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大医生曝光癌症治疗黑幕!花费10倍却更早死

subtitle
勤廉 2021-05-07 13:13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张煜日前在网络发帖,实名举报另一位医师给患者做了不必要的NGS基因测序,以及给予昂贵、不合法的NK治疗等行为,致使患者花费增加十倍却更早死亡。消息传出后,引发各界质疑肿瘤治疗存在“黑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北医三院肿瘤内科医师张煜实名反映肿瘤治疗黑幕”引发关注,卫健委已介入调查。

所谓的“超纲”治疗,究竟是涉及牟利的乱象,还是救人到最后一刻的仁心?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张煜日前在网络发帖,实名举报另一位医师给患者做了不必要的NGS基因测序,以及给予昂贵、不合法的NK治疗等行为,致使患者花费增加十倍却更早死亡。消息传出后,引发各界质疑肿瘤治疗存在“黑幕”。

患者马进仓和他的女儿。

2021年4月2日,自称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医生的知乎用户“张煜医生”在平台发文,公开质疑有些医生“蓄意诱骗治疗”。4月18日,张煜再发文,请求国家遏制肿瘤治疗中的不良医疗行为,并举报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普外科副主任医师陆巍,已经过世的胃癌晚期患者马进仓是文章中提到的一个具体案例。

陆巍的手写诊疗方案。

文中说,按照常规,医师应将患者诊断时使用的胃镜病理组织切片进行检测更准确。但陆巍给患者做了几乎没有任何参考价值的NGS基因测序、并不合适化疗方案药物,以及推荐无效、昂贵、不合法的NK治疗(一种细胞免疫疗法)等一系列行为,致使患者花费增加十倍却更早死亡。

张煜后来补充说,目前临床工作中发现NGS测序对于化疗药物的敏感性极其不准确,只能用来筛选靶向药物而非化疗药物。同时,NGS的准确度和取材非常相关,尤其是胃癌,采用抽血进行NGS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张煜医生”的文章后来被他自行删除,原因是“无法承担压力和可能带来的后果”。

奇…医师安排院外检测

上海嘉慷公司。

马进仓于2020年6月确诊胃癌,在青海大学附属医院的诊断结果显示“胃恶性肿瘤”,同时有肝部继发性恶性肿瘤、淋巴继发性恶性肿瘤、高甘油三酯血症、鞘膜积液等。因为已经有转移癌,消化科医师建议直接转到肿瘤科做化疗。

马进仓听说化疗很痛苦,回到老家青海省海东市平安区后并未到医院接受常规化疗,而是尝试了一些民间偏方。后来在马荣表哥的介绍下,2020年7月1日下午住进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接受陆巍的治疗。马荣的表哥是因自己同样患有胃癌的母亲在陆巍治疗下好转,于是推荐给马进仓。

从马进仓入院到接受NGS基因测序,不超过1小时。7月2日早上8时40分左右,陆巍告诉马荣:你父亲的病情挺严重,治愈是不可能的,但按照我的方案,活三年没问题,努努力,把生存期活到五年,或者六年。

马进仓在嘉慷公司内接受治疗。(视频截图)

这是父亲确诊以来,马荣第一次从医师口中听到父亲还能活多久,起码有了一丝希望。在陆巍安排下,一个自称“吴经理”的人匆匆赶来,把马荣叫到楼梯安全出口,拿出POS机,刷走了马荣1万8600元(约2866美元)。接着一个实习护士帮父亲抽了两管血,也被“吴经理”用塑料袋装走。

马荣不懂为什么要找医院以外的机构做检测,还要悄悄交易。陆巍则说,做NGS测序是为了避免无效治疗;帮患者选择基因检测公司的原则,是报告能让病人看懂,检测的基因更多更安全,结果可靠,但是价格相对较低。

怪…一针5万“买5送1”

“有没有推荐/引导患者采用NK疗法”,是此次事件的最大争议。

陆巍说,对于NK疗法,他和家属讲述的是原理,没有主动介绍或推荐,目的是“出于希望能有效延长生命”。

但马荣回忆说,NK疗法是陆巍介绍,陆巍在微信电话告诉她“加一个NK细胞治疗,恢复更好,更容易产生效果”,还说NK效果好但1针要5万元(约7700美元),同情她们远道而来,可以便宜一点,但不要说是他介绍去的。她还收到陆巍发来一个介绍NK治疗的文档,里面写有“上海嘉慷”公司名称。

提供NK治疗的“上海嘉慷”公司实际控制人叫徐以兵。陆巍在接受医学界采访时说,他和徐以兵是在校友聚会时认识,他曾在读博士后期间和徐以兵的公司有过CTC合作研究,但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成了公司的股东。

8月10日,马进仓和姐姐一起去了陆巍建议的公司“实验室”打了第一针NK,实验室经理表示“可以买5送1”,马进仓和姐姐每人3针。此后,马进仓分别于8月27日和9月18日下午,打了剩余两次NK针。

9月27日,马进仓在进行胃镜检查时,有医师感叹“胃都烂成这个样子了”,当时陆巍还安慰马荣“没有(越来越严重)”。10月,马进仓身体状况越来越差,马荣忍不住怀疑NK针的疗效,再次打电话问陆巍。“陆巍当时就怒了,表示没说过100%有效果,只有70%有效果,你爸爸可能就是那30%”,马荣回忆说。

扯…外科医师主导化疗?

除了化疗方案的药物选择、剂量备受争议,外科医师能否主导内科化疗也是一个关注点。

去年7月15日,陆巍告诉马荣,由于马进仓住院时间太长,自己已经被投诉,介绍他们去一家名为中大肿瘤医院的民营医院进行第一次化疗。据马荣回忆,自去年10月那次“不愉快的通话”后,陆巍态度变得冷淡,同时从第五次化疗开始,更换了父亲的化疗方案。

马荣积攒的部分求医材料。

对于换药原因,陆巍表示:患者前2个周期治疗对症状控制有效,“吃得下睡得着了”,但血AFP持续升高到1万多,症状再次出现。在和患者商量后,决定采用个体化治疗方案。之后,陆巍被派往海南,没有继续跟进治疗。

值得指出的是,陆巍并非肿瘤专科医师,而是普外科医师。国内一家顶级肿瘤专科医院肿瘤内科医师说,国外并不允许这种授权,但在中国并不罕见。

冤…同业称治疗太荒唐

去年10月底,经历过NK针和第二版化疗方案后的马进仓,已经瘦到脱相。马进仓总说后脊梁骨疼,马荣不知道这是癌痛,甚至不知道父亲早就出现了骨转移,此前每次向陆巍询问父亲病情进展时,陆巍都说,“可以可以,很好很好”。

马荣不甘心,请假到上海陪父亲,并在11月1日挂了新华医院肿瘤科一位郑姓医师的门诊。对方看过全部治疗纪录后告诉马荣,他和陆医师在同一家医院,不好多说,但“这个治疗太荒唐了”。

此后,马进仓又进行过一次化疗,后来听从医师建议,“趁老人活着接回了老家”。2020年12月24日,马进仓在家中妻子的怀里离开人世。今年3月,马进仓姐姐病逝。

马进仓姐姐的大儿子在今年4月给陆巍写了感谢信称,陆巍医师采取了特殊的药物方案,从没有传言中诱骗家属花高价治疗的事,反而处处帮忙节约。马荣则表示对此感谢信不知情。

同一天,马荣在自己的微博上转发了张煜的文章并写道:“如果这样就会恶化医患关系的话,那老百姓真的活该被骗,那这个世界就是强者的。大医院的医师料定我们从农村来的,拿他也没有办法,所以让我们砸锅卖铁的去打一针3万的细胞针,一次一次给我们希望,一次一次让我们失望,直到爸爸不在了。那如果是这样,以后得病了直接去死吧,因为到医院也是死。”

“我只希望这件事调查清楚,不要冤枉一个好医师,也不要放过一个坏医师。”马荣说,这是她最后的诉求。

据了解,陆巍正处于被调查阶段。

嘉慷公司大门。

媒体4月20日发表评论,呼吁有关部门要查一查谁在逼“张煜医生”删帖,揪出“医疗黑手”,破除妨害公平的“医疗黑幕”,让患者不再被当成摇钱树,让医术回归仁术。

马家人提供的刷卡凭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