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扒完过去30年的数据,发现50%的孩子上不了普高,背后的真相是……

subtitle
阅读第一 2021-05-10 08:32

难不成是我们孩子上高中的机会,还真没有我们那个年代多?

职高普高五五分,这个现象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们上学那会职高普高是个什么比例?我们的孩子上普高的概率究竟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以下文章来源 于诞解视界(ID:danjieshijie),作者诞姐

“50%的孩子会被分流到职高!”

“50%的孩子上完初中,连普通高中都上不了。”

讲实话,听到这个数字,很多家长可能都心里一惊:

“什么?上完初中上高中难道不是天经地义?怎么还有50%的孩子上不了学?”

连《小舍得》都把这一个内容编排到了电视剧里,南俪说:

“怎么小孩子竟然有四成上不了普通高中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几天一个读者也在后台问我:

首先,先跟不明真相的读者厘清一个概念:

高中阶段教育包括普通高中和中等职业教育,其中,中等职业教育又分为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技工学校等多种类型。

大家嘴里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孩子上高中指的就是“普通高中”。

讲实话,后台问我的人越多,我这股子较真的劲头就越大,我很想搞清楚:

难不成是我们孩子上高中的机会,还真没有我们那个年代多?

职高普高五五分,这个现象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们上学那会职高普高是个什么比例?我们的孩子上普高的概率究竟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于是乎,我去扒了过去30年的中国教育统计年鉴,先列数据:

(注:统计年鉴的数据都是到小数点后两位的,我为了方便阅读,把小数点后面的数四舍五入了)

1990年,高中阶段教育,在校人数1321万,其中普通高中人数717万,中等职业教育人数604万,

普高占比54%;

2000年,高中阶段教育,在校人数2246万,其中普通高中人数1201万,中等职业教育人数1045万,

普高占比53%;

2002年,高中阶段教育,在校人数2722万,其中普通高中人数1684万,中等职业教育人数1038万,

普高占比61%;

2010年,高中阶段教育,在校人数4671万,其中普通高中人数2439万,中等职业教育人数2232万人,

普高占比52%;

2016年,高中阶段教育,在校人数3970万,其中普通高中人数2367万,中等职业教育人数1599万人 (还有部分人数是成人高中),

普高占比59%;

2017年,高中阶段教育,在校人数是3956万,其中普通高中人数2375万,中等职业教育人数1577万 (还有部分人数是成人高中),

普高占比60%;

2018年,高中阶段教育,在校学生3935万,其中普通高中人数2375万,中等职业教育人数1555万 (还有部分人数是成人高中) ,

普高占比60%;

2019年,高中阶段教育,在校学生3995万,其中普通高中人数2414万,中等职业教育人数1576万(还有部分人数是成人高中),

普高占比60%。

也就是说,从1990年开始,也即咱们上学那会,中国上普高的学生占比就是50%左右,一半的孩子是上不了普通高中的。

反而是从2016年开始,上普高的占比增加了,这几年基本都在60%左右。

这还是全国的平均数据,事实上,北京的普高率比全国60%的数据还要高。

所以,说中考五五分流加剧教育内卷是明显失实的。因为教育内卷是近几年才出现的新名词,而五五分流已经存在几十年了。

那这就奇怪了。

为什么我们读书那会没觉得上普高是个“老大难”问题呢?

我又继续往下做研究。

在百度,按照年份搜索这个关键词:“50%学生上不了高中”。

你猜怎么着?

2000年那会,搜索这个关键词,只有一个检索新闻,还是不相干的:

这个结果,原因可能有两个:

第一,是互联网那会还不怎么普及;

第二,是人们还不怎么关注这个话题。

那我们再来看看2010年的词条,2010年互联网开始更加普及,但这个关键词下面也没有相关链接。

这说明2010年,大家也并不怎么关注这个话题。

2011年照样搜不到相关话题。

直到2012年,这个关键词下面终于能搜到相关信息了。

两篇相关链接都来自一个叫做“家长帮”的论坛。

其中一篇首次提到“中考升学率只有50%?”

从2012年开始,相关话题的搜索开始增多。说明这个话题的热度越来越高。

这就像一个知名的笑话一样,

一个小孩出门后发现外面一群人都在仰望天空,他问别人,为什么看天空,那个人说不知道,大家都在看天空。

直到后来才发现,原来最开始仰头的那个人流鼻血了,他就抬头止血,第二个人看见后也抬头,最后大家都抬头。

“50%的学生上不了普通高中”,是早有的事实,只不过2012年有家长率先关注了,于是人们日益为一个本来存在了几十年的事实焦虑不已,并持续的投入时间、金钱、精力,生怕自己的孩子成为那50%上不了普高的人群。

事情到此似乎真相大白,但我觉得这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我从中国GDP总量又挖掘了下数据。

我们先看看中国GDP走势图:

1990年中国GDP是1.8亿元,而2012年中国GDP首次突破50亿元,2020年中国GDP首次突破百亿大关。

GDP的一路走高意味着人民的生活在一路向好,手里的闲钱多了,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之后,人们会把更多的时间、金钱投入到衣食住行之外的领域,比如教育。

这是为什么,中国的教育在过去几十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教育机会和受教育程度明显在增多,但人们的不满意度似乎比我们自己那会读书还高,其实就是大家的标准提高了。

这就有点像现代人都觉得过年没“年味了”一样,物质水平的极大丰富,使得之前在过年时候才能享受的待遇 (比如吃肉,穿新衣) 在日常都能享受到,所以对于年的期待就没有那么高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幸存者偏差。

现在担心孩子没高中上的那部分家长,基本都是当年考上高中的那批人。因为自己上的是普高,所以看到周边人都是普高出身,那一半没上普高的学生就被他们选择性忽略了。而当这代人自己有了孩子之后,有人提出五五分流,就感觉很震惊,其实就是因为幸存者偏差。

最后,为大家总结一下:

第一,五五分流并非近些年的特色,早在1990年开始,这个现象就出现了,并且,过去三十年是一个未曾改变过的现象。

第二,你孩子的教育机会并没有比你那会少,实际上,是增多的。

第三,人们对于孩子“没学上”的担心更多是因为手里钱多了,操的心也就多了,其次是因为幸存者偏差,大家选择性的忽略了自己学生时代那50%没上普高的同学。

第三,五五分流在未来也将会继续持续,不过可以期待的是,未来职业教育的水平会成为国家致力提高的重点之一,也即是说,即便上职高,也会有比过去几十年更好的教育水平和条件。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诞解视界(ID:danjieshijie)

诞姐:教育媒体公众号“帝呱呱星球”创始人,著名投资人,曾为知名律师事务所律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