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她是一个面包店老板,喜欢给客人听后朋克

subtitle
摩登天空杂志 2021-05-07 13:5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群像乐队主唱-麻吉

我们「成长状态」的这个栏目里,所有音乐人的采访音频,都会同步上传到网易云电台 ZERO FM。扫描这个二维码,来听听他们从小到大都听过哪些歌、都受过哪些音乐人的影响。

5

years old

让我轻轻的告诉你

杨钰莹

我爸妈在他们的那个年代里,还算比较爱听歌的人。周末我在家睡懒觉,基本都是被他们放的 DVD 声音吵醒的,有一次印象特别深刻,我正躺在床上,突然就有一个女声开始唱“让我轻轻的告诉你...“

我爸是老师,我们家和他单位的同事、小孩儿们都住一个院儿,那时每家基本都会有那种带话筒的音响,大人们正在吃饭,我们小孩吃到一半就会跑到另一个房间,拿着话筒到处 high,我小时候就比较爱唱歌,印象比较深的是唱《外婆的澎湖湾》

昨天我让我爸在家翻了一下,翻出了个的港台流行音乐经典合集的 CD,所以其实整个小学我听的歌还是以那个年代的流行音乐为主,比较被动。

10

years old

Bullet In A Bible

Green Day

我上学比较早,10岁刚上初中,也开始主动选择一些音乐。当时 MP3 刚刚出来, 我对它最初的记忆就是:我姑姑单位搞活动,抽中了一个 MP3,我去她家第一次体验到了立体声环绕的感觉,戴上耳机就感觉自己在一个 Live 现场。

后来,听歌基本就是靠自己在电脑上搜了,那时候酷我酷狗比较火,很多年后才是虾米网易。 初中时,身边人都喜欢周杰伦陈奕迅,但我自己不太感冒,比较喜欢英文歌的那种味道。

我当时喜欢在贴吧上去搜国外音乐人的资料和八卦,搜他们都受过谁影响,然后顺藤摸瓜地去听这些乐队。比如: 我喜欢艾薇儿,喜欢她的那首Skate Boy,MV 的画面我到现在都能记得,她的前夫不是SUM41的主唱嘛,我就是通过这些八卦资讯,才知道了Green Day、Oasis这些乐队。

我也经常会在电脑上搜 Live 现场来看,Green Day 的演唱会Bullet In A Bible对我的影响挺大的,当时看完后就有了想学吉他的念头,他们的专辑我最喜欢American Idiot,单曲最喜欢21 Guns

上高中后,我听的东西就更重了,那时候在学校重点班里,学习压力很大,身边不会有人和你聊音乐、聊乐队,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听。SKid Row18 and Life几乎伴随了我的整个高中生涯,那时候耳机里疯狂放这首歌,手上疯狂地赶作业、刷题 。

15

years old

Horses

Patti Smith

高二的一个暑假里,我开始跟着老师学吉他,当时遇到的一起学吉他的女孩儿,算是我第一次在音乐喜好上找到了知音,她很酷,我们俩还一起排过红辣椒Californication

当然,这是在已经学了一段时间后了,因为练琴太枯燥,老师就会让我们合作完成一些比较经典的摇滚作品,然后突然就有了继续学琴的动力。一开始打基础的时候还是在弹《民谣吉他入门教程》里面的东西。

因为学的是木吉他,那段时间听的歌还是比较静的,比如Don McleanVincent、Eric ClaptonTears In Heaven。而且很奇怪,在没学吉他之前,我几乎只听摇滚,学了吉他后,听的反而很杂了。舌头乐队、Gang Of Four、Patti Smith、The Doors都听。

上高中的时候,我心里其实一直憋着一股劲儿,就感觉是摇滚乐在撑着我,学习的动力就是“考远一点的大学”,在大学里玩乐队。而且我从小就是那种比较乖、比较听话的小孩,看到摇滚乐队的 Live,就感觉人生其实可以正儿八经地离经叛道一次。

如愿以偿,我在刚去大学的军训期间就组了一个队,进去的时候是主唱,因为有一次演出演砸了,换成了弹节奏吉他。我们排过很多歌,比如小红莓ZombieColdplayYellow

上大学的时候,我对某一种风格没有偏爱,如果这首歌的吉他、贝斯让我有一种摄取营养的感觉,我就会听。

大学的后两年里,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玩民谣,偶尔也会办演出,我们这帮人是最开始在南充这个城市搞演出的,就在朋友的一个吉他教室里。当时比较喜欢听野孩子、万晓利、张玮玮,摇滚也在同步地听,比较喜欢Sonic Youth山羊皮。那时候我们也不卖酒水饮料,基本就是亏着玩。

我记得我们还临时租了一个场地,把当时南充仅有的几支乐队聚在了一起,搞了一个卖门票的摇滚跨年 Party,搭了一个简单的舞台,后面挂一块儿背景布,再弄一些简单的 Logo 和字。当时特别好玩,我们办第一场的时候,好多人对 Livehouse 没有概念,边排队边吐槽我们的场地里没有座位。

20

years old

Painkiller

The December Sound

我大学学的是资源环境与城乡规划管理,和音乐根本不沾边,但大学期间又一直在做和音乐相关的事情,所以大学后期就很矛盾,一方面希望自己毕业后能做音乐,一方面又要考虑生计问题,看着学长学姐们毕业后有的回到了家乡,有的去了其他城市发展,自己挺彷徨的。

20岁,我大学毕业了,通过校招进了成都的一家广告公司。我属于那种一次性只能做一件事情的人,如果在工作状态里,我还是会把工作做好,不能分身乏术,所以就没再去想组乐队的事了,只是自己听歌、练琴。

但挺奇怪的,中途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找了一个老师学了一段时间的爵士吉他,可能觉得玩乐队会面临成员分散,我又有分离焦虑,如果自己练个爵士吉他,就可以一个人玩了。我一般会跟着曲子弹即兴,也会练Django ReinhardtMinor Swing这样的曲子。

工作之后,我听的音乐风格基本就固定在后朋克了。我总结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我从大学后期开始,听音乐就会刻意留意里面的贝斯和鼓,包括我之前喜欢红辣椒,一部分原因就是他们的贝斯太好听了。

对于后朋克音乐来说,鼓和贝斯非常重要,它们就像是一个骨架,吉他在给它们穿衣服,主唱的声音就像是在操纵一个提线木偶。

这种音乐里基本都有一个重复的、循环的 bassline,把人往音乐里拽,它的整个器乐的架构看起来严肃、严谨,但人声和吉他又在里面灵活摆动,听起来有些神经质。

那时候坐地铁经常会听The December SoundPainkillerThe Soft Moon的同名专辑、Nick CaveThe Birthday Party时期的专辑都会循环听。

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住在成都马丘比丘的楼上,2017年,她有一次回家路过马丘比丘时看到有乐队在里面演出,就跟我提起了这个事儿,她觉得我应该继续做乐队。

那次之后,我就联系到了我现在乐队的吉他手带鱼,当时他已经编出了一些 demo,我听了后立马就被触动了,因为你意识到两人的目标是一致的。

我在给这些 demo 填词的时候也发现了,其实后朋克的歌词和现实生活有一点抽离,它比较内向。之前不是有一句话么:朋克毁灭地球,后朋克毁灭自我

25

years old

Этажи

Molchat Doma

之前还在上班的时候,每天十一二点下班,第二天又重复同样的生活,比较社畜,看演出时总监还会夺命连环 call。

现在因为我已经感受过了那种匆忙的、上班的状态,也差不多知道自己之后的人生想要走什么方向了,就选择了一个从时间上、精力的耗费上可以支持我继续做乐队的工作。

我现在有一家面包店,就是自己纯手工制作、自己养酵母的那种独立面包店。店里比较闲的时候,我会找一些自己想听的专辑放一放,忙的话就直接找歌单随机放了。

我今年放的比较多的是两个俄罗斯队的专辑,一个是The End of ElectronicsSafety Guidelines,一个是Molchat DomaЭтажи。还有一次,我在店里放一个后朋克队Ritual Howls的专辑Turkish Leather,一个客人坐在那里听了好久,走的时候问我要了专辑名字。

最近我听的比较多的是Murder Capital的专辑When I Have Fears、和Second Still乐队的同名专辑。

群像乐队:吉他带鱼,贝斯小予,鼓手先杰,主唱麻吉

群像乐队是我听到的为数不多的能把中文歌词写好的后朋克乐队,单凭这一点就足够在同风格乐队里脱颖而出了。

他们将出现在5月底的成都草莓里,6月份发行全新专辑后,巡演也会随即而来。希望群像在路过你的城市时,不被你错过。

我们「成长状态」的这个栏目里,所有音乐人的采访音频,都会同步上传到网易云电台 ZERO FM。扫描这个二维码,来听听他们从小到大都听过哪些歌、都受过哪些音乐人的影响。

策划 | 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

监制 | 伍叁伍伍 王硕

采访、编辑 | 段璋珮

你还可以看看这些


她是青年古筝演奏家,高中时喜欢听 Nirvana
David Carey,钟情于北京独立音乐的爱尔兰人

本文由摩登天空ZERO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除了这个公众号,我们还有实体杂志

这是我们最新一期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摩登天空:东京潮流地图》

东京潮流界的

“Lonely Planet”

在日潮宇宙中心

对话超有态度的潮流话事人

潮人逛东京必带潮牌地图

限时优惠

原价¥68元

预售抢先入手只需¥51元

扫描下图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链接购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