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们终将落俗,但浪漫至死不渝”

subtitle
贝小西故事铺 2021-05-07 22:5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纪如佩,以后我结婚了,你给我设计婚纱好吗?”

纪如佩手顿了一下,看着不小心涂坏的图案,咬了下嘴唇。

当她回过神时,温黎飞快地在她唇边留下一个吻。

温黎用着撒娇的语气,对她说:“但我更想嫁给你。”

贪念

温黎第一次见到纪如佩是2010年的九月,从此光有了形状,少女踏着光热烈成长。

北方的天气不稳定,明明早上冷的可以红了鼻子,晌午就热的流汗。

九月的天是蔚蓝色的,加上漫天的云朵,校园里随处可见的一片片金黄的银杏,缓缓地溢出秋天的味道。

军训休息时间,温黎偷偷地买了根雪糕躲到后操场,却不料想躲魔鬼式跑步的她看到和自己一样溜出来的纪如佩。

纪如佩随意坐在地上,她吐了口烟雾,纤长的手指还不停地把玩打火机。

她披肩地黑长直挡住她的面容,但看上去一定长的好看。思绪神游间,纪如佩撞上她的视线。

温黎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但还是乖巧的坐在她身边吃雪糕。

温黎讨厌烟味,可她抽烟的样子却有说不出来的勾人。离近了发现,她长的也十分勾人。

纪如佩是天生的冷白皮,五官端正,鼻梁很挺,琥珀色的瞳仁镶嵌在杏眼里显得格外有神。

温黎咽了咽口水指了指她手中的烟,“可以给我一根吗?”

纪如佩想假装听不到,可那人却不依不饶地盯着她,眸中带笑。

纪如佩把烟和火留下,站起来就走了。

温黎点燃一根烟,望着她离开的身影,嘴角弯起。

她深深地吸烟,再吐出。

淡淡的烟雾和阳光融在一起,如梦如幻。

她知道,她对她起了贪念。

入手

纪如佩的长相一定不是一般人。

后来温黎听同学们的八卦才知道,她还有个哥哥,两人是龙凤胎,都是颜值担当。

两人性格也差不多,内敛腼腆。

哥哥纪如珩人帅腿长,初中时就是许多女生的暗恋对象,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来到这所学校直接分在实验班。

纪如佩一直都是艺术生,别人对她的评价就是高冷美艳又是不良少女。

温黎静静地听着她们八卦纪如佩,又摸摸自己的脸。

温黎从小学开始就不缺追求的人,上了初中后更是有男生大把大把地对她献殷勤塞情书。

她长的清纯动人,眼睛天生会笑,深深的酒窝加上可爱的小虎牙总是另她的笑容显得治愈又完美,总是另许多男生红了脸。

因此男生们都传着一句话,“一见温黎误终生”

温黎当时是不以为然,倒是她的发小安禾极为上心,明里暗里为她挡了不少桃花。

安禾读完初中就没念了,跟着哥哥在自家开的酒吧帮忙。

没有安禾在身边,温黎的身边的桃花又多了起来。

尽管开学没多长时间,温黎还是遇到了许多男生的搭讪。

温黎想起纪如珩和她是一个班的,或许可以从他的身上得到接近纪如佩的秘诀。

接触

军训结束,学校组织了开学后的第一场考试。纪如珩全班第一,温黎第二。

班里的规矩,学习好的可优先挑座位。纪如珩一米八几的个子不好坐在前排,就选了靠窗的中间位子,温黎坐在他旁边。

周围的同学看到两人坐在一起,都不由得小声八卦起来。

当事人就不一样了,全当没事人一样。

“咱们换一下,我坐外面吧”。温黎听到纪如珩讲话,她抬眼看他。那是和纪如佩一般无二的脸,就连眼睛也是一样,都是温柔的琥珀色。

温黎愣了一下,忙说好的。

天空湛蓝又高远,像奶油一样的云朵随意的在天空中流连。

稀稀缕缕的阳光打在温黎的身上,她舒服的眯了眯眼,酒窝也出现了。

恍惚间,她感觉有人在看她,她一转头,发现纪如珩正在看着她。

两人莫名其妙的对视,又莫名奇妙的同时转头。

食堂就餐,温黎打完饭一眼就看到靠窗吃饭的纪如佩和纪如珩,她整理了下仪容,平复了一下心跳。

“我可以坐在这吗”?兄妹俩同时抬头,倒也没说什么。温黎有些尴尬,但还是坐在他们旁边,边吃边偷看纪如佩。

“我脸上是有东西吗”?纪如佩好笑的问道。

温黎眯了眯眼回答,“你长这么好看,被别人多看应该很正常。”

愉快的午餐时间很快结束,纪如佩和他们不在一栋教学楼,就先走了。

通过接触,温黎发现,他们兄妹俩只是性子冷,但还是很好接触。

靠近

学校虽然可以住宿,但一般只有高三的在学校住。

温黎每次回家都装作和兄妹俩顺路,边和他们两个聊天边走。等到他们到家后才匆匆地回家。

可是近两天,只有纪如珩一个人回家。

“佩佩这两天都干嘛啊?”温黎问

“应该是忙吧。”纪如珩回答说

温黎若有所思地想了想,艺术生这么忙吗?

“放学了,回家吗”?纪如珩拎着书包问。

“你先走吧,我家人今天来接我。”温黎说

温黎找到纪如佩的教室,发现她在作画。时而眉头紧锁时而舒展,

不知大概过了多久,她才把笔放下,伸了个懒腰收拾东西。

温黎悄悄地跟在纪如佩后边,最后纪如佩在一个小巷子口停下,轻轻地吹了声口哨,

一群流浪猫就跑了出来,她蹲下将口袋中的火腿肠拿出来,撕开喂它们。

温黎悄悄地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背。纪如佩看见是她,不由得诧异。

“你怎么在这?”

“看见有美女在这,想要搭讪。”温黎调皮地回答,纪如佩翻了个白眼。

“有时候真要和猫学学,保持冷静,适当撒娇,不轻易动心。”纪如佩看着眼前的吃食的小猫道。

温黎却摇了摇了头,“小猫虽然笨笨的,傻傻的,但它明白什么是爱,它是因为太缺安全感了,才像你说的那个样子。”

纪如佩语塞。

“所以你是那样的吗?”温黎看着她,问道。

看她迟迟不说话,温黎转移了话题,“我以后和你一起来吧。”纪如佩这才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点头同意。

夕阳落在她们的身上,营造了一个美好的氛围,两个人的心也在平常的小事中不断靠近。

告白

温黎的出现给两人带来了许多欢乐。

她会在中秋节那天跑到他们家里送月饼,会讲笑话逗纪如珩笑,会陪纪如佩每天去看小猫……

温黎的出现给兄妹俩带来了许多欢乐。

一件件平常的小事充满了攻击性,直击心房。

国庆期间,纪如佩约了温黎出去玩。

像平常一样,温黎枕着纪如佩的大腿,纪如佩倚着大树作画。

温黎像一只舒服的小猫,不停地蹭来蹭去。纪如佩总是被她可爱的行为眯眯眼睛,弯弯嘴角。

“纪如佩,以后我结婚了,你给我设计婚纱好吗?”

纪如佩手顿了一下,看着不小心涂坏的图案,咬了下嘴唇。

当她回过神时,温黎飞快地在她唇上留下一个吻。

纪如佩只觉得心跳的飞快,甚至忘记了那一天是怎么呼吸的了。

温黎用着撒娇的语气,对她说,“但我更想嫁给你。”

纪如佩从画册里扯下画的银杏图案,郑重地交给她。

像以前一样,宠溺地摸摸她的头,温柔的说道:“好。”

回家的路上,温黎抿着嘴笑,太阳落到一半,云层还嵌着金色的边,被稀释过的夕阳轻薄又透亮,全部落在她的眼睛里。

她不知道此刻的景象,已然落在纪如佩琥珀色的瞳仁里。在她的眼里,有着尚未消散的笑意,

掠过她的影子,那眸光里的情景,像她们看过的日出,寂静又温柔。

两人那时忙着学习又忙着恋爱。

十几岁那时候的爱情自信又张扬,炙热又浓烈。

纪如佩每天都会等温黎放学,她总是在窗外抽烟,会悄悄地走到她身边,俯过身轻吻她嘴角。

给她渡一口烟,没有酒精,但她像是喝醉了,脸红得不行。

因此温黎开始强行拆散纪如佩和香烟这对恋人。

两人在一起的日子也随着时间的迁移变得平淡,两人开始有了争吵,也有了距离。

高二那年的夏天,纪如佩提出了分手。

温黎只记得那一天两人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看着太阳一点一点消失在天际。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温黎到家后,纪如佩才说了句,“结束了,再见了。”

蝉鸣不止的那个夏日过去了,少女炽热的爱恋也随之落幕。

那一年的夏天藏了许多故事,夹杂着少女的眼泪混在风里,吹遍整个青春。

时间

人们常说时间才是最伟大的,一切都会被它消磨殆尽,无论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最终都会过去。

可温黎觉得不是,她觉得能让自己这样喜欢的人,这辈子都不会遇见第二个了。

温黎每次都会告诉自己,应该恨她。

但每次一想到,她带给过自己最大的欢乐,好像就不怪她了。

生活按部就班,她们也滞留在某个夜晚,从此就再也没有参与过对方的日日夜夜。

校园里的她们似乎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像商量好的一般,不小心撞见了也会面无表情的路过。

终于熬来了高考,温黎想到可以离开这个地方时,眼泪不停地向外涌着。

或许很多年后,再回忆起今天的种种,那时候,心里该有了别人了吧。

2014年,温黎步入了大学。

她再也找不到那个人的痕迹,甚至记忆里她的样子也模糊了起来。

温黎专业课优秀,人也漂亮有礼貌,走到哪里都有追求者。

“学妹,我喜欢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温黎看着眼前的男生,斯斯文文的,但还是皱了皱眉,想要离开。

男生立刻红了眼,抓住温黎的胳膊,温黎想要反抗,却还是很快被禁锢在男生的怀里,动弹不得。

绝望中,温黎似乎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顺利摆脱骚扰男,温黎才看清眼前的人。

“纪如珩”

褪去了青春期的青涩,眼前的这个人从男孩变成了男人。

下意识地抬眼,撞上他的视线,纪如珩也在看她,面色如水。

阳光打在纪如珩的脸上,勾出好看的轮廓,温黎望着这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不由得失了神。

纪如珩察觉到她的目光,“她现在很好。”纪如珩平静的说着,像是看透她的心事。

温黎点了点头,转身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纪如珩看着她离开的身影,轻轻一笑,笑里是嘲讽,却不知是嘲弄着谁。

温黎后来才知道,原来纪如珩和她是一个大学。

但每次看到那张脸,温黎还是会别扭。

温黎甚至想过,像他们那样冷淡的人,会不会热烈的爱一个人呢?

温黎尝试过和其他人谈恋爱,但似乎没有什么感觉,都是对方主动,就连分手时都是没有感觉的。

重逢

大学毕业后,温黎被分配到本地的医院做起了实习医生。日子虽过的平淡枯燥,但又充实自由。

云朵像是喝醉后变成晚霞挂在天上,温黎看着也勾了勾唇角,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看什么都是美的。

恍惚间,温黎撞上一个人,温黎低头,“对不起。”

“没关系。”

温黎整个人都僵住一那样熟悉的声音,带着千山万水的遥远,却又那么清晰。

她缓缓抬头,看着眼前的人,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眼前是镜花水月,她一个不小心,就散了,消失了。

那人俯身看着她,轻轻一笑,“好久不见啊。”

眼前的纪如佩好像又长高了,穿着黑色衬衫,黑色工装裤,虽瘦弱但却意外的挺拔。

眼睛还是温柔的琥珀色,夹杂着浅浅的笑意。

一时间,思绪如麻,心跳也乱了节奏。

温黎清醒前记得她说,我回来娶你了。

纪如佩炙热的吻侵占她的思绪,她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她却不放过她。

不知不觉间,她轻轻搂住她的脖子,拉进彼此间的距离。

这一场相遇,她早已成为过河的兵卒,只能向前。因为舍不得,所以即使是一条荆棘路,她也要走下去。

许久,纪如佩放开她,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灯影下的她,眼睛显得格外清澈,全是温黎的影子。

温黎扑进她的怀里,熟悉又陌生,声音低柔,“这次别丢下我了。”带着委屈又有乞求。

纪如佩心颤了一下,低头吻了吻她额头。

喃喃道,“不会了。”

温黎凝望她,有些痴了,又有些心酸。

两人回到家后,温黎就拉着纪如佩,两人缩在床上。她觉得就像梦一样,她害怕眼前的人消失。

“我爱你。以前没有爱过别人。”

纪如佩抱着她,认真听着她的告白。

“你说回来娶我,就不要骗我,好吗?”温黎哽咽地说着。

“好。”纪如佩说着,摘下自己的项链给她。

图案是一片银杏,像是她曾经画过的。

无法触碰的爱恋,融化在此时的拥抱里。

爱这东西,毒过海洛因,最怕拥有过,再失去。

深夜,温黎睡的熟了,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梦话。

纪如佩牵着她的手,仔细地看着她,看她一张雪白的小脸。虽然有些憔悴,但仍是漂亮得不可思议。

她这样的女孩,不应该过得这么辛苦的。

纪如佩似乎想起很多年前的许多夜晚,“你佩得上她吗?”

父母那时的冷言冷语似是一道道利剑,让她痛的喘不上气。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可以给她想要的了。

多幸运,她其实也在等她。

温黎模糊的睁开眼睛,看见纪如佩还没睡,不由得摸了摸她的脸。纪如佩不躲不避,任她指尖温柔流连。

“阿黎……”她轻轻地、转而霸道地吻上她的唇。纠缠的唇齿间,藏着无尽的思念和渴望。

心声

2019年,仲夏初芒,七月未央。

尽管到了晚上,还是泛着些热气。温黎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东西,打开门,就见到纪如佩。

温黎咧开嘴笑了一下,“怎么不在下面等我。”

“可以帮你拎东西”。纪如佩乖巧的说道

温黎一愣,不客气的将东西给她。“谢谢”。

“随时为你效劳”!

两人慢吞吞的到家后,发现纪如珩竟站在门口。

纪如佩皱起了眉,“你怎么来了?”

纪如珩看着她们,又拎起水果,“我来看看你们。”

一场晚饭,吃的似乎十分诡异。温黎看着眼前的兄妹,生气都是一个样子,不由得好笑。

结束尴尬的晚餐,送走了纪如珩,温黎缩进纪如佩的怀里。

“怎么了?”温黎捏了捏纪如佩的脸。

纪如佩一笑,“没事啊。”还不忘记给她摆个鬼脸。

“你肯定有事。”温黎认真的看着她。

纪如佩转过头嘟起嘴,“高中那会,我们的事是被我哥告诉我爸妈的。”

温黎没有惊讶,只是浅浅的笑了笑。

“我知道。”

纪如佩看着她,“他一直喜欢你,你不知道吧?

温黎愣了一下,“这我还真不知道。”

“所以你是因为吃醋吗?”温黎看着她,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

纪如佩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温黎突然伸开手,将纪如佩的手抵在自己的心脏处。

“你还不明白啊,温黎的心只为纪如佩加速。”温黎认真的说着。

纪如佩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呵呵笑,怎么办?感觉像是小时候考试拿了第一,格外骄傲。

冬天刚开始时,叶落花谢。

她们回到从前的高中,又高又直的银杏树举着一树如小金扇般的黄叶,寒风吹过,将小金扇从树上卷到空中,天地间一片金黄。

小金扇在风中旋转着,徐徐落下。地上铺了厚厚一层金黄的银杏叶,踩在上面沙沙地响。

纪如佩捡起一片,递给温黎。

温黎眯了眯眼,“你以前也送过我。”

又像是想到什么。

“这片银杏叶的含义和当初一样吗?”

纪如佩转过身俯身看着她,像是交上满分的答卷那样回答,“当然。”

悄然间,好像听见相隔几千里的心声。纵然隔了很多年,却还是重现。

日记

2019年冬天,新冠肆虐。

温黎加入支援武汉的队伍,纪如佩虽然生气但还是没有阻止她。

如果不让她去,那就不是温黎了。

除夕这天晚上,两人缩在被窝里看春晚。

纪如佩醒来时,温黎早已不见。

两人每天都会打电话,温黎告诉她,不用担心,她会回去。

可是后来,温黎失约,她的手机像是去了外太空,怎么都打不通。

工作回来后的纪如佩看见温黎躺在床上,她立马上前抱住她。

“为什么不回电话?”纪如佩敲了敲她的脑袋。

温黎笑着看她,“我回来看看你,你得好好生活。”

纪如佩点点头,“会的。”

温黎看着她笑,笑容渐渐消失,整个人也慢慢散去。

“你还要走吗?”纪如佩哽咽着,泪水模糊了视线。

手机铃声响起,“喂。”

“妹妹,不用等她了,好好的。”纪如珩淡淡的说着。

“她找我了,她让我好好的,我会听话。但我会一直等她。”

两人沉默了一会,才道别。

温黎没有留下什么,只是后来,在她的遗物中翻出一个笔记本。

2010.9.3

抽烟的样子也太好看了,看着还有点可爱。

2010.9.4

她叫纪如佩

2010.9.15

和她一起吃饭了,好开心。

2010.9.23

她比小猫还可爱。

2010.10.2

她终于是我的了,我想和她永远在一起。

2010.10.15

又生气了,还得哄她。

算了,她比我小,我得让着她点。

2010.11.20

她说她曾经和别人在一起过,我有点生气了。

她告诉我,我长这么好看,她不会不要我。

2010.12.1

今天见到她父母了,她爸妈夸了我,

不知道他们介不介意多一个女儿?

2011.1.12

今天她生日,我送她的小红绳,她很喜欢,

我比她还开心。

2011.3.29

我们又吵架了。

2011.4.25

过生日了,她亲手做的蛋糕。

2011.5.20

她告诉我,她爱我。

2011.6.13

结束了,我好难过。

2011.6.17

她见到我不说话,我有点后悔了。

2011.6.20

她的画获奖了,她好棒。

2011.6.25

看见她吸烟了,她好像抽的更凶了。

2011.7.1

她今天对我笑了,我好像还是喜欢她。

2011.7.15

放暑假了,见不到她了。

后面似乎被撕过,但在日记本最醒目的地方写着一句话:我知道银杏叶的花语。

佩佩

我知道银杏叶的花语了

永恒的爱

——温黎

Finally, I want to say

长野朝暮洒下,落日一枕温柔。

“温黎,我又来给你送银杏叶了。”纪如佩看着碑上的照片,温柔的说道。

她轻抚了一下照片。

“想你这句话好像永远说不够。”

- end -

文||小魏

图||堆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