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于解放前荒唐马科长的传说

subtitle
笙歌相知起舞 2021-05-06 12:36

关于解放前荒唐马科长的传说

(内容提要:都江堰市古城区,经过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建设,已经列入现代化都市的名录。之前过去的面貌、人情风物、旧闻奇事等等,都只能存在于人们的回忆之中。已经有文人墨客将其中一些,用文字记录下来。供现时的人们,茶余饭后谈笑之中,去品味和说明。笔者也来凑趣将一篇关于马科长的传说,奉献在下面的文字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丰水期的都江堰内江河流图片

上世纪50~70年代,笔者家居灌县太平街走马河边。隔着滔滔流水,能够见到河对面龙角车街,和农村相连接的尾后,有一幢像土地庙的旧式建筑。当年土地庙一类的建筑都比较小。而那幢旧式建筑是居家的,故远远比土庙大得多!

笔者太平街邻居中有年岁大,曾在县公安局工作,又懂得多的老年人告诉笔者。说那幢房屋是别墅,为解放前成都马科长的,居住着他的一位小老婆。那位马科长能量很大,在四川、成都、灌县等地,安了10个以上的家!灌县就有两处。每处家他都修一幢类似的房屋,娶一位小老婆,每年给付100块银元的生活费。这时段40块银元,即能买一亩水田,所以100银元居家生活完全足够。至于他什么时候来?则完全凭兴趣和时间。

解放后房屋被没收,现在居住的是几户居民或农民。沿河边向下再几百米,另外还有一幢类似的洋房别墅,也是马科长另一位小老婆的。那幢房屋也是没收后,分给当地农民居住。

这位老人还告诉笔者,马科长的两位小老婆;一个刚解放时,找关系去了成都。另一位就在幸福公社塔子坝,6大队6生产队当农民。她有一个儿子,去成都的另外小老婆,把自己的儿子也交给6大队的那位了。6大队的那位马科长小老婆,把两个孩子都带大了。

走马河水虽然大,但这时候每年都要岁修,河水得断流1个月左右。笔者少年时候曾利用岁修断流,去河对岸参观过那两幢别墅。先说龙角车街的土地庙别墅,位于街旁田地中为两层建筑,居住着2户以上的人家。进出的门前有小块空地,有几个妇女老人家,在那里轻松地飞针走线。缝补着自己或家人的衣物,一边还交谈着什么。

当时这片江安河、走马河之间的农田,为幸福公社6大队的12生产队。也不知道住土地庙别墅这里的,是农村社员、还是城市居民什么的。沿河边向下步行几百米,途中经过一水碾院落。水沟是从伏龙观深潭起水,1964年前以明沟,穿过城关流到这里来的,然后汇入走马河。1964年国家在灌县城关,修建调节岷江内外江河道流水的暗河,这条明沟也修整成暗河了。

原玻璃厂这里,沟河交汇处每年岁修的时候,各种小鱼很多。石爬子、黄辣丁、麻花鱼、沙翁鱼、红尾子、桃花鱼等等应有尽有。所以每年岁修来这里抓鱼的,大人、小孩、青年、少年都很多。笔者也去过抓过,我比别人笨一些,能够抓住得很少。

这处院落1958年办过灌县玻璃厂,还修起一高大的烟囱。人们用嘴吹的方式想生产玻璃瓶?但因为压力不够,生产的玻璃瓶不能成型,玻璃厂最终下马。改革开放开后首先是灌县向峨,用空气压力机吹压成形的方式,生产各种玻璃瓶。笔者也去参观过,在空气机的压力下,玻璃瓶很容易就成型了。

玻璃厂院落再下去约200米,就是马科长另1个小老婆的洋房别墅。这幢房屋也是两层建筑,还要精致一些。如果能保持到现在?应该是文物古迹之一。笔者参观的时候,这里这幸福6大队11生产队,也住着几户农村社员。现在这大片地区,是都江堰市城区的组成部分。这里车水马龙熙熙攘攘,高楼大厦街道宽阔。都江堰市也由灌县时,30~40万人,攀升到60~70万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都江堰市市委政府已经有规划,要把都江堰市人口发展到130万人以上。

马科长的职务为国民政府时期,西南交际科科长,隶属于解放前的四川省政府。现在大家都知道,民国年间的四川省政府,只存在了30多年。主政的四川军阀、国民党军阀更换频繁;甚至蒋介石本人,也兼职过四川省主席。马科长这人能够长期,居西南接待科长要职,还安家10多处!在灌县即有两处家,说明这人能力和手段都很不一般。

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马科长这人不知去向。也不知跟蒋介石去了台湾,或是跟胡宗南南去了西昌?至于他在灌县的两处别墅?一定是按政策,作为地主官僚的财产;打土豪分田地一起,没收后分给农民了。

丰水期的都江堰河道图片

这是笔者从1970年,都江堰市的前称灌县的人民法院布告上见到的。事由是马科长的一儿子,犯下强奸幼女的罪行,被人民法院判处徒刑多少年等。那年头凡事都要讲出身,故这人是谁的儿子,布告上也有出现。

笔者灌县城关人,1968年底到至1970年底,18~20岁在灌县的幸福公社9大队4队当知青。马科长的儿子之一人称“马锤子”,是幸福公社6大队6队的人,时年已经近30岁。因为6大队也有灌县城关知青的原因,故笔者在6大队走动时也认识了“马锤子”。

这人个子不高身体强壮,谈吐一般声音洪亮;当地有人称之为歌手,还说他会拉二胡;具体应该说是,6大队6队的人。家庭有两间农村的草房,还有一位已经分居,同父异母的弟弟。听这里人说马家的这两兄弟,都只是初小文化。上世纪50~60年代,小学分为4年级初小,和6年级高小,文革开始才取消这种划分。

笔者也见过“马锤子”的弟弟,这人个子比他稍高,20多岁已经安家娶了妻子。女方是安岳、乐至地区的农村人。夫妻俩和母亲——当年马科长的小老婆之一住在一起。家庭有3间农村的草房,其中1间为喂猪的圈舍,小院落中还有鸡鸭等家禽。

当年农村人都要喂养家禽家畜,“马锤子”一个人生活,也没有喂猪、喂鸡鸭等等。他一个在灌县走动时间多,相识后笔者在太平街,也见到过他几次。很可能“马锤子”就是龙角车街后面,原先在土地庙别墅居家,那位马科长小老婆的儿子。他由另一位母亲,即原洋房别墅居住的女人带大后,自己1个人生活了。

当年灌县地方解放军驻军,还有工矿企业省级、地区级单位多。这里面的男人,在灌县找对象,包括农村女人也找。那么灌县的农村人,到条件不如灌县的安岳、乐至,甚至阿坝州的汶川、茂县、水磨、三江等地找对象是普遍现象。

所谓幸福公社6大队,当时共有12个生产队,3000多人。后来也叫塔子村,也有12个村民小组。为幸福公社甚至灌县,人口、面积、生产队数,都最多的大队或村之一。现在主要为灌口街办奎光社区,也部分划入其他社区、街办等。

上世纪60~70年代,改革开放之前,公社大队生产队的体制下。一方面所有的劳动力,都束缚在人均1亩的土地上。另一方面1个生产队,一般200亩左右的田地,如果200个人有100个左右的劳动力。灌县属于稻麦两熟区域,生产队长一年四季,春种夏耘秋收冬藏。要把大春水稻、小春麦子油菜两季庄稼,都栽种、管理、收存完成任务,也是很不容易的。

每年的大战红五月,又叫“双抢”即抢收抢种,城乡全社会的力量都得动员起来。城关学校、工厂、单位的人,都要去农村劳动几天或一个星期。县级机关单位的干部们,也要下派三分之一以上人去各公社、大队、生产队,时间一般都是2个月左右。党和国家的领袖也指示,中国有多少亿人,吃饭是第一件大事!

国家农业方面以粮为纲,全国农业学大寨。起码县、公社、大队领导的精力,主要都在农业和粮食生产上。笔者参加工作1971~1981年,在灌县县委办公室做打字员10年。期间经历了张作干、柴景山、谢盛耀三任县委书记。听他们说县委一级,工作重点在农村。张作干曾在天马公社蹲点,柴景山在崇义公社蹲点,谢盛耀又在天马公社蹲点。

这种情形直到1982年中央1号文件,搞农业生产责任制,局面才根本改变过来。灌县是1980年即试行农业生产责任制,1981年全县都搞责任制,1982年全国都搞农业生产责任制。粮食产量成倍增加,人均粮食800斤以上!农村人干活反而轻松。还有更多的时间外出打工、经商、从事服务行业等,人均经济收入很快就万元以上。

县(市)、公社(乡、镇)、村(街道办事处),领导们的主要精力,都是抓经济、抓管理、抓服务。接下来就是现在我们大家都见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越来越繁荣的局面和现实。65万人的都江堰市,小汽车总数早就超过10万辆!特别是农村人,因土地升值、劳务升值等等,普遍家庭都有小汽车。上世纪70~80年代中国流行自行车。起码在都江堰市,现在小汽车的数量,比当年自行车还多得多!

改革开放农业生产责任制之前,当年的种种矛盾之下生产水平低下,社会生产力不能充分发挥出来。整个灌县人均分粮也就400多斤,农村人平均收入还不能达到100元钱。城乡人生活都困难,尤其农村人还要困难一些。因此笔者当知青的时候,“马锤子”这人,年近30岁仍然单身。这人生活行为不能自律,故犯下强奸幼女的罪行。

事情爆发后,6大队6生产队的社员们,先是开大会批判斗争“马锤子”。他作案对象幼女当事者的家人、亲戚、朋友,还借机狠揍他一顿。然后由县公安局逮捕法办,判刑后在什么地方劳改。以后的岁月笔者也向人打听过“马锤子”的下落?只说他在劳改监狱表现好,已经留场就业挣工资。但这人一直没有回过当地,因为他干的事太丢人了。

听6大队当知青的同行说,“马锤子”和城里女子耍过朋友。因为自己农村挣工分收入低,只能拣水柴送女方家。塔子坝顺青城桥大河边,当年好拣水柴。这时段城乡人家庭,都是烧柴做饭。柴火在灌县城区,分为岷江河带来的水柴,和城区附近山上拣的山柴两大类。于是“马锤子”靠一背篼、一背篼的水柴,和未来的丈母娘家走动,但是最终也没有成功。“马锤子”曾向他生产队的人宣称,羡慕自己的父亲!解放前能够安10多个家。

听说“马锤子”能拉二胡和唱歌?笔者知青时候,曾在幸福公社文艺宣传队干过,为此曾观看过他的艺术水平。感觉是二胡不怎么样,但唱歌还可以;只是年龄偏大,不能进入公社宣传队。我们18个人的公社文艺宣传队,都只是些20岁左右的男女知青。

特别是文艺宣传队的几个女知青,都是南京内迁来的宁江机床厂,江苏人的后代。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国家“备战、备荒、为人民!”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一声令下,南京的机床厂分一半;2000多人和机器,迁移来四川成都的灌县。

1968年上山下乡的时候,宁江厂已经超过3000人,其后代们主要在幸福公社当知青。幸福公社文艺宣传队的,几个江苏人后代女知青。她们一口吴侬软语,人的相貌美、仪态美、语言更美!自我警惕性都是很高。听她们说和20岁的男知青,一起唱歌跳舞不会有什么。如果是年岁大的单身男子?那会很不安全。

春到都江堰麦苗青青菜花黄图片

宣传队的活动以业余为主,演出时有些工分补助。在劳动日值仅0.40~0.50元的情形下,补助实际上微乎其微,但总比没有好得多!我们在幸福公社的16个大队,都各自演出过一场。还在县川剧团、中兴公社、聚源公社各演出过一场。在当地群众中留下美好的印象,过了好多年仍然有人记得。一是我们18个人的演出,二是我们18个人谁是公社宣传队的等等。

如此这番“马锤子”的歌声,只能田间地头响一会儿。即使如此而已,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也能够20多岁即自己安家?他自己却不能及时安家?同生产队的人说,“马锤子”这人有点滑,做活路、做事、做人不如他弟弟老实巴交。(文庙山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