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军接连倒霉!“民兵-3”战略核导弹发射失败,50年的老弹该更新换代了?

subtitle
军武次位面 2021-05-07 07:0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新华社驻华盛顿记者站消息,5月5日,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下属航天联队在美西加利福尼亚州范登堡空军基地,实施LGM-30G“民兵-3”型 洲际弹道导弹 2021年度例行抽检发射任务。但意外的是,这枚导弹在进入发射的最后阶段时,弹上火控计算机因为检测到系统故障而自动锁死,随后整套发射程序被紧急中止,“民兵-3”导弹试射失败。


美军宣称,正在对整个发射程序进行复现检查,争取早日排除导弹故障并恢复发射。

美军的“水逆”

在大伊万看来,美军最近也算是有点小倒霉,毕竟这已经是一个月以来美军在武器试验、抽检发射工作中的第二次“发射失败”了。

第一次失败不偏不倚就发生在一个月前的4月5日,当天美空军第419测试联队的B-52H轰炸机携带着美国空军的“争气弹”、AGM-183A“ARRW”首枚遥测弹实施空射试验,就发生了导弹在进入发射最后阶段系统故障导致发射程序被主动中止的问题。当时美军也特地宣布将对故障“进行复现,早日恢复发射”,结果那头话音没有落、这边“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又来了一个“故障复现,早日恢复发射”,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美军这一个月水逆,“命犯发射中止”?

“民兵-3”试射

而从LGM-30G“民兵-3”型洲际弹道导弹的试射表现来看,近年来的表现也算有点儿一言难尽,咱们之前之前科普过,“民兵-3”目前在美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战斗序列中基本是这样一个部署和测试模式:“民兵-3”的部署大概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实战部署”、二是“仓库储备”。

“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

其中“实战部署”部分主要包括目前依然部署在美军迈诺特、沃伦、姆斯特朗空军基地450个3000psi超压发射井内的450枚LGM-30G“民兵-3”导弹,这部分导弹始终在承担战备值班任务,基本不承担测试任务;而“仓库储备”部分则主要包括目前储备在范登堡基地仓库中的、分属不同批次的“民兵-3”导弹,这部分导弹所属的生产批次理论上和部署在发射井中的导弹“一一对应”。

“民兵-3”的发射井建造

每年美军对“民兵-3”导弹的抽检发射,并不是从导弹发射井中提取实战部署状态下的“民兵-3”导弹发射,而都是从范登堡基地的“民兵-3”储备弹种提取某一批次(一般按照先后顺序)的某一枚导弹、直接运到范登堡基地的测试发射井中安装发射,通过这枚抽检发射的测试弹的工况去反推“实战部署”下的“民兵-3”洲际导弹的技术状态。

“民兵-3”导弹

按照美军往年的测试安排,“民兵-3”导弹每年一般按照季度测试计划、实施四到五次发射、均将距离范登堡基地大约4000英里的夸贾林环礁靶场作为弹头落区,譬如2019年全年美军就安排了五次测试。但是2020年因为“新冠肺炎”因素,美军的战备工作受到较大影响,全年只安排了2到3次测试。此次试射失败的测试则是2021年的第一次实际发射,再往前推,则是2018年7月份“民兵-3”导弹再度试射失败。


也就是说,美军从2018年到2021年四年间、共安排了大概13次“民兵-3”导弹试射工作,结果其中有2次失败、其中一次导弹在空中自毁、最近的一次则干脆就没有发射出去,发射成功率为84.6%。对于一型洲际弹道导弹来说,这个技术数据无疑是有点儿不好看。

“民兵-3”高事故率的原因

不过,从“民兵-3”导弹的研发和装备时限来分析,在2021年的这个时间节点上,还能达到84.6%的发射成功率,美军也算是能称得上“保障有力”了:很简单,您看看“民兵-3”还是什么时候启动研发的。

作为美国空军研制的第二代井射洲际弹道导弹,“民兵-3”的研发还能上溯到1964年,首枚遥测弹展开试飞试验还能上溯到1968年,早在1970年就开始批量装备美军部队了,从1970年到现在正好走过了51年的历程。而在这51年的时间里,美军起码对“民兵-3”实施过九次大规模技术状态提升工作。

空军为“民兵-3”更换新电缆

比较重要的有如下几次:

一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本世纪对全部“民兵-3”实施的GRP升级,主要的升级重点是为“民兵-3”导弹更新制导系统,将原有的NS-20型惯导平台更换为比较先进的NS-50型;

二是本世纪初开始的PRP升级,主要的升级重点是为全部的“民兵-3”导弹更换一级火箭发动机,既可能包括了更新固体火箭发动机装药、也可能包括了从壳体到装药的全范围更新;

三是本世纪初同时开始的SERV升级,主要的升级重点是为“民兵-3”导弹更新弹头组件,可能重点提升的是“民兵-3”使用的MK-12A型载具和W-78型核装置,部分“民兵-3”后来可能换用了可靠性更高的W-87和W-87-1型核装置(后者由前者增加橙色合金套环改进)。

“民兵-3”的发射控制席

除此之外,美军起码还对“民兵-3”导弹的弹上制导计算机、部分弹上伺服系统、发射阵地的计算机软件硬件等进行过多次技术状态提升,以维持这枚已有五十多年历史的“老导弹”的战斗力,在此基础上居然能维持84.6%的测试发射成功率,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也是挺不容易的。

“民兵-3”的升级

但不管是“保障有力”还是“保障不力”,“民兵-3”目前也确实到了该予以更新换代的时候了,毕竟它的性能即使在上世纪70年代左右也就是一般、搁在现在就更不怎么样了:

“民兵-3”的弹体构造

从壳体材料上来说,“民兵-3”导弹研发的年代还没有成熟的复合材料产业,诸如凯夫拉-49纤维这样的复合材料造价高的吓人,作为一型准备大批量装备的井射洲际弹道导弹,“民兵-3”导弹的第一级使用的还是沉重的D6-AC钢壳体,第二级使用的则是Ti-6AL-4V型钛合金壳体,只有第三级使用了少量的S901玻璃纤维布。这些壳体材料大多数都极其笨重,严重影响了导弹的投掷重量和打击距离,目前也只有部分军事强国在便宜、耐用、便于批产的中短程弹道导弹上还在使用,与目前中、俄等军事强国在中程弹道导弹、洲际弹道导弹普遍使用的复合材料壳体不可同日而语。

“民兵-3”的火箭发动机

从固体燃料上来说,“民兵-3”导弹的第一级使用的是PBAN(聚丁二烯丙烯腈)推进剂,只有第二级和第三级才用上了CTPB(端羧基聚丁二烯)推进剂,固体火箭发动机比冲数据比较一般,大概还停留在与我军上世纪90年代水平旗鼓相当的状态下。而目前无论俄军的洲际弹道导弹、法军的潜射洲际弹道导弹,基本上都用上了HTPB(端羟基聚丁二烯)或更先进的NEPE(高能硝酸酯增塑聚醚)高能固体火箭发动机推进剂,“民兵-3”的推进剂无论是燃料组元配方还是技术性能,搁在现代已经落后的太严重了。

“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

而从制导系统来看,“民兵-3”导弹早期使用NS-20型制导控制系统,后期则更换了NS-50型制导控制系统,整套系统是机电式的,包括了D37D型抗辐射计算机、G10B动压气浮自由转子陀螺等制导组件,导弹弹道末端CEP精度在120米以上。但是,说到底,这套系统也还是一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水平的旧货,别说跟中、俄新一代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的惯导系统相比了,就算是跟美军同一时代研发的MX洲际弹道导弹的惯性参考球平台制导系统来讲,都落后一个身位,唯一的优势还是那两个字儿:便宜。

正因为如此,其实美军从2016年左右开始,就一直寻摸着想把“民兵-3”导弹给换掉,但大概是因为“地主家手里头也没有余粮”,计划中的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一直“在路上”,却一直都没有真正“落地”的计划,一直到2020年底才初步和诺斯罗普格鲁曼签订了一笔初期研发合同、供诺格公司早期开发和建造生产设施、测试设施使用,后续还要更多的拨款以维持研发。

GBSD搭载的高超音速滑翔弹头想象图

但饶是如此,根据美军的装备计划,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也就是GBSD)预计也要等到2029年才能实现初期作战能力,实现完全作战能力估计要等到2030年以后了,对于目前已经将战略重点转回“大国对抗”、急如星火的美军来说,这个时间节点无论如何是有点儿“不赶趟”的。而伴随着“民兵-3”导弹的可靠性快速下降、在四年的时间里两次试射失败,美军确实有可能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GBSD的研发工作中去,甚至提前GBSD的IOC时限,相对来说,这种可能性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关注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7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