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了抢鱼,英国出动军舰法国要切电缆,脱欧还有多少后遗症?

subtitle
世界说 2021-05-08 20: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地时间5月6日清晨,五十多艘法国渔船浩浩荡荡抵达英国皇家属地泽西岛首府圣赫利尔的港口前,在船顶挂上了写着“生气”的示威条幅。对此,唐宁街干脆部署了两艘军舰到港口坐镇。中午,法国方面也对等地部署了两艘巡逻艇。眼看宿敌对峙,局势紧张,似乎随时有擦枪走火的可能。好在,法国渔民在和泽西岛当局交涉无果之后于下午2时左右起锚返航,伦敦方面随后也撤回了军舰,局势暂时回到了正常轨道。

还在英国正式脱欧之前,它与欧盟的渔业冲突就被普遍预期将同苏格兰前景、北爱尔兰边境问题等焦点矛盾一起,成为脱欧的必然“后遗症”。如今,新形势下重燃的第一轮旧冲突,正是并不令人意外地爆发在了英法这对老冤家之间。

与法国紧邻的“皇家属地”

泽西岛地处法国诺曼底大区附近海域,距离法方科唐坦半岛约22公里,而此处北上不列颠则需要经过130公里的路程。它曾是诺曼底公国的一部分。诺曼底公爵在1066年成为英王,而不列颠的王权又于1204年失去了诺曼底的陆上领土,这使得泽西岛成为了英国面对欧陆的一个前哨。同样在此时期,英王约翰在宪法中赋予这个特别的小岛自治地位,但其仍属于王家的私产。

泽西岛卫星俯瞰图 / Wikipedia

从这个时期起,泽西岛就是英法之间争夺的对象,岛上军事堡垒遍布。军事设施的建设也为岛民生计提供便利,促进了岛上的繁荣。在1781年一次夺岛战争失败以后,法国这种西绪福斯式的尝试再没能成功,泽西岛从此变为接纳欧洲各国政治难民之地:波兰、匈牙利和意大利的民族主义者曾到此居住,法国大革命之时革命派政治难民也在此避难,并以这座小岛为基点向全欧洲进行共和的和社会主义的政治宣传。作为和欧洲大陆命运紧密相连的一部分,泽西岛在二战期间曾被纳粹占领。

当代的泽西岛仍维持它在13世纪以来的“皇家属地”自治地位,内政上高度自治,可以自主同其它国家协定经济、环保等方面的条约,但其国防和外交大权属于英国。国际上也将泽西岛看作英国领土。泽西岛没有遗产税、资本利得税,除金融服务业等少数行业外公司税率为0%,与许多英国属地一样就此成为大公司和各国富豪的避税天堂。

在无限金融化的世界以外,泽西岛周围拥有富足的农渔产品,淡菜、牡蛎、龙虾和螃蟹资源丰富,当然也是英国与欧盟渔业摩擦的热点地区:受限于欧洲海岸线地形,英国的专属经济海域与周边多个邻国的专属经济海域犬牙交错,泽西岛更直接嵌入法国专属经济区内。

深色区域为英国专属经济海域,其余为欧洲其他国家的专属经济海域,下部浅色海域为泽西岛位置 / Daily Express

过去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一直有在英国海域捕鱼的传统。不列颠岛和爱尔兰周围的一圈海域,从英国北海和爱尔兰海,到大西洋东北部和赫布里底岛北部,都是欧洲海产的重要出产地区,有欧盟统计数据称,在英国海域,每年欧盟国家的渔船捕捞的海产价值高达6.54亿美元。

欧盟的《共同渔业政策》规定,所有成员国的海岸线以外海域彼此互相开放,各国海上经济区域也组成共同的欧盟经济区,过去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包括本土渔业产品大量出口欧陆的英国人自己,但随着2020年底一纸脱欧协议“压线”达成,曾经的约定俗成如今统统不作数了。

冲突导火线:渔船作业许可

英国脱欧的“后劲”正在法国海岸线上逐渐显现出来:原先对诺曼底居民来说触手可得的渔业资源现在变得不再易于获取。泽西岛在4月末为41艘法国渔船颁发的作业许可证,成为了冲突的导火线。

由泽西岛颁发的作业许可是脱欧的过渡措施,旨在落实脱欧协议并于2026年时达到欧盟渔民放弃此区域25%渔获量的目标。要获取许可证,需要向泽西岛当局证明船只在2020年期间曾在该海域捕鱼超过10天,还需要安装一套卫星定位装置。对于长度超过12米的船只来说,获得此证的期限为4月末,那些更短的渔船则可以等到6月底再获取证件。

规定看似宽松,但实际操作并非如此,根据赫芬顿邮报报道,本次向泽西岛当局提交申请的共有344艘船只,但最终获得作业许可的仅41艘,尚不足总数的一个零头。

参与抗议的渔船挂上了“生气”条幅 / 视频截图

更激怒法国渔民的则是其规定细则。《世界报》就此采访法国诺曼底地区渔业委员会主席Dimitri Rogoff,后者表示“每个许可都是针对单个船只的,有的不能捕扇贝,有的没法捞”,并且对作业工具、时间和捕捞海域也有相当严格的限定。一些法国渔民已经在该海域设置了捕捞网笼,但眼下办不到证使他们一筹莫展;还有些渔民的作业许可上仅批准了十天的作业期。

蛾螺

法国渔民认为,泽西岛方面迟迟不通过大多数渔船的作业许可是在拖延时间,以阻止他们在这片已经滋养诺曼底人上百年的富饶海域捕鱼,且新加入的各种细则完全没有被脱欧条例所覆盖,是在违背约定行事。

也有一些媒体就当前形势给出了不同解释:在整个审批流程内,渔民需要将自己的申请首先递交到诺曼底,诺曼底传递到巴黎,巴黎传递到布鲁塞尔,布鲁塞尔再将这些材料交给伦敦。而当泽西岛方面有细则需要事先通知的时候,则需要反方向逐个传递。这个复杂的程序极大降低了处理作业许可的行政效率,也有可能成为影响信息对称导致双方产生误解的真正原因。

5月4日,法国海洋部长Annick Girardin在国民议会就渔业证明问题接受质询。一如其在新闻公报上所表示的那样,海洋部长认为这些措施不符合脱欧条款,是“无用和没有未来的”,并以坚定的声音重复“协议!只有协议!”。

海洋部长Annick Girardin的发言,称将落实脱欧协议 / 网页截图

此外,她还提到假如泽西岛方面一意孤行,法国保留了“报复手段”,比如说切断这座95%电力由法方供应的岛屿的海底电缆……

这番表态随即被海峡对岸的媒体争相报道,英国政府表态称坚定支持泽西岛,法方的威胁“不可接受”、“不相称”。

眼看着本国政府已经放出狠话,法国渔民更是坐不住,也拿出了他们的“传统艺能”——游行示威。在法国社会中,存在一种“力量对比”(Rapport de force)的逻辑,社会各界常以示威的方式“互秀肌肉”从而取得多方平衡,示威在法国人眼中是解决社会问题的重要环节。因此,也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鳕鱼战争”以外交形式重演?

为了鱼,英国跟欧洲邻居的摩擦几个世纪以来屡见不鲜,不过英国历史上还从未赢过。1950年代至1970年代间,同为北约国家的英国和冰岛间爆发过四次鳕鱼“战争”,期间不乏两军对峙画面,2007年因为冰岛的鲭鱼捕捞冲击苏格兰渔民收成,两国的冲突再次从海平面上升到外交层面。

和老冤家法国的冲突就更是家常便饭,2018年两国渔民因为抢扇贝的问题一度“撞船”,2019年则有法国渔民威胁将封锁加莱港以打断英国海产出口。脱欧谈判过程中,渔业问题亦是各方矛盾焦点,鲍里斯·约翰逊多次表达过“控制我们的渔业”、“独立沿海”、“拿回属于大不列颠的渔场”等等言论,法国粮农渔业部部长则针锋相对,甚至抛出了“包括鲍里斯·约翰逊在内,没有任何人有权力阻止法国渔民在英国海域捕鱼”的激进发言。

6日英法媒体头版内容一览 / 网络

但即使如此,为了鱼而发展到出动军舰也仍然是令人惊诧的发展。发生冲突的5月6日当天恰是英国地方选举日,6日和7日,英法主流媒体对事件报道的“温差”明显,英国大批报纸将泽西岛冲突放在了头版头条,法国媒体相对而言则显得反应平淡许多。

而两国外交表态仍然针锋相对,约翰逊在其正式声明中称英国将随时准备回应泽西岛官员的未来求助,法国负责欧洲事务的国务大臣Clément Beaune则同天回应称,巴黎不会屈从于英国人的“威胁”。

尽管眼下双方军舰都已撤回,但外交谈判刚刚开始,无论对于哪一方来说,这显然都是已经持续五年的脱欧“拉锯战”的一个并不让人期待的番外,而谈判桌上双方的回旋余地都不会太大——用从泽西岛回程的一位法国渔民的话说,“现在是政府接手并继续捍卫我们的时候了。”(责编 / 张希蓓)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谢绝商用

如需转载请私信

@世界说globusnews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