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内娱第一恶臭综艺

subtitle
电影通缉令 2021-05-07 15:23

《我是女演员》自开播以来,一直被观众诟病不已——

一边打着挖掘新人演员的幌子,一边花式蹭流量、无下限的博出位。

其豆瓣评分,只有区区2.5,创下了综艺领域的年度新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不想再给这档综艺增添一丝一毫的热度,但因为愤懑难消、不吐不快,所以还是决定聊一下这档恶臭的“内娱奇观”,让大家看看女演员的职业生态究竟有多糟糕!

我是女演员

只看导师阵容,《我是女演员》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激起观众们的不适。

因为它的“爹味”,实在是太重了!

除了名誉校长赵雅芝(VCR出镜)和教导主任刘涛外,剩下的8位导师全都是清一色的男性。

就连邀请到的观众,也都仅限男生。

而且,邀请到的这些男嘉宾,本身并不具备很强的专业素质。

以严屹宽、郑元畅、李治廷为代表的三位班主任,全都是以颜值出圈的典型代表:严屹宽是天涯四美,郑元畅是学霸江直树,李治廷是长相与王力宏相似。

别说做导师,就算做学员,他们当中合格的可能也没几个。

一如李治廷所说,“可能戏比我还好呢,我还在这当导师”。

对此,刘涛特地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女演员还是要跟男演员对戏,男的可以衬托女性,可以给她刺激,可以绽放她。但女性跟女性,我怕把她的光芒盖住了,反而会弄巧成拙。”

这种看法,显然不足以说服观众。毕竟优秀的女性群像戏,之前早已问世过许多。而决定女演员演技的,绝不是与她演对手戏的男演员,而是她自身的专业素养。

试问,如果自身能力过硬,又何来掩盖光芒一说?

节目邀请了27位背景不同的新人女演员参与录制。

经过三个月的集训后,她们被划分到综艺班、才艺班和自定义班,进而在班主任的帮助下,完成各种表演考核。

所谓的分班,说好听点,是选美,说难听点,其实就是选妃。

所有学员梳着同样的妆发,穿着一模一样的服装,表演着差不多的才艺,亮点泛善可陈。



而台下的导师,则搜肠刮肚,给出各式各样的疑惑点评,将自己心仪的学员纳入麾下。

有的要教对方消水肿,有的大呼有眼缘,有的认为对方可爱……

连隔壁的刘涛,都看不下去,让他们说一个更明晰的评判标准出来。

但三位班主任,却一路词穷,总是答非所问、夸夸其谈。

比如,李治廷曾点评一位女学员:“她的气质、外貌,她是能成为张曼玉、王祖贤那样级别的演员的。”

播出之后,节目中的女学员并没有收获什么流量,反倒是节目中的男嘉宾、男导师收获了不少热度。

比如,把龚俊、张哲瀚请来撑场面,让他们尴尬地被女学员包围。





又或者,让男导师用拙劣的演技把节目硬生生地做成《欢乐喜剧人》。

透过镜头,观众可以看到摇头晃脑的乾隆(严屹宽),狰狞中带着好笑的尔康(郑元畅),以及脾气暴躁、用力过度的尔康(李治廷)。

此间,观众感受不到一丁点的表演敬畏心,只觉得他们是在拿观众当猴耍、把演戏当儿戏。



虽然这是一档女性竞演真人秀,但它自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女性关怀。

和综艺《听姐说》一样,它也是站在女性话题的风口上,向红利看齐。

而且,它显现出的吃相,比《听姐说》更恶臭、更无耻。

因为它所有出发点,都是建立在“男性凝视”的基础上的——

“所谓的《我是女演员》,实际上它只是全面展示了女性的真实困境——被男性凝视、被规训、被评价、甚至被强暴。”

为了博眼球,她甚至大喇喇地在节目中上演强奸戏——选择了香妃被皇上强奸的片段进行排练演绎。

这意味着,三位班主任将与女学员产生更多的亲密接触,进而满足某些看客低劣无耻的窥私欲。

表演过程中,观众看不到任何展现演技的地方,只看到了资本、男性对女性做出的倾轧。





饰演皇上的郑元畅对女学员高容方百般蹂躏,而现场的所有女性,都神色慌张,又震惊又羞怯。



拍摄过程中,节目组特地选择了很多侧切角度进行拍摄,放大了女学员的抗拒感,就算隔着屏幕,观众都能感受到强烈的窒息与不适。

后期团队直接为郑元畅打出了“为艺术折腰”的花字,全然不顾被压倒在地的女学员的感受。

况且,这简单粗暴的强奸戏,又如何担得起“艺术”二字?



其实,像这种以艺术之名干尽不耻之事的恶臭举动,在影视圈还有很多。

而受害者,大多以女演员为主。

比如,曾志伟拍摄《安乐战场》时,就曾让女演员余倩雯遭受过难以想象的痛苦与折磨,“打真军”上演了一场强奸戏。



真实开拍后,余倩雯挣扎着反抗,在屋内大声哭喊、呼救,想要让对方停止拍摄。

可作为导演的曾志伟,却自始至终没有喊“卡”,只当女演员“入戏太深”。

直到有人骂起来,才知道是出事了,众人跑进屋,只见抢先进门的女美术指导,早已抱着余倩雯与其哭成一团,大骂曾志伟不是人、没人性。

后来,迫于舆论压力,曾志伟最终删掉了那段尺度大开的裸露戏,只保留了激烈的反抗戏。

负面评价如潮水般涌来,使得《安乐战场》票房大败。

很多年之后,曾志伟上李婉华的访谈节目,李婉华问他,“有无拍过难忘床上戏”,曾志伟便主动提及了《安乐战场》中的这一段,使用了“放”、“拍得好激”等词,间接证实了这场戏的真实性。

其言行做派,简直恶劣到令人发指。

几乎不亚于《巴黎最后的探戈》中那段臭名昭著的“黄油戏”——

当年,马龙·白兰度在影片拍摄过程中,与导演贝纳多·贝托鲁奇合谋,在女演员不知情的情况下,对年仅19岁的女演员玛丽亚·施耐德施暴。

这段片场暴力,此后困扰玛丽亚·施耐德一生,成了她挥之不去的噩梦,直到抑郁而终,依旧没能等来任何道歉。

反观另外两位施暴者,反而双双功成名就,寿终正寝。

想想也是相当恶臭了!



须知,强暴戏在片场一直是特殊戏,需要做保护处理。

女演员在片场出演此类戏码时,往往要预先清场。很多女演员,在表演过程中,都会因过度恐惧模糊了表演与真实之间的界限,从而留下严重的心理创伤。

可见,《我是女演员》呈现出的效果,完全与它“打造优质女演员”的节目初衷背道而驰,不但大打色情擦边球,而且还以消遣女性为乐,对女学员做出了难以容忍的伤害。

作为观众,我们虽震怒无比,但却无计可施。

只希望,这种无下限的恶心综艺,赶快趁早停播,别再污了观众们的眼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2赞

是娱肥娱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