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千亿网贷巨头立案新进展:查封房产上千套,追缴资金超一亿

subtitle
支付百科 2021-05-08 20:5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P2P网贷在监管和警方介入后,风险加速出清,尤其是涉案平台,关联交易、资金盘被彻底穿透。

撰文 | 格东

出品 | 消费金融频道

随着网贷存量风险处置力度加大,那些用出借人真金白银换来的血腥资本也被追回。近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发布了小牛资本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最新情况通报,提到目前已查封了小牛资本1056套房产,同时还追缴资金1.4亿元、冻结涉案公司股权9991万股。

警方表示,目前正持续加大对小牛资本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侦办和追赃挽损力度。小牛资本是互联网金融协会首批会员之一,其旗下产品小牛在线为广东最大的P2P平台之一。截至2021年,小牛资本已运营七年,累计交易额超过1100亿。

2020年5月9日晚,小牛在线突然公布“平台网贷业务良性退出公告”,宣布将停止发布任何新标及停止计息,并关闭出借人开户、充值、投标等功能。小牛在线承诺良性退出期间,平台股东及高管不跑路、不失联、不撤资。当晚小牛在线出借人数超11万人,借款人116万,借款余额达104亿元以上。

本想良性清退,无奈资金盘过大,小牛在线及关联方最终以立案的结果收场。2021年1月13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通报称小牛资本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于1月8日依法立案侦查。

或许平台债务压力沉重,借款人逾期加剧,小牛在线兑付并不理想。2020年7月,小牛在线公开进行兑付方案投票并通过了《小牛在线平台良性退出兑付方案》。方案显示,小牛在线承诺首期兑付5000万元,后续每满2000万兑付一次,每月不少于一次。截至今年1月,小牛在线共兑付十期,兑付总金额为2.38亿元,兑付比例仅为2.28%。

小牛在线并不是小牛资本唯一的雷。小牛资本成立于2012年,旗下拥有小牛普惠、小牛在线、小牛新财富、小牛投资和牛鼎丰科技,涉及的资本版图包括普惠金融、财富管理和投资管理业务。

小牛在线于2013年6月上线,产品收益在5%-11.4%之间,作为网贷头部平台,小牛在线凭借线下网点和地推人员招引数百万出借人和借款人。直至2018年爆发大规模逾期,小牛在线的商业模式彻底崩塌。早年间,小牛在线已清理线下理财门店时,线上还继续发标。

良性清退无望,小牛在线的清盘也只能指望警方。目前P2P网贷机构已全部停止开展新业务,存量风险也在监管的强力治理下逐步降低。经过一系列整治措施,网贷存量债权的清收明显好转,越来越多的出借款人得到兑付。

银保监会召开2021年一季度新闻发布会时,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今年的网贷治理工作,主要是做好存量风险处置工作。针对已立案的网贷平台,银保会相关负责人指出依法加快刑事立案的机构资产处置的力度,协调公安、司法等部门加大涉案资产追缴处置的统筹力度,提升案件侦办和审判的效率。

从监管的最新表态可以看出,今年可能是网贷存量风险处置至关重要的一年,这也意味着针对网贷借款人的催收会更加猛烈。在债权债务关系规则下,网贷出清或被立案后平台债权依然成立,也就是说借款人必须还款,以保障出借人利益。

相比小牛在线,人人贷、玖富、PPmoney等头部网贷平台还在通过各种债权打折转让通道与出借人周旋,试图完成清退并转型。从网贷资产端的处置情况来看,借款人逃废债情况恶劣,仅靠回款兑付似乎并不现实。只有集团财力足够雄厚,才可能真正能实现良性清退。

网贷模式破产,归根结底是平台借标圈钱的“原罪”所致。网贷成为风口之际,众多平台效仿美国网贷巨头Lending Club,开始所谓的普惠金融创新。2017年国内网贷行业贷款规模高达4300亿美元,而英美两国的网贷总贷款规模才400多亿美元。国内网贷最疯狂的时候数量高达6000余家,远高于同阶段其他资本市场。

在P2P最疯狂的时候,各路资本涌入,雪球也越滚越大。银行系、国资系、民营系、风投系一掷千金,生怕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创业机遇。直到2016年前后,宜人贷、趣店、拍拍贷等平台纷纷赴美上市,网贷迎来高光时刻,创始人和投资人都沉浸在打造金融集团的幻想里。

资本没有洗掉网贷的原罪,反而助推了血腥和贪婪。各路机构通过自融、担保、假标等形式,对出借人和借款人两头收割。更有甚者,一些平台组织庞氏骗局,拿到钱之后就跑路。

网贷平台在运营过程中,一方面以10%以上的高额收益诱导出借人投资,另一方面通过增加各类收费名目,抬高借款人融资成本。平台风控形同虚设,借款人负债过重,资金无法循环,最终出借人兑付遥遥无期。

以老牌机构人人贷为例,人人贷创始人杨一夫在宣布清退时直言人人贷回款情况并不乐观。人人贷此前回款是靠垫付方式,监管要求所有网贷新业务停止,就意味着垫付资金枯竭也是迟早的事。在疫情、逃废债等因素影响下,人人贷等平台回款更是一地鸡毛。

P2P本质是借贷信息中介,但大多网贷机构违规运营,实际从事信用中介的业务。P2P商业模式存在天然缺陷,风险非常集中,有涉众性、传染性等特征,一旦资产质量恶化,流动性陷入危机,就容易引发暴雷潮,出借人的财富蒸发。

2018年网贷行业暴雷潮来临,小牛在线等网贷机构出现大规模逾期,与之相随的清退信号也逐渐释放。全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向各省市网贷整治办下发了《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及《问题清单》,这份问题清单共有108条,仔细对照清单内容没有任何机构符合。

2018年12月底,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的《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更是奠定了行业清退的主基调。2019年,各个省市陆续宣布辖区内所有机构都不符合监管要求,最终全部取缔。

回顾我国网贷历史,可以发现暴雷消亡其实是必然结果。首先,网贷发展伊始未对门槛进行设置,导致一些不具备借贷能力的机构以互联网金融创新的名义,大肆扩张,甚至经营金融诈骗业务。

其次,网贷行业缺乏明确的监管主体,更没有与网贷行业相适配的法律法规。政策真空导致风险蔓延,部分网贷机构存在虚设概念,设立资金池,涉足非法吸收公共存款、卷款跑路等乱象。

在对出借人和借款人教育上,网贷行业发展十余年,出借人和借款人对网贷的风险认识薄弱,出借人认为平台合规能保本,借款人认为网贷属于高利贷无须还。

网贷被取缔,转型也只是一小部分机构的机会,不少平台落到被立案的下场。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被立案网贷平台数量超过460个,爱钱进、微贷网、新新贷、达飞云贷等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集资诈骗”等罪名,均已被立案调查。

当然也有平台宣布存量清零完成兑付,实现离场转型,其中包括陆金所、乐信、51信用卡、拍拍贷、你我贷等。选择转型网络小贷公司成为网贷机构的首选,但是在网络小贷新规限制下,网贷机构的转型不确定性增加,大多数网贷平台选择引入机构资金转型纯助贷模式。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仅金可贷、林海互联网金融、易e贷、金投行、海豚金服、禹顺贷、融通资产等少数网贷平台获得地方监管机构批准转型为小贷公司。转型小贷公司的前提是必须清零存量。

网贷行业大逃杀,对被立案的平台来讲,这一劫凶多吉少,转型更是无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