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什么年轻人都陷进了“娃圈”?|当代年轻人迷惑行为破解

subtitle
全现在APP 2021-05-07 13:49

潜藏在“养娃”现象背后的,或许是人类亘古不变的审美追求、情感需求与自我意识。

当代年轻人到底有哪些迷惑行为?

在不了解娃圈的人看来,“养BJD娃娃”(下简称“养娃”)当属一件。

如果玩家买的不是官方全套娃娃(配有官方指定妆发和娃衣),而是一个裸娃,那流程就复杂了。刚接回家的裸娃就是一颗“白煮蛋”:身体赤裸,由一种视觉效果上跟真人肌肤相似的树脂材质翻模而成;头部没有头发、眼睛和眉毛,露出两个空洞洞的眼眶;关节处由球形部分连结,方便娃娃摆出丰富的姿态。

接下来,将娃变美的工作就全权交给了娃娘(养娃的玩家)——微博私信妆师约妆,耐心等待被妆师选中,选中后将包好的裸娃头寄给妆师;按照娃设,为娃娃搭配衣服,购买眼球、假发等配饰。如果有意愿的话,还可以给娃娃配置等比例的娃屋、桌椅沙发、书本宝剑等道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国产龙魂人形社BJD娃娃小辣椒。图片:官图

耗费的不只是时间,还有金钱。市场上的上妆价格多在300元左右,娃衣价格不定,但最低也过了100。最贵的是娃体,按照身高体型,三分裸娃(高约60cm,是人类真实身高1米8的1/3)多在1000元以上。六分裸娃高约30cm,售价也在600到2000元之间,其他体型的裸娃还有四分、八分、十二分等。但无论哪种体型,一个BJD娃娃的花费基本上都上千了。

价格不菲挡不住年轻人们的热情。抖音上,“BJD”词条的话题页下,视频总播放量达29.9亿次,一条娃娃剧场的视频动则被赞上万。视频中,娃娃们被摆成吃饭、睡觉、亲吻等不同的姿势,以床、娃屋为背景,配上简单的字幕与剪辑,便衍生出一个个或温馨或缠绵的小故事。

还有一些是关于BJD娃娃高价、难抢的传闻。有人向我展示一件拍卖10万元的“青鸟的密语”三分娃衣视频,款式复古,颜色绮丽。坊间传言,制作这件娃衣,花了设计师三年时间。还有被访对象表示,去年12月,自己喜欢的一款娃娃一次性开了2000个头,一秒钟即被定完,根本抢不到。

娃娃剧场,妈妈和女儿。图片:视频截图

为什么这些年轻人喜欢养娃,又在养娃的行为中表达了什么?我们在众多被访对象中,选择了两位,或许可以代表娃娘的两个不同养娃阶段。以下为她们的自述:

一种治愈方式

我叫郑郑,今年16岁,是6个孩子的娃娘。

第一眼看见娃娃,是五年前。太美了,我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这么美了,她们的脸型太精致了,眼睛也很灵动,完全不像一个假娃娃。当时我就想买一个了,但娃娃的价格有点贵,一套下来,便宜的也快上千。想了想,我没有买,因为不好意思找爸妈要钱,也不想他们认为我不懂事。

我接回家的第一个娃娃是在2019年,一个二手的韩国八分娃娃,我生日时爸妈送的。买二手娃是因为很多娃娃都是限量的,我看上的这个娃全新的已经卖完了,只能在二手平台上找。加上关税,第一个娃总共花了1500块钱,如果是全新的,会更贵一些,要2200多。

一般来说,娃娃出厂时,都会有一张“出生证”(生产日期),掀开娃娃的脑壳,还能看到厂家的品牌钢印或者是娃娃的头牌,来证明她是一个正版的娃。所以,只要卖家这些东西都齐全,基本上不用担心娃娃是盗版的。在娃圈,盗版娃娃是一件很忌讳的事情,大家把盗版娃叫“D娃”,养盗版娃的人是“D娘”,很多妆师会直接在接单要求里注明“不接D”。

郑郑的第一个BJD娃娃。图片:郑郑提供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你的爸妈这么开明,支持你养娃。其实很简单,养娃的人很多都有一件不开心的事,而他们希望我开心。上初中时,我生病了,是抑郁症。去看了医生才知道症状挺重——有一个抑郁程度测试表,正常分数在160左右,我测出来是380。

可能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太大吧,从小到大,记事时开始,没有老师不夸我聪明,我爸妈也经常说我聪明,我就觉得既然我这么聪明,我就要到最好的位置。结果上初中时,成绩有点下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数学考试,满分100分,全班都没有上90,我考了89.5,特别难过,觉得我妈要说我了。我当时竟然哭了。

也是那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从小到大,我都很听爸妈的话。我妈说,你数学考90分以上,语文也要考90分以上。我不服气,语文题目的主观性那么强,怎么可能保证?但其实也不怪他们,很多父母都这样,按自己的想法来要求孩子,像高考后考什么大学上什么专业啦,大二前不许化妆啦,还有大二后才可以谈男朋友,25岁时差不多该结婚啦,生了小孩还可以帮我带。

基本上每个家长都说过这些话,我就是太早意识到这些,才搞得自己有点抑郁。

所以,就像很多人养宠物是为了陪伴自己,刚开始养娃,是因为他们可以陪伴我。有时候我心情很差,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但我会跟娃娃说。可能很多人不理解,宠物起码会喵喵喵,娃娃连活物都不是,但怎么说呢,每个人都是双面的吧。我的朋友都认为我很开朗,包括我自己也这么认为,奇怪的是,有一次上心理课,测出来我偏向内向那边的分数竟然比偏向外向那边还要高。

或许,我们都需要一个安静的时刻,而娃娃正好可以让我享受那一刻的安静。尤其是当你坐下来给他们换衣服换头发时,真的很难得有那样的耐心,小心翼翼、全神贯注地去对待一件美好的事物,特别治愈。

娃衣“青鸟的密语”。图片:@Backto_Neverland

话说回来,美的事物谁不向往呢?我身边有一个朋友,同一款裸娃,她家里有10个,只是妆面和打扮不同,就是因为太喜欢那款娃娃了。还有一个更狠的,龙魂家的官方全套,全球限量80套,她家里有9套。她们的想法我能理解,按我对美的想象,真正好看的人都应该是雌雄莫辨的,游走在性别的边际,而娃娃就是这种极致美的体现,不被性别所束缚。

当然,不是所有的娃娃都像图片一样美,有时候接回来的娃就不符合预期。比如,我最新到手的一款全套娃娃,从官方上新、预定到拿到手,前前后后等了八个月,真是相当于生一个小孩了。结果拆开一看,头发有点扎手。但能怎么办?已经是我的孩子了,我尽量一碗水端平,给其他娃娃换新衣服了,也会在一个月之内给他买一身新衣。

现在,我家里一共有5个娃,有1个还在路上。因为养娃的时间不算太久,目前我买的几个娃基本上都是官配,总体来说,女孩子走欧风,就类似于父母对孩子的期待吧,希望她可可爱爱、漂漂亮亮,不要像我一样,活得像个男人(笑)。男孩子走古风,是按照我写的小说里对他们的想象来买的,我想写一个刺客和暗卫——两个生活在黑暗里的人相互救赎的故事。我给这两个娃娃起名“郑怀瑾”和“郑握瑜”,至于小说里,没有用我的姓,不然所有角色都姓郑也太奇怪了。

以后,我想从事BJD娃娃相关的职业,给娃娃捏脸或者做一个妆师。还没有想得很清楚,但大体上是这个方向,所以准备大学修雕塑、艺术类专业。至于我爸妈,他们现在也挺希望我能做我自己,有时候我妈扫地,还会跟我开玩笑,“把我外孙(娃娃)抱起来,我要扫地了”。

另一个自己

我是“清水Baby”,关注娃圈的人应该对我的网名很熟悉。

2003年,因为喜欢日漫和画画,我创建了一个插画论坛,“娃娃”只是其中一个版块。但印象中当时国内除了芭比,像BJD、小布啊,都没有一个网上专门交流的地方,慢慢地,“娃娃”就成了论坛主版。那时国内BJD品牌才起步,论坛承担的特殊功能是拼单凑单,由英文好的人开团,然后跟国外娃社统一沟通、下单。不过,国社发展的很快,最晚是2008年,论坛上已经出现了专门支持国社的版块。

也是这一年,我办了北京第一届娃展,一直办到现在,变成了全国巡回娃展。变化还是挺明显的,2008年在北京招募到8个摊位,2009年30个,2010年50个,之后就都是100多个摊位了。现在展会上经常能看到一些特别开朗的女孩子,也有男孩子。早期展会时不是这样,你能感觉到来逛展的更多是一些偏宅的、内向的女孩,大概零几年那会儿,最先关注到这些华丽玩偶的是一些喜欢探索自己内心的人吧。

4月10日在北京举办的娃展。图片:@DollyParadise

此外,据我观察,身边养娃的人至少30%是学设计大类的,像绘画、平面设计、家装设计、服装设计等,他们在审美方面都有高追求。但,是人就有对自己外貌不那么满意的时候,最后发现,还是娃娃好看,只有娃娃的美是持久的、永恒的。

还有人认为养娃不就是小时候玩芭比么?其实不一样,日本最大的娃社——Volks社当时推出BJD娃娃时,官方Slogan就是“Another Yourself”(另一个自己),这是BJD娃娃和潮玩手办、芭比娃娃最大的区别。与其说“养娃”,不如说借用娃娃,延展“我”的意志、“我”的审美,甚至我想讲述的故事。

就像欧洲雕塑盛行时期,人们曾追求人类躯体的完美呈现一样,现在年轻人养娃,只不过是增加了服饰、配饰部分来投射一个完美的或者不一样的自己。

以我为例,我在设计娃娃时,就加入了很多自己的喜好。比如,我是大眼睛,我也喜欢大眼睛,而且我特别喜欢做鸭子嘴的表情,就是嘴抿成一条线,我给我家娃娃也设计了这个组合——“大眼睛+鸭子嘴”。我还设计了一个张嘴笑的男娃娃,韩国也有类似的笑嘴,但韩国设计师追求真实,把法令纹也做出来了,我不太喜欢。

清水Baby设计的大眼睛娃娃贝利朵。图片:官图

对于普通娃娘而言,BJD娃娃也有很大的发挥空间。一般在接回裸娃前,娃娘们就已经想好了具体的“娃设”信息,什么身份,什么风格,软萌可爱还是霸道御姐,普肌(自然肤色,略偏黄)、美白,还是日烧(深色肌肤,偏古铜色),娃娃的生活场景怎么样,用在什么主题拍摄中,就像写了一份人物小传一样。

之后,最费功夫的是上妆。一碰到阴天,湿度大于40%,基本就不能化妆了。因为定妆要用到消光,化完每一层都要喷,消光可以让妆面有均匀的颗粒感,但它的化学性不稳定,定妆后湿度变化大时,妆面就容易裂。所以,南方一连下雨十多天,妆师哪一天都上不了妆,就容易延误妆期。

通常接到上妆需求,我们会让客户随娃头寄送一个统一格式的小纸条,写明妆面禁忌、妆面风格、色系、指定小装饰等。他不能任何要求都不给我,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因为这个娃娃是他的延展,而不是我的延展,我希望客户拿到他想象中的娃娃。

我家妆师碰到最多的要求是“不要雀斑”,还有很多人不要黑眼线,黑眼线容易让眼睛看起来是特别大一坨,不好配衣服,必须戴深色假发才好看。还有各种各样的要求:有人不要嘴角向下,但有人就喜欢不高兴的表情;有人不要重腮红,日常生活中天天看着有点奇怪,也有人就要重腮红,室外阳光强烈时,妆面对比越强越好看,其实就是人类世界日常妆与舞台妆的区别。

总体上,我们的妆偏日常,定价在200-300元左右。圈子里也有一些很贵的妆,上一次妆几千块,有的娃娃拍卖了好几万,但这样的妆师很少,数得上名的都不超过十个。而且,人家上妆贵是合理的,这些妆师很多都是科班出身,有多年化妆经验。化妆工序也非常复杂,光妆面打底就要铺好几层,面部毛孔、血丝、阴影都画得很细致,偏真人风。妆面的艺术性也强,眼部配色很复杂,整体要看起来美反而是最难的。

梦幻系妆。图片:@清水Baby

但有一些自媒体看不到这些,他们称养娃娃是“养小鬼”,花了多少多少钱,我真的觉得这些报道三观不正,是在妖魔化娃圈。BJD娃圈本身就是一个小众轻奢的圈子,是为了满足一部分人的审美需求、自我追求。

去年,我在中央美术学院做了一个讲座,普及BJD知识。有学生问我,为什么精美的娃衣(非日常式样的服装)不能批量生产,做娃衣的都是那种小小的工作室?我说,你先定义一个批量生产的数量。他说,批量生产至少要达到三五百件吧。我告诉他,这个数量在行业里算是爆款了,如果真的卖出这个数量,那一定是这件娃衣特别好看。因为很少有人喜欢自家的娃和别人的娃天天撞衫吧。

再说说裸娃的价格,为什么大家会觉得裸娃价偏贵?其实这跟娃娃本身的生产模式有关,准确地说,BJD娃娃的批量生产是“小批量手工生产”,官方制作出一个原模,原模不是钢模和铜模,是硅胶模,必须再由工人手工翻模,不是机器“啪”摁一下,5000个娃娃出来了。所以,BJD娃娃的生产时间、生产数量都被材质困住了,注定它的生产量就不大,所有品牌的娃娃上新不可能敞开了卖,都是限量开售或下单定制。

这必然导致了BJD娃圈是一种“高单价、低产量”的盈利模式,跟其他行业几倍的利润率相比,BJD娃娃的利润回报率微乎其微,不可能满足投资行业的想象。之前,也有大大小小的公司来咨询我,或者想投资相关行业,结果都因为算不出一个较好的回报率不了了之,或者改做了MJD-机械可动关节玩偶。

也因此,国社现在多是长线战斗,很少有人短线战斗。这样挺好的,稳定的市场环境是我们希望的,我不希望有太多炒作,有炒作就会有高峰和低谷。我希望这个市场平平的、慢慢的,一直做下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