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沸腾!再捐100亿,那个“死磕玻璃”的土老头,疯了!

subtitle
北国小甜瓜 2021-05-08 16: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甜瓜。

5月,一个喜讯传遍了中国福建。

高新区南屿镇,旗山南麓,闽江西岸,

这里毗邻福州大学城,是一座省级历史文化名镇,素有福州“小中亭”之称。



福建人曹德旺,正式宣布:出资100亿,建立一所公办大学!

这所大学暂定名为“福耀科技大学”,是一所新型理工科研究型大学,专攻被外国卡脖子的各种困难领域!

图源:海峡都市报

这所大学将由“玻璃大王”曹德旺创办的河仁慈善基金会出资100亿建设,是一所纯公立大学,一切都交给国家!

建成后,将是全国第四、福建省第一所新型大学。


75岁,他捐出100亿身家,创建公立大学。

这个铁骨铮铮的中国汉子说:

“我认为一个真正有作为的男人,在我手上赚的钱,死之前必须还给社会!”

曾有人说:“中国只有两个企业家,一个叫任正非,一个叫曹德旺。其他都是商人。”

其他人,甜瓜不甚了解,

但在中国,曹德旺是一个被严重低估的人。

曹德旺

01

曹德旺捐钱,并不是新闻。

从1983年到2020年,他已捐出个人资产超120亿(其中现金超25亿),全部用于慈善事业。

疫情来了,他先是捐了1亿现金。

第二天,武汉方面说:“相比资金,更缺物资。”

于是他又拿出1000万,买了242万件防疫物资。

又过了2天,他听闻小微企业生存艰难,于是又掏了4000万,用于扶持小微企业渡难关。

他很有钱吗?他的企业很大吗?

他所创建的福耀集团大名鼎鼎,是中国最大、全球第二大的汽车玻璃生产企业,全球几乎所有的汽车厂家都用他们的玻璃,在世界多地设有工厂。

但若按规模算,福耀集团算不上国内尖顶。

依2020年公布的业绩:

去年,公司营业收入199.07亿元,净利润26亿元,与2019年相比,暴跌了10.27%。

这样的规模在中国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2020年中国企业500强,最后一名的企业年营业收入360亿,也就是说,福耀距离中国500强最低的门槛,还有很大差距。

那么,曹德旺有多少钱呢?

被称为“玻璃大王”,但钱并不算特别多。

甜瓜查了一下公开的资产排行榜,曹德旺近年的财富在130亿左右,全国排名200-300之间,即便在福建省,亦难以跻身前10,在福州都难进前3。

比他有钱的,大有人在,

但似乎只有他“最大方”。

他曾减持股票套现10亿进灾区救灾,

所有人都惊呼他疯了,他却憨憨一笑:

“我做企业不是为了钱,是为了国家的兴旺发达。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这个国家的兴旺发达靠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努力。”

他生就一幅“庄稼汉”的脸,却总爱扎条红领带,没有一丝“贵气”。

但38年,这“憨老头”捐了120多亿,

2021年,他又宣布旗下基金会:再捐100亿!

如今捐款总额,已接近全部身家。

从食不果腹的放牛娃,到“中国首善”,

他的质朴传奇,值得每一个中国人了解。

02

2010年,曹德旺捐资成立河仁慈善基金会,这是中国第一个经由国务院审批、以金融资产(股票)创办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

曹河仁,是他父亲的名字。

曹家在福建福清高山镇,算是望族。

曾祖曹公旺,曾是当地首富,但其后家道中落,直至衰微。

为了奔“活路”,少年曹河仁跟着亲戚漂流日本,在一家布店中当学徒。

学徒三年,异常艰辛。

挑水、煮饭、倒马桶……一刻不得闲,

吃的是老板一家的残羹冷炙。

到了晚上,老板又让他对着镜子练习走路、微笑、鞠躬,甚至说话的口型,时常一练就到了天明……

第二年,他被准许独自挑着货担下乡叫卖,日晒雨淋一整年。

第三年,他才回到店里,学习怎么站在柜台内接待客人、进货出货。

三年期满,店老板笑着告诉曹河仁:“我教你的,你已全会了,现在你可以去开自己的店了!”

时至今日,曹德旺仍记得父亲说,非常感谢布店老板的良苦用心,“学徒三年,第一年炼筋骨,第二年教吃苦,第三年授真技。”

然后他告诉儿子:经商如做人,需要恒心和耐心。

1936年,家里为曹河仁说了亲事,要他回家。

曹河仁回国后一年,想再启程去日本,然而途经上海时,卢沟桥事变爆发了!

他改变了去日本的想法,留在了上海。



之前在日本打工赚了十万日元,那是笔巨款,当时日元的汇率高过美元。

曹河仁由此成为上海滩的有钱人。

有了资金,他开始经商,

甚至成为了著名的上海永安百货公司的股东。



1946年,曹德旺呱呱坠地,然而还未来得及取名字,就开启了舟车劳顿。

1947年,国民党政权风雨飘摇。

上海很多人都举家搬迁,

曹河仁决定带着妻儿搬回福清高山。

他买了一艘机动铁壳船装载所有家产,一家老小则坐客轮回福建。

原本他想得很好:家资都运回老家后,船还可以租给别人搞运输……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一家人抵达老家多日后,货船却没了踪影。

望眼欲穿后消息传来:海上遭风暴,船沉了!

乱世中命如草芥,转眼间倾家荡产。

从富商破落户,曹家的日子开始艰难起来。

父亲曹河仁自幼离家经商,压根儿不会耕田种地,权衡之下,他只好重回上海拼搏。

此时,家里已经有6个孩子,全由曹母一人拉扯。

其后兵荒马乱,通讯受阻,几乎断了联系,母亲只能当掉了家里最后值钱的一些陪嫁,买了一点田地,请人帮忙耕种……

然而高山土地贫瘠,仅能种些红薯、花生之类,难以糊口。

曹德旺儿时有记忆起,便是忍饥挨饿,每天只有两顿饭,全是清汤寡水。

9岁前,他没有正式的名字。

9岁那年,母亲借了5毛钱,想让他上学。

她找了村里一位先生求给孩子起个名字,

先生沉思片刻后说:

“就叫德旺吧,忠厚有德,家宅兴旺。"

然而,吉言并未成真,家中越来越艰难。

饿极了,孩子们会哭。

这时,母亲就把6个孩子集中到院子里,围成一圈做游戏。

母亲总是叮嘱:“出门要抬头微笑,肚子再饿,腰要挺直!做人要有骨气,有志气!”

家风是最好的风水。

家中虽穷,但衣服,母亲总洗得干干净净,

每个深夜,她都会坐在灯下细细缝补,尽可能将补丁缝在内里,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孩子们的尊严。

虽在农村,但家中总是一尘不染,

木楼梯和地板,都被擦洗得发白。

曹德旺记忆最深的是,母亲常说:

“穷要穷得清,富要富得明。”



03

母亲的娴静却没遗传给曹德旺。

小学没毕业,他就被迫辍学了。

五年级,一位老师经常冤枉他,

他心中不爽,就跑到学校厕所等着,

趁老师方便时,用尿浇了他一头,

从此,就再没学可上了。

曹德旺忘不了,有天母亲擦干眼泪,牵回了一头牛说:“不念书,就放牛吧!”

此后,他就做起了放牛娃。

后来父亲回了家,听闻儿子在放牛就问

“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曹德旺一时有些语塞,讷讷地答不上。

父亲就自顾自地说:

“有多少心就能办多少事。你有多少颗心啊?”

人不就一颗心吗?

曹德旺疑惑地看向父亲。

父亲摸摸他的头说:“人有决心、善心、恒心、专心……这些心,就是曹家祖上发家的秘诀,你要用心记好了,将来就能做大事。”

曹德旺心中一震。

从那天起,曹德旺变了。

放牛时他不再懒洋洋地望天,而开始割草。

割了三整年马草,他攒了3.8元。

8毛钱买了本字典,3元买了部《辞海》,

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开始疯狂自学。

后来,父亲做起了水果生意,他帮工。

每天凌晨2点起床,骑4小时自行车,从村里赶到县城,因为只有在6点前赶到,才能收到好货。

中午收好水果后,瘦弱的少年就拉着300多斤货往回赶,争分夺秒地赶在下午5点前将货批发给商贩。

每天忙碌18个小时,回到家中吃完饭倒头就睡,

因为第二天凌晨2点,又要起床开工。

17岁的曹德旺,就在这样繁重的体力劳动中度过了青春年少,从未向父母抱怨过一句。



1973年,曹德旺做起了果苗技术员。

盛夏时节,一个烈日下赶路的中年人,跑到工棚讨水喝。

曹德旺看着男人浑身湿透说:

“你这么累,猛喝生水容易生病,你等下,我屋里有泡好的茶!”

他端出茶,男人痛饮后,又转转眼珠说“饿了”。

憨厚的曹德旺紧了紧自己的口袋说:“那我给你下半斤米!”

当时,他一天三顿只吃8两米。

哪知那男人怪叫:“半斤?怎么也得1斤吧!”

曹德旺心中有些恼,但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又咬咬牙:“1斤就1斤吧!”

男人津津有味地吃完,扔下一句“我叫王以昂”,扬长而去。

这王以昂,是山兜农场的场长。

他试探之后觉得曹德旺为人忠厚善良,非常可靠,回去后,就把曹德旺调到了自己的农场,让他负责销售。

因为善良,曹德旺的人生迎来了转机。

04

曹德旺在农场做销售,三年赚了6万。

70年代中期,这是一笔了不得的巨款。

1975年的冬天,曹德旺和几个同事护送树苗到明溪县。

刚到,就听到流言:“马上大地震!快跑吧!”

随后,就天降大雨。

几个年轻的同事,丢下树苗就跑,

只有曹德旺留了下来,倾盆大雨中他独自照看,30万树苗没丢一株。

他说:“王场长对我好,我必须对得起他!做人要讲良心!”



回到单位后,曹德旺如实汇报了情况,并希望领导处理几个临阵逃跑者。

但因那几人是农场干部子女,事情被按了下来。

冥思苦想之后,曹德旺郑重地递交了辞职申请。

大家觉得他疯了!一个大肥差,说扔就扔?


那天,他像小时候母亲教的那样,把腰杆挺得直直的说: “一个没有组织纪律的企业不会发展,一个不会发展的企业不是久留之地!”

他离开几年后,王以昂得了癌症,

临终前,他托人找到了曹德旺。

当曹德旺赶到时,他撑着最后一口气将年少儿子的手放在了曹德旺的手上。

曹德旺明白了他的意思,郑重地点点头。

王以昂这才闭上了眼睛。

此后,曹德旺担起了这份承诺,甚至帮王以昂的儿子操办成了家。

孩子成亲那天,他喝多了,一会哭一会笑。

他说:“老王,你的恩‍我始终记在心里,今天孩子成家了,这份情,算是还了!”



离开山兜农场,回到老家,

曹德旺开始说服镇干部办乡镇企业。

“建个玻璃厂,生产水表玻璃,很赚钱。”

经他多次游说,镇领导终于同意了。

1979年,玻璃厂终于投产了。

16名员工,除了曹德旺,全是干部家属。

干事不上心,成品率极低,年年亏损。

终于,血亏了4年,做不下去了。

领导找到曹德旺:“承包给你得了!”

曹德旺找了几个合伙人一起承包,没日没夜地干。

当年就盈利22万,曹德旺分了6万多。

分了钱,合伙人不想干了,

“政策风险太大,见好就收吧!”

曹德旺却舍不得厂子,死磨活磨地找政府。

镇政府也不希望财政有亏,于是同意:

成立合资企业,双方各占50%股份。

一合资,这一年又赚了几十万。

又一次转机,是在一辆出租车上。

1984年6月,曹德旺带母亲到武夷山玩,因为老人腿脚不好,带了拐杖。

上车时,司机皱着眉说:

“拐杖拿好!万一把玻璃碰碎了,你可赔不起。”

曹德旺就是做玻璃的,就问:“不就一块玻璃吗?能有多贵?”

司机说:“这块前风挡,要6000!”

曹德旺瞬间就被惊呆了,他愣了一下问:“咋这么贵呢?”

司机回答:“因为没有国产的!”

回家后,曹德旺失眠了,

天方破晓时,他立下了志向:

“中国没有,我就来做!我要做出一片中国自己的汽车玻璃!”

之后是四处考察学习,磨破嘴跑断腿。

半年后,曹德旺的汽车玻璃就投产了。

再然后,他一步一个脚印地把汽车玻璃做到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二!

05

树大开始招风。

汽车玻璃红红火火,一些人红了眼。

在做汽车玻璃的35年中,

市里、省里、中央全都接到过对他“贪污”的举报,

三级部门都派人来调查,却没查到一分贪赃。

有人举报:“曹德旺请客送礼花了4万多,账上查不到,发票被毁了,毁灭凭证,贪污公款!”

众目睽睽之下,曹德旺竟然拿出了这些年全部所有原始发票,瞬间震惊了全场!

他说出了母亲教他的那句话:

“穷要穷的清,富要富的明。”

1993年6月10日,福耀玻璃上市了。

2亿资金进账,曹德旺也有点飘了,

他先后投资了IT、贸易、装饰多个行业。

然而不久后,他就去游览了福特博物馆。

在博物馆,他看到美国的PPG玻璃竟然早在1881年就有了……

100多年了,PPG依然屹立不倒,只做玻璃。

他还看到福特汽车,也是如此。

回国后他砍掉了其他业务,专心做“汽车玻璃”。

他说:“产品不在多,而在专。这辈子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做一片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玻璃!”

1997年,全球金融危机。

印尼ASAHI公司的玻璃滞销,总经理恳求曹德旺,希望能购买他们的玻璃。

此时,所有人都劝他:“压价的好时机来了!”

然而曹德旺大手一挥:“不能趁火打劫!”

平时什么价,就什么价收!一口气买了4000吨。

他的仁义,帮ASAHI渡过了难关。

危机过后,玻璃价格疯涨,几乎翻了一倍。

但印尼人心存感恩,没给曹德旺涨一分钱。

此后曹德旺的名声传得更响,人人都知道:“福耀的老总叫曹德旺,仁义!”

中国福耀的迅速崛起,动了美国的蛋糕。

自1995年开始,福耀进军美国市场,到2000年,出口玻璃数量超2亿片。

因售价比美国本地低,福耀玻璃生意火爆。

于是,2001年,美国PPG等三家公司就向美国商务部投诉福耀倾销挡风玻璃。

随后,美国商务部展开调查,并于2002年裁定福耀构成倾销,对其加收11.8%的关税。

更过分的是,裁定当日,美国商务部只叫了PPG等美国公司开会,却压根没有通知福耀的律师,导致福耀直接失去了一次正常申辩的机会。

这一行为彻底将曹德旺激怒,

他直接一纸诉状将美国商务部告上了法庭!

这一仗,一打就是三年多!

最终,经过不屈不挠的艰苦奋战,曹德旺赢了!

美国法院判决:福耀集团证据充足,驳回商务部此前的裁定,福耀出口至美国的汽车挡风玻璃的倾销税率也由11.80%降低至0.13%,福耀在美国的反倾销案大获全胜!

这场官司,福耀花掉了1亿多。

不过这些钱显然花得很值,通过这场官司,福耀在美国彻底打开了知名度,订单火速飞涨,并进一步带动了福耀产品走向全球!

作为一家跨国企业,目前福耀的海外收入已占整个业务收入的40%。

美国,是一个车轮上的国家,

坐在车里的人们看向风挡玻璃,开始意识到:

那个爱戴红领带的中国土老头,真牛!

甜瓜说

曾有记者问曹德旺:

“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称为企业家?”

曹德旺回答:

“企业家必须要有这样的境界和情怀:国家会因为有你而强大,社会会因为有你而进步,人民会因为有你而富足。

前些年有人说:曹德旺移民了!钱都带跑了!

他笑笑:“如果我们曹家移民,中国就没有汽车玻璃了。所以我不会走!”

他身家一共200多亿,这些年捐了超220亿。

他创办了河仁慈善基金,以父之名。

奖教助学,捐出105.6亿多;赈灾救灾,1.6亿;公共卫生,6.4亿;扶贫济困,超过10亿;文化传承,近4.6亿;扶老助残,1.6亿……


他说:我只有小学文化,深知没书念的苦,再穷不能穷了教育!

如今,在他的家乡福建,一所新型研究型大学即将拔地而起!

福耀科技大学,全国第四,福建省第一!

这所新型理工研究型大学,专攻被外国卡脖子的各种困难领域!

又捐了100亿,有人说:老曹,你75了,你疯了!

他伸个懒腰说:“钱多了,就好比身上长了赘肉,去掉一些,身体会更轻松!”

这样境界的企业家,在中国有几人?

甜瓜不知道。

但至少我们应该知道:做慈善,中国企业家也有!做得不差!

年逾古稀,曹德旺依然保持着早起的习惯,

只是现在身体不比从前,只在室内做些活动。

他的桌上,摆着一张全家福合影,已经泛黄,

照片上的父亲早已故去,教导却犹在耳畔:

“德旺,有多少心办多少事。你有几颗心啊?”

“爱心、决心、专心、恒心、耐心、怜悯心……”

他掰着手指,默默数着,

“爸爸,现在我能数出的心,已经不是一双手能够容得下的了。”

抬起头,照片里的父亲在对他微笑。

—THE END—

内容:北国小甜瓜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如果觉得不错又懒得留言

您可以点个在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6万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