖为创举”。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塑世界经济结构、重构全球创新版图。在这场大变局中,所有勇于创新、敢于担当的企业家、创业者、打工人的故事,都值得被铭记。即日起,我们推出《澎湃财经人物周刊·货殖列传》,讲述全球化时代大潮中的商界人物故事。

他们为时代立传,我们为他们立传。

澎湃新闻记者 周玲

4月北京的一个午后,桃花盛开,春风拂面。

荣耀CEO赵明从北京研发中心(北研所)匆匆赶来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他已经连续几天泡在北研所,与研发人员密集开会研讨新品,公司独立后事情千头万绪,安排媒体采访也只能“见缝插针”。

3月31日,赵明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表示荣耀各方面整合全面完成,开始新战略的全面冲刺。这离荣耀官宣从华为独立才过了四个多月,离荣耀真正从华为独立仅仅一个季度。

落座接受采访时,很明显感觉到赵明已经开始向一名创业公司高管身份转变,原本在华为体系下讲话相对四平八稳,但如今话术不再保守而是锋利,自信又充满激情。

赵明自信地说荣耀的基因和骨子里从没有落后于人的概念,团队无论做哪档产品都有对产品极致追求和对自我的严格要求,这是荣耀能够支撑起作为高端品牌(的原因)。

赵明甚至认为荣耀的技术团队是最好的团队,可以做出比华为Mate和P系列还要好的产品。

不过,赵明也不是盲目乐观派,他坦言从产品供应上来说4月份是黎明前的“黑暗”,从今年年中开始产品将量产爬坡,产品供应将逐步恢复正常。

作为荣耀的关键角色,2015年赵明从华为西欧部副总裁的位置上调回荣耀任职,出任荣耀事业部总裁,带领荣耀多个季度成为中国互联网手机第一品牌。

当去年华为决定分拆剥离荣耀后,赵明又是荣耀独立事件亲历者,包括荣耀独立的商业计划书都由他参与撰写的。

一个季度时间,以荣耀董事长万飚、CEO赵明为首的荣耀管理层带领着公司8000多名员工从华为彻底独立出来,变成了一家完全独立的手机公司,从此离开了华为的庇护独自征战手机江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荣耀CEO赵明

为何选择渠道商接盘?

“(独立的决定是)在出现困难和供应问题之后才启动的。”赵明说,11月17日官宣时基本上把这次独立的背景讲清楚了。

2020年11月17日一早,华为正式宣布出售荣耀。在出售荣耀的《联合声明》中写道:在产业技术要素不可持续获得、消费者业务受到巨大压力的艰难时刻,为让荣耀渠道和供应商能够得以延续,华为决定整体出售荣耀业务资产,交给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接盘方包括深圳国资委以及30多家渠道商合作伙伴。

由于美国对华为多轮制裁,使得华为已经无法获得手机芯片,这让华为手机和荣耀手机供应出现问题。而作为相对独立的手机业务,荣耀从华为独立变成了一个选项。

出售荣耀始终在秘密中进行,尽管有多家媒体报道了荣耀分拆方案,但与最终方案多少有些差异,最终荣耀的接盘方主要是渠道商,网传的比亚迪等手机供应链企业并没参与接盘。

赵明表示:“当时希望快速完成整个交易过程,而这些人(渠道商)对荣耀很了解,我们一定要找对我们非常了解的,否则会进入长时间的沟通谈判,没有几个月的研究和分析是不行的。这些渠道商他们不需要,因为与我们一起研究很多年了。”

这也意味着最终荣耀出售方案是在各种因素考评中能选择的最优方案。渠道商对荣耀很了解和信任,未来会继续跟荣耀共成长,而深圳国资更多扮演财务投资人角色,给予荣耀管理层充分信任、放手,不参与具体经营。荣耀管理团队以创业团队的姿态去管理公司,布局未来。

赵明称,2020年11月17日荣耀官宣独立,2021年1月1日新荣耀已经完全独立和正式运转。

2021年3月31日,荣耀已经宣布整合全面完成。“这速度算是非常高效,难以想象的速度。”

员工自掏腰包垫付买桌椅

尽管从外界看来,荣耀从华为独立出来继承了原有的诸多资源,只要分家就可以“重操旧业”,但事实上,这一过程也相当繁琐和挑战性。

赵明称,荣耀独立后第一个财务报表都做不出来,因为新公司的财务IT系统还在调试。“原来熟悉的那一套东西全部都要重新建立,包括服务器,我们要自己搭一个IT中心、IT系统机房,自己做预算中心等,全部都要重新来。最终报表出来靠的是我们财务体系人员的人工运作。”

除了这些大事还有诸多“小事”,赵明称独立后办公室需要新办公桌,但公司对公支付还无法支持,需要员工先行垫付购买回来后才报销的,结果这名员工自掏30多万垫付购买了办公桌椅搬了回来。

“原来既有的,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现在需要重新构建。但大家同时也很高兴,有机会重新来重建一个新公司。”赵明称现在的荣耀兼有“创业公司”和“成熟公司”的双重特性。

这种独立的挑战被赵明解读成有利于公司新价值的形成。

“我们大多数同事都是在华为相对比较成熟和完善的时候加入进来的。但经历这个过程后,大家突然觉得,原来我们经历着一个白手起家、重新建立的过程,我们一天天看着这个体系搭建成熟起来,从各种各样的不成熟到一天一天完善,全体荣耀同事感觉非常地有幸。”赵明说,当重新构建一个体系,去调整和优化它的时候,实际上也是整个公司重新凝聚在新公司价值观和运作体系下的非常好的试金石,“通过这样一个过程,磨炼了我们,让我们清醒的认识到,今天我们是一个创业公司。”

与物理的分离相比,“心理断奶”则需要更长时间。很多人都对华为有深厚的感情,但从公司管理而言,这种分离则要非常坚决。

华为北研所是华为手机业务重要的研发中心,这里手机业务相关的研发设备和人员都被分给了荣耀。分家后,华为在园区砌了一堵墙,把华为和荣耀彻底分开。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荣耀送别会上勉励荣耀称“要做华为全球最强的竞争对手”,同时提醒“一旦离婚,就不要藕断丝连”。

赵明称,即便荣耀出现很困难的时候,他也没有找过任正非请教。“出来的时候就说过不要藕断丝连。”

赵明从大学毕业后就加入华为,其本人对华为的感情相当深厚,当被问及当时送别会上的心情,赵明依然眼泛泪光,情绪激动。

“我当时内心五味杂陈,我一直坚持知行合一、内外统一,我曾经说荣耀是最后一份工作,有一次采访我说过这一点,我那天的感受是说,我坚守住了我的诺言,但没有想到我离开了华为,换了一个身份,我在华为公司二十几年,我的成长和人生经历伴随着华为在全球市场的发展,这个过程对于我而言不是简单、轻松的事情。”赵明称从职场角度最难割舍的员工情、兄弟情、公司情,但作为企业领导人需要无时无刻保持头脑清醒,没有太多时间去感伤。

“我肯定也有情绪,(在送别会)那个时候,泪流满面,但是(抚平)这种情绪最好的方式是带着兄弟们活得更好,发展得更好,去赢得站在我们面前的所有对手,不管他是三星还是苹果,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这也是荣耀的兄弟们和原来我的老同事们最希望看到的。”赵明说道。

搭档之间的信任和默契

荣耀独立后由原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运营官万飚任董事长、赵明担任CEO,原华为第二手机产品线总裁方飞出任产品线总裁。

赵明表示与万飚搭档是最好的安排,他自从进入华为就跟万飚是一个项目组的,双方有多年的信任和默契。“我是负责市场体系和产品开发体系。万总负责公司内部很多东西,包括平台的建设,万总是掌舵的,但像冲锋陷阵就是我多干。我们的配合非常默契。”

赵明介绍称新荣耀的价值观是“以消费者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简单高效、开放创新、追求卓越。”

很显然,“以消费者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来自于华为的价值观,赵明称,公司核心的创业团队,以及为荣耀这个体系做贡献的员工都是奋斗者,未来荣耀的成功会跟他们分享。“比如促销员、督导这个体系,都会一起来分享我们未来成功,参与到整个分配体系内。”

赵明非常强调荣耀的分享理念,认为这是赢得未来的关键,“未来荣耀成功之后绝不会(只有)少部分人受益,不会是只有管理团队受益而其他人没关系,即使新来的员工也会参与到长期激励计划当中。”

原本荣耀在华为体系时企业价值观的制定和宣讲更多是由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来完成,赵明只负责相关内容在荣耀团队的传递,而独立后的荣耀需要重建企业价值观,企业价值观制定和宣讲则落到赵明身上。

“3月31日整合告一段落之后,我花了很多时间跟员工座谈,培养新员工。清明节之前我去了西安,安排了两场座谈,一场是入职荣耀的新员工,我跟他们讲公司的文化,公司对他们的要求以及公司的战略。第二场座谈就是来荣耀两年的员工,从毕业之后就加入我们,这些都是荣耀的未来。我今天中午也是跟荣耀的中层骨干开座谈,我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跟员工在一起,下周我还会有一个全公司的直播形式的开会,就像我接受媒体访谈一样,接受员工各种各样的问题。”赵明称荣耀要打造简单高效、开放创新、追求卓越的这种文化,这些东西执行得越好,潜移默化把这些东西做起来,他自己就越轻松。

据了解,荣耀基本上继承了华为的薪酬体系,但期权激励的面会更广,希望通过最大范围的分享来提升凝聚力,打造公司竞争力。

赵明透露,荣耀与华为的资产交割要在一季度全部完成,第二季度要全力冲击年中新品。与此同时,荣耀的海外子公司也逐步从华为体系独立出来,荣耀成立了德国子公司、英国子公司等多家海外子公司。“所有的海外公司需要运作整合,重新再出发,到今天为止还有一些收尾工作。”

之前有关荣耀出售传闻中曾有涉及未来荣耀可能单独上市,并且给予管理层和员工大量的期权,这是吸引大量华为人加盟荣耀的一大原因。

对此,赵明回应称,独立后的荣耀要变成一家公开、透明的公司,从这一公司策略上讲不排除未来上市。但他没有给予明确的上市计划安排,只强调“我们应该是国内最大的创业公司,规模可能很快就超过千亿元。”

赵明称,荣耀管理团队在企业运营运作上,业务战略上,投资上等等方方面面都有绝对的自主权,股东方不参与具体经营管理。“但我们也有业绩目标,就是年度计划,管理团队需要对股东有个交代。”

要做到比华为P和Mate系列更好

从华为独立,荣耀似乎自然而然承载了华为手机的某些使命,希望在高端市场上能够承接后华为时代的市场真空。

赵明透露,荣耀的高端旗舰手机Magic正在打磨中,预计到今年年中发布。“我们可以做到比华为P跟Mate系列更好。比如说硬件,我们有比Mate和P更好的硬件基础能力,Mate和P也是荣耀目前这些开发人员开发出来的,不论是在系统、结构设计、拍照技术,还是通讯技术以及整个系统的综合体验和调校上,不存在什么我们做不出来的东西。”

华为手机在高端市场的成功成为国产手机的标杆,其P系列和Mate系列的打造成功吸引了中国市场的高端用户,甚至在海外市场华为也拥有不俗的销量。

但在目前情况下,华为手机无法获得5G芯片,今年华为P50发布一拖再拖,这给其他竞争对手留下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赵明对荣耀团队的技术特别自信。他表示自己和万飚都是通信技术出身的,在对通信技术理解和认知上,荣耀产品绝对具有跟华为比肩的能力。此外,在摄像技术上,此前负责华为以及荣耀摄像多媒体规划的最顶级专家现在在荣耀,这种核心技术和能力对荣耀来说没有壁垒。

“我们独立出来的时候有丰厚的家底,核心技术都具备,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个团队是成体系、成建制出来的,对产品有极致的追求和想法,这是团队最宝贵的。”赵明称独立后荣耀的体系和机制更加灵活,可以选择全球最优、最佳的解决方案和技术。

不过,荣耀重启遭遇全球缺芯,这给荣耀的供应链整合带来难度。赵明也坦承前几个月压力很大,加上荣耀本身有几个月的空窗期,这些挑战都在意料之中。“解决这些问题其实就是要产品做得比其他人要好,从商业角度上讲,你来我往,很多这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最终还是基于对未来市场的判断。”

不过,赵明也表示,友商过度备货是有风险的,“如果我们快速崛起,他们压那么多货不就成为库存了,智能手机行业20多年,没有饿死的,只有撑死的。未来几个月恰恰是友商最危险的时候。”

尽管赵明充满自信,但激励的市场竞争给他带来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市场上任何一家对手都不会被轻易打败。

“不忘来时,不惧前路,荣耀历史上就成功战胜过几乎所有对手,未来有什么可怕的呢,荣耀是胜利者而不是失败者,哪有说胜利者害怕的。”赵明反问道,“公平竞争,我们什么时候落后过?!”

延伸阅读

专题5月10日科技必看

iPhone 11/12升级iOS14.5.1,性能却退回3年前?
有社交障碍?马斯克自称患病:我能是正常人?
各自被罚款250万,作业帮/猿辅导:诚恳接受,全面整改
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14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