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市值大跌500亿,泡泡玛特为什么被砸盘?

subtitle
德林社 2021-05-07 18:31

文 | 金卫

五一期间,盲盒经济火爆,机票盲盒、宠物盲盒出圈,似在演绎着“万物皆可盲盒”。

作为“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受到关注。最近,泡泡玛特推出的多款新品盲盒,单价已经从59元涨至69元,涨幅达到17%。这次涨价引发争议,有玩家表示不满,认为做工和价格不对等,但也有玩家继续追捧。

在盲盒经济的风口之下,泡泡玛特市值一度站上千亿元,但随后股价遭遇腰斩,市值缩水500多亿。最近,泡泡玛特公布了2020年财报,其营收和毛利增速放缓,究竟是受疫情影响还是遭遇瓶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盲盒玩家,泡泡玛特是资本的“宠儿”,上市之前获得了华兴资本、红杉中国等青睐。上市后,更是成为令人咂舌的造富机器。

2020年12月,泡泡玛特在香港上市。两个月时间,股价涨到峰值107.6港元,总市值达到1472亿港元(约合1234亿人民币),创始人王宁身价也达520亿元。

然而,春节之后,泡泡玛特的股价持续大跌,从最高107港元跌至今年3月的46港元,被砸盘到不止腰斩。直到最近股价才有所反弹。

5月7日收盘,泡泡玛特报61.3港元/股,从上市后107.6港元的高点到现在,股价跌幅也达到43%,目前市值为859亿港元,约合人民币714亿元,距高点缩水520亿元。

当初,泡泡玛特的高毛利率、高增速的商业模式,被称作“现金印钞机”,成为无数资本追捧的理由。

五一前,泡泡玛特交出的2020年成绩单,也让人窥见泡泡玛特的真实状况。

据财报显示:泡泡玛特2020年度营业收入为25.13亿元,同比增长49.31%;实现净利润5.24亿元,同比增长16%。

2018、2019年,泡泡玛特分别实现营收5.2亿元、16.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24%、227%。相比之下,2020年49.31%的增速,仅为过去的1/5。

泡泡玛特品牌产品的毛利率从2019年的71.2%到2020年的68.7%,泡泡玛特给出理由称:“主要由于我们提高产品的工艺质量,产品工艺愈加复杂,以及原材料成本上涨导致毛利率下降。”

对于最近提价,泡泡玛特回应称是由于原材料上涨、人工成本增加,采取提价策略应对成本上升。

不过,有市场人士质疑称,泡泡玛特提价的真实原因是市场需求下降,导致其不得不涨价去维持收入水平及利润水平。

从财报上看,泡泡玛特的销售成本在持续上升,2020年泡泡玛特的销售成本高达9.19 亿元,同比增长55%,超过了同期营收增速,占年内收入的36%。

据了解,这主要是泡泡玛特2020年存货的大幅增长所致。截至2020年底,泡泡玛特存货由2019年末的0.96亿增长至2.25亿,同比大增134%,计入销售成本的存货成本高达7.48亿。

与此同时,也正是由于存货数额大增,其存货周转天数也从2019年的46天增长至78天,周转周期延长。不过,对此,泡泡玛特表示,这是由于其业务扩张、IP数量和新品增加,使得其对货品需求增加。因此,储备量也相应增加。

到2020年底,泡泡玛特的会员会数增至740万人。虽然会员数量快速增长,但是单位贡献却在下降,最直观的是,会员人数激增236.36%时,但营收同比增速仅49.3%,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用户的消费意愿和持续消费能力正在逐步减弱。

盲盒的火爆主要靠IP产品。

当初,泡泡玛特签约和自己研发孵化共计约100多个IP,但火了的只有两个。据招股书,2019年,泡泡玛特的Molly系列盲盒产品销售收入达4.56亿元,占总营收27.1%;Pucky系列销售收入占营收比18.7%,两大IP盲盒几乎贡献了泡泡玛特近一半营收。

对于熟悉泡泡玛特的人来说,在所有IP中,“Molly”可以说是泡泡玛特的王牌。不过,到2020年,泡泡玛特主打产品Molly似乎变得不香了,2020年IP Molly销售额全年跌22%,下半年同比跌13%。

目前,盲盒赛道上的玩家越来越多,市场竞争已经愈发激烈。

除了泡泡玛特以外,IP Station、52 TOYS均在线上线下布有销售渠道,名创优品(MNSO)也于2020年宣布设立TOPTOY的潮玩集合店,主打平价盲盒,这些都在和泡泡玛特抢市场。

由于盲盒玩法缺乏门槛,一旦上市之后,会有大量企业跟进,而泡泡玛特在盲盒玩偶IP上面爆款接力不足,这就使得有大IP的企业进入盲盒领域具备一定优势。

最近,像《乡村爱情》盲盒在淘宝的优酷模玩旗舰店正式上架,上线6小时官方便宣布首批预售盲盒售罄。

伴随着竞争对手增多,泡泡玛特此前一枝独秀的局面被逐渐打破。也就是说,泡泡玛特的行业护城河并不深,壁垒可以轻易打破,这就限制了其利润与估值的想象空间。

事实上,盲盒与当年风靡全国的小浣熊干脆面的“集卡”游戏、扭蛋潮流玩具一样,其核心都是通过IP系列中隐藏角色的稀有性。正是这种玩法,催生了各类的炒作。

盲盒市场上涨价、缺货的饥饿营销方式,以炒高二手市场的价格,屡见不鲜。

新华社发表评论称,当抽盲盒成为一种风潮,就有可能打开“潘多拉的魔盒”,一些假冒伪劣、过期库存商品乃至违法违禁物品也随之冒出。“盲”盒不能“瞎”卖,更不能假借一个“盲”字来损害消费者权益。

除了饥饿营销的手段外,还有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有部分市场人士对“盲盒消费”赌博性质的质疑。

去年底新华社评论称:“‘盲盒热’所带来的上瘾和赌博心理也在滋生畸形消费,不少盲盒爱好者每月花费不菲,正所谓‘一入盲盒深似海,从此钱包是路人’”,并呼吁监管部门进一步规范盲盒经营模式,避免畸形发展。

此后,中消协频频发布消费提示,今年1月针对盲盒市场发布消费提示称,目前盲盒商家存在过度营销、虚假宣传、产品质量难以保障和消费纠纷难以解决四类主要问题,并表示盲盒经营者要切实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4月29日,中消协再次点名盲盒“概率”营销、砍价集赞拉人头等问题……现如今盲盒纳入监管已受到广泛关注。

对于泡泡玛特来说,还有一个问题是居高不下的投诉率。截至5月7日,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相关泡泡玛特的投诉达3746条,投诉集中围绕在发货延迟不退款、货品有瑕疵返厂后无备品不退款等问题。

日前,泡泡玛特正在多元化布局,斥资数千万元入股潮牌店铺Solestage。这是泡泡玛特近期在潮流文化领域的第二笔投资,此前泡泡玛特曾投资汉服国风品牌十三余的亿元人民币 A 轮融资。

不过,如今盲盒涨价、营收放缓、市值缩水、IP黏性不足、竞争加剧、监管压力等......这些都是泡泡玛特的面临的争议或问题,即使是市值大幅缩水。目前泡泡玛特的市盈率仍有138倍,如此高的市盈率,又有如此多的问题,泡泡玛特的股价前景压力不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