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八百多人追杀一个人,二战最大规模的对一个人的追捕行动

subtitle
万乘之尊 2021-05-09 18:01

前言:1944年5月25日清晨,南斯拉夫游击队领导人铁托听到两架战斗机在山谷中呼啸而过,他冲出办公室看到斯图卡俯冲轰炸机发动空袭。自1941年以来,铁托一直让他的部队不断移动。1943年德国的一枚炸弹炸死了他的许多随行人员,他侥幸逃脱。德国特工发现了他的新位置,并发起了一场摧毁他总部的进攻。这次代号为骑士之旅的攻击的核心是一次大胆的滑翔机和降落伞攻击,只有一个目的——在他逃跑之前杀死或抓住他,对于德国最高指挥部来说,对铁托的机动部队的包围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了,但铁托总能找到逃跑的办法,这是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铁托游击队的出现

南斯拉夫是1919年在奥匈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1941年4月6日德国军队越过边界并迅速击溃了南斯拉夫正规军,南斯拉夫向德国投降。德国扩大了在罗马尼亚油田周围的控制范围,并确保获得塞尔维亚的铜和克罗地亚的铝土矿,德国人依靠意大利人、保加利亚人和匈牙利人共同承担占领任务,尼迪奇将军领导下的傀儡政权也建立了塞尔维亚,德国人的三个前线师(第60摩托化师、第4山地师和第294步兵团)很快被派往俄罗斯,取而代之的是704师,714师,717师和718师四个步兵师,

1939年铁托作为共产国际的南斯拉夫代表回到南斯拉夫后成为了共产党的领导人,1941年,克罗地亚在法西斯政府帕维利克的统治下获得了独立,克罗地亚以接受意大利在达尔马提亚海岸的驻军为代价,获得了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宣布‘塞尔维亚人是外来分子,本质上是克罗地亚不可调和的敌人,于是铁托逃离了萨格勒布,向西南方向的山区进发,并号召他所在的共产党协助他,到9月底有2万人加入了铁托的队伍展开游击战。9月16日,德国最高司令部发布了一项指令,这项政策很快就得到了实施。1941年10月18日,在克拉基耶瓦茨死了10名德国士兵,德军射杀了5000名16岁至60岁的男居民报复。

1941年底,德国第一次进攻成功地将铁托赶出了乌日采的总部,铁托领导的后卫部队差一点被俘虏,当时德国坦克正通过一座桥,桥上的炸药没有爆炸,他成功地带领2000名游击队员撤退到波斯尼亚东部山区的避难所,在那里他组织了第一批无产阶级旅。1942年1月,在第二次进攻期间,克罗地亚和意大利军队糟糕的表现让铁托得以南下逃到黑山边界附近的福卡,尽管他已经损失了50%的兵力。1942年4月至6月间,由两个德国师和两个意大利师发起的第三次进攻,仍然缺乏协调,游击队员们逃过包围部队,长途行军进入克罗地亚控制的波斯尼亚西北部,铁托非常能够招募人员,到1942年11月,两个机动游击队师(每个师约有4000人)已经准备就绪,另有8个师正在组建。铁托的挑战是要有足够的武器和弹药来武装他们,

二:德国开始围剿铁托游击队

德国人意识到游击队现在是一个主要的威胁,部署更多的部队到巴尔干半岛。德国人还认识到,有效地利用空中优势是在地面上取得胜利的先决条件,特别是在南斯拉夫的山区,德国空军将军洛尔接任东南欧的总司令,1943年1月3日,他在罗马要求所有轴心国军队服从他的统一指挥,包围和歼灭铁托,不久之后,14万轴心国军队开始包围铁托的3万游击队,铁托从他的间谍知道德国计划后进行了100英里的长途跋涉,伴随这支队伍的还有三千名伤病员和数千名难民。斑疹伤寒肆虐,食物短缺,天气寒冷,地上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但这些情况并没有阻止游击队第1师和第3师于2月15日在普罗佐尔打败意大利步兵师,夺取武器、补给、枪支甚至坦克,

这促使希特勒写信给墨索里尼,说“叛军组织的进步既令人印象深刻又令人震惊”,2月28日,为了欺骗德国人他不会继续南下,铁托摧毁了奈雷提亚的桥梁,并派遣一支军队向北进攻,但渡河提供了唯一的出路,这条河有又高又陡的堤岸,被融化的积雪变成了急流。夜间,人们用电线杆绑在桥墩上,临时搭建了一座粗糙的木板桥,供人们和骡子过桥。到3月15日,2万名游击队员和4千名伤员已过河。铁托从波斯尼亚逃了出来,但却被困在黑山贫瘠的土地上,由于缺乏武器,他的部下不得不“攻击一个城镇或村庄,夺取武器和弹药”

德国人派出更多的专业部队,包括第1山地师和勃兰登堡师发起了第五次进攻,4万意大利,3万克罗地亚和保加利亚军队集中在杜米托山,从四面八方推进,如果德国人能剥夺他们的行动自由,迫使他们战斗,消耗他们有限的武器和弹药供应,德国人就会成功消灭铁托的2万游击队。德国最高司令部指令更进一步,授权德国士兵射杀任何支持游击队或允许他们进入家中的人,任何游击队员都要被枪毙。如果当地居民对德国军队怀有敌意,就尽可能残酷地对待他们。如果他们是友好的,就利用他们与游击队进行斗争。摧毁任何对游击队有一点点用处的东西。

到了月底,德国人发现铁托被困在皮瓦河高原上走投无路了,如果他退得更远的黑山,他可能会永远不要回到波斯尼亚,尽管遭遇挫折,铁托还是以微弱的优势成功进入波斯尼亚。然后游击队员们散开来,德国人没有办法再次威胁到他的主要战斗力量。1943年9月,意大利的投降给了游击队一个巨大的机会,意大利在南斯拉夫有14个师,再加上另外4个师大多数都在达尔马提亚海岸,那里是军械库所在地。游击队解除了十个意大利师的武装,将武器分发给八万名新游击队员,并将意大利志愿兵分成两个师。铁托被选为总理,并被任命为南斯拉夫元帅军衔的国防部长。1943年底,他在克宁莱斯边境建立了一个解放区,在贝尔格莱德建立了新的指挥部。

三:计划暗杀

1943年11月,由冯·韦奇将军率领F集团军以20万德国军队加上16万保加利亚和克罗地亚军队,发动了第六次进攻,以夺回达尔马提亚,如果游击队能继续控制海岸的话。盟军的补给品可以通过海上运来,到1944年1月,除了离海岸最远的维斯岛,所有的岛屿都已被夺回,2月,德国人迫使铁托将其总部迁往乌纳克山谷的伐木镇,但德国人发现没有足够的训练有素的军队来执行搜索和清除行动,开始考虑使用特种部队来更有效地打击游击队。1943年4月1日,两个伞兵营被部署到南斯拉夫,11月,另外四个营紧随其后,他们的作用是渗透到敌人后方,拦截游击队和盟军的通信和识别游击队的集中地点和盟军的空投地点,他们的信息成为有效打击游击队的核心。情报收集由三个不同的机构组成,在南斯拉夫,布兰登堡人成功地收集有关铁托下落的信息

1943年10月,奥伯列昂特·基什内尔指挥的第四勃兰登堡团第一营开始在当地切特尼克人的带领下在游击队控制区设立10-20个前进侦察小组,这些人装扮成农民、克罗地亚军官甚至假扮成穿着意大利制服的游击队,德国情报部门的工作还得到了无线电通信的帮助,在几个月内就破译了无线电信息;然而,确定游击队的确切位置是困难的,因为他们总是在移动。当铁托在德瓦尔建立他的总部时,情况发生了变化。1944年3月,持续不断的无线电通信表明他的总部就在德瓦尔镇上,德国人之所以能够通过无线电测向器成功地追踪到了铁托置,是因为英国使团直接与在南斯拉夫的其他英国联络小组联系,

1944年初,冯·韦奇在意大利前线损失了两个师,在匈牙利损失了四个师,因此他需要找到新的方法,用更少的钱做更多的事,党卫军指挥斯科泽尼飞到贝尔格莱德,同两名军士开着他的奔驰车到萨格勒布巡逻了四个星期,一名游击逃兵向他泄露了铁托的私人住处,他说那是在一个俯瞰德瓦尔的山洞里,附近有6000名游击队员,一个由350人组成的护卫队,斯科泽尼他得出结论,让一支伪装成游击队员的小部队潜入铁托的总部是唯一成功的希望,并派他的副手向冯·韦奇将军提出建议,冯·韦奇决定派党卫军第500伞兵营到德瓦尔降落,出其不意迅速逮捕他,为了实现这一重要使命,第373步兵师成立了一个威廉战斗群,该战斗群包括第384步兵团的第2营和第3营,被打造得尽可能强大,他们要“摧毁补给基地,同时防止被打败的敌军集团和指挥部东撤”。

如果铁托不能很快找到,这些专家就会利用捕获的材料和人员来查明他的下落。为了宣传目的,许多军队和党卫军的战地记者和摄影师将跟随这次任务记录铁托的被俘。5月23日晚上,第500伞兵营指挥官起草了他的详细计划,以滑翔机把武装人员带到目标附近,然而德军滑翔机规模较小,在巴尔干半岛只有15架滑翔机拖曳和37架滑翔机,没有足够的滑翔机,一些士兵不得不用降落伞降落,第一波飞机后,必须飞到巴尼亚卢卡机场接受第二波,直到中午才到达德瓦尔。在第一波中,320人将乘滑翔机,314人乘降落伞,瑞布卡决定把伞兵分成三组。红人(85人)绿人(95人)蓝人(100人),占领并保卫这个城镇,

滑翔机运送的部队分成六组,每组都有情报人员确定的具体目标,110人去占领铁托的总部,40人在镇西南1英里处捕获伦敦目标英国军事指挥部,50人占领美国目标,20人占领城镇西南的一个前哨电台,如果铁托被俘就会显示一面旗帜,如果攻击失败,就会发射一枚红色信号弹,这是绿色降落伞组和斯特姆滑翔机组进行第二次攻击的信号,第二批220人包括野战预备连和第二连的一部分,随行的是两架运补给的滑车,预定于12:00点到达德瓦尔上空,着陆点是城镇西南的草地。

四:暗杀行动

铁托住在镇上的一所房子里,为了预防德军对德瓦尔的进攻,他搬到了离地面大约60英尺高的一个大洞穴里。在半山腰的悬崖上,后面有一个小瀑布,山谷的美丽景色尽收眼底。他在那里睡觉,洞穴位于树木繁茂的高山丘之间,受到了很好的保护,洞穴里面有很多房间。巨大的木墙支撑着整个建筑,在洞穴里,铁托的秘书奥尔加和兹登卡,还有他的朋友卡德利,他的情报和安全官员兰科维奇都是他的忠实伙伴,他的两个保镖和他那被俘虏的名叫老虎的德国阿尔萨斯人,德国人不知道这一新发展。5月23日,铁托主持了开幕式,在反法西斯青年大会上发表演讲。

5月24日,铁托决定留在德瓦尔,虽然有三条主要道路和一条铁路通往该镇,但只有一条土路才能迅速到达,而且这些道路都有戒备森严的阵地。乌纳克河也在三面保护着小镇,而两家木材厂和铁路调车场占据了小镇的东侧,小镇只有200名平民,还有南斯拉夫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有800人,主要是不习惯战斗的劳工,大多数人缺乏战斗经验,波波维奇率领的第1师和第6师距离德瓦尔最近,在山谷下游4英里处,离德瓦尔最近的队形是第6师第3旅,在3英里外的卡梅尼察有4个营。每个营约有200人,斯拉夫科·拉迪奇率领的第五军团在约10英里外的彼得罗瓦克为中心,第四师在德瓦尔西北,第39师在德瓦尔东北。第八军团在德瓦尔东南方第九师可用。

5月24日,党卫军伞兵营第500营几乎所有参加任务的人都前往萨格勒布尔(克罗地亚空军司令部),听取有关行动的简报,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讨论行动计划时参照了航空照片。飞行员被告知让滑翔机尽可能靠近目标降落,即使有损坏的风险。滑翔机拖曳的飞行员也被告知了准确的飞行路径、高度和其他操作要求。空投当天早上,伞兵们在机场接受检阅,等待登船的指令,05:55分,满载的运输滑翔机飞向德瓦尔,黎明刚过,空袭就开始了。两架FW 190战斗机飞上山谷,随后15架Ju-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轮流向地面投弹,巨大的灰尘和烟雾从山谷中升起

30分钟的轰炸产生了浓烟,降低了能见度,妨碍了接近的滑翔机识别着陆区域。蓝、红、绿三组的伞兵首先着陆,有三个人失踪了。”其中两个已经死亡,第三个扭伤了脚踝。滑翔机不久就跟在后面,从西北方向靠近。高度计以快速的速度下降,1500米,1000米,500米靠近地面,弹出刹车伞,滑到几米远的墙前停了下来。其他的滑翔机就没那么幸运了,结果是“其中一架毁了半棵果树,另一架滑上山,在鼻子边停住了,游击队的炮火还击中了一架滑翔机的尾部,伞兵从四面八方冲破围墙进入铁托总部,但是,预料到的抵抗比所遇到的要多,很快就发现铁托和他的总部人员都没有在场,也没能找到英国和美国的使团,

德国人在中共中央委员会的总部遭遇了最顽强的抵抗,一队伞兵猛冲过去撞坏了前门,然而,大楼里的其他房间都被封锁了,当两名伞兵从后门进入时,一名藏在桌子下面的女电话接线员杀死了两人,随后她自己被一枚爆炸的榴弹击中,楼上的游击队员继续抵抗,德国人用火扫射天花板。外面已经设置了警戒线,那些试图从窗户逃跑的人被击毙。伞兵用自动武器逐渐扫荡了建筑物,由于人们寻求避难所躲避轰炸,这个城镇相对平静。抵抗运动零星出现,主要来自街道两旁房屋里的狙击手的射击。他们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倒下。这种狂热的抵抗使德国人认为铁托可能在那里,大约400人包括克罗地亚人和意大利人,盟军的新闻记者,甚至美国空军的气象员被抓获了,德国人把这些人聚集在在一幢大建筑里尽可能进行筛查,以确定哪些人需要进一步问话,其他囚犯被用来把受伤的德国人抬到营总部的医疗救护站,

瑞布卡最关心的是确定铁托的下落,因为他需要迅速采取行动阻止其逃跑。他派遣了一些带着机枪的小队前往德瓦尔西南部树木繁茂的山脊的底部。这些人扛着重型武器穿过年轻的麦田,铁托在巴斯塔西的洞穴看着德国人越过尤纳克的田野,朝着大道前进。当德国人终于意识到这里有东西的时候,他们开始向山洞里射击,德国战机中午在山谷上空盘旋,“把炸弹扔进岩石缝里,在铁托看来,情况正变得令人绝望,铁托能够从上面观察一切,但不能离开山洞,从他的小屋逃到乌纳克山谷的路上太危险了,看到德国人向洞穴前进,铁托认为游戏结束了,就穿上了他的元帅制服。

德国人估计当时有100人守卫着这个洞穴,战斗非常激烈,德国人遭受了很多损失,这时220名党卫军伞兵降落在城镇西南部的田野上。组织了第二次对洞穴的攻击,但没有成功,游击队军官学员学校对德军反应迅速,尽管他们只配备了轻武器和一些步枪。意识到铁托有危险,一群人越过河流,沿着铁路线来到了小镇的北部。更大的一群人直奔城镇。上午10点左右,利卡第6师第3旅的三个营也出现了,铁托利用事先准备好的绳梯,顺着岩石的裂缝爬到上面的山脊上离开,这群人爬上山脊,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铁托,德国人肯定会在山脊上派人埋伏着等他们,直到走到高原上,看到一群游击队才松了一口气,铁托一行12名男性和8名女性死里逃生,分成小队向东前往10英里外的波托奇。

四:暗杀行动失败

铁托的第1营和第4连的一部分准备保卫洞穴,第4连的第3营和其余部分在城镇的东南部,第2连在巴斯西,三辆缴获的意大利CV-35坦克进入该镇,游击队火力不断增加,枪声从四面八方逐渐增强。从山坡下到山谷德国士兵都受到藏在灌木丛和树林中的狙击手的射击,本来计划支援的威廉战斗群移动遇到一些麻烦,游击队的阵地十分稳固,在清除了一系列路障之后,他们的推进到达了萨那河,但是那里的一座桥已经被摧毁,而且直到第二天早上才修好,5月26日1时,该单位仍在德瓦尔以南6英里处。没有救援部队会从东部或南部来帮助伞兵。

伞兵们将不得不依靠自己,受伤的瑞布卡建议逃跑,其余连长都同意了。营副官反对并主张进行全面防御,德国空军军官豪普特曼·本特鲁普是剩下的军官中级别最高的,他发布了撤退到墓地的命令,19:00分,游击队的迫击炮瞄准了这个墓地。一次直接袭击摧毁了无线电,新的游击队从四面八方渗透到树林中,不断有人向德国人开枪,子弹打在墓碑上,偏转的子弹在德国头顶上弹跳。“黄昏降临,曳光弹像萤火虫一样在德里瓦尔山谷上空飞掠”。随着弹药的供应越来越少,一些小组试图到达受损的运输滑翔机,并带走尽可能多的武器,但都没有成功,…每个人都给自己挖了个坑,越挖越深。”黑暗笼罩了高大的草地和玉米地,还有树木和灌木。看起来模糊。汹涌而来的无情攻击使之成为地狱之夜。

德国人组织是一个外围阵地和一个较小的内部防线,一旦伞兵怀疑游击队企图渗入墓地附近的人,就会发射照明弹。而游击队利用黑暗包围了公墓,手榴弹开始越过北墙,子弹从四面八方呼啸而过。有时候一切都很平静,突然,机枪从四面八方和每一个角落发出轧轧声,重型手榴弹的冲击力搅乱了防守者的阵地,闯入公墓的游击队员不是被杀了就是被击退了,黎明前,一支德国巡逻队爬过围墙,爬到一架失事的滑翔机旁寻找弹药,却没有遇到游击队,破晓时分,第一架德国侦察机出现了,6时,德国战斗轰炸机出现并瞄准了撤退的游击队,一小时后12架ju -52运输空投了补给筒。10:00时,一个侦察营的水陆两用汽车到达,但直到下午三点左右,威廉战斗群到达时,党卫军第500营的幸存者才感到安全,当天早上登陆的874名士兵中,大约213名士兵阵亡,57人失踪。

追捕铁托的行动失败了,但德国人的行动仍在继续。当铁托到达波托奇时,他与盟军使团联合起来深入到森林深处,盟军首要任务是转移德国追捕铁托的注意力,5月26日下午,B-17轰炸机在P-38战斗机的护送下袭击了比哈奇铁路调车场和跑道。5月26日至30日,英国皇家空军和美国空军部队共飞行1 000多架次,5月30日,萨格勒布空军基地被55架b -17摧毁在地面上有45架飞机,并破坏了96架其他飞机,这几乎消除了德国空军在南斯拉夫的战斗力量。到5月29日,当游击队完成了在萨那西部的撤退时,大量的敌人纵队被观察到正在撤退。说明行动已经到达了顶峰,威廉战斗群的前进在普雷卡附近遭遇了顽强的抵抗,由于缺乏弹药而停滞不前德国人正式停止了起诉并下令让部队扫荡附近地区。

3日晚上,苏联一架飞机降落在库普雷斯科波里的一个飞机跑道上,把铁托带到意大利南部的巴里,铁托在巴里呆了两个晚上,然后登上了英国驱逐舰布莱克莫尔号,在军官室里吃过一顿愉快的晚餐后,给聚集在那里的军官们用英语唱了一首《猫头鹰和小野猫》。一到岛上,他就在一个山洞里建立了新的总部。并想出了一个计划来欺骗德国人,让他们以为他还在尤斯拉维亚。克罗地亚游击队总部的无线电通讯可以表明铁托就在那里。然而,当铁托和麦克林批准这个计划时,克罗地亚的游击队领袖戈斯纳亚克却不那么热心,他预计德国人会对广播电台的位置进行三角定位,并对他所在的位置发动另一次攻击。计划被放弃了,

六:结语

但是德国在巴尔干地区的地位急剧恶化,苏联通过罗马尼亚的推进导致德国从巴尔干半岛撤退,10月贝尔格莱德被解放。1944年9月21日,希姆莱在对军事领导人讲话时,提到铁托这样说:“他确实赢得了元帅的头衔。只要我们一抓到他,就马上杀了他……但我希望我们在德国能有十几个铁托,他们是领袖,他们有这样的决心和勇气,即使永远被包围,他们也决不会屈服。这个人一无所有,一无所有……他总是被包围着,而他每次都能找到出路……他是一名毫不妥协、坚定不移的战士。坚定的指挥官。”德国人企图捕获铁托和他戏剧性的逃跑的故事在巴尔干半岛家喻户晓。铁托的成功逃亡巩固了他的政治地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