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肖战到《如梦之梦》,话剧影视改编的新机遇?

subtitle
深度文娱 2021-05-06 21:14


——“我闻到了话剧出圈的味道。”

央华戏剧的制作人王可然在《如梦之梦》武汉公益场演出之后如是说。

2021年的春天,作为当红流量,演员肖战参与话剧《如梦之梦》武汉公益场的演出。他的出现让这部本就一票难求的剧目得到了空前关注,话剧也作为一门小众艺术,窜上各大热搜。该话剧的出圈,在赢得各方关注的同时,也把人们的目光重新拉回话剧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话剧剧目不乏经典之作,改编成影视剧的也不在少数,此次《如梦之梦》的热度能否再次掀起话剧热度,从而掀起话剧改编的另一番高潮呢?

肖战的《如梦之梦》

话剧的“顶流待遇”

《如梦之梦》武汉公益场演出的火爆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早在一个月前,官宣肖战参演《如梦之梦》之后,微博上相关的热门话题就没有停止过;开演前一周,《如梦之梦》所有价位的票都瞬间秒光,更有甚者炒至二三万不止;首演当日,#肖战如梦之梦首演#、#肖战演的五号病人#、#如梦之梦repo#等多个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显而易见,有顶流加持的央华版《如梦之梦》在话剧界和粉圈都成为大家谈论的热点剧目。

当然,这并不是话剧的第一次春天。2013年,坐镇一线小生的演员胡歌也参演了《如梦之梦》,消息一出,顿时话题四起,议论纷纷——偶像演员是否能驾驭“一镜到底”的话剧成为了热议话题,况且还是一部时长8个小时的超长剧目。然而,事实证明,胡歌可以,而首轮演出结束后,从众人对肖战的好评中,我们也知道,肖战也可以。

《如梦之梦》火了,不仅是因为超级大胆的8小时时长,更在于它敢于用偶像作为主角。相似的情况曾经出现在话剧《暗恋桃花源》中,黄磊集结何炅、谢娜等群星加盟,以至于场场爆满,热度不断。毋庸置疑,著名演员的加入,使得话剧走出了小众圈子,备受追捧。

作为影视艺术的“前辈”,话剧一路走来,被影视剧冲击着,圈子不断缩小,但是也凭借着自身“身临其境”的优越性,艺术性被不断拔高。“破圈”成为当下话剧界的难题,但是对于有顶流加盟的剧目来说,这似乎并不是难题。知名演员给话剧带来关注度,形成宣传效益,带动票房,甚至还能为其带来广告赞助,比如肖战参演《如梦之梦》后,与肖战合作的产品“开小灶”和陌森眼睛名正言顺入驻赞助名单。

对于年轻演员来说,能静心参演一部话剧,不仅是心境的沉淀,也是演技的磨练。毕竟“一镜到底”与“零NG”表演方式,不是任何一个年轻演员都能轻易拿下的。试问从话剧舞台走一轮,再回到影视作品的片场,还有什么戏是不能演的呢?由此可见,对演员和剧方,“顶流参演话剧”这事,怎么看都是一项“双赢”的合作。

话剧改编影视由来已久

需要精品也需要机遇

当娱乐圈因顶流参演将焦点对准话剧的时候,各大影视圈的出品方们,是否能将目光再次投向话剧呢?其实,话剧一直是影视改编的巨大备选库,经典话剧如《雷雨》《茶馆》《日出》等已经改编成了好几版影视作品,在荧幕上掀起追剧浪潮,获得过不低的评价。其中陈宝国主演的电视剧《茶馆》,不仅收视成绩十分漂亮,还荣获了“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长篇电视剧奖、优秀男演员奖等奖项,成为话剧“顶流”改编的佳作。

话剧改编发展到近几年,“开心麻花”的话剧成为了后起之秀,得力于其在喜剧方面的创新,搬上大银幕后深受观众喜欢,票房成绩喜人,《夏洛特烦恼》拿到14.41亿高票房,捧红了沈腾马丽两位喜剧明星,《羞羞的铁拳》22.13亿延续奇迹,《驴得水》剑走偏锋口碑爆棚,前作的优质口碑也为后来话剧改编的电影《21克拉》票房飘红奠定基础。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话剧改编都能成功。同属“开心麻花”的电影《李茶的姑妈》,就遭遇了口碑危机,票房最终止步于6.62亿,与其预测的23亿相差悬殊,《半个喜剧》则徒有口碑。邓超、俞白眉的《分手大师》和《恶棍天使》,竭尽营销宣传之能,仍然是票房平淡。连大师杜琪峰也曾栽在音乐剧改编上,其导演的《华丽上班族》,即使群星加盟也难改其默默无闻、毫无水花的现实。《你好,疯子》《十二怒汉》虽在表演上获得观众点赞,却仍摆脱不了失利怪圈。


一热一冷之间,话剧影视改编的现状便被描摹出来。并非“舞台”的就是高级的,就是精品的。一些设定老套、内核深沉的剧目,或许适合舞台上的夸张演绎,但却并不适合改编为影片。而喜剧话剧的改编在市场上稍显饱和,使得由《夏洛特烦恼》改编带来的话剧改编红利日趋消减,其创造的机遇也已经成为“过去式”,现在的话剧急需寻求一个新的突破口,那如《如梦之梦》这样的偏文艺的现实题材,又是否有机会呢?

话剧改编影视

下一步怎么做?

话剧和影视一脉相承,但并不是每一部话剧都适合改编成影视作品。首先,能改编成影视作品的话剧须有观众基础,且不说《茶馆》《雷雨》这类耳熟能详拥有固定受众的作品,就连“开心麻花”的喜剧话剧改编,也是挑中了市场上口碑一流的剧目进行改编,毕竟对于改编者来说,经过严苛的话剧观众检验过的剧目,在故事吸引力层面上至少是不用担心。


如冯小刚的《夜宴》,故事脱胎于莎士比亚名作《哈姆雷特》,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也是借鉴《雷雨》的戏剧结构和人物关系。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战马》、香港电影《南海十三郎》、韩国电影《杀人回忆》、港剧经典《我和春天有个约会》都是因为其话剧故事本身备受观众喜爱从而成功改编,成为经典。


当然,在话剧改编影视渐渐式微的当下,倘若再次选择话剧进行影视化,我们又需要怎么做呢?首要便是避免故事类型的雷同化,目前市场上的话剧改编影视作品除了经典剧目,就是喜剧类型。或许喜剧是原创剧本中最难的一类,但话剧已经将所有的喜剧梗难点无数次打磨,能做到不多一句废话,不少一处细节,每一个梗,每一个情绪点,都能正确get观众口味,境界可谓炉火纯青。

但是在没能超越“开心麻花”之前,最好不要选择类似的喜剧类型,雷同感只会让观众疲惫。开辟更多其他话剧故事类型,也许会成为解决此问题的突破口。就像前面所提的《如梦之梦》,题材新鲜,人物有深度,故事有哲理,说不定改编出来的电影真的会“如梦如幻”,十分前卫新奇。

因舞台空间的局限以及即时呈现在人物调度上的难度,让话剧故事通常局限在较小和较短的时空中。但影视是一门视听艺术,宏大的视觉体验在狭小的时空叙事中很难呈现,所以下一步,话剧改编上可以多考究剧目中带有“史诗感”的、有奇幻设定的,或者对背景进行大刀阔斧改编,如《夜宴》与《满城尽带黄金甲》,就是将故事搬到皇宫之中。

照常规认知,“话剧腔”和“话剧肢体”会让影视观众觉得演员夸张且矫揉造作。但这却是话剧表演的精髓之一,甚至一场话剧就是靠几个经典动作与几句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词,成为观众心目中的经典。字正腔圆的“话剧腔”与大段台词,十分考究演员的功力,也让观众有着仪式感,这也是李少红坚持以莎士比亚的对白演绎《大明宫词》的原因之一。倘若灵活运用“话剧腔”和“话剧肢体”,并能发挥它们的优势,对于以后的话剧改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在上一个改编机遇中,“开心麻花”做了很好的示范,而这一次,话剧能否借着肖战带来的热度,再一次抓住机遇呢?当然,我们深知话剧本身的严肃性、艺术性,在一定程度上排斥了影视圈的浮躁,但话剧的艺术,不应该局限在舞台,它可以通过影视化走向更多的观众,我们拭目以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