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滇池东岸神秘“钉子户”:高尔夫球场“糊弄”上级,背景吓人!

subtitle
蓝腾财经 2021-05-09 09:5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来源 | 地产密探(ID:real-estate-spy)

◎ 编辑 | 密探君

一夜之间,“高原明珠”昆明火了,“昆明之眼”滇池却在流泪。

前日(5月6日),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通报揭开滇池环湖开发乱象,长腰山变成“水泥山”,环草海25公里湖滨带已被42个房地产项目围住,触目惊心。

长腰山之所以满目疮痍,变成“水泥山”,就因这里有个七彩云南·古滇名城项目,以康养之名行房地产之实,“罪魁祸首”即为昆明本土的诺仕达集团。

据云南当地媒体报道:5月4日,昆明市一把手、二把手现场督办整改,投入1700多人连夜行动,滇池面山二级保护区在建项目已开始拆除,从播放视频看,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的别墅群被推倒。

5月7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除了上述严重问题之外,中央督察组还曝光了滇池东岸“钉子户”铭真高尔夫球场侵占一级保护区内数百亩的严重问题。

-壹-

该高尔夫球场占地703.64亩,其中“5号、12号球道的全部区域,4号、6号、11号球道的部分区域,均位于滇池一级保护区内,侵占保护区456.68亩”。

2004年,新建高尔夫球场被国办一律叫停。4年后,以“户外旅游休闲公园”名义,铭真高尔夫球场却被一路“开绿灯”兴建起来,2010年5月被投入运营,号称“距离滇池最近的高尔夫球场”。

这个高尔夫球场的开发运营者就是“昆明铭真运动旅游有限公司”。该企业还配套开发了“培星东岸”高档别墅业态。

资料显示,2011年、2015年及2016年,昆明市国土局曾出具过三份行政处罚决定书,确认“铭真高尔夫球场”擅自更改土地用途,将商服用地全部建成高尔夫球场及相关配套,已经违法,要求开发商交还400多亩土地并缴纳巨额罚款。

结果,昆明市国土局却拿“铭真高尔夫球场”没办法,业主方“拒不退出”,2018年底才在一级保护区范围内的球场上象征性栽种少量树木,企图蒙混过关。

今年4月,中央第八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云南,该球场的整改终于有了“动作”,突击“假”栽树,但其实是“糊弄”上级,球场基本功能并未消除。

作为业主方的“昆明铭真运动旅游有限公司”,凭什么如此“豪横”,竟不把昆明市国土局放在眼里,甚至还敢“糊弄”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指出,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履行主体责任不到位,为该球场长期违法违规提供‘保护’

“隐瞒该球场未取得合法审批手续的事实;发现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后,也未如实向上级回报及认真督促整改。”

-贰-

人们不禁要问:昆明铭真运动旅游有限公司,到底是什么背景来头,竟让昆明滇池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选择性失明”,不惜“糊弄”上级为其提供“保护”?

昆明铭真运动旅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最初由尹誉霖、姚应发分别持股90%、10%;2014年底,姚应发退出,尹誉霖减持至15%,引入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云南公司、北京宏宇琪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分别持股25%、60%。

一年后,中国城建开发有限公司收购北京宏宇琪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所持60%,成为昆明铭真运动旅游有限公司的新股东。

中国城建开发有限公司由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全资控股,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云南公司由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绝对控股,最终均由在香港注册的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国际有限公司(注:私人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在内地注册的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最终由在香港注册的中国城市建设开发(香港)有限公司(注:私人有限公司)全资控股,而该港资公司2020年2月曾接盘亚洲联合基建控股与中国城市建设国际有限公司(“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全资附属公司)位于美国迈阿密联合开发项目。


另获悉,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有限公司、中国城建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又联合控股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国际有限公司。

-叁-

2018年6月份,中民嘉熙投资浙江有限公司集中收购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云南公司、中国城建开发有限公司所持合计85%股权。

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的上述两家附属公司,为何集中出售所持85%股权?实际上,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2017年5月曾公告过旗下三只债券“暴雷”,涉案金额4.2亿元,此后不断陷入“暴雷”连环,至今仍未摆脱债务危机。

对于“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而言,2016年8月是个重要节点,北京中冶投资有限公司约15.83亿元收购中国城建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所持51%股权,不久完成工商变更,摇身一变要成为“央企”一员。

查询官网,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可谓背景“显赫”,令人咋舌。

意外的是,2018年2月,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公告透露“北京中冶至今仍未能向中城科技支付任何转让对价”,“北京中冶控股我集团至今,我集团开始出现债务违约,并 已多达七次,企业经营退步,此期间的责任应由北京中冶承担”。

这不难看出:2015年至2018年,正是镀上“央企”金身的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扬眉吐气”时期,也是控股投资铭真高尔夫球场违规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400多亩用地的关键节点。

2020年9月,贵州佰世翰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收购尹誉霖所持15%股权,与中民嘉熙投资浙江有限公司所持85%股权,持续至今。这两大股东是“中城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直属或间接附属全资控股子公司。

这意味着:最初持股90%的尹誉霖彻底退出了“昆明铭真运动旅游有限公司”及铭真高尔夫球场及配套项目。去年7月,尹誉霖以云南铭真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身份签约四川能投集团,打造云南重症产业链基地。


持有云南铭真医院45%股份的昆明航麟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注:尹誉霖控股70%),2018年与昆明滇池国际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下属国资公司成立“昆明滇池医疗健康养老发展有限公司”。蹊跷的是,该康养公司去年初已申请注销,今年2月完成注销。

注意!昆明航麟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与昆明滇池国际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下属同一国资公司,还成立了云南国安医疗管理有限公司及云南铭真医疗设备有限公司等。

经查,中城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由中城建(深圳)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投,最终由在香港注册的中国城建开发国际有限公司(注:私人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也就是说,“昆明铭真运动旅游有限公司”及旗下“铭真高尔夫球场”目前实为神秘在港私有企业——中国城建开发国际有限公司所有。

它,与站在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背后的另一在港私有企业——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国际有限公司是否关联?目前,仍有待进一步查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8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