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网红届又曝丑闻,央视痛批:直播时卖货,背地里卖人,还有王法吗

subtitle
無星记 2021-05-07 14:09


01

你一定知道“郭老师”。

94年出生的她被外界调侃“长了一张56岁的脸”,但郭老师毫不在乎,自封“沧州泫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从快手起家,长相不算出众,直播时穿着邋遢、油头、不化妆,露着大肚腩。

风格癫狂,动不动就脏话连篇,时不时还蹦出几个诡异且重口,挑战着公众底线、互联网底线的动作和内容。

闻脚,闻袜子。

对着镜头擤鼻涕。

直播放屁。

甚至晒自己没洗的内裤,直播拉屎……

最出圈的一次,是2020年有次直播中,有网友说她太胖,要减肥了。

郭老师看后恼羞成怒,一连串的四字词语攻击网友:

“我感觉你在无中生有、暗渡陈仓,你在凭空想象、凭空捏造,你在无言无语、无可救药,你逝者安息,你一路走好,你是永无止境,你是没钱买药,你是污言秽语,你是咎由自取,你是殃及无辜,你是祸害众生,你是仓皇失措。”

她越是疯癫,网友越喜欢。

前几天,郭老师和老公“达令”开始了“全国巡回自驾游”,被网友戏称为“全郭巡演”。

待郭老师行到南京时,大批粉丝闻风而动,迅速聚集。

拥挤的人潮里有人撕心裂肺地喊着郭老师的名字,呼喊着她的应援口号“耶斯莫拉”,举着各式各样自制的应援牌,阵仗比明星还大。

夫子庙被围得水泄不通,交通瘫痪,甚至还惊动了警察维持秩序。

郭老师慌了,连夜坐火车回老家。后来表面发布道歉声明,实则在直播中为自己的“新业务”打起了广告。

她开价30w,声称可以为人气不高的旅游景点“炸场子”。只要她去了,保证人满为患。

这话是调侃还是真的寻求商务合作,我们不去揣测。

但一张网友细致盘点过的“郭老师收入表”,直接戳穿了一个大众都不想承认的真相:

所有的闹剧中,郭老师是唯一清醒的人。

仅仅是直播的流量,郭老师就能月入六位数。

两个短视频平台的收入加起来扣除官方分成后,她的资产达到了1000多万。

当屏幕前的人们大肆诋毁她寡廉鲜耻,嘲笑她哗众取宠时,她轻轻松松就把钱给赚了。

记得一场直播里, 她给自己定义:

“只是一个在网络上要饭的,不值得被你们尊重,你们来娱乐一下就行了,你得分清楚直播和现实。我知道你们都把我当笑话,我什么都懂。”

当闹剧结束,郭老师满载而归。屏幕前的人,狂欢之后还剩下什么?

02

你一定看过这样的“正能量”视频。

女孩考上清华,拿着录取通知书找到父亲后告知喜讯,跪地痛哭。

一声声“爸爸”喊得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只不过,考上清华的姑娘永远是同一个人,她的“爸爸”却一直在换:一会是捡瓶子的老汉,一会是工地上的工人,一会是躺在床上的植物人……

又或者是四川大凉山里的贫困女孩。

小姑娘父亲去世,出生后就再也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和奶奶相依为命,上不起学,身世凄惨,说着说着流泪满面。

这时候,拍摄视频的网红走过去,伸手擦去女孩脸上的泪。还大方地拿出两沓人民币,不仅帮小女孩解决学费,还解决了生活费。

为了帮助视频里的小女孩,网友在同情之余慷慨解囊,购买视频附带的链接里,各种“钱款将捐给贫困户”的商品。

可是,所有的“善意”,背后都掺杂着黑心。

就在四月末,@央视新闻 痛批,这是用“欺骗+暴力”等手段,拍摄的虚假视频。

女孩阿佳父亲健在,且凉山推行一村一幼学前免费教育,她已经上了三年学。

网红逼迫她要按照剧本“把爸爸说死”,背景里也不是阿佳的家,而是一处早已不住人的土坯房。

为了达到感人的效果,阿佳的眼泪,是眼药水。眼药水效果不好的话,网红就直接把她掐哭。



因为孩子哭,流量会更高。

送给阿佳的钱,在拍摄完毕之后,就立马收回。



被拍摄者是以欺骗方式拉入镜头的,孩子说的话是别人教的,家庭境况是编造的,脸上的造型是经过设计的,拍摄时的场景也是移花接木的。

所谓的“帮助贫困哑巴母子售卖苹果”,真实情况是批发于成都某供应商,修改发货地点后,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售出。

一场直播,百万人观看,销售几十万斤的苹果,获利高达29万元。

光是视频策划人赵宏进个人,就获利12万元。

这一派的网红,为了能够有流量,已经形成地下产业链条。

贴上“正能量”的标签,故意编造耸人听闻或是境遇凄惨的故事。

专找年迈的老人、哭泣的孩子和破败的老房子,打着“真实见闻”的旗号,发布在短视频平台上,博眼球,增流量,利用大众的同情心,骗取钱财。

这样的视频还有很多。

镜头前惺惺作态,镜头后赚得盆满钵满,用网友们的眼泪和出镜者的隐私、尊严,筑起自己快乐的伊甸园。

当获利者从中而退,那些被伤害了的孩子,何去何从?

如果一场设计好的骗局可以一夜致富,又会有多少人效仿,试图以身涉险?

而那时候,层出不穷的骗局,又会让多少流着泪的老百姓,白白送掉好几天的劳命钱?

03

有人说洋相频出的郭老师“无伤大雅”,有人说那些被骗了钱的人只能怪自己“识人不清”。

可当这些低门槛高收益的事情,逐渐被视为“正常获利手段”的时候,社会的价值体系就会崩塌。

网上曾流传过一张“超级网红学历图”。

小学文化的忠哥,1624万粉丝,单个视频点赞量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

每天晚上9点连麦PK直播,一场直播下来,起码获利30万。一条1-20秒的广告报价,39万。

忠哥和他的别墅、豪车

中专文化的惠子,2958.6万粉丝,仅是在镜头前跟着音乐晃几下,就可以月入六位数,抵得过一个普通人不吃不喝攒好几年。

她20秒到一分钟的广告报价,对外开出了70多万的天价。

在某短视频平台最新一期活动的“网红收入排行榜”上,日收入最高的接近500万,最低的也有20多万。

原来郑爽一天208万的工资,在网红的世界里,也不算稀奇。

考上985、211的人,996工资到手几千;学历不高的网红,直播几小时日进斗金。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眼红、眼馋。

新华网做过一个调查,叫《95后的迷之就业观》。

有48%的人,在毕业后选择不就业。有54%的人,最向往的职业是当主播和网红。

北京一家机构还对市内多所小学进行了抽样调查,有近八成的孩子希望自己成为网红。

更令人心寒的是,还有48.74%的家长支持孩子去做网红主播,有的还主动给孩子报了“网红培训班”。

流量为王的时代,赚取“流量”的途径显得无关紧要。

审丑文化成为流行,招摇撞骗大行其道,公众风气被伤害,缺乏判断力的年轻人深受其害。

上海财经大学电商专业教授崔丽丽曾说:

“短视频的糟粕文化,对下一代的毒害程度,远远胜过毒奶粉。”

“当人群认知有限、生活视野不够大的时候,短视频就成了他们看世界的窗口,但这个窗口有可能是假的,是人为捏造的。”

还记得坐拥400万粉丝的“乞丐哥”高德飞吗?

2011年因伙同他人盗窃电动车入狱两年,出狱后起名“乞丐哥”在一短视频app上,以砸兰博基尼和约架、对骂等方式,博人眼球。

行情好的时候,高德飞一个月闭着眼就能挣五六十万块钱,还不包括直播时的打赏;行情差,遇到瓶颈期,每个月还有十几万。

最新的新闻里,高德飞因利用“网红”身份,涉嫌多起拐卖未成年人和强迫卖淫等案件,被警方抓获,判处有期徒刑13年6个月。

直播时卖货,背地里卖人。

一个高德飞进去了,关注着他的那400万自称“丐帮弟子”的忠实粉丝,又会被洗脑成怎样的人?

04

来看两个数据。

第一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目前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9.27亿,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

第二个,2019年《社会蓝皮书》调查发现,5岁以下就已接触到互联网的青少年占10.88%,6到10岁开始接触互联网的青少年占61.43%,10岁以后开始接触互联网的青少年仅占27.69&。

这些占比,其实是很吓人的。

如此庞大的视频用户,如此低龄化的人群,他们所关注的网红们,一定程度上必然影响到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

作妖扮丑也能火的后果,是更多人没有“妖”,也要强行恶心他人吸睛。

坑蒙拐骗也能变现之后,是更多人编造假故事,成为流量产业链的一员。

正如罗翔老师所说,人心隐藏着整个世界的败坏,我们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张三。

网络时代下,我们有机会看到世界的另一面,看到不同人的生活状态,但越是浮躁的时代,越要保持清醒。

人气不代表审美,流量不代表质优。

当你被围观的人群吸引,并且对浏览的内容信以为真时,平台已经用算法给你推荐了更多的相似内容。

你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被偷走,网红的账户在循序渐进里堆满钱。

利滚利之后,你永远是最大的输家。

就像那句话说的:

当你需要埋头种地的时候,误入了别人家的果园,就以为自己已经收获整个秋天,这才是最大的作死。

别在人云亦云里,被“奶头乐”割成老韭菜。

别让时代的闹剧,成为个人的悲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8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