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指导员肺腑之言:如果连队成了光棍连,那是干部的耻辱

subtitle
战旗红 2021-05-09 12:10

兵营情事连载21

作者:石头大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简介】石津安,笔名,石头大侠。1959年出生,1976年下乡,1978年入伍,2001年自主择业。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军旅长篇纪实作品“兵营往事”系列第一部《兵营兵事》(40万字)“兵说”“战旗红”刊发后,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第二部《兵营情事》继续在“战旗红”连载,敬请读者关注。

安然到营里任职才一个月,就赶上了两个指导员,在处理两个班长家中拍来“母病重速归”电报,采取不同的方法,所达到的效果也是截然不同的。

三连李指导员口口声声,李大双在接到母病重的电报,依然坚持在训练场上,体现了无私奉献,体现了一个老班长的革命情怀。话是这么说,但是,安然采访过李大双,远不是李指导员对外宣传的那样,李大双对这件事一直耿耿的,他是给指导员面子,气憋在肚子里。

安然看到张福来从家里回来,那个精神气,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精神头饱满,他一定会把感激的心情完全用到训练场上。

朱指导员在张福来回家的事上,对外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觉得自己做对了事情,还要偷偷摸摸,总是有着压抑的感觉。

对待两个班长同样一件事上,两个指导员处理方法的各异,有着不同的态度和处理原则。他们俩的观点和做法,终于在营里干部会上爆发了。

教导员组织全营干部学习,学习的内容是在新时期条件下如何管理和带好兵。徐教导员照本宣科地讲了已经准备好的学习材料,而后组织大家发言谈体会。像这样的发言,一般的情况下都是连队主官发言,如果有时间或者有机会,个别排长也能说上两句。

一连指导员李晓谈了带兵之道,他是强调用感情带兵,这样带出的兵心服口服,完成任务真心实意。他刚讲完自己的体会,按照编制顺序,应该是二连组指导员发言。可是,三连李指导员,有些按捺不住,急急忙忙地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我不完全同意一连指导员的带兵观点,完全用感情带兵,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带不出过硬的战士的。我们连的李大双就是最好的例子,一边是母亲病重急需回家探望,一边是马上驻外训练,他选择了把电报揣在兜里,继续安心训练,取得了好成绩,也练就了一颗赤胆忠心,这样的兵你说能不过硬吗?

可我知道,有的带兵人,不是坚持原则,拿原则做交易送人情,主动给来电报的班长请假回家,没有一点原则性,哪像是个干部的样子,这样带出的兵要打个问号?

李国民说道这里,他喝了口水,看下边没有啥反应,又激昂地讲了下去:

大家可以想一想,这样下去,部队就会是一盘散沙,就会失去战斗力,太儿女情长了,怎么能带出过硬的兵?我经常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怎样才能带出一个过硬的连队?应该从怎样才能带出一个过硬的战士入手。要从平常工作抓起,要从平常养成做起。不能什么事情都要考虑个人利益,尤其是在部队执行任务期间,更要无条件地服从部队大局。我们连的李大双在这一点上,要求严,做得正,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李大双照这样做下去,一定能够培养一个过硬的战士,过硬的班长。

李指导员越讲越兴奋,有些手舞足蹈起来——

其实,我们的战士都是好战士,他们来部队都是严格通过选拔和审核才入伍的,关键是我们连队干部怎么带的问题。平时带兵松懈,关键时刻小恩小惠,搞一些小动作。据我掌握,我们有个连的班长,家里拍来母病重的电报,连队的领导主动给这个班长请假回家。这个连面临着执行驻外训练的任务。

李指导员讲到这里,他瞅了眼朱指导员。安然也在为朱指导员捏着一把汗,这不是明显在说张福来回家的事情吗?

朱指导员倒满不在乎,他打开杯子,笑着喝了口水。李指导员继续铿锵陈词——

我们的连队干部,这么卖力气地为这个班长请假回家,这个班长家的真正情况,是母亲确实有病,但病情不至于非的回家探望。我们战士的家长到了这个年龄,有病也是正常的,不是非要回家处理的病,就不应该请假回家。据我了解,更为严重的是,这个班长借回家探望母亲病情的时候,还相了亲。

李指导员讲到这里的时候,在座的干部中一阵交头接耳的声音。这时朱指导员有些激动,他喝了口水,很平和地语气说道,刚才,李指导员讲怎样才能带出过硬的战士,有些观点我赞同,但有些观点我是坚决反对的。他所说的班长请假回家的事情,就是我们连的张福来班长。朱指导员瞅了瞅大家,继续说,事情的整个经过是这样的……

朱指导员毫无保留地,把张福来家来电报,他是怎么找教导员给张福来请的假,张福来回家的全部经过,都一五一十地向大家作了汇报,没有一点遮遮掩掩的地方。

朱指导员原本不想把这件事在会上披露,既然李指导员含沙射影,已经挑明了张福来请假回家的事情,朱指导员想纸里包住火是不可能的,索性着了火,还不如让火把纸全都烧个透。

朱志民仍然很平静地继续讲下去。

不错,这次张福来回家,不仅仅是探望他母亲的病情,还有一个任务,是回家相亲,而且这次张福来收效还真不小,他母亲能够下炕了,张福来相了个漂亮姑娘。

朱指导员讲到这时,大家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声。朱指导员个头不高,没有李指导员那样伟岸英俊。他又转动了一下小眼睛,不慌不忙但又十分从容地说,不错,这次张福来请假的主题,是母亲病重回家探望,他应该全身心地照顾母亲。可是,张福来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了,在一定程度上,他母亲的心病也是因为儿子没有对象带来的压力。这次张福来回家,既探望了母亲,又相到了对象,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吗?的确,连队面临着外出执行训练任务,他请假也是计算着时间安排的,而且他又提前一天归队,什么事情也没有耽误,这有什么过错吗?

平时看着朱指导员小小的个子,有些弱不禁风的感觉,说话嘻嘻哈哈的,给人一种没有李指导员那么严肃庄重。但是,在此时的发言上,他据理相争,一丝不苟。他又喝了口水,继续说,怎样才能培养过硬的战士?平时要严格要求,训练要刻苦认真,战时要流血流汗,冲锋陷阵。

可是,在这些我们的战士都做到的时候,作为他们的父母官,他们最直接的领导,能不能多关心一下他们个人生活的疾苦?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也应该帮助他们找个对象,帮助他们成家立业,这与培养过硬的战士一点也不矛盾。

朱指导员打破了平和的语气:恰恰相反,这样会更好地促使他们安心训练,更好地扎根连队干好本职工作。我真的不愿意看到,一群生龙活虎的战士们,全是一群光棍,真的有一天成了光棍连的时候,那才是我们连队干部的耻辱。

朱指导员铿锵有力的发言,第二次赢得了大家的掌声。安然高兴地多拍了几巴掌,因为他最清楚张福来和李大双电报的事情。

刘营长低着头在看文件。李指导员脸一阵红一阵白,但他很快恢复了常态。徐教导员轻松的样子,手里拿着杯子,流露出笑意还略带思索的神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