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做母亲、还是创业?我做了一个双项选择题

subtitle
显微故事 2021-05-07 11:18

在近日热播的电视剧《小舍得》里,宋佳扮演的南俪和蒋欣扮演的田雨岚把“虎妈”演活了。

她们之中,一个受中年职场危机影响丢了工作,从而每天逼自己还在上幼儿园的儿子学奥数。

另一个,出身平庸处处受气,发誓一定要让儿子考上翰林高中,为自己拼一口气。

这让人不得不陷入深思,身为母亲,当你自己的人生受挫时,就一定要牺牲孩子的人生来成全吗?

有这样一群人,她们从不鸡娃,却是货真价实的“虎妈”。

她们把“每科成绩拿A”、“把玩的时间用来多做一套卷子”、“要做就做到最好”这类虎妈鸡娃的必备话术话锋一转,直接作用在自己身上。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就是这样一群只对自己“虎”的母亲们,他们之中:

有的人创业、生娃两不误,陪伴孩子成长的同时,也让事业蒸蒸日上;

有的人刚出月子就独自驾车奔赴冰川徒步,在寻找自我的同时,也在事业上竭尽全力,只为了成为女儿眼中最棒的妈妈;

还有的人在孩子五个月时来到新团队,并在行业冰点时带领团队逐渐壮大,为了陪伴孩子不断地提高工作效率,成就了更完美的自己。

当别人孕后把人生的一半或全部精力鸡娃时,这些母亲选择鞭策自己。

在她们看来,只有成为更好的自己、成为孩子的榜样,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文 | 殷夕

编辑 | 卓然

做不做妈,我都没示弱过

“没有合适的女包,我就自己做一个”

娜娜 85后 女儿4岁

Amazing Song品牌主理人

在创办轻奢女包品牌“Amazing song”之前,我曾是一个职场白领。有次逛街,我发现大部分商场的2-3层卖的都是服装,女包只能可怜兮兮地和男包、行李箱分享一层。

那时,商场里卖的女包,要么是奢侈品,要么是廉价批发款。在有限的款式里面,寻找一款适合自己的包难上加难,我就萌生了自己创办一个品牌的想法。

女儿出生前,我已在线下拥有4家实体店。怀孕期间,我一个人又要忙扩张,又要忙生产运营,还有几千人的会员群需要维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 | “Amazing Song”团队在仓库中打包发货

为了让女儿健康出生,我决定暂停自己的扩张脚步,运营现有的4家门店。

不过,做妈妈后,我确实感觉到了女性想要兼顾事业和母亲这个身份,真的很艰难。

图 | 娜娜与女儿在一起

比如在哺乳期,我正好要出差去工厂监督生产,涨奶的疼真的难以形容。后来,我只要是3天以上的出差就会带着孩子,工作完就回酒店给孩子喂奶,妈妈和老板的角色要随时随地无缝切换。

就这样在两头忙碌中,孩子两岁时,Amazing Song门店增加至8家,并开了一家天猫店。

但没想到,这个决定却几乎把我搞到破产。当时我拿了200万做天猫,但电商和线下逻辑不同,无论是海报视觉、模特化妆、服饰搭配,我全部都要重新做一次,无异于二次创业。

一开始,我没经验,月销售额甚至不足以支付厂房和办公室的房租。与此同时,为了把天猫店做好,我几乎很少早回家,想在她睡前见一面都成了奢望。

图 | 娜娜陪女儿一起摘草莓

更糟糕的是,2020年突发疫情,我的8家实体店接连关门,连天猫店都受到一定影响。

万幸的是,那时天猫店小二关注到我的店铺,主动联系指导店铺运营。我拿出最后一搏的勇气找到精准投放群体做推广,没想到,当月销量便超过以往几倍,销售额增长至几十万。

2020年底,Amazing Song天猫店销售额更是达到2400万,超过往年的10倍,此外,我们还入驻天猫开在杭州银泰百货的集合店,受邀参加天猫主办的主理人MBA培训班。

图 | 娜娜参与天猫箱包配饰星品牌主理人MBA培训班

但另一方面,我在做母亲这件事情上,却没有那么“成功”。

今年五一我为了扩建生产工厂,举家从北京迁至广州,一连忙了几天没回家。结果有天夜里9点,孩子奶奶给我打电话:女儿不听劝,不愿意睡觉,一直在雨里撑着伞,说要等妈妈回家。

那一刻我的心情比疫情导致门店关闭还难过得多。挂了电话,我马上放下工作赶回家,抵达时,女儿已累得不行,睡着了。

看着她稚气的睡颜,我暗自下定决心,更努力做好这份事业的同时也要尽可能多地抽时间陪女儿,不负女儿和家人的付出。

这份事业对我来说,并不是赚多少钱给孩子,而是希望自己能成为她成长路上的榜样。

作为一个母亲,我或许“不够称职”,不是在生活上给她关爱最多的人。但我希望,在追求理想这条道路上,我能成为那个影响她最多的人。

我是妈妈,也是3个独立品牌创始人

“自驾、露营,带我找回自己的事业与梦想”

王贺 85后 女儿半岁

蘑菇空间MOGO、ABC camping、Kinoco outdoor

有女儿以后,我发现自己变得胆小了。

最明显的一次感受,来自于今年的一次露营。女儿刚满100天时,我独自一人去了滇藏线一人、一车、目的地拉萨,想好好放松一下。

没想到,我一到来古冰川就遇上7-8级大风,被风吹得四肢僵直。我看着刚搭好的帐篷,整个人都不好了。

图 | 在冰川徒步的王贺

一方面,我感到错愕,毕竟我是曾在户外露营5年的“老鸟”,而如今不到三个月时间,我已受不了户外的恶劣环境。

另一方面,我心里也全是对女儿的思念,担心露营后生病,推迟回家的时间,那又要多几天时间见不到女儿。

几番天人交战以后,我决定放弃露营,决定找一家温暖避风的旅店入住。

也许你会诧异,为什么我就这么热爱露营和户外运动,即使做妈了也“不安分”。

因为,露营不仅是我放松的方式之一,也能够帮助我寻找灵感,更重要的是,它曾帮助我寻找回自己的力量。

2014年,我在淘宝上线了我的复古家具品牌“蘑菇空间MOGO”,最畅销的单品是一款售价3000多元、模仿欧洲中世纪玻璃柜造型打造的博物馆柜。

创业初期很多家具都是我亲自上手制作,一位从香港找来的顾客联系我说,他找了很久才找到这样带有手作痕迹的家具:

“区别于工厂流水线上的产品,很有老式家具的复古味道。”

这款柜子一卖就是7年多,目前在大部分复古风格的咖啡馆都能看到我的这款柜子。

图 | 王贺创立的“蘑菇空间MOGO”的博物馆柜

创业几年后,产品更新迭代以及事务性的细碎工作把我压得喘不过气。

为了缓解焦虑,2016年我借一次帮复古家具户外拍片的机会,到沈阳山林里呆了一段时间。

在那里,手机全无信号,我的心却难得的平静下来。

那时精致露营在国内是件稀罕事,在大多数人眼里露营只是户外的住宿方式,但我却很喜欢静静地给帐篷扎每一根钉子、用紫铜咖啡壶冲一杯咖啡、在户外烤肉大快朵颐,发现露营的乐趣,把露营过成另一种生活方式。

从此以后,我的人生就和户外紧紧绑定在一起了。我将复古风格和户外的两大元素糅合在一起,创办了户外品牌“Kinoco outdoor”。

图 | 王贺与团队小伙伴们在沈阳户外露营

短短一两年时间,“Kinoco outdoor”淘宝店在驴友中不胫而走,颠覆传统户外用品单一的视觉设计,“Kinoco outdoor”传递的精致露营风格和高颜值户外用品帮我打开了新的事业通道。

去年,为了缓解国际优质户外用品国内采购难的问题,我与朋友联合创立了另一个户外品牌“ABC Camping”。天猫店开办不久,在户外圈知名的Tentipi尖顶帐篷再一次带品牌火出圈。

那时不少淘宝店的老客已成为我的营友,我们常在一起在各地办户外露营节,浙江、江苏、昆明……每次露营节都像是一次“城市游牧人”的狂欢。

在一次阜宁金沙湖的露营节上,Tentipi尖顶帐篷扛住了十级大风的考验,过硬的品质带来肉眼可见的口碑传播效应。

在那之后,与三顿半咖啡品牌合作,参与plant B、PLAN C品牌露营活动,开办线下实体店,加入淘宝酷动城。

这也让不少真正想购买优质户外产品的人看到了我们。

就在事业走向上坡路时,女儿意外而至。于我而言,这不是按下暂停键,而应是另一次起跑。

做一个人的母亲只是我的一个身份,不该抹杀掉曾经的生活,更不该成为我未来唯一的生活。

图 | 王贺与女儿

女儿出生后每次露营我都会严格把控时间,在保证不离开她太久的时间段内,满足自己的兴致。

现在每天上午我都会把时间留给女儿,陪她一起玩、一起发呆。

让我欣慰的是,女儿似乎受了户外胎教的影响,性格乐观开朗,不像别的孩子那么高需求、爱哭闹,身体也十分健康强壮。

在做母亲的过程中,我也开始学会更合理地安排工作和生活,重新看待那些说走就走的旅行。

随着女儿逐步长大、独立,我希望她有朝一日也能寻找到那片属于她的天地。她有属于她的未来,我有属于我的未来。

但我相信,我们的未来必然会有一部分彼此交缠、彼此支持,那为她调整我的计划,又有何不可呢?

左手是team,右手是儿子

“家庭还是事业,我给出了两全其美的答案”

溪鹿 90后 儿子3岁

飞猪高星酒店云贵业务负责人

很多人认为,工作和家庭对女人来说是一个单选题,但我给出的答案却是双项选择。

2020年一场新冠疫情让旅游业触底冰点,那段时间我刚入职飞猪没多久,孩子刚满2岁。无论是家庭、还是工作,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但我“扛”过来了。

那时团队里只有3个人,我们计划通过新的营销方式比如直播来为旅游业破冰。

这意味着每个人都要出镜当主播,然而在此之前我们只熟悉面向B端的传统酒店推广模式,怎么面对镜头、怎么营造直播氛围、怎么做产品内容化包装,我们听都没听过。

更难的是带动嘉宾,很多与我们合作的传统酒店业的大BOSS,在疫情前甚至从没看过直播。

短时间内,团队从4人扩大至12人。在准备阶段,我们反复沟通拍摄细节,预告片、花絮怎么拍,现场流程。经过全员的努力,在一场场直播里,售空一家家酒店的客房。

这样的成绩让我对飞猪这个平台产生了更多认同感和归属感,以这种形式打开传统酒店业的未来发展局面,也成为我未来长期的目标和理想。

图 | 正在直播中的溪鹿

与酒店Boss的联合直播中,参与直播的昆明饭店协会会长、翠湖宾馆总经理一战成名,不仅为自家商务型老牌酒店收获一批年轻粉丝,还一跃成为全国直播酒店BOSS的标杆人物。

上个月,我们又与当红主播薇娅合作,为飞猪“我想出去玩”项目首站云南做直播。

当晚一个半小时售出近2万套客房,收获5000万销售额,酒店商家在直播后发来自制的感谢视频,让整个团队的成就感一次比一次强烈,干劲十足。

但那段时间,也是我对孩子亏欠感爆棚的一段时间。当时我经常出差,再加上面临疫情期旅游行业的挑战,那段时间很忙,我回家后孩子都睡着了。

期间孩子还得了感冒,团队里的人都劝我回去陪孩子,但眼下很多工作都需要我来确认,在确认孩子有家人照顾的前提下,我坚持留在了团队——

儿子和团队里的成员就是我的左右手,我不想放下任何一边。

但所幸,孩子的病很快就恢复过来,直播这边也有了不错的成绩,结果令人欣慰。如今不到两年时间,我的团队已从3人增至12人,从直播小白到现在专业的直播团队。

图 | 溪鹿(左二)与团队成员们合影

这一年,我会用尽可能多的时间陪伴孩子。比如,如果需要出差,我尽量在拜访完客户后赶清晨的早班飞机回家,这样儿子早起睁眼就能见到我。

再比如,不出差的时候,我会尽量高效利用加班时间,尽量在孩子入睡前回家,给他讲睡前故事,一起度过母子间最亲密的时光,周末也会尽量陪孩子一起去早教班。

图 | 溪鹿与儿子在一起

我丈夫总说,结婚生子前,我就像是个被父母惯坏了的小公主,空闲时宁愿在家里躺着也不愿出门玩,但现在我却变成了一个高效的时间管理大师,这一切只为了能够让工作和家庭都兼顾得更好。

但我很庆幸的这种改变,毕竟,只有成为更好的自己配得上家人在我工作期间给予的无条件支持,才配得上做儿子的榜样。

后记

“一个人不是生下来就是女人,她是变成女人的。女人不是生成的,而是造就的。”

当无数人以西蒙娜·德·波伏娃在《第二性》中这句名言激励自身时,她们往往把焦点放在“造就”二字上,反而忽视了“女人”这个词的本质。

但实际上,女性所带给我们的想象力绝不止步于厨房和家庭。

根据2019年阿里研究院发布数据显示,阿里平台有近50%的卖家是女性,她们通过互联网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她们的创业不再被囿于世俗的“小而美”,而是反向延展为“成长中的美”——短短四年内,女性店主的交易金额增幅超男性三成。

女性是这个时代的受益者,更是奉献者。淘宝上超过一半的男装是女性购买,少儿物品80%是女性购买,家庭清洁工具和蔬菜75%是女性购买,公益网店的义卖商品,女性购买率更是超过65%。

弄潮于商海、律动于时代,无论在生产端还是消费端,女性都在强势崛起,成为不可忽视的社会现象。

当家庭、育儿、事业诸多生活元素被加入女人的生活中时,她们以一己之力,给女性群体和整个社会带来一场自我审视与集体思辨。

婚姻不再是她们自我实现的终点,生育不再是她们事业奋斗的尽头,孩子更不等于她们第二次自我实现的起点。

成为母亲后,该成为什么样的女人?她们正在用实际行动,给这个社会展现出一万种可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