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脸书“再审”川普引火烧身!内部推诿,共和党震怒,民主党补刀

subtitle
手机大家庭 2021-05-07 10:2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着特朗普的新社交网站“特朗普总统的办公桌”上线,这位全网顶级流量再度走入了人们的视野焦点。姑且不说传统左翼媒体在失去特朗普之后,收视订阅大为下降的窘迫——譬如CNN在春季时,连续六周收视较2020年大选季时腰斩,就连社交平台,也不得不重新审视对特朗普的封禁。

自今年美国“国会暴乱”以来,脸书(Facebook)、推特都对特朗普的社交账号下达了“封杀令”,甚至就连特朗普的亲友账号,都不允许出现特朗普的声音。但同样带来了巨大后果,譬如活跃度下降,保守派美国人离开推特。

这也就促使,随着特朗普的社交网站或者说个人博客的回归,社交平台是否允许他的博客内容转载到脸书或推特上,就一度成了美国政治舆论中最关心的议题。

推特很耿直,虽然推特CEO杰克·多西疑似是“黑命贵”的支持者,但在特朗普推出个人博客,回归社交网络后,推特迅速表态,允许“特朗普总统的办公桌”上的内容,被转载分享到推特上。

毕竟失去特朗普的推特,真的没啥意思。

但另一个焦点平台“脸书”,却陷入了“踢皮球的焦灼之中”。

脸书最初表示,是否维持对特朗普的“完全封禁令”取决于“监督委员会”——也就是如今很多美国媒体口中的“脸书大法院”。

但讽刺的是,脸书“监督委员会”却做出了暂时维持特朗普“完全封杀令”六个月的裁决,而给出的理由是,他们希望最终这个决定由脸书公司决定。

因为特朗普的“完全封杀令”,本来就是脸书公司下达的。

在声明中,“脸书大法院”的联合主席如此说道:“在施加这一惩罚时,脸书没有遵循明确的公开程序。”

简而言之,他们其实不支持特朗普被“完全封禁”,但由于这个决定是脸书公司做出的,所以他们决定暂时维持,然后取决于脸书——或者说扎克伯格。

毕竟,脸书也无法证明,对特朗普施加的规则,可以普及到所有用户。

事实也确实如此,虽然脸书在“国会暴乱”后,以《关于危险个人和组织的社区标准》中的相关条款,将特朗普封杀。

可特朗普不仅在封杀前呼吁他的支持者们“和平抗议并回到家中去”。

甚至在最近的公开发言中,也提到自己当时呼吁“怀着爱与和平回家”去。

而在“弗洛伊德枉死之乱”中,正是“黑命贵”等这些“号召和平抗议”的人,酿成了去年整个夏季,波及全美的大规模骚乱。

可无论是“黑命贵”,还是相关个人账户,却依然“逍遥法外”。

甚至大量在“弗洛伊德枉死之乱”的画面视频,依然存在于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上,并在实际上鼓励了美国如今一浪接一浪的“打砸抢烧”。

如上月的“达特之死”,就让明尼阿波利斯的卫星城布鲁克林联合中心市又遭到了一场浩劫。

现在只要是黑人之死跟警察有关,“午夜零元购”就几乎成了相应抗议活动的标配。

而其中缘由,正是“黑命贵”等左翼组织,通过类似活动,在社交平台上释放影响力,既可以号召人们参与进来,也可以从而获得“献金”——想要不被打砸抢烧,就给钱“买平安”,这两者又是相辅相成的。

政治评论人里奇·洛瑞(Rich Lowry)就不无讽刺的在文章中写道——“如果有证据表明脸书在其平台上删除或标注警告了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抗议活动期间,骚乱者的账户或言论,那么Facebook将具有更大的信誉来执行它,例如:‘我了解您对治安和司法制度的沮丧,并钦佩您的热情,但请不要抢劫或燃烧东西。’”

正是因为脸书的这一“双标”立场,让“脸书大法院”不愿意为脸书扛起“完全封禁特朗普”的黑锅。

脸书监督委员会虽然负责脸书的相关审核,也是脸书负责发薪和维持运营,但其实是一个独立的运作实体,成员由评论人、编辑、活动家等组成,算是半个第三方机构。

但“脸书大法院”的成员们并不傻,他们虽然拿钱,可并不想为此付出“政治生命”的代价。

他们真的很机智。

随着脸书不愿现在立即解除对特朗普的“完全封杀令”,特朗普与共和党人,已经大为震怒。

众议院共和党众议员史蒂夫·斯卡利塞斯(Steve Scalise)就在脸书于周三做出了决定后,重新在众院内提起了更新反托拉斯法的呼吁。

他可是众院共和党第二号人物,堂堂党鞭是也。

“科技巨头现在有一个选择:要么就是享有相同的标准!要么让我们重新修改一下反托拉斯法,以限制他们的垄断权力。”

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共和党密西西比州的参议员罗杰·维克尔(Roger Wicker)表示支持立法,将社交媒体公司视为普通载体。

这一举措,将可能使社交巨头失去将某些用户排除在服务范围之外的能力——也就是说,特朗普将无所阻碍的回归脸书和推特。

事实上,关于大型科技公司的“垄断问题”,一直是美国国会的重点议题之一,无论是脸书CEO扎克伯格,还是推特CEO杰克,都一再是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目标人物。

对于限制科技巨头,其实两党一直存在着合作基础——哪怕此次大选,民主党通过社交平台收获颇多,但仍无法阻碍两党对科技巨头的猜忌。

无论是华尔街还是硅谷,只能是“联邦权力的服务者”,而非凌驾之上。

但让脸书和“脸书大法院里”感到瑟瑟发抖的是,民主党也正磨刀霍霍。

周三在宣布“特朗普封禁延长”后,国会民主党人表示,他们对脸书“准法官们”的“调查程序”没有深刻印象。

“这突显了联邦政府有必要在监管平台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而不是让脸书自我监管。”

这也算是脸书和推特的“不作不会死了”——四年前,正是因为共和党的力挺,才让大型科技公司维系住了如今的权力边界。

扎克伯格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他深知直面特朗普的“封杀令”,不是个好结果。但鉴于他的“背叛者”身份,所以他推出了“脸书监督委员会”——扎克伯格曾配合特朗普收拾他家的短视频对手,结果今年却将特朗普账号封杀,并且态度最为激进尖锐。

然而“脸书大法院”却立场摇摆,没有彻底处理特朗普的“封禁”问题,反而以“处置不公”为由,要求脸书官方在六个月内自行做出最后决定。

讽刺的是“脸书监督委员会”虽然是“独立实体”,但其中成员们却都享有丰厚薪水,扎克伯格或许会感到很不值——毕竟一般的人,何须如此大费周章呢?

扎克伯格很聪明,他想花钱从“战争一线”退下来,但谁又是傻子呢?

“当特朗普处在脸书的焦点问题中,那么这家公司就别想从华盛顿的眼皮底子下抽身。”脸书公司的一位观察家如此批评道。

在这个地球上,没什么比一家大型企业被置于美国政治中心舞台的聚光灯下,更可怕的事情了。

生死不由自己,无人可以施救。

“这些腐败的社交媒体公司,必须付出政治上的代价。”特朗普在“特朗普总统的办公桌”的个人博客中,如此写到。

共和党人踊跃支持,民主党人则旁敲呼应。

- END -

记得点赞!

还有转发、评论、关注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