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三点半”难题破解了吗?石家庄课后服务实施俩月“回头看”

subtitle
小森说幽默 2021-05-10 01:2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学生参加啦啦操的课后服务课程。长城网记者 周亚彬 摄

长城网记者 周亚彬 张晨光

为切实解决小学生下午放学后,家长准时接回难、无人看管的现实问题,3月5日石家庄市印发了《关于做好2021年春季学期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按照《通知》要求,从3月8日起,课后服务要做到“申请学生全纳入、公办民办全包含、城乡小学全覆盖”,建立弹性离校时间,结束时间不得早于下午6点,同时积极探索多元化的课后服务管理形式,切实解决家长的后顾之忧。

目前,石家庄市小学课后服务工作已经启动实施两个月了,具体落实情况如何?记者就此对石家庄部分市区和乡村小学进行了走访调查。

学校:课后服务覆盖城乡 服务内容参差不齐

“one、two、three、four……”4月28日下午4点半,在石家庄市西古城小学的舞蹈教室里,几十名学生正踩着动感的音乐节拍,跟着课后辅导老师学习拉丁舞。

“周一和周三是这些兴趣课程,周二是阅读课程,周四是电影赏析课程,周五是学校的特色课程——篮球课。”西古城小学校长张学军告诉记者,目前学校的课后服务涵盖了书法、美术、英语、合唱、啦啦操、羽毛球等,学生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自由选择。由于学校是新建小学,附近楼盘还没有交付,有近三分之二生源都是从其他学校调剂过来的,大部分学生家庭距离学校较远。“为切实解决好家长接学生困难的问题,学校设定了下午5点20分和6点两个离校时间,方便家长接送。”

广安大街小学,正在做作业的学生们。长城网记者 周亚彬 摄

开展课后服务,对于石家庄市广安大街小学来说,并不新鲜。因为在这里,开展课后服务已经有5年的时间了。

“这些年来,学校一直都在优化课后服务内容。对于高年级学生,安排数学、语文、英语三科任课教师,侧重对学生进行学科知识辅导。一二年级没有书面作业的学生,学校安排了音体美课的老师来进行课后服务。”广安大街小学教育处主任赵晓蕾告诉记者,目前在校生家长以外来务工人员居多,平时工作比较忙,所以有一半以上的学生家长选择了课后服务。

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与石家庄市主城区的小学相比,县城和乡村小学因为师资力量相对薄弱,虽然也已经落实了课后服务工作,但开展的形式和内容则显得有些单一。

石家庄某乡村小学的校长告诉记者,学校的学生一部分是留守儿童,一部分是跟着父母在家的。“大多数农村父母,文化程度不太高,因此在辅导孩子写作业方面存在困难,课后服务的实施,能让孩子们在学校老师的监管下完成作业,家长们都表示很愿意。”

在石家庄市印发《通知》中提出,要优化课后服务内容,各学校要在借鉴主城区小学生免费托管“学校自身托管、家校联合托管、大学生志愿者特色托管、社会参与托管”四种模式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多元化课后服务管理形式。

然而,对于部分乡村小学来说,因为缺乏科学、艺术类专业教师,要在课后服务中增设内容丰富的兴趣课程或者活动,存在一定的现实困难,即便是文化课老师去兼任,在质量上也差了不少。同时,很多乡村小学往往地处偏远,受制于交通和待遇等问题,志愿者和社会力量参与难度较大,因此课后服务很容易变成“做作业服务”。

课后服务中,小学生参加足球课程。长城网记者 周亚彬 摄

家长:缓解了放学接送焦虑 为升学还是辅导班更“香”

说起“三点半难题”,对于小学家长来说一定不陌生,以前为了接孩子要么是家长请爷爷奶奶辈儿的“银发一族”来帮忙,要么是花钱把孩子交给课后托管班。家长的按时接送之“难”,学生的课后看护之“忧”,一直困扰着广大家长。《通知》的印发让石家庄很多双职工家庭的小学生家长们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不过有的家长却拒绝了免费的课后服务,而选择了收费的校外辅导班,这又是为什么呢?

家长表示,课后服务帮了家长们的大忙,但希望服务更加有针对性。长城网记者 张晨光 摄

“小学正是打基础的时候,文化成绩不能放松,放学后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学习,我家的孩子却在做手工、玩球。”作为一名五年级学生的家长,杨洋(化名)告诉记者,他家孩子数学成绩一直不好,因此他没有选择学校的课后服务,而是给孩子报名了培训机构价钱不菲的课后辅导班。“课后服务的推出当然是好的进步,只不过对于一些成绩差或者有其他学习需求的学生来说针对性还不足,现在很多学校的课后服务就是在教室上自习课。”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广大学生家长的心愿,面对中高考的升学压力,为了让孩子将来能考上个好学校,很多家长还是觉得辅导班更“香”。

采访中也有一些家长表示,课后服务的很多课堂采取大班制,多个班级的学生集中到一起,由学校老师轮流负责。因为师生之间不是非常了解,一些自控力差的学生就会偷懒,课后的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是玩过去的。“原本下午回到家一个小时就能做完的作业,现在得晚上吃完晚饭才能做,随便一折腾就快晚上9点了。”

老师:我的孩子谁来照顾?服务制度亟待细化完善

小吕在石家庄一所民办小学当语文老师,丈夫是乡镇公务员,他们有一个马上“小升初”的女儿。记者问起她对课后服务的态度,她表示“很矛盾”。

“我老公工作很忙,我妈妈身体又不好,因此孩子的事主要是我在操心。”以前小吕下了班还能按时接孩子回家,现在实施课后服务后,工作量增加了,但是补助却很少,一节课只有三四十元。“下午6点多,班里最后一个孩子回家后,我才能下班去别的学校接我家的孩子,孩子有时候也埋怨我,说我不关心她,想想真的挺委屈的。”

因为下班时间延后,现在小吕一家人差不多晚上7点半才能吃上饭,“以前吃完晚饭还能帮孩子辅导一下作业,但是现在晚上还得留出备课的时间,照顾孩子的时间少了好多。”

参加音乐试听课的学生们。长城网记者 周亚彬 摄

“老师也是普通人也有自己的家庭,如果相关福利跟不上,一味要求老师多付出,是不是合适?”小吕建议,学校可以多听听老师们的实际意愿,更加科学地安排课后服务老师,“可以多安排未婚又想多拿补助的老师参与课后服务,同时在补助资金上予以更大的支持。”

课后服务显然加大了参与老师的工作量,这个额外的劳动付出,目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补贴标准。给多了,学校资金压力会大,没有参与的老师会有意见;给少了,对参与课后服务的老师来说也不公平。

课后服务“众口难调” 各方需求仍存衔接“缝隙”

随着课后服务工作落地实施,学校、家长、学生、老师等各方需求之间存在的一些问题也逐渐显现。

有的学校领导接到家长投诉,称课后服务的老师不够尽心尽责,孩子作业质量完成不高;有的老师则抱怨,一些家长知道学校免费托管孩子,宁可打牌逛街都不去接孩子回家,什么事都甩给老师;一些学校则表示,课后托管增加了人力和物力成本投入,建议开展低收费的服务模式……

课后服务中,小学生开心地参加羽毛球课程。长城网记者 周亚彬 摄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至3月8日石家庄市已开展课后服务学校1484所、占小学比例84.12%;接受课后服务小学生463223人、占小学生总数比例54.08%。2021年石家庄市财政预算列支3000万元用于主城区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这样算来,每所学校每年只能获得两万元的财政补贴,这对于学校增加的各项支出显然不够。

2019年3月29日,河北省教育厅等四部门制定出台《关于做好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对全省1-6年级小学生实施校内课后免费服务,目前有1.3万所学校、339万小学生受益,覆盖率分别达到84.34%和51.46%。

“上千人的学校,学生每天在学校多待几个小时,一个月水电费就得多掏上万元,更别说老师们的补助了。”采访中,有校长表示,课后服务虽好,但是实施起来,资金的压力也不得不考虑。如果能在教育局的监管下收取一定的成本费用,比如一个学生一下午5元钱,这样课后服务的类型就会更加丰富,学校的压力也会小一些。

有关专家表示,高质量的课后服务是一个系统工程,仅仅靠学校的力量显然不够,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也必不可少。只有按照实际调研情况来测算服务成本,进一步完善校内课后服务各项工作机制,逐步形成政府大力扶持、学校强力推进、社会全力配合的工作格局,课后服务政策的执行才能更加畅通,才能进一步增强教育服务能力、使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