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论语与修养|做人要学会分清好赖话

subtitle
丁小悟典 2021-05-07 16:27

现实生活中,人们把话简单地分为两种,一种是好听的话,听着顺耳,心里舒服;另一种是难听的话,听着刺耳,让听的人很难堪。

一般人的心理,都喜欢听顺耳的话,不太爱听刺耳的话。然而,人们发现了一个现象,顺耳的话不一定对自己有益,刺耳的话不见得对自己就是有害。相反,甜言蜜语却害死人,逆耳的话却是忠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用孔子的话说,不好听而有益的话就叫“法语之言”,好听的话就叫“巽(xùn)与之言”。

孔子说:“法语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

“法语之言”,就是符合原则、规范的话。用正确的道理劝诫人的话,直接指出其错误,指明改正的方向。

因为劝导人是直接的告诫,直来直去,让听话的人刚开始听起来有点难堪,一时可能接受不了。可是,问题说得明白,让人听得也明白,不可辩驳,不得不服。

听到正确的规劝,孔子说“改之为贵”,最可贵的是听说话的人难得可贵是能够听进去,并改正自己存在的问题。

“法语之言”就是常说的“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人们常常用这句话来劝导有错误需要改正的人。

刘邦率义军攻入咸阳,被宫中的美色珍玩吸引,留在宫里不想出来了,他的连襟兄弟樊哙苦口婆心地劝他,他也听不进去。张良就入宫直谏,指出了刘邦这样做是错误的,并且说了这么一句:“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请沛公听樊哙言。”刘邦才依依不舍离了秦宫,宣布军队开出城市,到咸阳郊外的霸上乖乖驻扎,不许扰民。

“巽与之言”,是温和、温婉的语言。说话的人,顺着听话人的心意说话,说到听话的人的心坎上,听话的人听起来很舒服,也很高兴。

对于“巽与之言”,孔子说要“绎之为贵”,绎,分析。听话的人要对好听话要多加分析,分析说话人的用意,分析他说的话是否正确,他的话是对自己有利还是有害。

“法语之言”,批评直截了当,不留情面,会让人反感,不好接受。但是道理正确又讲得明白,让人不得不听。而“巽与之言”,就要让人费思量了。

因为碍于情面,或者担心得罪人,有的人即使对人进行批评,也是比较婉转的,如果听话人不注意,就可能从表面上去理解,错误地把批评当作表扬,就不会引起足够的重视。

有的人做人比较含蓄,看到别人的错误,提醒时不是直接指出其错误,而说得比较隐晦,如果听话人不用心去分析,就不知道自己有错误和错在什么地方,更不用说去改正了。批评的人看似好心,却没有达到劝说目的,说了与没说没有多大区别。

对于“巽与之言”,能否听懂批评者的话尤为重要,辩言是最难的。

欧阳修在《为君难论下》中说道:“巧辩纵横而可喜,忠言质朴而多纳,此非听言之难,在听者之明暗也,谀言顺义儿易悦,直言逆耳而触怒,此非听言之难,在听者之贤愚也。”

这段话的意思是,花言巧语的话总是讨人喜欢的,质朴忠诚的话总是难听的,并非难以分辨出这些话的好坏,而在于听话人是明智的还是狭隘的。那些阿谀奉承的话,总是顺着心意去说,容易让你喜悦;直言不讳的话因为逆耳容易触怒人,这并不是分辨不出来这些话的好坏,而在于听话的人是贤明还是愚昧。

听话听音,有益的话不一定中听,说到心里的话不一定该听。所以,还要从中领会说话人的用意,能辨别出他的话对与不对,对自己是否有益。

孔子又说:“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听到好听的话只顾高兴而不加以分析,对于规劝表面听从而不认真改正,孔子说对于这样的人,他都没有办法,一般人就更没有办法挽救他了,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不管是“法语之言”还是“巽与之言”,对于听取批评的人来说,要能够体会批评者的良苦用心,更重要的是要正确对待别人的批评,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虚心接受,改正自己的错误。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立删)

我读《论语》之《子罕篇》:

【原文】子曰:“法语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与之言,能无说乎?绎之为贵。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译文】孔子说:“合乎原则的话,能够不听从吗?能够改正错误才是可贵的。恭顺赞许的话,听了能够不高兴吗?只有分析才是可贵的。听了好听高兴而不分析,表面听从而不改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来对付这种人了。”

读书感悟人生,写文传承文化。欢迎关注@丁小悟典,与你一起领悟传统文化之真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