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刘和平:拜登多边主义不离口 其实是玩假的

subtitle
直新闻 2021-05-08 21:5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直新闻:刘先生,对于中国外长王毅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本月联合国安理会上发生激烈的观点交锋一事,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由于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本月主席国,因此本次大会的主题“维护多边主义和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是中方以主场的优势制定的,其目的就是要针对拜登政府近来在国际上推行的单边主义行为好好“修理一下”美国。

然而,让人稍感意外的是,在王毅批评美国奉行单边主义行径的时候,布林肯不仅认为当前拜登政府奉行的就是多边主义,而且反过来倒打一耙,指责中国破坏了多边主义,尤其是破坏了所谓“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那么,中美之间在谁才主张与奉行了多边主义这一问题上,为什么会出现各说各话、针锋相对的现象?我认为,这背后的原因其实就在于,中美之间不仅在整个世界应该走向多极化还是单极化,以及美国是否是在搞霸权,容不下一个强大的中国问题上出现了重大的分歧。而且在什么才是真正的多边主义这一概念、原则与源头问题上,出现了根本性的分歧。

我的这一判断,从王毅和布林肯的讲话中都能找到依据。王毅说,以意识形态割裂世界的行为,与多边主义的精神背道而驰,是历史的倒退。这背后的潜台词就是,美国不仅不认同和不接受中国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而且刻意在这方面搞分裂与对抗,这就是典型的单边主义行径。布林肯说,美国并不试图要遏制中国,但是美国与盟友必须捍卫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我认为,这个所谓的“规则”,指的不仅仅是一系列的国际规章、法律与制度,更为关键性的是,它指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所主张并奉行的那一套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美方甚至是将它美其名为所谓的“普世价值”。美方非常霸道地认为,所谓国际秩序的多边主义必须要有一个基本的前提,那就是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的单一化或者说是西方化,中方坚持自己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与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所谓的“破坏多边主义”。从中我们可以看出,美国不仅是在以美国的霸权独尊,而且是在以西方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独尊。在中方看来,这种唯我独尊的现象,就是在搞单边主义。

而中美在多边主义这一概念、原则与源头问题上出现了根本性的分歧,尤其是美方不接受和认可中方的主张,中方也绝对不会接受西方的那一套规则就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这就是中美在这一领域的对话会出现鸡同鸭讲现象的原因,也是布林肯会哀叹“跟中国对话很艰难”的原因。

直新闻:既然中美在这个领域内争论得如此激烈,那在你看来,多边主义的国际秩序最终能够建立得起来吗?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确实,最近几十年以来,包括中国、俄罗斯、印度在内的相关发展中大国,一直在呼吁建立多边主义的国际秩序,但是至少从当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态度上来看,人类实现多边主义国际秩序的梦想仍然只是梦想,甚至是随着美国主动挑起跟中国的意识形态“新冷战”,这一梦想的实现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布林肯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讲话时做了个最后的表态,他说,“美国将不遗余力地团结西方盟友,一道捍卫并重振这一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这也就意味着,美国不仅没有因为中国的呼吁而改过自新,包容和接纳中国所主张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而且未来美国外交工作的重心,就是要团结盟友在这一方面对中国进行打压。而中国也势必会进一步坚定自己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与文化自信,并在国际上团结认同中国理念的亚非拉国家一道,共同捍卫中国所主张的多边主义。

当然,我们也没有必要就因此对未来的世界前景变得更为悲观,认为接下来的国际秩序将会从多边主义倒退回单边主义。事实上我认为,虽然多边主义国际秩序是中俄等国家的期待与梦想,但真正的多边主义秩序从来就没有真正存在过。有不少人都认为,冷战期间的国际秩序就是多边主义的。对此我的看法是,这只是人们的一种错觉。虽然在冷战期间,世界曾经形成过东西方两大阵营,也就是在苏联为领导的东方阵营跟以美国为领导的西方阵营,同时还有一些保持中立的第三世界国家。但是,这种多极化或者多边主义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因为当时的西方阵营不承认东方阵营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与政治制度,反过来东方阵营也是如此,双方不仅没有真正共容过,而且都是以消灭对方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与政治制度为目的,并且因此而老死不相往来。同时我还认为,在冷战结束之后,也没有形成真正的多边主义国际秩序,美国虽然一度包容过中国的和平发展,但那只是权宜之计,他们只是把唯我独尊的想法暂时给隐藏起来了,并且一直在伺机等待时机改变中国。所以过去百年来的人类历史,就是一部一部分国家渴望建立多主义国际秩序并且求而不得的历史。

直新闻:我们注意到,无论是国家主席习近平5月6日晚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电话,还是王毅以这次联合国安理会上的发言,都强调世界需要真正的多边主义。你如何来理解“真正”这两个字?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习近平主席与王毅外长在谈到多边主义时突出强调“真正”这两个字,既是画龙点睛,也是话里有话。它指的是拜登政府当前挂在嘴巴上的多边主义其实是在玩假的。

而在我个人看来,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很吊诡。奉行美国优先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虽然搞的是单边主义,但他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却是有可能导致国际秩序出现多边主义化。相反,拜登总统虽然多边主义不离口,但他真正奉行的却是单边主义,或者说拜登当前的所作所为,导致的将会是单边主义的国际秩序。

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特朗普不仅不重视西方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这些东西,也不想在这一领域内搞所谓的唯我独尊,他关注的只是有形的美国利益,而不是那些在他看来虚无缥缈的价值观念,这就使得中国所倡导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不仅有了相对良好的国际生存空间,而且有可能成为跟美国为首的西方对立的那一极。尤其是特朗普在跟中国对抗时,不仅喜欢单打独斗,而且几乎把西方盟友尤其是欧洲国家都给得罪光了,这也使得欧盟产生了自己要成为美国、中国这两极之外的另外一极的想法。

相反,拜登虽然大力倡导所谓的多边主义,但是他不仅在意识形态、价值观念与政治制度上搞唯我独尊,不认可、不承认、不接受中国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与政治制度,而且企图结盟以欧盟为首的西方来共同对抗中国。这个所谓的结盟,其实是要把欧盟置于美国的领导与保护之下,也就是不仅要否认和打击中国这一极的存在,而且要同化甚至是消灭欧盟这一极。这样做的最终结果,就是导致国际秩序走向单极化,只剩下美国这一极,只剩下美国一家独大。

作者: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评论员。

延伸阅读

布林肯:不允许中国挑战国际秩序 我们要捍卫它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5月2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采访时称,美国的目标是维持当前的国际秩序不受中国“挑战”,但走向军事对抗严重违背中美两国的利益。


“国务卿布林肯讨论中国带来的‘威胁’”,CBS报道截图

布林肯声称,美国对华政策目的“不在于遏制中国”,中国是唯一具备挑战“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能力的国家,而美国的目标则是要维持当前国际秩序:“我们的目标不是遏制、打压中国,而是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中国正在给这一秩序带来挑战。无论谁想要挑战秩序,我们都会站出来捍卫它。”

但他随后又强调,军事对抗并不符合中美两国利益。“我认为,中美发生军事对抗,甚至仅仅只是朝着这个方向走,都将严重违背中美两国利益。”布林肯说。

谈及中美两国关系,他还表示,“中美关系是非常复杂的,不管是在竞争性方面、对抗性方面还是在合作性方面,都是如此。”

在此次采访中,布林肯倒也没忘记像往常一样攻击中国、鼓吹“中国威胁论”。他声称,中国在过去几年里变得“更加咄咄逼人”,“相信自己应该成为世界的主导者”;他同时沿用美国政府的“老套路”,污蔑中国“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并炒作涉疆议题称中国“侵犯人权”。

布林肯最后重申了拜登“联合盟友对抗中国”的策略,称要把“志同道合,同样对中国不满的国家”联合到一起,这样美国的行动将会“更有效、更强大”。


布林肯接受CBS《60分钟》节目采访,视频截图

尽管布林肯在嘴上指责中国“变得更具侵略性”,还说军事对抗有违两国利益,但在实际行动中咄咄逼人、频繁破坏地区稳定,恰恰是美国自己。就在4月7日,美国“麦凯恩”号驱逐舰再度穿航台湾海峡,而这已是今年以来,美舰第4起穿越台湾海峡的公开记录。

自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美国官员就一直在用“竞争”、“对抗”和“合作”这几个关键词来描述中美关系。4月2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就发表过类似言论,称中美两国的关系是多方面的,包含竞争、对抗以及合作因素,“中国既是竞争对手也是合作伙伴”。

普莱斯同时强调,美国的目标始终是利用国内资源,联合盟友与中国竞争,并“最终战胜中国”。

有关中美关系问题,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4月23日已明确指出,美方以“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来定义中美关系,没有分清中美关系的主流和支流,缺乏努力的方向和目标。我们认为,处理中美关系的正确思路应该是,加强对话、深化合作、缩小分歧、避免对抗。

王毅表示,中美关系正在进入新的十字路口,关键在于美国能否接受一个社会制度、历史文化、发展阶段不同的大国和平崛起,是否承认中国人民也有谋求发展、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权利。中美关系的未来与美国在这两个问题上给出的答案密切相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1.58万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