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20年CDMO领域收入排行,五年内“药明生物”市占率必降

subtitle
药智新闻 2021-05-06 11:06

2020年CDMO领域收入排行,五年内“药明生物”市占率必降
来源:药智网|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如今,国外跨国药企剥离生产职能,提倡轻资产运营,带来整体外包比例提升;国内创新药趋势大好+MAH制度共振下国内CDMO行业迎来爆发性增长,继而“内生+外生性增长”很大程度上给CDMO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

同时,作为第一人口大国,中国无疑拥有全球最多化工及制药相关专业人才,年纪轻、学历高、雇佣成本低、容易压榨工作时间是目前国内CDMO人才的四大主要特点,导致高成本地区的订单量大量流入国内,直接导致我国CDMO行业迎来快速发展。

早年间,由于中国原料药供应商各方面能力的缺失,国际制药企业一般不会把核心生产环节交给国内,或者是在完成临床试验阶段的药物研发生产后,将商业化阶段的生产转移,导致国内创新药商业化生产领域落后。但经过5年的发展,本土CDMO企业已经成功切入到cGMP中间体生产中,技术附加值和利润水平持续提升的同时,过硬的完成指标也促使双方合作趋向深入,客户黏性加强。

我国企业收入体量较小,未来成长空间较大,国内外差距大

由于我国CDMO行业整体发展时间相对较短,无论是收入体量、利润体量、企业规模、人才比例还是人均营收相对龙沙制药这样的国际头部CDMO企业差距巨大。但同时我国CDMO行业在增速及成长空间上也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同时也成为国内CDMO行业的最大特点。

从收入体量来看,药明生物、合全药业及凯莱英处于营收第一梯队,2020年CDMO板块分别收入56.1亿、52.8亿及28.38亿;而第二梯队的企业数目则明显高于前者,收入突破10亿大关的企业数达到了5家,博腾股份、九洲药业、康龙化成、普洛药业等知名企业均在其中;而最后的第三梯队无论是CDMO板块的营收体量还是同比增长率质量都参差不齐,不过这部分企业也是行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代表,如果单论总营收,其中不少甚至超过了第二梯队企业。

但同时,国内收入体量与海外CDMO龙头龙沙制药相比,则无疑差距明显,2020年实现45亿瑞郎的销售业绩,而CDMO并未单独列出,依照去年销售饼图推测其CDMO业绩应在40亿美元左右。大体上来看,国内外CDMO企业利润水平无疑差距明显。

业务“纵+横”发展是国内CDMO行业的主要趋势

也正是由于国内特定的CDMO发展环境,尽管大部分CDMO企业多处在客户资源、项目管理及资金实力的积累阶段,业务范围附加产值较低。但近年来,如药明康德、博腾股份、凯莱英、药明生物等龙头企业已通过各种方式来提升自身竞争优势与利润空间,目前主要以业务纵向拓展(临床前期向后期和商业化拓展,以及中间体向API和制剂CDMO拓展)与横向布局新业务(生物药CDMO)为主。

CRO+CDMO一体化是我国企业重要发展趋势

以目前我国的发展方向判断,CRO+CDMO一体化无疑是最重要的趋势,凯莱英、博腾股份、九洲药业等CDMO企业均开始布局CRO业务,而药明康德早年间则已经实现了CRO+CDMO的一体化发展。同时,未来随着中小型创新药企业、科研单位和高校研发需求的增加,CDMO企业向CRO领域发展成为必然趋势,一方面向产业链前端延伸可以更好的建立产业生态,更牢固的绑定资源客户,相当于为后端CDMO服务起到引流的作用。

API-制剂一体化发展是我国CDMO企业发展的必然方向

而在CDMO细分产业链上,与药企之间的合作往往都是从中间体等环节开始。双方有了多年时间合作基础后,才会逐渐向原料药和制剂方向发展。

而先天上由于我国CDMO行业发展时间较短,大多数企业就算与跨国药企合作,也仅仅局限于起始物料、非GMP中间体、GMP中间体和原料药的生产,就算是小分子领域的龙头企业合全药业(药明康德)和凯莱英也仅仅是刚涉及制剂生产领域,而随着CDMO企业的研发实力的增强及客户绑定程度的加深,从中间体到原料药再到制剂的逐步升级,将是我国CDMO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大+小分子协同发展是我国CDMO企业的理想状态

2020年全球销售额前十的药品销售收入总计达到1031.1亿美元,其中小分子药物6个,销售收入占比为51.7%,单抗/重组蛋白类大分子药物4个,销售收入占比为48.3%,相比多年前销售额前十的药品,无论是数量还是金额都有着巨大的提升,同时也侧面反映了大分子生物药如今已成为引领全球药品发展的核心动力,考虑到大分子药物特别是细胞和基因治疗药物的研发和使用特点,其对CDMO行业的依赖程度更高,未来有望成为CDMO行业的新增长点。

企业布局业务类型来看,除大部分企业集中的“多肽和寡核苷酸CDMO”,抗体类大分子CDMO以及细胞和基因疗法CDMO国内也有不少企业开始涉及,其中药明康德、凯莱英、博腾股份就是其中代表性企业。

目前总体上来说,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细胞和基因疗法项目推进到临床后期阶段,以及本土CDMO企业的产能扩张推进,产能和收入的天花板,未来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集中度低的行业特点,有利新鲜血液注入

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全球范围内CDMO企业超过600家,其中龙头企业龙沙制药2019年市场份额为6.6%,赛默飞、康泰伦特、吉友联和勃林格殷格翰,市占率则更低。这与医药中其他子行业有着巨大的区别,这是由于CDMO其自身特点所造成的。

  • 在研发阶段,制药企业为了能够更好的保护IP,会将不同的环节交给不同的CDMO企业完成,这样可以有效的避免全套工艺流程被同一家CDMO企业掌握;
  • 在生产阶段,大型制药为了保证供应稳定性以及相对较低的供应价格,会将同一个创新药的中间体/原料药外包给3-4家CDMO企业供应;
  • CDMO行业科技属性较强,很多技术主导型的中小型CDMO企业在某些细分领域具有十分强大的竞争力,而新药研发难度愈发加大,工艺开发也愈发复杂,所以有一技之长的CDMO企业可以占据一席之地;

但与全球有所不同,目前我国部分CDMO行业还处于初步阶段,大分子CDMO集中度远高于小分子CDMO集中度,2019年大分子CDMO龙头药明生物市占率超过80%,是行业内的绝对龙头,相比之下,小分子CDMO龙头合全药业市占率不到10%。而随着未来大分子CDMO企业的技术实力、研发能力、项目管理水平和产能管理等多个方面的成熟,药明生物的市占率大幅度下降是必然趋势,这对于CDMO大分子领域的“后发者”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资本加注CDMO,产能泡沫下后发者如何?

2020年,全球医疗健康产业共发生2199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额创新历史新高,达749亿美元(约5169.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约41%。从投资领域来看,生物医药最受关注,平均单笔融资金额较大。

2021年第一季度,国内生物医药行业共发生了73起融资事件(种子轮至pre-IPO),总融资额超180亿,其中有百因诺生物、鼎康生物、臻格生物及澳斯康4家CDMO企业共计融资金额超24亿,涵盖各个融资阶段,且鼎康生物还是整个A轮融资中金额最高的企业。

而,资本加速涌入CDMO领域后,能否对头部企业的地位产生本质上的威胁?强者恒强的逻辑,是否意味着如今选择进入CDMO行业为时已晚?扎堆入局的情况是否会导致产能泡沫的产生?却又成为了大多数从业人员担心的问题。

药明生物陈智胜表示,国内生物药CDMO龙头企业的最大优势在于产能、人才与供应链,项目与客户量需要一定积累才能转换成为规模。同时,包括双抗、ADC及疫苗业务的开拓也是需要一定前瞻性,提前几年部署赛道和技术平台实属常见。

而对于入局时间是否过晚,中金启辰总经理徐怡在CHC大会上表示,如今的创新药市场,挖金子的不一定能挖到金子,但是卖铲子能卖到钱,CDMO行业相对创新药领域风险大大降低。或许这也是大多数人选择曲线救国,选择CDMO行业的原因之一吧。

对于产能泡沫,火山石资本创始人章苏阳在2021CHC中信证券医疗健康大会上也表示过,市场泡沫并不可怕,关键是泡沫在窜的时候需要找到找到什么是空气,什么是水。泡沫总是有的,因为没有泡沫新的东西是不能往前走的,调动资源的前期一定是泡沫,泡沫本身代表了一个方向。

中信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陈竹强调,2020年到2023年或将迎来商业化的高速发展浪潮,药明康德、九洲药业还有药明生物生产规模、固定资产投入及产能都在快速扩张,未来三年整个CRO行业,确定性和成长性的最确定的赛道就是CDMO领域,前途无量。

责任编辑|青霉素

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药智网立场,欢迎在留言区交流补充;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