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断臂”万能险,建信人寿失去银行系险企桂冠

subtitle
环球老虎财经 2021-05-08 20:43

4月30日,建信人寿官网更新了管理层名单,来自中国建行体系的丁慧成为建信人寿新一任总裁,结束了建信人寿9个月左右的总裁“空窗期”。且其建信人寿董事的任职资格已于4月21日获得上海监管局的批准。

事实上,作为银行系险企,建信人寿有着深刻的“建行系”高管“烙印”,其4任董事长,无一例外均来自建行体系。且背靠建行这棵大树下,建信人寿一度迎来“野蛮”生长,保费曾在2012-2016年短短五年翻了近8倍,规模也一度位列银行系险企榜首。

不过过度依赖银保渠道带来的退保费高居不下、产品单一、偿付不断下滑等则成为建信人寿长期存在的问题。

2017年,监管重压下,大部分寿险开始价值转型,建信人寿此前依赖的万能险开始大幅削减。与此同时,公司在寿险业中开始“掉队”,2020年整体保费规模在银行系险企中更是跌至第三,且保费收入仅为第一名的一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梳理时间线,上一任总裁任职之际几乎也是公司开始转型之时,且有意思的是,去年二季度,建信人寿保费收入仅为53.54亿元,较一季度陡降81.17%。而随后七月,谢瑞平便转任公司董事长。

或许,对于建信人寿而言,除了转型中一时难以摆脱银保渠道,丢失银行系险企桂冠和近年来的规模之困或更是令其糟心的重要一环。

“建行系”高管“烙印”

公开资料显示,建信人寿成立于1998年,前身为太平洋安泰人寿,原始股东为中国太保和美国安泰保险。后来,ING(荷兰保险国际公司)收购了美国安泰的国际业务,与太保集团分别持有太平洋安泰50%股权。

自2009年中国邮政出资设立国有全资寿险公司中邮人寿后,各股份行开始加快布局保险板块。

2011年,中国建行通过收购股权,最终以51%的股权拿下了太平洋安泰人寿的控股权,并改名为建信人寿。无独有偶,2012年,中国工商银行、安盛中国和中国五矿集团合资组建成立工银安盛人寿。

不过与其他银行系险企相比,建信人寿的高管大都具有较为深刻的“建行系”烙印,尤其是董事长一职,截至目前,建信人寿共历经4任董事长,而纵观每个董事长履历,无一例外均来自建行体系。

2011年6月,王军获批成为建信人寿董事长,在加入建信人寿之前,他担任中国建行北京分行行长、党委书记;2013年6月,王军离职,中国建行总行副行长章更生兼任建信人寿董事长;2018年10月,曾任中国建行上海分行行长的段超良担任建信人寿董事长。去年7月,彼时担任建信人寿总裁一职的谢瑞平升任建信人寿董事长,此后建信人寿总裁一职便处空缺。直至目前丁慧的上任,才结束了建信人寿9个月左右的总裁“空窗期”。

纵观这二人简历,亦与建行颇有渊源。谢瑞平自1989年就进入建行,拥有30年的银行工作经历和经验。而新任总裁丁慧也是金融业内的一名“老将”。

公开资料显示,丁慧出生于1975年,自2000年参加工作以来,其曾先后担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监管一司干部、副主任科员,原中国银监会银行监管一部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期间派赴美国货币监理署工作)、副处长、处长,原中国银监会党校副校长。

2015年,丁慧进入中国建行工作,先后担任总行股权与投资管理部副总经理、湖北省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可以看出,15年的金融监管工作经验,加上6年左右的金融市场工作经历,丁慧经验颇为丰富。

事实上,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银行系险企,建信人寿在建行这棵大树下可谓好乘凉,除了不断输送的高管人才,依赖银保渠道,建信人寿也曾迎来高速发展。

背靠大树,建信人寿的野蛮生长时代

一直以来,银行是国内最大的保险分发渠道,大多数寿险成立之初规模的急剧扩张背后大都离不开借助银保渠道大量销售短期理财型保险。而银行系保险公司,具有银行股东的先天优势,往往成长的更为迅速。

年报数据显示,建信人寿在银保渠道的助力下,2012年至2016年迎来爆发式增长,保费收入分别为58.68亿、70.12亿、158.89亿、205.27亿、461.17亿,五年翻了近8倍。

彼时,在银行系险企中,建信人寿风光无限。保费规模超过在此前成立的中邮人寿,位居榜首,且较第二名工银安盛人寿保费收入多近120亿元。

且值得一提的是,在做大规模的同时,银行系保险公司实现盈利的时间也大大提前,不同于其他传统寿险“七亏八盈”的利润周期,建信人寿自2011年便实现盈利。

不过相较于保费收入的激增,其净利润的增长却不尽如人意。2016年,建信人寿净利润仅为3.88亿元,同期对标公司新华人寿净利润49.42亿元。

事实上,通过银保渠道销售,建信人寿规模冲量的产品中绝大部分为分红险和万能险等高现金价值的短期理财型,由此造成公司退保金高居不下,这种高保费背后的低价值也一直被诟病。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银行系保险公司在冲规模的同时也伴随着资本抵补相对滞后,偿付能力充足率成为其掣肘。在保费高速增长的同时,建信人寿偿付能力充足率不断下滑,一度下滑至紧贴监管指标。

数据显示,2012四季度末,建信人寿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291.70%,截至2016年四季度末,该指标则降为156%,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09%,在行业均处尾队。

而就在银行系险企野蛮生长时,监管重拳打击,偿二代开始实施,在新的监管环境下,即便是背靠建设银行的建信人寿,也不得不向过去的粗放式发展挥手告别,开始“转型”之路。

万能险规模大幅下滑,建信人寿丢失银行系险企桂冠

转型之痛很快在保费规模上体现。年报显示,建信人寿2017年-2018年保费收入分别为297.89亿元和252.9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35.41%和15.1%。

与此同时屋漏偏逢连夜雨,建信人寿的退保金也开始激增。2018年年报显示,建信人寿当年退保金为279.35亿元,同比2017年的134.67亿元上涨了107.43%。

对此,在2018年年报中,建信人寿表示,保险业务收入下降的原因是企业主动寻求从大规模到高价值的转变,保费规模的变化符合预期。

具体来看,这种高价值的转变背后,建信人寿在压缩公司万能险规模。

2019年年末,公司保费收入排名前三的万能险产品总保费收入为159.11亿元,而到去年年末,这三种产品收入仅为37.52亿元,其中惠赢1号两全保险(万能型)更是由19年的148.35亿元降至20年的14.98亿元。

不过建信人寿在价值转型方面似乎成效并不高,公司保费收入仍然依靠分红险,同时前五大险种的销售渠道无一例外仍是银保渠道。

另整体来看,虽然近两年保费规模开始有所上升,但仍低于2016年的高光时刻。且值得注意的是,转型期间,建信人寿已经悄然“掉队”寿险业并在银行系险企中丢失曾经的桂冠。

据统计,2020年,建信人寿保费收入433.29亿元,规模保费在寿险业中表现并不突出,排名18。而在银行系险企中,建信人寿也被中邮人寿和工银安盛赶超。年报显示,工银安盛2020年保费收入为479.63亿元,中邮人寿则达到819.96亿元,接近建信人寿两倍。

短短4年间,规模原地“踏步”同时转型成效甚微,这或许也不难理解公司此时的人事变动。

事实上,梳理时间线,也可以看出,上一任总裁任职之际几乎也是公司开始转型之时,且有意思的是,去年二季度,建信人寿保费收入仅为53.54亿元,较一季度陡降81.17%。而随后七月,谢瑞平便转任公司董事长。

或许,对于建信人寿而言,除了转型中一时难以摆脱银保渠道,规模之困或也是另其糟心的重要一环,而在新任总裁带领下,公司能否再现当初高光令人期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