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被统治者列为禁书的竹书纪年 盗墓贼挖出的被篡改千年的历史

subtitle
脑洞乌托邦小乌 2021-05-08 17:52

哈喽大家好!我是小乌,欢迎回到脑洞乌托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咱们都知道中华历史源远流长,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就可以追溯到5000多年以前。提到史书,目前最大名鼎鼎的正史就要数「史记」了。可是1700年前的一个偶然盗墓事件,让人们发现,也许我们的历史早就已经悄悄地被篡改过了。今天就跟大家聊聊,曾经被认为是异端邪说,至今仍然在考古界极富争议的古书「竹书纪年」。

话说在1700多年前,西晋太康二年,公元281年,离都城洛阳不远地汲郡有个大名鼎鼎的盗墓者,不准。

他把方圆几十里大大小小的帝王墓都盗了遍。这天,不准趁月黑风高,潜入了汲郡城郊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墓。进入墓穴之后,他趁着火把的亮光,把各种金银财宝,陪葬物品收入囊中。就在这时,不准的火把突然灭了。惊吓之余,他随手捡起了地上的一些竹简,把它们拆开来,点成火把,继续寻宝。折腾了一番之后,不准满载而归。很快古墓很近的村民们看到了打开的古墓和墓室口散落的竹片,知道此墓也没能逃过不准的黑手,便通知了官府。

等官员们来的时候,墓室里的金银财宝已经被盗得七七八八了,只剩下散落一地的竹简。显然这些竹简对于不准来说一文不值。可官员们看了这竹简上的文字,发现一个都不认识,推测此墓可能有一定历史了。此事可大可小,汲郡政府立刻上报了朝廷。

当时晋武帝司马炎刚刚消灭了孙吴政权,统一了天下。中原地区已经逐步安定了下来。朝廷一面派人缉拿不准,一面调遣多位史官研读古墓中发现的竹简。

虽然一些竹简被不准当火把烧了,还有一些被不明真相的群众毁坏了。但是经整理,古墓中还是一共装车了10大车竹简。初步分析,竹简来自于战国时期,而墓的主人正是战国时期魏国第四任国君魏襄王。也就是说此墓距离当时已经有500多年的历史了,怪不得西晋人读不懂竹简上的文字。

史官们经过了多年的研读,从竹简中一共整理出了75篇古文献,合计超过10万字。

其中包括,「易经」,「国语」,「琐语」,「大历」,「纪年」等等早已失传的典籍。其中最为珍贵的就是「纪年」 十三篇。因为是按照年代记事,又是写在竹简上的,后世就把「纪年」 十三篇称为《竹书纪年》。

「竹书纪年」被称为是一部奇书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它是一本战国时期魏国的史书。而众所周知,东周之前的中国绝大部分史书都没能逃过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厄运。《竹书纪年》因为被魏襄王带到了陵墓里,深埋地下,躲过了一劫。

公元前213年,秦始皇听从李斯提议,为巩固君主专制集权,统一老百姓的思想和价值观,秦国以外的各国史书全部烧了。后来,随着楚汉争霸,天下大乱,秦国自己的史书也遗失在了战乱当中。秦始皇焚书坑儒之所以会被史家痛骂几千年,就是因为他一把火我们的历史烧断代了。目前公认的正史「史记」也是在西汉时期撰写而成的。

焚书之后,儒家学士们根据民间流传的一些典籍,整理出来了《春秋》,《左传》,《国语》等等。但这些都算不上是正事。而魏王墓中出土的《竹书纪年》正是魏国的官方史书,还足足比史记早了200多年。可这上面记载的内容却让人大跌眼镜。

被篡改的历史

《竹书纪年》记录了从上古黄帝开始,一直到春秋战国时期的89位帝王,跨越了1847年的历史。其中大部分的内容与史记还是相符的,但是有些记载却是与史记完全相反的。

舜篡尧位

史记中所记载的“尧舜禅让”是我们熟知的一大佳话。被奉为儒家经典故事。传统的说法是尧,舜,禹都是非常贤明的君主。尧老了主动把位置禅让给了舜。舜后来又因为大禹治水的功劳把位子让给了禹。当时禹还不想接受帝位,直到天下诸侯们都纷纷拥护,禹才不得已坐上了天子之位。根据儒家思想,那是一段安宁祥和的黄金时代。儒家的夫子们一直念念不忘那个美好的时代,并且告诫我们,人性本来就是善良的,只是后来堕落了,我们要尽可能恢复以前的高尚节操。

可《竹书纪年》中却给出了一段血腥残暴的政变。

其中明确记载说,尧帝年老,舜把尧囚禁在了平阳。并且夺了尧的帝位。还将尧帝之子丹朱关了禁闭,不许父子相见。哪来的什么贤君禅让?哪来的什么黄金时代?「竹书纪年」告诉我们世界从来都是黑暗的。

事实上,关于舜篡尧位的这段记载,「竹书纪年」并非孤证。

战国思想家韩非子所著的《韩非子·说疑》中也有记载:“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不仅仅是尧舜禹,后来的商汤灭夏,武王伐纣,都是赤裸裸的武装夺权之战。「山海经。海内西经」中也记载说,帝丹朱葬于苍梧山的阴面。丹朱是尧的儿子,可为什么将丹朱也称为“帝”呢?会不会尧实际上已经将王位传给了儿子丹朱,是舜发动政变,夺了丹朱的王位呢?

后羿夺太康帝位

关于后羿射日的神话传说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认为后羿只是神话中的人物。可「竹书纪年」却说,历史上后羿确有其人。上古时期,大禹将帝位传给了儿子启。启创建了夏朝。启死后,他的儿子太康继位。可这位太康帝沉迷于酒色,昏庸无能,不理朝政。他在位期间夏朝逐渐衰败。此时,东夷族的有穷氏出现了一位杰出的首领,后羿。后羿趁太康外出游玩时,夺去了夏朝的政权,但并未称帝。 太康死后,弟弟仲康继位,此时的仲康早已经成了后羿的傀儡。后羿执政多年后,也开始不修民事。此时,寒浞趁机杀死后羿,夺取穷氏大权。直到寒浞年迈时,仲康的孙子少康发奋图强,重新夺回了夏王朝的统治地位,也才使夏朝又得以延续三百多年。

被称为中华历史第一个家天下的夏王朝,还隐藏着这样一个失国,又复国的故事。

伊尹夺权

还有伊尹,这位《史记》中记载的中华历史上第一位贤相,辅佐了两代君王,兢兢业业,是后世臣子的典范。史记记载商汤在伊尹,仲虺等人的辅助下,灭夏,成立了历史上的第二个朝代,商朝。伊尹出身卑微,父母都是奴隶,但是后来商汤发现了其才华,尊称伊尹为老师,伊尹也成为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帝师,地位相当于相国。商汤死后,伊尹分别辅佐了外丙、仲壬、太甲三位商王。太甲继位之初,四朝元老伊尹成为了太甲的老师。 据《史记》记载,太甲因为不遵守商汤的遗训,故作非为,把国家治理的一团糟。为了训诫太甲,伊尹将其安置在桐宫,让他面壁思过。几年之后,太甲终于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伊尹将太甲接了回来,继续做帝王。太甲感激伊尹的教诲,而这个故事也成为了流传千古的佳话。

可「竹书纪年」却说,事情的真相不是这样的。

纪年记载,伊尹曾把太甲流放到桐这个地方,此后独自把持朝政。太甲成人自立后,从桐回来,杀了伊尹,夺回了帝位。短短几句话,让伊尹这位千古贤臣的形象瞬间崩塌了。

共和执政的真相

「竹书纪年」中还详细记载了共和执政的真相。共和执政发生在周朝。根据史记等正史的记载,周厉王时代,西周国人暴动,厉王出逃。可国不可一日无主。此时,周定公和周穆公暂时共同代理朝政,并且扶持厉王的儿子宣王当上了西周的君主。这段历史被称为共和执政。

可「竹书纪年」却说,no,no,no,真正的共和行政是一段夺权的黑暗时光。周厉王被推翻后,周朝的诸侯国,共国,有一位君主,名叫“和”,爵位为“伯”,趁乱夺去了周朝的政权,摄行天子事,其当政期间称为“共和执政”。

事情到这儿还没完。咱们都知道西周灭于周幽王。正史记载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西周灭亡。其子周平王继位,将都城东迁,此后东周开始。可「竹书纪年」却说,平王东迁隐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西周的灭亡根本就不是因为“烽火戏诸侯”,而是一场弑父夺权的王族内乱,其中还隐藏着鲜为人知的“二王并立”的历史。

话说周幽王时期,西周早已动荡不安,国力日衰。幽王昏庸无能,沉迷于女色,宠溺褒姒。不但立她为妃,甚至因为褒姒,废黜了原配申王后和太子宜臼 。随后,后立褒姒为后,立褒姒的儿子伯服为太子。可申王后家室显赫,其父亲是西周诸侯国申国的国君申侯。申侯看到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受此奇耻大辱,心中愤愤不平。此时,周幽王担心申侯会因此举兵谋反,于是先发制人。

公元前771年,周幽王出兵围剿申国,申侯联合缯国,西夷犬戎,三个诸侯国共同攻打周幽王,幽王被斩杀于骊山之下。幽王死后,申侯等人拥护原太子宜臼为周天子,他也就是后来的周平王。可平王背负着联合外敌弑父的恶名,一开始,未能得到其他诸侯的支持。与此同时,虢公翰等人拥立周幽王的弟弟姬余为王,「竹书纪年」称其为周携王。从此,周王室出现了“二王并立”的局面。

烽火戏诸侯

战后,天下动荡,二位周王谁能坐稳江山,决定权根本不在他们手中,而是取决于周边的诸侯国。晋国作为当时最强诸侯国之一,与邻国虢国非常不对付。周携王乃是虢国所立。晋国当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虢国,借助周携王,从此做大,挟天子以令诸侯。于是,公元前750年,晋文侯姬仇亲自前往虢地,刺杀了周携王。也因此结束了周朝“二王并立”的局面。

「竹书纪年」中诸如此类残暴的军事政变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自被发现起,「竹书纪年」就一直震动着史学界,其内容与儒家学派所奉行的大道格格不入。可以说颠覆了人们的三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竹书纪年」中的故事似乎更加贴近人性。搁在今天,要是把「竹书纪年」当做网文发表了,一定篇篇都是爆款。可是历史上,这部石破天惊的著作,命途多舛,最终差点完全失传。

被禁千年

西晋年间,竹简被解读之后,由史学家所编著的“初释本”和“考正本”流传了下来。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其内容太过于惊世骇俗,如此重要的一本史书,“初释本”和“考正本”竟然双双失传。唐代末期「竹书纪年』开始逐渐失散,到了北宋年间,已经找不到有关纪年的详细文献了。

可是到了明朝时期这本遗失的史书,又突然出现了。史学家们将元末明初出现的「竹书纪年」称为“今本”。大部分学者一致认为,“今本”竹书纪年是明朝人伪造的。那是不是我们就看不到真正原版的纪年了呢?也不能这么说。

到了清朝时期,事情出现了转机。清朝史学家朱右曾想到,虽然原版的竹简我们找不到了。可是从西晋开始,到竹简失传前的唐朝末期,有那么多古人都看过竹简,也在自己的书中引用过「竹书纪年」的内容。如果把这些文字搜集起来,是否可以部分还原原来的竹书纪年呢?于是,从朱右曾开始,再到王国维,范祥雍等人,几位史学家花费了近百年的时间,翻遍了古籍,寻找竹简中遗落的文字,最终让部分竹书纪年的原始内容重现人间。他们共同修订的版本被称为《古本竹书纪年》。虽然是一本残本,但仍然具有极大的历史价值。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都会有一个疑问。「竹书纪年』为什么从唐宋时期就失传了呢?关于它失传的原因并没有任何史料的记载,我们只能从年代和背景进行推测。《竹书》失传的年代,正好是儒家学说兴盛的年代。竹书中所记载的“尧舜禹拼杀上位”,“贤相伊尹囚主夺权”都是与儒家思想格格不入的。

尤其是尧舜禹禅让的故事,对于儒家的价值,甚至不亚于耶稣于圣经。打击“尧舜禹”就相当于打击儒学,打击忠君思想,甚至被视为打击皇权。所以「竹书」被视为异端也并不难理解。

咱们都知道孔子是春秋末期的人物,而「竹书纪年」是战国时期魏国的史书。如果「竹书」中所记载的历史是真实的话,那么孔子一定是知道的。也就是说从孔子作《春秋》开始,他就一直在讲述这一个被美化过了的历史。

论语中,子曰: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孔子认为儿子做了坏事,老子就应该给瞒着。同样的老子做了坏事,儿子也得帮忙隐瞒,也才是维系和谐社会的正确做法。在仔细想想孔子编写完《春秋》后,说道:“知我罪我,其惟春秋”。这其中的另一层含义不禁让人背后发凉。

孔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儒家史籍的质疑,并不能证明「竹书纪年」的内容就一定真实。对于春秋战国时期的记载,因为就是「竹书纪年」所在的时代,它的准确性可能比史记更高一些。可是三黄五帝的上古时期与「竹书纪年」的时代也相距甚远,纪年的内容也未必绝对可信。春秋战国时期,礼乐崩坏,天子的地位不断受到诸侯的挑战。

“赵魏韩三家分晋”更是以下克上,完全背离礼制。「竹书纪年」就是魏国编写的史书,他们也很可能会借此来宣扬自己的合法性。瞧瞧吧,从上古时期就没有什么举贤禅让,有的只是血腥的政变。赵魏韩三家分晋,自立为王,也只是顺天下大势而为,合理合法,根本就不用受到道德的谴责。到了「纪年」无意中被发掘的西晋时期,得国不正的司马氏,之所以大力研究解读竹简上的文字,可能也是为了要强调司马懿的篡权史,也是顺应局势,并非冒天下之大不韪。

一千多年来,对于「竹书纪年」和儒家史籍谁真谁假,史学家们争论不休。不过说白了,一切的历史都是思想史。史料的记载也不过是为了服务王权的。孟子曾说过,“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对于历史的了解,史书只能作为参考,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也许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考古学家们能有更伟大的发现,找到其他被深埋地下的竹简。不知道那些竹简会不会又讲述一个不同的上古历史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