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知己”是什么?这是最诗意的回答

subtitle
渌水早读 2021-05-10 06:4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知己的人生是幸运的,

得一知己,足以慰风尘;

没有知己的人生是遗憾的,

知音少,弦断无人听。

那么,“知己”到底是什么?

从古代诗人们一首首

互相赠答唱和的诗词中,

找到了最诗意的回答。

1、“李杜”:

知己,是太阳与月亮相遇

互相欣赏又惺惺相惜

“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并称“李杜”。

他们生活的时代是唐朝由全盛到逐步衰退的时期,坎坷的生涯和颠沛流离的生活,使他们有了共同的语言。

相差十一岁的两人,相互敬重,是交谊深厚的挚友。闻一多形容,两人相遇,就像“太阳和月亮碰了头”。

这一对特殊的CP,为我们真切演绎了“君子之交,和而不同”。

杜甫写给李白:

杜甫写给李白的诗,可考证的就有15首。忆李白、夸李白、怀李白、梦李白,简直是花样表“白”嘛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杜甫《春日忆李白》

喜欢你诗中的清新俊逸,还有飘然不群。……春去春来,何时能与你把酒共饮?

李侯有佳句,往往似阴铿。

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更想幽期处,还寻北郭生。

——杜甫《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

醉时同榻,白日同行,无所求,无所怨,全凭一片素心。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杜甫《天末怀李白》

看似不经意的寒暄,却表现出最关切的心情。对友人深沉的怀念,进而发为对其身世的同情。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出门搔白首,若负平生志。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孰云网恢恢,将老身反累。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杜甫《梦李白二首》

少年老成的杜甫为李白的性格担心,有一种长兄如父的叮嘱,忘记了他比李白小十一岁。

懂你的人,他能懂你的言不由衷,懂你的辛苦疲惫,懂你的心事难过,懂你的故作坚强……

相识百人,不如知己一个,何为知己?知己一定是那个最懂你的人。

李白写给杜甫:

李白给杜甫的赠诗,寻寻觅觅,只找到了3首

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

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李白《戏赠杜甫》

诗题为“戏赠”,其实不是嘲弄,而是朋友间的游戏文字,谑而不虐,体现了李白对杜甫的知己和关爱。

“诗歌当不了饭吃,不要为了写诗太苦了自己,太瘦了不好,要注意自己的健康哦。”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

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鲁酒不可醉,齐歌空复情。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李白《沙丘城下寄杜甫》

我对你的思念之情正如这滔滔汶水,浩浩荡荡地追随着你一同南去。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

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李白《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好友离别,仿佛转蓬随风飞舞,各自飘零远逝,令人难过。那么,就倾尽手中杯,以酒抒怀,来一个醉别吧!

八卦一下→为什么杜甫对李白“爱得深沉”,李白给杜甫的诗却寥寥几首?

有专家分析,李白比杜甫年长十一岁,成名也比杜甫早得多。杜甫当年是非常崇拜李白的后辈,所以当然是他给李白写的多,李白回他的少。

听到这儿,你是不是也替杜甫释怀了?

2、“刘柳”:

知己,是春风得意时相互支持

天涯沦落时不离不弃

刘禹锡与柳宗元并称“刘柳”,相识相知了27年。

一起进京应试,同登进士;一起同朝为官,手足相亲;一起诗酒唱和,趣味相投;一起参与永贞革新,并肩战斗;一起被贬,一起起用……

柳宗元临死前几次写信,把文稿和家小都托付给刘禹锡;刘禹锡也没有辜负老友的托付,用后半生的心血编撰成一部《柳宗元集》。他们的友情,从不曾被辜负。

刘禹锡写给柳宗元:

去国十年同赴召,渡湘千里又分歧。

重临事异黄丞相,三黜名惭柳士师。

归目并随回雁尽,愁肠正遇断猿时。

桂江东过连山下,相望长吟有所思。

——刘禹锡《再授连州至衡阳酬柳柳州赠别》

二人再次被贬,一起同行一段路后,终要在衡阳分手。

桂林的江水向东流,流过连州的重山下。我会站在山上与你遥相望,长久地吟唱那来自大海的《有所思》。

柳宗元写给刘禹锡:

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歧路忽西东。

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

——柳宗元《重别梦得》

“梦得,等以后告老还乡了,我们便住一块儿,可以天天谈诗论文……相信这样的日子不会远了。”

同仕同贬共沉浮,刘柳CP,可谓是过命之交了。

孤独,虽然时常笼罩,但因与远方故友的遥遥吟诵,即便相见无期,也成为了最珍重的陪伴。

3、“元白”:

知己,是世间凉薄

我们彼此温暖

在唐代大诗人中,有一对友人不得不提,“大唐第一友谊”——元稹和白居易。

唐代中期,白居易与元稹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诗名相当,世称“元白”。二人友谊深厚,唱和诗极多,白居易写给元稹的诗更是数不胜数。

“死生契阔者三十载,歌诗唱和者九百章”。

时间很短,岁月不长,这种“你懂我”的情谊穿越千年,依然“金石胶漆,未足为喻”。

元稹写给白居易: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当白居易被贬时,元稹听说后震惊又难过,带病写诗,可谓休戚相关,感同身受。

远信入门先有泪,妻惊女哭问如何。

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

——元稹《得乐天书》

接到远方来信,读完后泪流满面。妻女都能猜到,这封不寻常的信,一定是出自白居易之手。

山水万重书断绝,念君怜我梦相闻。

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

——元稹《酬乐天频梦微之》

虽分隔遥远,你我却在梦里相见:二人对对方的感情已直至内心深处,不是爱情,胜似爱情。

白居易写给元稹:

心绪万端书两纸,欲封重读意迟迟。

五声宫漏初明夜,一盏残灯欲灭时。

——白居易《禁中作书与元九》

白居易给元稹写信,总有说不完的话,常常舍不得停笔,一看天都快亮了,才暂且打住。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白居易《梦微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这分明是世上对亡友最悲情的悼念,友情中生离死别的绝唱!

元稹和白居易,同是宦游人,都经历着被贬异乡的惨况,品尝着抱负不得施展的苦楚,却能在患难时互相鼓励,互相安慰。

生活在薄凉世间,知己是一份无法替代的温暖。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4、“刘白”:

知己,是灵魂相似的人

总会相逢

刘禹锡和白居易一个诗豪,一个诗魔,并称“刘白”。

刘禹锡一生在官场浮浮沉沉,几遭贬谪;白居易也因写讽谏诗,被权贵打压。

两人之间一直书信往来,初次见面时,都已经55岁,典型的夕阳之交。

然而,好像一切冥冥中早已注定。相似的人,迟早都会相见。

他们性情相投、才华相若、友谊深厚,两人之间仅互相赠答、唱和的诗就有138首之多,为此还专门合出了一本书《刘白唱和集》。

白居易写给刘禹锡:

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

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

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

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白居易《醉赠刘二十八使君》

人生能有几个23年啊?白居易一方面赞扬了刘禹锡的才情,另一方面对其曲折遭遇表示了同情。

这种直率与坦诚绝不是写给一般人的,只有友谊深厚才有如此言语。

刘禹锡写给白居易: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面对白居易的抱不平,刘禹锡劝慰对方不必为自己的寂寞、蹉跎而忧伤,对世事的变迁和仕宦的升沉,表现出豁达的襟怀。

这种豁达也让白居易为之震撼,称刘禹锡为“诗豪”。

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xiāo)然。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刘禹锡《酬乐天咏老见示》

白居易多年患病,有时候难免意志消沉。

64岁的刘禹锡写诗安慰同年的白居易:“千万不要觉得日到桑榆便已是晚景了,君不见,那落日时的彩霞还可以照得漫天璀璨无比呢。”

古语云:“同声相应,同气相求。”

灵魂相似的人,总有一天会在路上相逢。他们像闪闪发光的灯火,照亮着我们生命的星空。

5、“王孟”:

知己,是懂你所想向你所向

只愿你平安喜乐

人世间有一种相遇,但曾相见便会相知,王维和孟浩然便是如此。

他们被诗意地联系在一起,被称为“唐朝最伟大的两位山水田园诗人”,两人的友谊也持续了一生。

这对诗坛挚友,都选择了隐居生活来寄托精神世界,这是文人士子内心不受世俗污染的一方净土。这样相同的理想,让他们的友情更显得纯洁珍贵。

孟浩然写给王维: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

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

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孟浩然《留别王维》

孟浩然求仕屡败,打算回到襄阳老家从此归隐山林。临行前,他为王维作了这首诗。

收拾起行装,想起离开京城,便无法和王维一起喝茶品诗,无法畅聊人生,心中充满了怅然和惋惜。

王维写给孟浩然:

杜门不复出,久与世情疏。

以此为良策,劝君归旧庐。

醉歌田舍酒,笑读古人书。

好是一生事,无劳献子虚。

——王维《送孟六归襄阳》

王维是了解孟浩然的,他认为,孟浩然的性格也不适合在官场中,恭喜他可以远离尘嚣,做一个超然物外、寄情山水的隐士。

王维与孟浩然,一个是志得意满的状元,一个是郁郁寡欢的布衣,看似身份上有巨大的差异。

但是因为他们在诗歌和心性方面的和谐,这种差异居然完全在他们的关系当中消失了。

知己的世界,实际上就是心灵在为生命构筑的一种意境。

一种快意的,也是写意的,可以让灵魂自由纵横的唯美而恬淡的意境。

因为有了知己,才让自己不再活成一座孤岛,才知道世间的美好原来可以有人共赏。

人生在世,若真得一知己,是今生难得修来的福气,值得好好珍惜。

我有一知己,足以慰风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