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三次豪赌,他输光了一个百亿帝国

subtitle
i黑马 2021-05-07 16:10

作者:张霞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五一期间,又有一位富豪倒下了。

5月1日10时至5月2日10时,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谭鱼头投资)管理人在淘宝网阿里拍卖强清平台,对成都谭鱼头名下的49个商标专有权进行拍卖。最终被一名买家以1510万元拿下。至此,这家曾经员工上万、资产近百亿、火遍大江南北的连锁火锅品牌,正式易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也这意味着谭鱼头的创始人谭长安,几近一无所有——在此之前,他的车位和商铺先后遭流拍,他也已10余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

谭长安做错了什么?

最值钱的商标惨遭拍卖,业内大多认为,谭长安恐再难东山再起。然而,谭长安依旧信心满满。

据媒体报道,在他看来,谭鱼头商标的附加价值,除了20年来积累的名气,更多在于味道。

“消费者吃的是情怀,吃的是记忆中的味道。配方还在我手里。没有谭长安,拿到谭鱼头的商标也等于零。拍下商标,没有味道和我的管理,还是假的。只要我谭长安在,就是真的。”谭长安说。①

其自信并不认输的性格,由此可见一斑。而正是这种性格,使其在创业初期,大刀阔斧的闯下了一片天地。

谭长安1963年出生于四川省平昌县,1980年应征入伍到云南前线,1997年退伍后,用5000元转业安家费和6万元借款,在成都百花潭附近的小巷子里开起第一家谭鱼头火锅。

创业初期,谭头鱼生意一般。能在火锅店林立的成都,闯出一片天地,机缘是一次行业性的危机。彼时,电视新闻爆出火锅店独家老油竟是地沟油的黑幕,火锅市场陷入低迷,大量火锅店赔钱关张。

不肯坐以待毙的谭长安借由这次危机,另辟蹊径,推出一次性清油火锅底,并将厨房改造成透明玻璃,坚持每个鱼头现场宰杀,每个锅底单锅现炒,彻底打消了食客顾虑, 趁势而起。迅速火爆成都本地。

谭长安随后乘胜追击,进军北京。这次豪赌,让谭鱼头彻底立稳了脚跟。不到3年的时间里,谭长安就在在全国58个大中城市开设了89家连锁店。扩张速度最快时,8天开一家店,仅在北京就开了11家。最火爆之时,谭长安一天要赶赴4个地方为谭鱼头新店剪彩。

事业鼎盛时期的谭长安(中)

2000年,谭鱼头的营业额突破了3亿元。为了管理好众多连锁店,谭长安还自创出“四个统一”和“五分钟流程”。意思就是每家店要求统一菜品、统一服务、统一配送、统一时间,而且从点单到上菜,一切要在5分钟之内搞定。

业务方面,除了进军鱼头火锅、餐饮管理公司之外,他投资的公司还涉及到食品业务、装饰设计、物流、酒店、汽车租赁、烹饪培训、礼品、汽车修理等等。

2002年,谭鱼头成为第一个进入中国台湾市场的内地火锅品牌;同年年底其营收突破5亿元。谭长安的身家也随着谭鱼头的迅猛发展而水涨船高,2007年发布的《胡润餐饮富豪榜》,他以20亿身家名列其中。截至2009年,谭鱼头已发展成为拥有员工8000余人,资产近百亿的餐饮巨头。

贪多求快向来是企业发展的大忌,但事业正值鼎盛时期的谭长安并没有意识到危机。他准备开启另一场豪赌——上市。

据谭长安表示,早在2001年他就赴香港成立了香港谭鱼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2003年,香港第一家谭鱼头分店在铜锣湾开业。而布局香港,目的就是上市。

“我们在香港开公司以后,都是按上市的规则来做的。我们请的会计事务所也是普华永道,全部的标准都是一直按规范的上市公司来做的。”谭长安介绍。②

2009年,谭长安遇到了第一次上市机会。

彼时,福记食品(01175,HK)因现金流、人员流失等问题,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谭长安看上了这个壳资源,与当时香港资源(02882,HK)的主席黄英豪合作,准备以2.38亿港元拿下福记。据媒体报道,当时谭长安已经投标并且缴纳了1700万元的保证金。但离资本市场只剩一步之遥时,因队友黄英豪提早对媒体高谈阔论,吸引了真功夫、俏江南等一众内地餐饮大佬的注意力。最终谭鱼头铩羽而归,输给了以6.58亿港元投标、又有国资背景的安徽创投。

第二次借壳,如出一辙。2011年,谭长安打算以2亿多港元将维奥集团(01164,HK)收入囊中,最后却又被中广核(01816,HK)旗下中国铀业发展公司以9.84亿多港元“抢”走。

两次借壳不顺利后,谭鱼头开始准备自己IPO。正是这个决定,直接影响了谭鱼头的命运。

据谭长安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回忆,2012年到2013年,他跟香港的一家风投公司签订了一份对赌协议,对方出资金额2000万美元,而谭鱼头则需花3年的时间达到盈利目标,将公司做到上市。

资本市场内,对赌的风险向来极高,但一心只想上市的谭长安已经不顾风险、不留后路。他在采访中表示,他按照2000万美元的规模,紧锣密鼓地筹备、装修、开店,同时也进行了一些对其他火锅公司的股权投资。但2000万美元的预算花了出去,风投却只将前期的500万美元给到了谭长安。这1500万美元的窟窿,成为他倒下的导火索。

为了填补亏空,他不得不四处筹措资金。2013年,一家小贷公司将谭鱼头投资公司和他告上法庭,要求其立即偿还借款本金1500万元及利息220余万元。这让谭长安在银行的信誉进一步降低,借钱更加困难。

与此同时,由于扩张速度过快,谭鱼头对加盟店管控不力,频发食品安全事故,给发展也埋下了不利因素。

最终,谭鱼头的IPO计划不了了之,谭长安本人陷入债务危机。从2014年开始,与他相关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便接踵而至。2016年,因为资不抵债,丧失经营能力,债权人申请谭鱼头破产,最终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作为董事长的谭长安也先后10余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20年8月,谭鱼头关闭了在大本营成都的最后一家店。伴随着全国各地店铺的相继关张,那些曾配合经营而设立的谭鱼头地方公司、装饰公司、物流公司等,也都已经注销、吊销和解散。

五一期间,拍卖名下的49个商标专有权的谭鱼头投资,是现在谭长安旗下最重要的一家公司。这家成立于1997年的公司,2017年已成为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先后7次被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51次因劳动争议、借款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原因被起诉;2019年、2020年都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目前,谭鱼头投资正在处理谭长安的债务问题。而最主要的“还钱”方式,则是变卖以前的房产等固定资产。

企业衰败之后,2014起,谭长安便开始长居香港。

据媒体报道,在香港生活期间,他一度非常窘迫,“最穷的时候,兜里一块钱都没有。”③但因为面子问题,他一直拉不下脸找别人“支持”。

对于自己具体欠债多少,是否被限制高消费等问题,他采取了“装糊涂”的态度。称自己一直都不坐飞机头等舱、动车一等座,“这对我的生活没什么影响”。

爱面子、爱排场,也是谭长安的性格特征之一。除了在资本市场上豪赌之外,有传闻他赌博成性。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谭长安还曾出现在现已关闭的澳门追债网站“美好世界”上,被追讨2000万元赌资。但面对这一传闻,谭长安选择的却并非否认自己“爱赌”,而是强调自己并非赌得身家全无,“实际上是赢的”。

除了赌场上的大方,谭长安对媒体表示,他平常为人也大方。赌牌赢钱后,见人就发钱,10万、20万随手分发;旗下员工从头到脚都是名牌,衬衫、西装、皮鞋,都是他买的,一年买衣服都要花几百万。

“我对钱都不太在乎”“挣多少钱不重要”是他的口头禅。另外,谭鱼头的败落并未打垮他的心气。谭长安正一直准备的“重出江湖”。

2020年11月24日,谭长安在抖音注册了账号,讲述自己的浮浮沉沉。第一条视频标题为《当年比海底捞更牛的餐饮品牌》,得到了上万的点赞、几千的评论量。但随后的视频再没有引起太多关注。截至目前,谭长安的抖音账号共有6.8万粉丝,视频评价点击量一千左右。

除了研究短视频外,他还开始研究店铺的装潢、食物的摆盘等。目前,他已回到成都,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帮助朋友创业。去年,成都有火锅店改头换面为“谭头鱼”店招。谭长安的个人抖音号里也有视频在为这家品牌造势。他表示,自己担任顾问身份,主要起站台的作用。

百亿集团轰然倒塌,并没有让他丧失对未来的希望。他对媒体称,对未来他很有信心:“现在要做得好的话,应该比以前做得更大。”④

注释:

①:《曾甩开海底捞“几条街”,如今破产,连商标都被卖了,百亿餐饮巨头因赌坍塌?》,21世纪经济报道

②③④:《谭鱼头创始人:我是如何把近百亿资产谭鱼头做垮的!》,红星新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