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被房价裹挟的深圳,为何还能诞生众多超级独角兽?

subtitle
湾区经济评论 2021-05-08 18: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深圳在走下坡路了吗?

不,一定程度上说,深圳被同时到来的房价、中美贸易、劳动力成本增加的问题,拖入到了一个水逆周期。

穿透喧嚣,其实衡量这座城市经济的核心要素,还在快速前进。

深圳,仍在爬坡。

1

一组数据,看看真实的深圳实体经济的真实情况。

在最具争议的2020年,深圳上市公司470家,新增 52家。

2019年,深圳上市公司418家,仅仅增加了 26家。

也就是说,房价蒙眼狂奔的同一年,深圳上市公司却以翻倍的速度在增加。

科技与金融,依旧是这座城市的底色。

上市公司里,科技公司占比最高,金融次之,两者比重达到 68.04%。其他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占比均不超过10%。

可能大家看这个数据,还没有特别大的感觉。但是横向对比一下各个城市,你内心就会卧槽一下。

2020年,深圳科技类上市公司总市值,首次突破 10万亿,达到10.64万亿元,是全国首个此类指标达到10万亿级的城市。

北京第二,8.4万亿。

杭州第三,6.6万亿。

上海第四,6.2万亿。

城市科技公司市值,代表着全球最有竞争力产业的实力储备。

这背后是城市吸引资本,高素质人才,参与全球产业上游竞争的能力。

需要提醒的一点是, 这还是华为、大疆、OV等一系列知名深圳公司都没有上市的情况下,深圳其他科技公司达成的里程碑数据。

如果算上上述未上市公司的价值,保守估计,深圳科技公司市值有望突破:

20万亿!

2

除了上市公司数量,还有一个指标刷新了对深圳的认知:

超级新兴独角兽数量。

这是被所有人忽视的一点。

深圳本地孵化的顶级科技公司,除了熟知的华为和腾讯这样的老牌公司,其实在这两年还开始浮现出了新一轮新兴巨头的趋势。

如果以 100亿美元为超级独角兽的最低市值或者估值,我们惊奇地会发现,有四家深圳本地新公司,正开始脱颖而出。

一、荣耀

未上市公司。预计估值在 2600亿人民币左右。

这是华为与深圳国资的作品。

华为芯片危机,深圳国资雪中送炭营救子品牌荣耀。目前荣耀带着华为原有的人才和技术团队,未来是全球消费电子市场的有力竞争者。

但因为荣耀刚刚独立,OV和小米以及苹果,在今年上半年有着充足的时间窗口,现在形成了很强的先发优势,因此荣耀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也颇有挑战。

二、货拉拉

未上市公司。目前最近估值100亿美元,也有媒体报道 300亿美元

这家企业值得重点提及。

深圳一直以来缺失互联网基因,除了腾讯之外,难见优质的互联网公司。

但是在火热的O2O领域,我们都忽视了货拉拉这家公司,它已经低调地成长为全球的超级独角兽了。

截至2021年4月,中国大陆覆盖363座城市,月活司机58万,月活用户720万。员工人数超1万人。

去年年底,货拉拉官宣了E轮5.15亿美元融资,也有多家媒体爆出其F轮完成高达15亿美元的融资。

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等头部投资机构的持续加码,显示了资本市场对这家公司的长期看好。

因为广东发达的中小型商贸需求旺盛,货拉拉在当时首选深圳作为创业起点。

货拉拉的宏观逻辑很简单,中国的物流成本占GDP的13%-14%左右,但在一个比较发达的国家,物流成本可以通过效率的提升降到10%以下。因此,货运数智化的空间是巨大的。

从这家公司对人才和技术重视度来看,似乎并不会比腾讯这样的富豪公司抠门。

货拉拉的数据显示,安全方面未来2投入6个亿,2021年人才投入15亿,仅仅一个拉货福利月活动就投入5个亿。

货拉拉近年来引入的高端人才履历亮眼,既包括BAT等国内互联网名企,也有微软、Uber等国际一线企业精英。还有不少来自斯坦福大学、美国弗吉尼亚大学、伯克利大学、北京大学等国内外一流大学的优秀毕业生。

比如:

货拉拉现任CTO张浩,曾在美国Uber 大数据部、MicrosoftBing 语音组等从事机器学习与大数据工作,回国后历任滴滴研究院高级总监、饿了么技术副总裁。

货拉拉智能运营部负责人傅周宇为澳洲国立大学信息工程博士,曾在澳洲西悉尼大学、微软亚洲研究院从事机器学习教学与研发工作。

货拉拉技术总监石立臣为“2020年吴文俊人工智能自然科学奖”一等奖获得者。

三、富途

港美股券商第一股,目前市值在 200亿美元

富途是典型的腾讯系资本和人才外溢型公司。

创始人李华是腾讯第18号员工,离职创业后,获得了腾讯注资。因为深圳毗邻香港的原因,这家公司很早就拿到了香港的券商牌照。

这几年随着港股美股的投资热潮,富途多年来积累的优势,得以全面爆发2020年第四季度,富途总营收同比增长282%达到1.53亿美元。而净利润同比大增1021%,达到7131万美元。

从未来中国和全球投资趋势来看,富途还有着大量的港美股用户的挖掘空间。

但是跟所有券商行业的公司一样,富途这样的公司跟随着牛熊市场变化,富途在市场变化节点下,也将遭遇挑战。

四、大疆

目前估值超过 1500亿人民币

大疆一直以来是深圳的明星公司,但因为无人机市场的瓶颈问题,外界对其成长空间一直有不少争议。

但从今年的趋势来看,大疆开始进入自动驾驶赛道,无人机到无人驾驶的技术过渡上,实际上有不小的共性。

从行业的反馈来看,大疆的雷达和自动驾驶方案,技术和产品也都是行业顶级水平。

所以公司前景目前来看进入了一个足够大的蓝海市场,对大疆的价值在恰当时候应该重估。

3

这确实是一个神奇现象。

即便房价高企,中美贸易剧烈,疫情影响,但是依旧无法挡住上市公司和超级独角兽,源源不断地诞生。

我曾经把深圳模式,定义为人才和创业公司斗兽场模式:

通过高昂的生活成本作为人才和创业公司漏斗,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但问题在于,为什么这招只是对深圳有效?

这座城市的底层架构,到底有哪些不可替代性?

我认为,深圳独一档的能力有四个方面:

1、全球无法绕过的完整ICT产业链

这是深圳的基本盘,也是城市最大领先优势。

深圳电子信息产业规模占全球十分之一,全国五分之一。大疆,荣耀都受益于这条产业。

但接下来,深圳电子产业劳动力优势逐渐变弱,整体产业进入关键的向上游突破的艰难阶段。

2、足够多的民营企业

这是创造力的保证。

深圳的主体是民企,贡献相当于深圳市总量的70.6%税收。

如果剔除央企,深圳上市公司总市值,同样排名第一。

深圳明星公司能够源源不断诞生,在于范围分布式中小型民企企业集群下,带来的持续性自下而上的产业创业。

中小型贸易发达的特点,也最后诞生了货拉拉这样做中小型公司货运业务的企业。

私营为主和国企为主的一个典型对比是上海。最近的一封热门讨论的帖子提到:

改革开放前,中国的日用品名牌上海占了差不多一大半,永久、凤凰自行车,回力球鞋,红灯收音机、英雄金笔、上海牌手表、大白兔奶糖、中华牙膏、中华铅笔、海鸥照相机、蝴蝶牌缝纫机……等等,随便拿出一个都是响当当的角色。

但改革开放之后,这些品牌要么风光不再,要么已经退出市场,最重要的是,在日用品的国际品牌中,已经不见了上海企业的身影。

3、 华为、腾讯这两家超巨型公司

这是技术积累和高素质人才保证。

谁也不能否认,深圳拥有华为、腾讯,是绝对的城市幸运。

这两家公司实力全球顶尖,每年吸引大量的清华北大等高校顶尖高端人才持续流入深圳。

根据清华的数据统计, 2019 届毕业生中,华为、腾讯签署的就业人数排前两位。

同时这两家公司的资本和大量优秀人才溢出,所以各种各样的优秀公司在深圳开花结果。

比如富途,就是典型的腾讯人才和资本外溢型的优质公司。

4、神一样的政府扶持能力

这是商业护航能力的保证。

深圳政府之前给大家的印象是管得少,但实际上,关键时刻出手,也是深圳政府的重要特点。

比如深圳国资拿下万科,荣耀,苏宁易购这些项目上,都体现了政府扶持本地企业上,有更超群的能力。

4

今年以来,深圳确实给外界带来了消极的印象。

首先是深房理事件,房产证券化操作曝光,让大众窥视到了深圳房价无脑暴涨背后的秘密。

紧接着是深圳发布的2020年公报。小学生招生人数下降,固定电话和移动互联网用户下滑,掀起了关于深圳人口是否在房价的挤压下外迁的讨论。

深圳分量最重的的公司华为,遭遇美国芯片限制影响,一季度财报营收同比下降16.92%,这是华为多年来首次营收同比下滑。

从根本上来说,深圳的问题主要在三个方面:

人口快速增长的公共资源错配和短缺。

ICT产业上的核心技术缺失。

低廉劳动力的优势消退。

但我认为,这些城市和产业的利空信号,有些是城市的准备不足,有些是自然的产业走势,有些是无法控制的贸易环境。

但这些问题,本质上:

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只是因为恰好在同一时间点上同时到来,以至于深圳在遭遇连续暴击后,外界信心受挫。

但ICT产业土壤,优质营商氛围,大公司人才和技术保证,这些城市基础,让深圳得以有很高的风险承受力。

从华为,腾讯,到如今的荣耀,货拉拉、大疆、富途,虽然深圳的种种问题一直被诟病。但事实依旧证明,这座城市有着最好的优质企业诞生能力,深圳还是名副其实的创业天堂。

永远不要低估深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