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碧血剑》夏雪宜:爱者至爱,恶者至恶,笑骂任由人,红尘我自行

subtitle
咖啡里的云 2021-05-06 20:20

作者:咖啡里的云

声明:原创文章,禁止转载,抄袭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碧血剑》是金庸先生的第二本书,纵观先生所有作品,这部绝对算不上佳作。

相比之后的“射雕三部曲”,《碧血剑》的故事不够跌宕起伏气势磅礴,主角的个性也不够鲜明,不过珠玉在后,也不能太过苛求。

无论如何,金庸先生都以一人之力创造了一个个灿烂多姿的武侠世界。

金庸先生说《碧血剑》是写袁崇焕,我想很多人读完此书,脑海里久久难忘、唏嘘感叹的是金蛇郎君夏雪宜——那个亦正亦邪,邪魅狂狷,霸道深沉的夏雪宜。

金庸笔下最吸引人的男子类型大多是带着三分邪气、三分不羁的,太过正人君子,除非到了乔峰那个层次的英雄,否则反而令人感到无趣。

所谓亦正亦邪,并非是一会儿做好事,一会儿做恶事的片面性人物,而是他们的行事往往不按照一般的社会规则来,在乎的是情义,并非是表面上的繁文缛节。

其中的典型代表是《射雕》中的黄药师。

而金蛇郎君夏雪宜则是此类人物的开端。

后来的苗人凤、谢逊、杨逍、丁典等等人物也尤为出色,甚至盖过了主角的光芒。

他们并不是英雄,却性格复杂,感情丰富,比故事的主角更具吸引力。

TVB江华版的夏雪宜,改动很多,剧中的夏雪宜最后没死,温仪还有个痴爱姐夫的妹妹。

严格说来这算是个同人电视剧。

大概是编剧舍不得,让夏雪宜这么精彩的人,寂静无声地死去。

江华帅得一塌糊涂,加之演技又好,导致我听到夏雪宜三个字,脑海中立马浮现出的就是江华的样子。

武侠小说中起名字,最服金庸,不是有多气质如兰,而是只要你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身世和性格。

夏雪宜,听听这名。

夏,热似烈火;雪,冰天雪窑。

夏与雪本就相悖,但金庸偏偏还要安排它们相宜。

夏天的雪,又岂能宜人?足见其人的矛盾个性。

夏雪宜身上两种不相宜极端的性格,也从其他人物的眼中反映出来。

恨他的人骂他“金蛇恶贼”,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泄愤;爱他的人等他一生也毫无怨言。

穆人清说夏雪宜“神出鬼没”、“威名远震”。

木桑道人说夏雪宜“有时穷凶极恶,有时行侠仗义,教人捉摸不定”。

足见其人与其名何其相配。

再听听夏雪宜的外号——金蛇郎君。

蛇是一种冷血而阴沉的动物,郎君偏又透着多情浪漫的意味。

金蛇郎君夏雪宜就像一朵罂粟花,带来毁灭极端的魅惑。

他一生的风华与光芒,都是从矛盾中激发的美丽,他对温仪的至情至性与对何红药的绝情绝义,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夏雪宜啊,爱起来能爱死,绝起来能冷死,他的姓名与外号无不显示其极度矛盾的个性。

所以说,金庸先生取名,那文化,那内涵,简直没谁了。

夏雪宜的出场也很特别。

故事伊始,袁承志发现夏雪宜时,夏雪宜便已是一具白骨。

但这丝毫不影响夏雪宜在书中绽放其独特的人格魅力。

这个始终不曾出场的人物就像一个无处不在的影子,与许多重要角色的命运纠缠不休。

就像《甄嬛传》里的纯元皇后一样,从开始到结尾,都没有真真正正地出现过,只是不断地被人提起,只出现在其他各色各样人物口中对往事的叙述里。

这些人里有仇人、恩人、爱人、朋友......

夏雪宜的形象在不同人物的记忆中就像透过一面三棱镜,因不同角度而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侧面。

在石梁温家眼中,他是sha人如麻的大恶人;在焦公礼眼中他是急人之危的大侠;在温仪眼中他是情深意重的爱人;在何红药眼中他是无情无义的负心汉......

这是这部书最巧妙地所在,不同立场的人,讲述的夏雪宜有着不同的面目。

生活中对于一个人的判断,大抵也是这样。

夏雪宜,貌俊逸,性乖张,手法狠,手段毒,持“佼佼金蛇剑”动天下,好一个“翩翩美少年”。

他活在别人的记忆里,活在别人的口诛笔伐中,活在一些“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之人的幻影迷踪中。

夏雪宜,他是一个爱与恨,自信与自卑,暴力与温柔都集合在一身的人。

没有人知道夏雪宜在生命最后的空白期内承受着怎样的耻辱痛苦,但从他精心布置安排的后事上却可看出他对世人有着何等的期待与猜忌,慷慨与仇怨。

一个死人,贯穿了全书,让人于惊鸿掠影中挥之不去。

看看金庸其他作品里的男配,林平之、张翠山、杨逍,出场亮相,不是富二代就是霸道高管。

而骷髅夏雪宜,其杀伤力不比男神一样的张翠山低。

甚至读完整本书之后,大家都知道书中有夏雪宜,差点忘了袁承志。

这大概就是人格魅力吧。

夏雪宜是高傲的、不屑向世俗低头的人,他自负、自信,看不上世俗的伦理道德,但他可以爱得深、爱得不惜自己的性命。

夏雪宜所经历的,是人间最阴惨最残酷的遭遇,他的乖张执拗、邪里邪气的性格并非与生俱来的。

夏雪宜幼时,亲眼目睹全家惨si,姐姐被人先辱后sha,本是温馨和睦的一家,一夕之间就这样被恶贼灭门。

夏雪宜是家中唯一一个幸存者,他逃了出来,孤零零一个人,在这个扭曲的人间行走。

月白风清、柳绿花红,他全瞧不见。

姐姐兄长之回护之情,父母之养育之恩,在惨白的剑影、殷红的鲜血之前,全化为夏雪宜胸中眼前那团雄雄燃烧的复仇火焰,成为他一生的梦魇。

从此,夏雪宜只为了一件事情活着:报仇。

于是,在这满本都是家国沧桑的小说中,夏雪宜是个十足的异类。

他躲身偏处十年练剑,自创邪魅武功。

虽说邪不胜正,正能压邪,可若真是邪到了极致,正派却又显得那么的苍白和可笑。

夏雪宜身上没有任何的宏图伟业和民族大义,只有武侠小说中最原始也最动人的两个关键词:复仇与爱情。

从满门被屠仅余孤雏,到习武学艺矢志复仇,夏雪宜的故事走的是传统武侠最典型的模式之一。

为了报仇,夏雪宜可谓历尽艰辛、排除万难,甚至不惜“牺牲色相”,拉拢了何红药,骗取了五毒教的三件至宝。

夏雪宜夺得金蛇剑金蛇锥,武功大进,天下少逢敌手。

从此,江湖上多了一个叫“金蛇郎君”的人物。

他毒计伤人、发催命信、戮sha温姓男丁,jian污温姓女子,展开了一系列恐怖的报复行动。

他用尽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来回报这世界加诸于他身上的不公。

此时我们只感觉他已经完全蜕变成了一个嗜血动物: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用活人的鲜血来完成祭祀自己的伤痛。

那时候的夏雪宜是个内心阴暗而又没有明天的复仇机器。

他存活在世界上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报仇血恨,把仇人的哀嚎当作音乐,把对手的鲜血当作盛宴。

他的前面只是一片灰暗和阴沉,他人生的所有就是不断地sha人。

他sha了温家三十多口人,掠走女人卖入娼寮,心狠手辣。

但夏雪宜个性鲜明,虽有仇必报,但也豪气干云,义薄云天。

即便是报仇,也是公然挑衅,一笔一笔,直来直往,光明磊落。

他的怀疑,他的防备,他的以血还血,与他所经历的劫难相较,真的是无可指责。

更何况,他曾经仗义救人。

即便是死后的毒计,也是于遗言中警示得清清楚楚。

比起那些令人不齿的阴毒暗害,夏雪宜的狠,依然有着一种清白高傲的风骨。

温家五老的坏是坏到骨子里,什么女儿,侄女,小妾,都能sha。

所以夏雪宜报仇之时,尽管手段狠毒,却不禁叫人拍手称快。

温氏五老武功高强,他们的五行阵法更是厉害无比。

虽然夏雪宜单打独斗没有问题,但是奈何不了温氏五老的五行阵法。

当然,夏雪宜在暗,温氏五老在明。

温氏五老防不胜防,只是一场冤孽造就了一场悲剧。

夏雪宜竟然爱上了温仪,那个与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温氏五老的女儿。

金庸小说中有着无数的经典情爱场面,随手拈来任何一个细节都让人荡气回肠、齿颊留香。

而强盗与人质的情愫,本也是俗气的题材,如《连城诀》中的丁典与凌霜华,寂寞佳人与痴情才子的偶遇,一样是说了千百年的故事。

然而,就是这样俗气的故事,放在金庸先生所讲述的众多动人心弦的爱情故事里,夏雪宜与温仪的故事依然令人回味无穷。

夏雪宜与温仪见面之前,两人有着不共戴天的灭门之恨。

夏雪宜本性已经被复仇的火焰遮盖得浓浓透透,为人神秘而又乖戾,每每出场就声势慑人。

夏雪宜为了给死去的家人报仇,像幽灵一般整天晃荡在温家堡周围。

他今天抓一个温家堡的管家,明天抓一个温家堡的车夫,每抓到一个,就带回去慢慢处si,然后把尸体送回来,弄得温家堡从上到下整天惶惶不安,饭都吃不下。

温家堡的主人温氏五老,虽然是sha人不眨眼的狠辣人物,但整天被夏雪宜这么盯着,我在明,敌在暗,实在是无奈。

于是采取“龟缩”政策,全家闭门不出,不让夏雪宜钻空子。

眼看温家堡那些恶人防范严密不好抓,于是,夏雪宜将主意打到了温家堡内防范不严的小姐温仪身上。

温仪只是个小姑娘,是温氏五老之一温方山的女儿。

虽然爹爹伯伯在外面多行不义,但这些sha人放火的事温仪从不参与,毫不知情,她每天只是在自己的院子里快快乐乐地荡秋千。

那天温仪正在兴高采烈地荡着秋千,突然,被在暗处窥视已久的夏雪宜伸过来一爪子,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把自己给提走了。

所以夏雪宜与温仪的初次见面是无比浪漫的:既有小女儿的怀春心态,又有惊艳奇诡的布景环境,还有男主角那如梦如幻骑士般的从天而降。

夏雪宜曾经发过毒誓要取温家全堡人的性命。

可夏雪宜意外地发现,在温家这个无恶不作的强盗窝中,竟会出现这么一位这样特别的美丽少女。

她外表柔弱,内心坚韧无比,而在拥有坚强内在的同时,她的眼睛映现的是真实的善良,无一分的伪饰和狡黠。

温仪带着与生俱来的纯良,是怎样的淤泥也染不上色的洁白。

成为夏雪宜的俘虏后,温仪整天又哭又闹,寻死觅活,让夏雪宜拿自己没办法。

而面对面眼前这个柔弱的小姑娘,夏雪宜始终下不了狠心。

在夏雪宜眼中,温仪就像水中那朵含苞欲放的睡莲,林中那朵洁白如玉的百合花。

夏雪宜看温仪的眼神由狠毒渐渐地转为了怜悯,在他的暴力与仇恨之中,原来埋藏着许多温柔与深情。

他为逗温仪开颜,为她用木头削成小玩具,找来小鸡小鸭,唱歌给她听,还把他母亲在他周岁时亲手绣的红肚兜拿给她看。

这个孤独的少年,在他全家被灭门的那一天,他的心就已经si了。

遇到温仪之后,他们在山洞中渐渐知心,这位美丽少女眼神中没有任何杂质的关切,温暖了夏雪宜冰冷残缺的心。

温仪对于夏雪宜而言,是他在14岁就失去的家,是救赎。

夏雪宜渐渐活了过来,恢复了人性,此时也深深地爱上了温仪。

虽然夏雪宜不尊重女性遵俗的矜持,但对于所爱的人,却表现无比的温柔与耐性。

而温仪也被夏雪宜的悲苦身世和温柔情怀所打动。

正值情窦初开的两名青年男女,被禁足在一个山洞里,即使彼此的身份阻碍重重,却依然无法制止两人感情的泛滥。

爱使人丧失理智,夏雪宜不仅答应温仪从此再也不找温氏仇人算账,甚至在温仪面前暴露了自己的弱点。

但仇人毕竟是仇人,你放过了他,他却不会放过你。

温氏五老假装愿意把温仪嫁给夏雪宜,许诺与他的过节一笔勾销。

夏雪宜为人处世甚是小心,从来不吃别人送来的饮食,但是,他却接过了温仪递过来的莲子羹,喝了下去。

而这碗莲子羹,被温氏五老偷偷下了毒药。

夏雪宜中了毒,被温氏五老挑断了手筋脚筋,成了废人。

夏雪宜永远也不可能报仇了。

当着敌人的面暴露自己的弱点,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是报仇的大忌。

夏雪宜不可能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相信温仪。

曾经,敌人无数的明枪暗箭都躲过了,没想到到最后,夏雪宜却因为温仪,倒在了复仇的路上。

继而便是华山之上,一个人费尽心机安排后事;温家堡中,一个人日夜哭泣寝食难安。

夏雪宜这一生,见过太多的算计,太多的阴谋,而他全部的渴望,不过有一个人,不计利害地关心他,不过是相爱的人,日日平淡相守。

生命的尽头,夏雪宜依然念着温仪,想着温仪,嘴中咬着她的金钗,天下的奇珍抵不过半日的欢聚。

夏雪宜没有记着手脚筋断、武功尽失的痛苦,他只是记得,一个无知而柔弱的女子,挡在他身前,同生共死的绝决誓言。

认识温仪之前的夏雪宜是个不择手段的复仇撒旦。

他惊才绝艳,他心机深沉,他相貌如玉,他潇洒出尘,他倔强高傲,他偏激毒辣,他邪恶负心。

他是山上那朵充满着邪魅力量的怒放罂粟,他是林中那条冰冷狠毒扭曲的金色毒蛇。

而爱上温仪之后的夏雪宜,为了温仪可以舍弃自己的一切。

为了她,他宽恕仇人,放弃仇恨,坚强地活下来。

为了她,他呆在虎狼之地温家。

后来何红药从温家人手中救出了夏雪宜,带他到了华山山洞。

何红药本意是要救他,但嫉妒心让她见不得夏雪宜对别人痴情。

何红药为了得到温仪的信息,鞭打得夏雪宜没一块完整皮肉,打断了他双足,他也不愿透露半句。

最后夏雪宜趁何红药下山之际,悄悄躲进了一个封闭的山洞,算是自sha了。

夏雪宜的一生结束了,他一生从未平顺过,人生最惨的几乎都遭遇了。

少年时亲眼见到家门被灭,壮年时一心复仇,心性扭曲,遇到心爱之人,却是仇人的女儿。

后来又被仇人设计挑断手脚筋,临终前被怨毒自己的女子,囚居在山洞,遭受折磨,到死也没见到心爱的人,更不知道自己有个女儿。

但夏雪宜还是如同他的名字一样,虽然惨,但亦有值得之处。

他不择手段,但他求仁得仁。

他负心薄幸,但他却不负温仪。

他阴狠毒辣,但死在他手下的大多是恶贯满盈之人。

他剑走偏锋,但他对人心的把握,对人性弱点的窥探,丝毫不差。

十八年以后,由温仪的口中讲出这个故事,依然是催人泪下的感动。

在温仪的回忆中,那样一个sha人不眨眼的金蛇郎君,却可以为一个天真的女孩,唤起内心深处最缠绵的柔情。

这份柔情又令夏雪宜一步步敞开心扉,情愿放弃复仇重拾生活的希望,甚至他化为白骨之后,口中还牢牢咬着她的金钗。

从夏雪宜被误食迷药开始,到他去世后的种种布置,此人的心智非比寻常。

即使面临绝境,他仍有办法摆脱仇人,甚至于在死后做了种种布置,头脑冷静,才智过人。

他被挑断手筋脚筋,被废了武功,被打折双足,无论是宝藏的出处,还是温仪的下落都从未吐露分毫。

所以我觉得夏雪宜虽然心狠手辣,但也良心未泯。

在他偏激毒辣的外表中,其实有一颗赤子之心,只是夏雪宜的善良很难被世人捕捉到。

只因他有他的使命,他要复仇,既然要复仇,就绝不能轻易把自己的软肋暴露给别人。

温仪的出现,让夏雪宜冰冻许久的内心出现了融化的迹象,他爱温仪,为此甚至放下了屠刀,暴露出了弱点。

也因此,夏雪宜给了温氏五老可乘之机,最终被挑断手筋,落魄地死在了华山的山洞里。

他死后仍将温仪的金钗牢牢地咬在嘴里,更留下了:

此时纵聚天下珍宝,亦焉得以易半日聚首,重财宝而轻别离,愚之极矣,悔甚恨甚。

每每读到这一句,当真是字字血泪,刻骨铭心。

夏雪宜的一生,把他最深沉地爱给了温仪,给了他仇人的女儿。

温仪对夏雪宜的意义,已远远不仅仅是他的心上人,更是他能够重归童年时代获得温馨家庭的一种“爱”的信仰。

这就是夏雪宜终其一生也无法放弃的最温柔最炽热最深沉的爱。

金庸先生写爱情,写得细腻刻骨。

但所有让人动容的爱情,几乎都有一个模式:越是世间不公,越是阻扰重重,两个人之间的爱情就越是稳固坚贞。

何红药根本就不了解夏雪宜,不明白“爱”对于夏雪宜有多么的重要,不明白爱已经成为他唯一有力的救赎力量。

何红药想要sha死温仪,想让温仪毁容,这不是破坏夏雪宜内心最美好的一切吗?

夏雪宜焉能不恨何红药,哪怕她曾经有恩于他,哪怕她一生都对他爱无休止。

夏雪宜可以不要自己的性命,却绝不能让何红药伤害他最爱的女人。

当然,夏雪宜不是个正人君子,他当年利用何红药对他的倾慕之心盗得五毒教的金蛇剑,有违江湖道义。

何红药当年也只是心思单纯的黄花姑娘,若非夏雪宜有负于她,令她终身活在对夏雪宜爱极恨极下,总不至于成为一个狠毒又扭曲的老乞婆。

夏雪宜死后还想着要算计人,正如穆人清指出的“此人用心深刻,实非端士”。

但是不能不佩服金庸先生的高明,读到温南扬和温仪口述夏雪宜对温家的报复行动,并不觉得这人有多可恶,反而是温氏贼窝里的人个个都该si。

总而言之,夏雪宜是一个聪明、狠辣的复仇恶魔,但心底最深处还保留着对真善美的追求。

~END~

(图/网络)

作者:咖啡里的云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倾诉一颗不曾叛离的心

坚信成长才是女人最终的归宿

愿你能在我的文字里感受到温暖和深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