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对聊城记忆中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宽容

subtitle
张国广 2021-05-09 17:20

记忆中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宽容
那是发生在2004年山东聊城某县某村的事情,因为村里建房子的事情,邻居家不愿按村里规划建房,想多站宅基地。
邻居家弟兄几个当年全部在聊城市区工作,当年在城市的人都感觉比农村人高一等,其中有一位在聊城公安局上班,每年都开警车回农村上坟。
因为我们要建房找村长协调,村长不敢协调,说他们家太厉害,都有关系。
后来邻居家知道我们找村长,在聊城找了很多社会人员来到村里把我爸爸、叔叔打了,我爸爸为了保护我叔叔被桶数刀,直接去了某县医院。
报警后,镇上警察即然让协调,因为他们家都是政府单位上班。
我们就是一平民农村人家,没有任何背景,我妈妈哭着去村长家里说,没有王法了吗?村长只说他们家都是政府人员谁敢管。
事过这么多年,我父亲一直有阴影在里面,但是我妈妈一直说算了,因为我们家现在比他们要更好。
妈妈说好人永远有好报。我不想宽容,但我知道我要更努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4赞

1977-2021:我的高考记忆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