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万里黄沙,波涛如怒,谁建起这条横贯中国的壮阔公路?

subtitle
乌鸦校尉 2021-05-08 10: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一首乐府诗,唱出了草原最美丽的风景,也承载着草原人的感情。

而现在,肥美的牛羊正从桥下穿过,笔直的公路上车来车往。

这里是位于内蒙古的巴彦淖尔。公路与汽车,风景和牛羊,共同奏响了山河远阔,物富民丰的乐章。

壁立千仞,峰岭峥峙,河道曲折蜿蜒,清澈明朗。

内蒙古和山西交界处的“老牛湾”,是黄河流域上最具特色的峡谷地貌,素有黄河第一湾之称。

黄土高原沧桑的地貌特征在这里彰显,同时也有大河奔流的壮丽景象。

各种颜色,尽收眼底,似不可尽知,又处处可知。

风吹新绿,雨洒轻黄,山峦叠翠,多彩风情,皆于一湖之上。

天池,正在被天山环抱着。湖面月半婀娜,湖色千般婉约。

山水和睦,锦绣边疆。

都说不去新疆,不知何为好地方。

新疆喀什地区,有这样一条盘龙古道盘旋在帕米尔高原上,它就是瓦恰公路。全长75公里,有超过600个S型弯道。

蜿蜒曲折向上的线条,和壮阔褶皱的大地,亦魔幻,亦神秘,亦惊奇,亦缠绕。

这是一条曾经翻越昆仑山脊的历史要道,如今又成为了帕米尔高原上的“最美心跳”。

在瓦恰公路的尽头,路牌上有这样一句话,“今日走过人生所有弯路,从此尽是坦途”,这是筑路者的高度,也是后来人的方向。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无数美景都引人神往。

而以上这些所有的画卷,都被一条穿沙越野的公路串联起来。这条世界罕见的绝色景观大道,就是即将完全通车的G7京新高速。

京新高速公路,即北京-乌鲁木齐高速公路,全长2540公里,是当今世界上最长的沙漠高速公路。

从北京出发,沿途经过河北省的张家口,在经过内蒙古的乌兰察布、呼和浩特、包头、巴彦淖尔、阿拉善后,抵达甘肃酒泉,再从酒泉进入新疆的哈密、吐鲁番,最后抵达乌鲁木齐。

其从2012年9月起动工,预计于今年7月1日全线通车。

悠远绵长的公路,在我们的眼中,是无尽的美景,赏心悦目。

而在筑路者的眼中,无论是大漠戈壁、草原山丘,却很可能无暇欣赏,反成为障碍和负担。

越是摄人魂魄的风光,意味着在修建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就越多。

京新高速途经西北最为荒凉的荒漠与戈壁,其中还有500公里的无人区。

恶劣的环境和壮美的景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工程人员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就拿临河至白疙瘩的“临白段”来说,此段位于内蒙古西部巴彦淖尔市和阿拉善盟境内,全长930公里,途经了三大沙漠:巴丹吉林、腾格里、乌兰布和。

中国交建承建的临白三标,就包含了巴丹吉林沙漠。临白三标一共358公里,其中200多公里分布在无人区。

无人区,就意味着没水没电,没有人烟。

巴丹吉林沙漠隶属于内蒙古阿拉善盟的额济纳旗。在这里,以胡杨和居延文化为代表的旅游业,是当地经济的重要支柱。

但旅游业并不能改变水资源匮乏的情况。这里即便是人类居住的地区,居民们也早就都习惯了浑浊、碱性超标,甚至夹杂着沙子的饮用水。

居民的水都不够用,更不要说来这里工作的工程人员。额济纳旗常住人口为1.8万,总人口在3万人左右。而参与三标建设的工人们,在高峰期可达1万人。

大量的物资消耗,给补给带来了极大压力,简陋的盒饭还能忍,最可怕的就是没有水。

人人缺水的沙漠里,洗澡就只能当作一种奢求。两个月不洗澡是常事,出了汗就等着被太阳晒干。

沙漠中的温差也很大。白天撒出去的水,温度高时沙地上几乎留不下什么痕迹,但到了夜里,随身携带的瓶装水没多久就会冻成冰块儿,想要喝水还得砸开。

除此之外,时不时还有沙尘暴的困扰。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回家成了每一个建设者的殷切盼望。但没人愿做逃兵,他们把回家的愿望,转化为了抓紧完成工作的动力。

对于工程建设而言,进度和质量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

在新闻报道中,在大工程建设时,往往会下意识去避免“为了赶工期,项目组……”这样的表述,似乎工程进度快就会让大家对项目的质量产生怀疑和猜测。

但其实“又好又快”绝非不可实现。这条京新高速就是一个典范,在质量达标的情况下,缩短施工时间,堪称工程中的一大亮点。

春季蒸发量小,用水少,是填方施工的黄金期。临白三标一开春,就组织开展填挖方作业,加大人员和设备的投入,仅用两个多月,就完成了4200万填方,1200万挖方,路基基本成型;

为了避免在高温环境下进行油面作业,工人们把摊铺沥青集中在5-6月之间进行。如果不加快进度,大家就要在夏天到来的时候,40多度的高温下,和100℃的沥青作伴。

三标项目总承包部总经理刘永明说,“项目管理人员和施工人员没日没夜进行施工作业,没有什么空闲时间。”

2016年7月22日,中交临白三标项目实现了全线第一个全标段贯通,比计划工期提前60多天,意味着建设者可以在风沙和高温中,少煎熬60多天。

当然,克服环境的艰苦不仅要靠人的意志,还要靠技术。

中铁承包的,是临白二标工程,主线长352公里,连接线62公里,同样是漫无边际的荒漠和寸草不生的戈壁。

当地干旱少雨,年最小降水量35毫米,最大蒸发量4217毫米,夏季地表温度高达50-60℃。

依据计算,项目管段施工总用水量约为100万吨,这在荒漠无人区中,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中铁京新高速项目总承包管理部第三项目部副经理李海峰想出了一个办法,从卫星地图上探寻水源地,在地表植被较多、地势低洼的地方,用人工挖探的方式,查看含水量。

在方圆百里的戈壁滩上,他们挖了好几百个探水坑,终于找到了8处水源,供给工程总需水量70%以上。

然而有了水,依旧需要省水。

在建设高速公路的过程中,路基填土工程耗水量最大。过去的做法比较简单,直接在取料场取土铺到路基上,洒一些水,用碾压机碾压就可以了。

可是沙漠戈壁上的水,非常金贵。如何节约用水,又能保证工程质量,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阿拉善地区的土,几乎没有任何含水量。深层次的土经过探测,含水量最多也不过3%,然而路基填料的最佳含水量,是8%。

于是,工程队发明了一种叫做“闷料”的工艺,就是在取料场,把地面挖上几道沟,头一天晚上把水放进沟里,让水充分渗透到土里去。

第二天,用挖掘机取土的时候,还能把水和土进行充分搅拌。在运输和倒料时,还能进行二次搅拌,再压平整时还进行了第三次搅拌,保证了水和土壤的均匀性。

看似简单的工艺,效果却十分明显,可以节省30%的用水量。

除了水的问题,京新高速在建设中,还面临了风沙、崎岖地形等多种挑战。

而工程队靠着智慧和技术,采用了各种办法,成功突破各种难题:

应对风沙,采取了放置沙袋来固沙,就地取材,效果显著;

在一些高难度施工路段,采取了新的技术和方案。

比如“金盆湾隧道”,属软弱围岩大断面特长隧道,地质条件差、成洞困难、风险极高。

工程在挖掘建设中就巧妙采用了半断面中隔壁法来增大施工空间,力避风险;而在深入挖掘阶段又采用双层初支与三台阶法结合,有效控制隧道变形。


(来源见水印)

技术、人力、资源的巨大投入,这条沙漠高速公路的造价不低,是目前亚洲投资最大的单体公路建设项目。据统计,仅临白段的建设成本,就耗资370个亿。

如此大费周章建造出一条沙漠公路来,究竟值不值得?答案是肯定的。

美国66号公路,是无数人心中所向往的公路旅行胜地,京新高速建成之后,有人说这是“中国版的66号公路”

在这条路上,你可以领略草原、河流、森林、沙漠、戈壁、湖泊、冰川、高山、村庄和城市这十种风光。

还可以看到草原青、戈壁灰、沙漠黄、湖泊蓝、夕阳红、胡杨金、冰川白、林海绿及幻彩湖粉这九种色彩。

在祖国的北疆大地上,这条公路如同一条玉带一般,向天边无限蜿蜒。

(来源见水印)

但事实上,相比于美国66号公路,这条路的魅力和意义要更为震撼和深远

它不仅将北京与新疆的距离缩短了1300公里,还是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

京新高速的开通,拉动的不仅是旅游产业,也让新疆、甘肃、内蒙古等地更多物产、资源有了用武之地,让很多偏远地区的经济发展,迅速进入致富快车道。

京新高速在甘肃省境内起于蒙甘界的白疙瘩,止于甘新界的明水,公路全部位于酒泉市肃北县马鬃山镇境内,这段被命名为“白明高速”。

当时知道要修建这条路的时候,马鬃山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卫红感到兴奋极了:“白明高速的建成,从此结束了我县境内无高等级公路的历史,马鬃山镇的发展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长期以来,马鬃山镇通往外界的公路就是一条土路,处于“死胡同”的状态,丰富的矿产资源、石材资源和旅游资源苦于道路不通无法变现。

2017年,京新高速公路白明段建成通车,彻底改变了马鬃山镇交通“死胡同”的局面。

马鬃山镇围绕京新高速开始了产业结构调整,利用相关优惠政策,吸引投资,做骆驼肉类、绒毛、奶制品加工业,以及利用独特的黑戈壁荒漠化自然环境和神秘的人文景观大力发展旅游产业。

“京新高速公路建成后,每年有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到马鬃山镇旅游,道路沿线的餐厅多了,旅馆也多了,整个小镇都热闹了起来。”卫红说。

和甘肃的马鬃山镇一样,举目皆沙、遍地荒凉,鞭长驾远、路旷人稀这样的“标签”,位于内蒙古的阿拉善右旗之前也被贴了很多年。

“出趟门,半天到不了地方。什么时候咱这里能有条像样的路?”是当地人多年来问到的最多的问题。

阿拉善右旗地处偏远,交通不畅,最远的牧户离旗政府所在地450多里,旗境内没有一条高等级公路。2014年,阿拉善右旗共有8个贫困嘎查(村级建制),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017人。

阿拉善是“中国骆驼之乡”,骆驼奶营养价值极高、开发利用潜力巨大,但骆驼产奶量小,不易存储,过去牧民只是自用,好东西不生钱,一直是让当地农牧民头疼的难题。

但2017年,京新高速阿右旗段的全线通车,结束了阿拉善右旗不通高等级公路的历史,昔日的交通末梢成了区域交通枢纽,当地老百姓终于搭上了脱贫致富的快车。

一通百通,京新高速的建成,让骆驼产业成了当地响当当的支柱产业。每天早上,当地的路上就会被各色车辆塞满,车主们正将一只只银色奶桶搬至送奶间,加工后将鲜奶通过高速公路送往全国各地。

送奶牧民何承伟送奶时抑制不住喜悦:“我家里34峰奶驼,光一天毛收入就有2800块!”

在当地百姓和干部的齐心协力的脱贫努力下,2019年,阿拉善右旗的贫困户终于全部脱贫

位于阿拉善右旗东部的阿拉善左旗,在京新高速建成之后也换了翻天地。

乌力吉苏木镇上的乌力吉鑫苑饭店老板特木尔说,“之前一直在大漠放牧,每天和骆驼为伴,多见沙石少见人,感觉与世隔绝一般。自从京新高速公路开通后,我在镇上开设了这家饭店,不仅收入增加了,还交了许多朋友,生活也增色不少。”

据特木耳说,乌力吉苏木镇人口最少时还不到500人,平均每30平方公里只有一个人。但2017年京新高速公路开通后,这里的常住人口迅速增加到1400多人。如今有许多外地人在这里做生意,也有了快递服务。

京新高速公路在阿拉善盟境内共815公里,沿线经过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还有风景秀丽的额济纳绿洲。

京新高速公路临白段开通后,额济纳旗积极整合历史文化、生态景观、民俗风情等资源,大力发展文旅产业。

截至目前,已建成胡杨林旅游区、东风航天城等14处景区,并成功举办环胡杨林自行车国际邀请赛、穿越胡杨林国际马拉松赛等多项国际、国内知名赛事。

每年的胡杨节期间,达来呼布镇一床难求,为了缓解游客住宿紧张的局面,确保游客安全,额济纳旗协调2500多平方米的室内足球馆建设“方舱旅馆”,向游客提供帐篷宿营地。

京新高速的开通,对于沿线的百姓来说,为他们打开了财富密码,带来了无限的商机和财富,对于大货车司机来说,同样也是一项重大利好。

在京新高速上,货车以天津、河北、内蒙古和东三省的居多。出疆的货车多数拉的是哈密瓜和其他瓜果、农产品,进疆的货车拉的主要是原材料、机械和零配件。

一位河北的大货车司机说,“通车后,到新疆要少走很多路,单程能节省1000多元,还比原来快一两天。”

京新高速对于老百姓的经济意义已经不言而喻,然而除此之外,这条公路还有着重大的环保和绿化意义

京新高速经过的西北干旱区,是我国沙漠最为集中的地区,在建设过程当中,建设者通过建设沙障和种植红柳等方式来综合治理沿途经过的沙漠。

只有修通了道路,才能把人员树苗和水运进去,沙漠才能变绿洲,因此京新高速对于加强“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的建设,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另外,为方便高速沿线两侧骆驼、羊群迁徙,工人们在主线上架设通道桥涵400余座,建设环保隔离栅300多公里。

各项目部还均配有安全环保巡逻车,沿线进行24小时巡逻。在修筑施工便道时,主动避让胡杨树,绕开梭梭、骆驼刺、白刺等较为繁茂的植被。

基建狂魔,猛虎嗅蔷薇,同时也胸怀更大的中国梦。

百年以前,孙中山先生曾为中国设想这样一个大工程:建设一条东起北平(北京),经阿拉善,西至迪化(乌鲁木齐)的进疆大通道。

这一构想被他写入其著作《建国方略》之中,其实书中还提出了很多的宏大工程设想。然而在积贫积弱、战乱频仍、四分五裂的民国时代,这些宏愿如何能够实现?甚至被世人看作异想天开的笑话。

但在新中国,当年那些看似渺茫的“遐想”,一一变为现实,“进疆大通道”路线早已落成,而今这条“沙漠巨龙”京新高速,跋涉2540公里,贯穿5省1市,更是远远超出了孙中山先生百年前的梦想。

但我们的征途和战略眺望还远不止。

此前,进出新疆的高速公路只有一条G30,一旦有差池,新疆与外界联系的大动脉就会阻塞,如今,京新高速的建设,实现了汽车从首都到乌鲁木齐最快只要一天,这对巩固北部的边防和建设祖国北疆稳定屏障具有重要意义。

另外,京新高速开辟了一条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到天津港的北部沿边最快捷出海通道,打造了一座天津港至荷兰鹿特丹港最快捷的亚欧大陆桥


(来源见水印)

在这条高速通到新疆后,向西可以直接抵达中亚,往南则可以延伸到巴基斯坦,是国家“一带一路”的重要战略

常言“星辰大海”,对很多人来说也许不够形象。而中国人建成的这条世界最长沙漠高速,正是星辰大海在现实当中的一个经典写照。

参考资料:

内蒙古新闻:【只争朝夕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驼乡的新次元正在打开
中国经济网:【沿着高速看中国】心与心的距离越来越近
《沿着高速看中国》 20210504
中国交通报:揭秘京新高速建设幕后 向伟大的建设者们致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