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被老婆指责工资低我偷偷买彩票,中大奖后谁知成我苦难开始

subtitle
大棒老崔 2021-05-08 17:39

被老婆指责工资低我偷偷买彩票,中大奖后谁知成我苦难开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余味做梦都想着一夜暴富,于是,他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了曾经最鄙夷的买彩票上。

半个月前,不过是因为他下班忘记买米回去,妻子何静便大发雷霆,她气呼呼的数落着余味的不是,见余味一声不吭,她摔了盘子摔了碗后,竟盘腿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余味一直不是很能理解女人突如其来的情绪,也不是很能理解她们总爱翻旧账的毛病。在他看来,不过是忘记买米的一件小事罢了,何静居然可以从这一件小事牵扯出多方面的问题。

“你就是健忘,就是懒,小事你都办不好我还指望你以后干什么?”

“要不是住的偏住的远,附近没超市,我还用指望你买吗?”

“说到底就是因为穷,怪我自己没本事,要是我有出息,我当初还能看得上你吗?”

“都说女人善变,我看你们男人才是,你看看你现在,怕是敷衍我都没心情了吧?”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余味知道,每一次的争吵,必然会以一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作为结尾。他搞不懂眼前这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女人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论什么事,都能扯到爱不爱的问题上去。

地板上到处都是食物残渣,碎了一地的盘子面目狰狞,头发乱糟糟的女人还在掩面哭泣,这种满满都是烟火气息的氛围压得他喘不过气。他不能动手,这是他作为男人的原则,他能做的,不过是一脚踢掉脚边的垃圾桶,然后夺门而出。

可怜的垃圾桶在地上打了几个转儿后滚到了门后,除了拿物件儿撒气,他什么也做不了。这一点他倒是和何静出奇的一致,恼了都只会拿物件儿撒气。

他在楼下小卖部买了包烟,蹲在小卖部门口抽了足足半包。

“和老婆吵架了吧?”小卖部的于老头笑道。

余味此刻是一点都笑不出来,但他也不好将气撒在于老头身上,只能牵强的扯了扯嘴角。

“这么冷的天,要不你进我这儿坐坐?”于老头客气道。

余味本不觉得冷,被于老头一提醒,他才发觉自己手指关节处早已冻得通红。不仅如此,他蹲着的地方恰好是小卖部的门口,这不挡着人家做生意了吗?

余味轻咳一声,有些尴尬地起身,对着于老头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他悲哀的发觉自己除了家,竟没有一处地方可去了。大冷天的,街道上本就没几个人,冷清清的让他心中更加郁闷。

“哥们,借个火。”男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余味回头,才发现是个秃头的男人,若不是那张生得还算俊朗的脸,余味真是要将他的年纪至少多估计十岁。

余味不情愿的掏出火机递过去,男人倒是自来熟,点燃烟后便揽着余味的肩往旁边的彩票店去。

“大冷天的,上这儿来啊,又暖和又能赚钱。”男人嬉笑道。

余味莫名其妙的被他拉进彩票店里,不过三秒,他便急速咳嗽起来。他也是有着五年烟龄的人了,可在这一片烟雾缭绕中,还是不争气的咳嗽起来。

一群男人就像着了魔丢了魂一般,挤在狭窄的红色沙发上,嘴里叼着烟,拿着根笔盯着墙上的走势图看。

除了店老板冲着他笑了笑,这里没有一个人愿意花一秒钟时间去看他。

那个带他进来的男人很快便丢下他加入了其他人之中,余味杵在一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想走,但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一来这里确实暖和,二来他实在没地方去。

“这么多人买,有人中过奖吗?”为了缓解尴尬,余味只好跟唯一愿意理他的老板聊起了天。

“这是当然,你第一次来吧?我们有很多种玩法,什么3D、双色球、七乐彩之类的,当然,小奖天天都有人中,大奖嘛,也有,就是不多。”老板眯着眼说道。

余味笑笑,递给老板一支烟。老板接过,开始忙,不再理会他。

余味站了许久,身上渐渐暖和,他再不好意思留在这里,于是让老板随便帮他选一注意思意思,他丢下两块钱,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他才不指望靠这个致富,老板递给他的彩票被他随手塞进了裤子口袋里。他一向是看不起那些指望彩票发达的人的,至少在这一刻他是。在他看来,中彩票和大海捞针是一个难度系数。

2

第二天,余味下班早早回家,路经彩票店时,下意识的冲里面看了一眼。彩票店老板正好也抬头向门口看去。看见余味,他笑着冲他招手。

余味纳闷,但还是走了进去。

“哥们,你可真是好运啊,怎么还不来找我兑奖?”老板拍拍他的肩笑道。

“兑奖?兑什么奖?”余味更加纳闷了。

“你昨天买了彩票怎么都不关注开奖结果吗?我昨天帮你机选了一注3D,这不就一千块到手了嘛?”老板笑道。

余味这才消化掉老板口中的话,原来是他中奖了。余味心里五味陈杂,这倒也算得上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他想起彩票还在昨天换下的裤子里,于是跟老板打了声招呼后急忙跑回了家。

好在因为何静生他的气没有及时帮他清洗衣服,他成功在一堆脏衣服中间找到了他的裤子,也成功从兜里翻出了那张彩票。

在去彩票店的路上,他几乎是一口气不喘跑着去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觉得此事是那么不可思议,他面无表情故作镇静,但嘴角的笑容早已出卖了他无比兴奋的内心。

当老板将一小叠红彤彤的票子塞进他手里时,他的心开始“噗通、噗通”。原来,买彩票真的可以中奖,原来那么多人整日窝在这里是有原因的。

“你这运气,昨天就该买双色球,说不定今天就能去领五百万了哈哈哈哈。”老板说道。

“多少?五百万?”余味惊呼一声,过去他最不屑这些,如今才知,能吸引那么多人投注,实在是因为这奖金确实诱人。

他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才小三千,何静更少,一千八的工资,两人加在一起才五千,每个月付了房租,抛除交通费、水电费、伙食费,真的是一分不剩。如今他不过才投资两块钱,就获得了一千块的利润,这笔买卖,实在划算。

回到家后,余味将这一千块丢在了何静面前。

“不是还没到发工资的时候?”何静瞪大眼睛,将钱拿过去数。

“我额外赚的。”余味当然不可能说自己是靠买彩票才得来的。

何静一听,随即喜笑颜开。她并不关心余味是靠什么赚到的,她只是喜滋滋的数着钱,盘算着明天吃红烧肉还是排骨。

难得看到何静脸上的笑容,余味觉得自己昨天歪打误撞走进彩票店实在是幸运。

吃过晚饭后,余味开始在手机上搜彩票的各种玩法,发现不同玩法有不同的规则,奖金也是不同的。虽然他知道,这种运气不可能天天有,但投注一注也不过才两块钱,如果每天花这两块,运气好能赚个千八百,运气不好,损失也少,这是笔不亏的买卖。

第三天,余味便算是正式加入了彩民行列,他投注不多,每天只投注十块钱,当然,这十块钱的投注,却是他花了整宿时间研究才得到了一串数字。

余味计划当天有双色球开奖的话就买双色球,其余日子就买3D,不论大奖小奖,只要能中,他便很满足了。

除了第一天歪打正着的幸运,后来的几天,他都没有了第一天的运气。唯一中过的,只有双色球的一个蓝号,奖金少的可怜,但也比没有强。

一连半个月,每天十块钱的投注让他一下子损失了一百多块钱,但中的除了双色球的蓝号,什么也没有。

何静发觉他的异样,是在看到他越发严重的黑眼圈后。这天夜里,何静假装睡觉,过了一刻钟,就感觉到余味起身出了房门。

她蹑手蹑脚的跟了出去,才发现他坐在客厅,趴在一大张密密麻麻都是线条和数字的纸上研究。

“你在做什么?”何静疑惑道。

被何静发现,余味决定不再隐瞒。他将那日歪打正着中奖的事告诉了何静,本以为何静会支持他,毕竟她不止一次的哭诉日子不好过,如今有了一夜暴富的捷径,何静一定会高兴的。

没想到,何静劈头盖脸将他一顿数落,无非还是那些骂他不务正业的话。

“我倒是想踏踏实实啊,可我每天朝九晚五,只能拿三千块的死工资,你也不过两千不到,我们结婚还欠着姑妈家两万块钱,欠着你舅舅家三万,这些不都还没还吗?你天天念叨着住的偏远,念叨着好久没买新衣服,念叨着不敢要孩子,你以为我心里不急吗?”余味第一次正面将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

何静愣了,余味说的可都是事实。她歪着脑袋想了想,不知如何反驳他,最后红着眼趿拉着拖鞋回了房间。

经过何静这么一闹,余味也意识到,虽然每天十块钱投资不大,但不管怎么说,累积起来还是笔不小的开支。

要不就算了吧,余味心想,何静说的也不无道理,踏踏实实才最重要。

3

余味打消了靠彩票致富的念头,才不过一天没买,他又忍不住往里面钻。

时间有限,加上他没提前选号,这一次,他匆忙买了注机选。

第二天清晨,余味醒的特别早,心中莫名的有些乱。他想起昨天下班买的彩票,于是拿出手机查询中奖号码。

手机屏幕上的一串数字让他觉得格外眼熟,他赶忙从裤子口袋中翻出彩票,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校对。

看到自己号码悉数都能对上后,余味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老婆,老婆,我中奖了!”余味赶忙摇醒身边的何静。

何静睡眼惺忪的爬起身,看着余味夸张地手舞足蹈起来。

“快快快,起床,我们去领奖。”余味说着,将那张彩票小心翼翼的夹在钱夹里,生怕不小心给弄坏了。

何静一头雾水地被余味拉起身,两人急急忙忙赶去了彩票店。

大清早的,彩票店还是空无一人,老板打着哈欠将卷闸门拉上去,正准备去隔壁吃早餐。

余味将老板拉进店里,左顾右盼,确定无人后,将门关上。

“搞什么?”老板问道。

“老板,我是来找你兑奖的,你可得替我保密啊。”余味小声说道。

“兑奖?你中了什么?”老板问道。

“一等奖,双色球啊,老板,你可别告诉别人啊。”余味说着又小心朝门口张望了一眼。

“什么?不对啊,我可记得昨天帮你机选的,好像号码不对吧?”老板吃惊道。

“错不了,我早上自己核对的。”余味保证道。

“那你还真是好运啊,不过我这小店可兑不了,你得去市里。”老板贼兮兮转着眼珠子,酸溜溜的说道。

“啊,这么麻烦,那我去了,老板你可千万记得替我保密!”余味说完,便丢下老板,拉着何静的手向客运站狂奔去。

何静甩开他的手,气呼呼道:“大清早的发什么疯,我还赶时间去上班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那个经理,迟到一分钟都要扣全勤。”

“哎呀,我的好老婆,还上什么班,有了这笔钱,我们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余味板着何静的肩,兴冲冲的说道。

“买彩票就是骗人的,你之前中一千不过是人家看面额小才给你钱的,为的可不就是让你大量投资?你傻呀,还真去。”何静不信道。

“老婆,你得信我。你想想,有了这笔钱,我们不仅可以还了借的钱,还能买套不错的房子,离商场、超市都近的,你也不用每天挤公交上下班了,多好啊。”余味继续说道。

何静承认,听余味勾勒有了这笔钱后的美好生活,她是真的心动了。

“那,要不你先自己去看看,如果是假的,大不了也就浪费来回的车票钱,如果是真的,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找你。”何静说道。

余味知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何静记挂的还是她那点死工资,记挂的还是她的全勤奖。这明显就是不信任他。

余味有些不悦,但很快,这种不悦便被中奖的兴奋冲淡,罢了罢了,他自己去也好到时候带着钱回来,就可以给何静一个惊喜,看她以后还会不会抱怨了。

想到今后何静每天都会挂着笑容,再也不会因为钱的事跟他置气,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去市里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余味不住的翻看手机上的中奖号码,将数字烂记于心。

到了福利彩票中心,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当。这中了奖,肯定会被许多人眼红,这福彩中心附近也一定有人盯梢,这万一出了门就碰上个抢劫的,那可怎么办?

不行不行,待会他一定得问问这里的工作人员有没有什么后门可以走之类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然而,余味的担心只不过是在心里和自己唱了出可笑的独角戏罢了。没有中奖的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

工作人员笑着告诉他,他拿的彩票是周二购买的,而那期号码却是周四的。如果他坚持再买同样的号码,说不定就中了。

余味不信,他睁大了眼睛仔细核对了时间和期数,这才想起,周二那天,他买的这组号码,晚上因为和何静争吵,周三他停止了投注,周四又忍不住机选了一注,他之所以会觉得号码眼熟是因为这组号码是周二那天他自己选了后买的,而昨天机选的那注他都没仔细看……

怪只怪他没有丢弃周二那张彩票,以至于早上摸彩票时,搞错了。

闹了这么大的乌龙,余味心中很不是滋味。恰好此时同事打来电话问他为何不来上班,如若他真的中奖了,此时他一定会马上口头辞职,但此刻,他还不能丢了这份饭碗,只得编造了生病的理由,搪塞过去。

回去的路上,他整个人都没了精神,望着窗外的风景只觉得头痛欲裂。

4

然而,让余味最痛苦的,还不是没有中奖,而是几乎在楼下那个彩票店投注彩票的彩民都知道了他中奖的消息。

不用想都知道是彩票店老板走漏的风声。

余味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他正愁不知道怎么和何静说时,何静的舅舅打来了电话。

“小余啊,最近身体怎么样啊?”何静的舅舅在电话那头笑道。

余味觉得怪怪的,何静的舅舅一向看不起他,觉得他条件不好配不上何静,今天是怎么了,居然对他嘘寒问暖起来。

“舅舅啊,我挺好的。”余味干笑道。

“听小静说,你最近在投注彩票,收获不错嘛,什么时候请舅舅我吃饭啊,舅舅我也好恭喜恭喜。”何静的舅舅说道。

余味心里一沉,何静居然把这事告诉了她舅舅,天呐,这还没确定的事她怎么可以乱说呢?现在完了,估计说他没中也没人会信吧?

“这,舅舅你可别听小静瞎说,没有的事,那种东西怎么可以信呢。你说是吧?”余味觉得自己快要哭了。

“哎,你这孩子,这是值得高兴的事,何必藏着掖着?不过,这种事啊,也只能咱们一家人知道,你可别外传了,省的惹来麻烦。”何静的舅舅假意为余味考虑,心中却打起小算盘。两人结婚的时候他帮了忙,如今也该还钱给他,说不定还能借个十万八万的帮他做生意。

余味只好扯开话题,好不容易才挂了这个电话。

何静舅舅的担心很快便成了现实,到了何静下班的点,她却没有回来,余味心中隐隐不安,于是打通了何静的电话。

电话是个男人接的,意思是他捡到了何静的手机,两人约个时间碰面,他好归还。

挂了电话,余味便觉得不对劲,何静丢了手机,怎么着也该借别人的手机打电话告诉他。更何况他去领奖,一整天没和何静联系,她也应该打电话给他询问情况。

余味越想越担心,好在他一直存着何静同事的电话,为的就是有紧急情况可以相互联系,此刻当初存号码的小举动倒是派上了用场。

电话那边很快就被接通了,但何静的同事表示,何静这一整天都没去上班。

挂了电话,余味的手心开始冒着丝丝冷汗,何静如果出了什么事,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余味想起何静的舅舅提到是何静告诉他自己中奖的事情的,于是他不得不将电话打给何静的舅舅。

何静的舅舅告诉他,他早上是在南园路附近碰到何静的,何静准备去上班,问及余味,他才知道余味是去市里领奖了。

余味知道,此时此刻,那个捡了何静手机的人是唯一的线索了。

余味只好匆匆赶去对方约定的地点,是个比较偏僻的巷子。男人说他在这块居住,可余味眼瞧着这一片根本没什么人。

余味走进黑漆漆的巷子,心中忐忑不安,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留一手,万一真遇上什么歹匪,也要想办法自救。

他赶忙给自己的一个朋友发了条短信,意思是半个小时后给他打电话,如果没有接或者是被别人接了,就让他报警。为了保险起见,他还用微信发了定位过去,让朋友暂时不要联系他。

他不知道自己这一招有没有用,但眼下他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此人的身份动机他都不明确,何静如今在哪他也不知道,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到了巷子深处,他发觉自己的手在抖,不知是天冷的缘故还是他害怕的缘故。

当冰凉的刀架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余味知道,自己完了。

“好汉,你,你别乱来,有话好说。”余味拼命咽着口水,让自己镇定下来。

“拿钱换手机,我想,你也不愿意手机里的照片泄露到网上吧。”男人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什么照片?”余味颤抖着问道。

“还能有什么照片,你和你老婆间的情趣,难不成你还要自己看一遍?”男人轻笑道。

余味明白了,他不止一次的让何静设屏保,可她嫌麻烦就是不愿意。两人偶尔会拍些床第间私密的照片,没想到此刻手机落在陌生人手里,那些私密的事都曝光了。

余味耳根子一红,顾不得害臊,只得问对方要多少钱才肯放了何静并且归还手机。

“你今天不才去领奖吗?奖金分我一半怎么样?我保证,拿了钱走人,后期绝不再找麻烦。”男人说道。

“可,可我弄错了,我没有中奖啊!”余味一听是奔着他中奖的事去的,急了。

“少装蒜,你说你,拿那么多钱干什么?你和你老婆的脸面都不要了?”男人恶狠狠的说道,夹在余味脖子上的刀也紧了紧。

“别冲动,可我,我是真没钱啊。”余味觉得自己真没出息,在一个男人面前居然掉了眼泪。

余味的手机适时响起,余味知道,一定是半个小时到了,朋友才会打电话过来。

他有些庆幸,还好自己聪明,说不定待会警察就能来救他了。

“接!”男人粗暴的要求道。

余味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是男人看穿了他的心思?完了完了,这下真的要完了。

余味颤抖着手从兜里拿出手机,故意拖延时间不去接,只要他不接,朋友一定会按照他说的去报警。

可那人就像是能够洞察余味的内心一般,腾出另一只手去夺余味的手机。

余味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刻哪来的勇气,在歹徒的一只手去拿他手机的时候,猛的后踢了那人一脚,似乎踢在了他小腿上。

余味只知道自己要跑,拼了命的跑,哪怕此刻他的双脚软的如同烂泥一般,他也不能松懈。但凡他犹豫一秒钟,或许就会被那个歹徒捅刀子了。

不知是谁远远的在巷子口打着闪光灯,许是路人听见声音好奇才会开闪光灯。

处于本能的好奇,借着闪光灯,余味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那歹徒锃亮的脑袋。

余味心中一震,一个模糊的人影在他脑海中浮现,是他!

5

余味不知道自己究竟跑了多久,即使是到了人来人往的闹市,他都不敢停。

最后,他跑进一家KFC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看到其他人都像看到鬼一般的看着他,余味只好走进最靠近里面的位置。

坐在椅子上时,他才感受到自己下半身的温热,原来“吓尿了”这个词并不夸张。人在极度恐惧的状态下的确是可以失禁的。

紧接着,他又在墙上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惨白的脸,还有脖子处早已模糊一片的血迹。难怪大家都用那种眼神看着他,此刻的他不像是刚刚歹徒手中逃脱的受害者,反而像是一个刚刚杀了人的罪犯。

回家吗?他不敢,那个歹徒知道他住在哪里,一定还会等着他。可他不能坐以待毙,何静还在那个人手中呢,万一他急了杀人灭口怎么办?

报警,报警!

手机刚刚已经掉落在了黑巷子中,如今他只能借用别人的手机或是去派出所。好在派出所离这里不远,余味跌跌撞撞的走出KFC,一路小心翼翼的跑到了派出所。

了解完情况,做了笔录,民警亲自送他回家。回到家时,何静居然在屋里做饭,她看着余味和两个警察一起回来,在看到余味脖子上的血,吓得手里的筷子都掉了。

原来,何静并没有被绑架,早上两人在客运站分别后,何静回了趟家拿包,准备去上班。可她忽然觉得头晕胸闷,有些不舒服,决定去一趟医院。

不知是谁摸走了她上衣口袋的手机,一时间她不方便和人联系了。

去了医院才知道自己怀孕,何静又惊又喜,在公共电话亭给余味打电话,没想到却是不在服务区。她只好先去了娘家一趟,和母亲聊得晚了些,忘记给余味打电话了……

余味这才知道,何静一直是安全的,看来那个人只不过是想用何静手机里的照片威胁他得到钱,他还不算丧心病狂,不至于去绑架人。

在彩票店老板的帮助下,警察很快便逮捕了那个歹徒,的确是当初拉他进彩票店的那个秃子。

秃子交代了自己的作案过程,表示他是听彩票店老板提起,才知道余味中了一等奖。他很不服气,明明当初是他领他进门的,他买彩票近十年都没中过奖,凭什么好运都到了余味身上。

他也是无意间看到余味的妻子何静从小区出来,才会跟上去摸走了她的手机。本想吓唬吓唬余味,发条恐吓信息什么的,却不想在何静相册里发现了一些照片,他才计上心来,决定用这一招。他其实并不敢真的伤人,说到底,只是为了钱。

秃子算是抢劫未遂,但确确实实是做了,只是未遂,被判了两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

余味松了口气,闹了这么一出倒是向大家解释清了他是真的没有中奖。何静的舅舅象征性的来看他,话里话外再不复当初的客气,坐了没五分钟就离开了,离开前还不忘提醒余味他近日手头紧,这余味也该考虑考虑还钱了。

何静有了身孕,妊娠反应严重,只能常常卧床休息,不得不辞了原本就收入不高的工作。余味的老板打电话来告诉他,他被解雇了,至于原因,说得含糊不清。

一时间,还没等他从被中奖风波中缓过神来,那些个债主们又开始打电话催他还钱,余味心力交瘁,终于病倒了。

6

“你醒了?”何静惊喜道。

余味只觉得屋里的阳光格外刺眼,这里似乎不是他家,他家采光不好,一年四季都是阴沉沉的。

“我在哪?”余味只觉得自己的声音格外艰涩。

“你当然在医院啊,还说呢,昏迷了半个多月了,可不吓人嘛。”何静抱怨道。

“什么?我昏迷了半个多月?”余味只觉得不可思议。

“是啊,你说你,那天吵完架,你气呼呼的出门,我以为你是去买米了,哪知道你居然出了车祸,被人用电动车撞了。没什么大伤,就是一直昏睡着,怎么也醒不过来。”何静说道。

“啊?我,我那天不是去了彩票店吗?还有,后来我以为我中奖了,我还被人劫持,我……”

“说什么呢你,睡一觉睡傻了吧?什么买彩票被劫持的,你一定是做噩梦了。”何静打断他。

“那你也没有怀孕?”余味问道。

“就咱俩这情况,我哪敢要孩子?”何静没好气道。

余味适时闭了嘴,他知道,再说下去,何静又要扯出一大堆了。

天气真好,太阳出来后就不觉得多冷了,医生检查后告诉余味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身体还很虚弱需要静养。

原来是一场梦,余味松了口气,看到一切还在正轨上,他莫名的觉得安心。

这天,余味吃了晚饭后出门买烟,看到那家彩票店,他想起那个冗长的梦,只觉得心慌不已,正准备离它远一点,却不想,有人拍他的肩。

“哥们,借个火。”

余味回过头时,看到一个秃子正冲他笑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