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国医大师沈绍功:中医功夫在临床疗效,叫病人终生服药是无能的表现!

subtitle
芒果优格卷筒 2021-05-08 09:41

来源丨互联网 内容仅供分享,不代表医疗建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讲课的目的,不是讲理论,讲临床的功夫。大家来自全国各地,目的不是在学理论,理论大家都有文化,看书啊,我看都能看明白。但中医的功夫在临床,临床的功夫就在疗效。我级别不高,本事也不大,我自称是草根郎中。为什么草根呢?扎根于基层。为什么郎中呢?就是靠疗效吃饭。

这疗效相当重要,昨天韩博给你们讲了诊断她的心得,可能讲了妇科病?妇科病是我们家传的一个特点,优势。在清代以前,中医不叫妇科叫女科。女科是什么意思呢?不单单治妇女病,治女人的病,这个女人的内科。妇科病,就只看女人不看男人。但到了清代以后,就给它突出来了,就叫妇科了。所以我们家明初开始呀,是个女科,上海大场女科,是一个流派,就是凭疗效,当时门庭若市呀!从浙江东阳迁居上海大场。恨这个小日本,当年有个淞沪战争,轰炸,原来我们住过那叫“春雨山庄”,夷为平地。这样祖父和父亲就移居到城里,所以当时在妇科呢,他没有理论,完全临床实际,门庭若市呀!当时医德特别好,怎么好呢?看好一个病,就在山庄的周围种一棵杏树,所以“春雨山庄”杏林很茂盛,一直传到现在。

可能昨天韩博给你们介绍了,有绝招。这次我给大家讲了,就是内科的基本功,就是辨证论治,别小看这个,中医的疗效怎么保证?这就靠辨证论治。

今天,第一个讲,辩证一定要精确。辩证不准,不精确,糊涂了,混杂了,前提就不行了,你怎么能取效呢?疗效肯定也糊涂!但是辩证很重要,要辨的精确,很不易呀!很不容易,把这个基本功必须打好。明天我给大家介绍论治,论治巧配要灵活,搞中医在临床不灵活,死板了,疗效受影响,我要把我们家传的和几十年经验介绍给大家。

这两个你基本功弄好了,第三天我给大家讲全科治要,需要治内科病呀,内外妇儿除了手术外,在辨证论治的大前提下都能治。外科的全科的治要告诉大家,因为在基层不可能只看内科疾病,来个皮肤病你看不看?银屑病,很不好治疗,湿疹很不好治的,内不治喘,外不治癣。哎!中医有绝招,用中药,内科大夫用了中药效果明显,我要把这一手教给大家。这样先打基础,辩证精确,论治的巧配,最后把全科的治疗经验,怎么思路,怎么治,怎么提高疗效。这样你来了5天,你回去,加上韩博给你讲的妇科病,这些高发大病,西医是没办法的。

现在不知道大家看网络没有?我从来不上网,也没时间上网,我的电脑功夫也不好,也上不了网,据说这个病人治好了,比如说子宫肌瘤、卵巢囊肿,这西医讲怀不了孕的,好多病人治好了,上网表示感谢。这可麻烦了,一家伙,肌瘤的、不育的、囊肿的都云集北京,找我看病。我就莫名其妙,有谁在给我宣传?我以为几个弟子在给我在吹牛,一个都没呢。这病人不可想象,西医给她判了你一辈子都怀不了孕。哎!怀孕之后,心动小了,心动没了,孩子生了,这是妇科的绝招。当然我今天妇科讲全科治要里面,还要妇科提纲挈领的给你讲提高疗效的关键,所以大家要安下心来。那我这个人呢,在北京40多年了,快50年了,南腔北调,讲话不准,你听不懂的赶紧问,一带而过,那就损失了,不要拘束,我再留出时间,给大家提问,给大家解答,尽可能的目的就是一切为了临床,疗效是硬道理。

你到北京来,疗效没提高,那白来了,来的目的不是学理论,学疗效,学功夫,中医有疗效就有饭吃,对不对?韩博跟我十好几年了,像她这样30几岁,就当了博士,提了教授,在中国科学院是很少有的。像我们这些老家伙,看病,60岁以上才能挂专家号,32.5元。她39岁就挂专家号,为什么?就凭疗效,病人多呀。她礼拜四,跟我不争抢,我礼拜四上午在这头针灸医院看病,她在那头,中医研究院专家门诊看病。她的病人不会串到我这来,我的病人挂不上号,都找她看。为什么?就学到了疗效。最后大家反应很大,这么年轻跟老的一个待遇吗?门诊部主任很能回答:“我一视同仁,只要你的疗效你的病人也到40、50个,我也给你划专家号。”收回去了。他最多挂五个六个,撑死他挂10个,他还有什么话说?这个门诊部主任有水平,一视同仁,你到这个位子我也给你,你到不了我无能为力。现在好多领导找我看病,我太忙了!现在基本上找不上。治高血压,治糖尿病都神话了!中医治疗高血压、糖尿病都是优势病种,但西医没办法,叫终身服药。太窝囊了!这个医生叫病人终生服药是无能的表现。

你比如说西医专家来自世界各地,了不得,它有软弱,它有弱点,高血压、糖尿病肯定是弱点,它无能为力,让病人终身服药。要医生干嘛?非处方药自己买不就完了吗?说明它无能,治不了高血压,治不了糖尿病,只能靠药,而且治高血压治糖尿病的药绝对伤肾。病人血压降了,肾亏了,没有生活质量了,提早衰老了。为了降血压,降血糖,把自己短寿了,值当吗?是不是?所以它有好多弱点,中医是优势病种,这里面有好多优势,所以你们学中医,绝对不软!

我们在国外讲课很吃香呀,像我这个年龄文化大革命耽误了,外文单词都忘了,看书还行,考试行,在外面去讲课那可就麻烦了。我们同龄的西医一样,他外文也不行,他到美国去讲课欧洲去讲课,必须找翻译,找华人,那可了不得呀!华人翻译1000元讲课,原来九零年是50美金,现在可能要涨到100美金,讲一天给了他当翻译的,他自己糊涂还不知道翻译的准确不准确,他就要求他,中午饭晚上饭还得求翻译吃饭,低三下四。我们出去了不得了!哇!主动要给我们翻译。说:“沈教授我来给你搞翻译。”开始我还挺不好意思的,我也不花钱,你给我翻译,中午晚上请我吃饭,晚上还要给我卡拉ok,掏钱。我第一次去美国就糊涂了,你怎么这么赔本呀?我们和西医待遇不一样。后来知道,就要和我照个像,那个对华人都是私人诊所,他把我和他照的相放大成30寸以上的大照片,给他私人诊所大厅里放着底下中英两文,我给国内国家级教授当翻译。我这么一看我们吃香大了,所以我讲了这个不是吹捧我自己,我吹捧自己干嘛?我70多了,我名利都有了,我捧了自己干嘛?就鼓励你们,要有信心,搞中医,搞中医的目的就是疗效。我们可以和西医抗衡。比如心血管病,我是心血管病中医药学会心内分会的会长,我就能和西医抗衡。怎么抗衡?北京最大的全国的西医的心血管中心,名字我不说了,因为背后我们尽量不说别人。结果去了,给他们本院质量会诊,在内科门诊,开一个处方至少十味药,里面七八味都是中成药。不是丹参滴丸,就是地奥心血康,速效救心丸。

我就问过他们:“你说你们看不起中医,骂中医,开方子还有开中药,你们不是自己打自己耳朵吗?你可悲不可悲!”最后给我说了一句心底话,说:“沈教授,我们明白,病人并不分西医中医,病人求得疗效。我们自己也知道,比如硝酸甘油发明了100多年,诺贝尔奖金的获得者,他发明的炸药里面出来一个副产品“硝酸甘油”,止痛特别好,用到现在100多年了,他们那王牌。但硝酸甘油治疗心绞痛有三个副作用:

第一个它的耐药性,前两个礼拜很好,过两个礼拜就不行了,剂量加大,甚至失效。

第二个禁忌证,青光眼绝对不能用硝酸甘油,一用失明。

第三个它有选择性,不是谁都用了,副作用很大,选择不好,三分之一病人心不痛了,头痛。

大家可能都有体会,我们给它比方疼痛异位,异位从心痛移到头痛,说它无能为力呀!中医完全有优势,但是西医也好,我们讲革命不分先后,你嘴上骂中医,实际上用中药,你也就算啊Q,也算它行,对不对?但参与了胡来,胡用。他不知道辩证,不知道分类。所以我06年成立心内分会,做着第一件事就对心痛的中成药进行辨证分类。你比如说:有个好药叫“丹参滴丸”,这个很火,十几个亿呀,天津生产的,这个药它用的,它组成用的心绞痛的类型就是心血瘀阻,不是心血瘀阻你不信用丹参滴丸试试,尤其是中老年的心血管病肾亏的多,肾亏病人没有淤血再给他去活血,心绞痛止不住,病人心慌气短,这个药所谓第一个药。拿到美国的食品药品监督局申报,在国内的疗效98%,吹牛呀!美国的一用,临床疗效48%。一个药疗效48%,美国人不理它。这个阎总呀就很苦恼,人家不用啊,疗效不可靠。我开头就跟阎总讲了:“你失误就失误在没有辩证。”你辩证了就选心血瘀阻的冠心病疗效就提高了!哎呀,他说:“沈教授啊,那外国人西医怎么辩证啊?”我说:“好说啊,现在心绞痛很少了,都是闷、胀、隐痛,淤血的病人就刺痛,痛得比较重,这个指标你还分吗?”西医外国人的冠心病,疼痛比较明显的,大多数是心血瘀阻的。第二,你看看舌苔呀、舌质,舌质有瘀点的,或者舌头你倒过来,舌下静脉有曲张的,紫的,那中医肯定叫淤血。你就选冠心病的这两类病人,才有你站身地方,对不对?你的组成是活血化瘀的,它的证类是心血瘀阻的,对上号,肯定有疗效。一年后,告诉我,疗效不容易。那美国人就给你试了,这个药,当然美国人很值钱啊,做一个药的实验,医生要拿钱,病人要拿钱。好多做实验,不是像中国一样,知情就行了,病人当实验品。美国人值钱呀,你拿他试验,可以,给钱。一例就得好几百美金,那做500例,这资金很难呀,300美金合人民币2000元呀。病人2000多,这个医生2000多,一例就得好几千,要300-500例,像这个药要做好了是中国第一个药,中药进入美国的FDA。现在吹牛呀,我这进入了FDA,那吹牛,第一把药品当成了食品。第二,它就在唐人街,就在地摊上买,进不了美国的白人医院。所以这个丹参滴丸假如搞好了,肯定是第一个中药以药物的名义进入美国的FDA,也就能进入美国的白人医院,白人也可以用。这个讲这个例子呀,就说明中医的辨证论治直接关系到疗效,这一点不讲了。

5年前,我在沈阳讲课,有个张教授,我讲辨证论治。他写了一本书,题目就叫:《辨证论治的困惑》。困惑呀!他当时说什么呢?同证异病,异病同证,无证可辨。他用这几个论据呀,否定了辨证论治。哎呀!慷慨激昂,40多岁,年轻有为。我说:“张教授,你把老祖宗的辨证论治取消了,请问,你比辨证论治更好的更完善的办法有吗?你拿来我们可以用你的,不用辨证论治了你创新了。”他说:“沈教授遗憾,我还没发明。”我说:“你那叫废话,有效的你否定了,自己没拿出来,你不是废话吗?”中医就是害在你们这些人身上。想当然,到如今辨证论治2000多年,从张仲景创世到现在没有失效,这即跟疗效有关系。我再给你举个例子,我在广安门急诊呆了10多年了,当年治高烧,我发明了一个辛温合剂,辛凉合剂,就四个药配合,非常有效。一般三天以内,高烧就39.5度以上,给西药对照,西药打点滴输液,我这口服药,但口服的办法改了,不是早晚,高烧的时候在39.5度以上,一个小时服一次,等8个小时那就服四付药,剂量加大,疗效很明显。结果夏天到了,不行了,不灵了,没有效了。就琢磨了,为什么?夏天暑湿呀,你不清暑湿还能退烧吗?这个辩证的关键,后来加了青蒿,加了生薏苡仁,有明显下降了。(注:“温解合剂”是四个药:苏叶、桂枝、防风和车前草;“清解和剂”也是四个药:菊花,桑白皮、连翘和冬瓜皮。“清暑合剂 ”,也四个药:青蒿、白扁豆、生苡仁和六一散。)你说:“中医的辨证论治没有效?”直接关系到疗效。我当年做了120几例,就是和你西药针剂的对照,我降温的时间比你晚一点,但我长这个时间少了,准确的讲我12个小时体温恢复正常了,不烧了。你西要到24个小时,为什么?你体温降下去又涨上去了。而且中药便宜,用不着针剂,没有副作用。所以这个辨证论治,举了这么多的例子,让你增加信心,辩证很重要,但是辩证很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