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近代欧洲人在印度:面对的是整个文明 而非任何单独国家!

subtitle
冷炮历史 2021-05-06 07:0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8世纪左右起,伊斯兰文明成功地扩张到了欧洲和亚洲的大部分地区,印度深受影响。这一扩张创造了一个贸易、外交、 品位与知识的国际化世界,这个世界以不同方式深入并融合了印 度文明,并对其加以借鉴和补充。通过伊斯兰世界,印度思想和发明得以在中古晚期传至欧洲。

公元9世纪波斯象棋大师巴格达的阿德勒认为印度对世界有三大贡献:恰图兰卡(古印度 象棋),《五卷书)(Panchatantra, 一本民间故事与动物寓言集), 以及0的发明(意即数位记数法)。所谓的阿拉伯数字,实际上来自印度。

伊斯兰在亚洲扩张了8个多世纪后,欧洲国家自哥伦布时代开始扩张势力。横跨亚非,远达新大陆。这是一场真正的世界性扩张,比伊斯兰扩张范围更广,却建立在伊斯兰国家积累的地理知识和新的航海科技之上。通过不同的途径和崭新的方式,印度 文明再一次受到深刻影响。

对中古基督教欧洲来说,印度位于地球的边陲,在遥远的地平线,是一切事物都与欧洲截然不同的奇异之地。由于缺乏经验佐证,印度的奇特性毫无限制地发展成怪异或美好的形象。例如,中古时期的动物图鉴经常写道:大象的腿像柱子一样没有膝关节,一旦倒下就无法起身,因此必须靠在树干上站着睡觉。接着又说, 猎人经常将树伐到一半,等大象靠上去跌倒而无法起身后将之捕获。各种关于印度的奇思异想,是古希腊作者留下来的,并被不断地转述。

中古欧洲对印度的印象十分梦幻,但并非是凭空捏造的,也有历史渊源。古希腊-罗马的遗产是这类印象的重要来源, 中古欧洲人从中撷取了最富异国情调的图像。例如,大航海时代刚拉开序幕,欧洲商人冒险家前往印度之际,西方印刷 术方兴未艾,《纽伦堡编年史于1493年出版面世。其中有对神奇的印度人种的描述,靠气味为生的无嘴人和脚掌向后的人。这些都可追溯到公元前5 世纪希腊作家克特西亚斯的道听途说。除了令人不悦的、奇异 的想象外,欧洲人同时也对印度怀抱着美好的想象,认为它是 奢华、富裕之地。有引人渴求的昂贵商品,比如钻石、丝绸、 异国动物和香料。富有的声名自然是古代贸易的结果,如前 所述,只有最珍贵的商品才能负担得起远程运输的高额费用。从《圣经》的所罗门王开始,印度一直是异国昂贵商品贸易的源头、古罗马奢侈品的供应地。比如珍珠、象牙、丝绸和宝 石。如第八章所述,印度贸易导致的财富外流,甚至引起了当权者的警戒。

罗马帝国崩毁后,欧洲经济逐渐恢复。在中古时期开始缓慢成长,印度商品再次涌向欧洲。然而,这时的印度是伊斯兰扩张时开创的庞大亚洲贸易世界的一员,伊斯兰商人和国家则成了欧洲与印度的中介。奥斯曼帝国在土耳其的建立和发展,不仅恢复了哈里发在伊斯兰社群的领导地位,还进一步稳固了欧亚贸易中伊斯兰的核心地位。与欧洲国家不同,伊斯兰国家通过贸易、探险对印度有直接的认知,对欧亚地理也有更真实合理的了解。欧洲人撷取这些地理知识,再加上与印度及其他区域进行贸易而获得的经验,真实的印度才开始清晰起来。

威尼斯通过与东方的伊斯兰国家进行奢侈品贸易而致富,其他欧洲国家的商人迅速开始寻求绕过伊斯兰直接通往印度的通道。哥伦布猜测持续向西航行,终将到达印度。当他抵达新大陆时,他认为自己已抵达印度。哥伦布的假设是依据早期印刷的世界地图得出的。这些依据托勒密(约公元150年)的地理学所绘的地图有两个特点。一方面,当时并无确定经度的有效方法,根据托勒密提供的信息绘制的世界地图,过度估算了欧亚大陆的东西距离。由于地图将亚洲海岸画得过于靠东,导致观者可能认为 欧洲到亚洲在另一方向的距离即跨越大西洋的距离不是太远。这些地图的另一个特,点是国家虽标了名称,却未标出疆界。看上去印度似乎包含整个亚洲,向东直达海岸。在托勒密的地图上, 印度本土被称为“恒河内的印度”与“恒河外的印度”则指东南亚 (恒河被认为向南流,分隔两个印度)。在中国北部则可见“上印度”字样:看上去印度就像是整个亚洲的名字。1545年的托勒密地图是以欧洲大航海时代增进的印度知识为基础修正的。

葡萄牙人则首先完成了另一个方向的成功探险。从公元1498年“达•伽马的航行开始,葡萄牙人釆取南向航线,绕过非洲前往印度海岸。接下来一个世纪,葡萄牙人创造了一个海上贸易帝国,从印度西海岸的果阿到中国南部的澳门。通过与当地政府签订条约,这个帝国建立了许多小型陆上据点。葡萄牙人以纵横交错的武装船舰网络掌控海洋贸易,要求其他国家的船只向葡萄牙人申请特许状, 并规定某些商品只能与葡萄牙人进行交易。通过这个方式,葡萄牙掌握了香料及其他商品的贸易。相对地,葡萄牙人也从美洲带回了影响深远的亚洲农作物:适应当地土地和气候的马铃薯和玉米;新的奢侈品如烟草与凤梨以及番茄与辣椒。难以想象这两种已深刻融入印度烹饪的作物,竟是在近代才引进印度的。葡萄牙人在南印度的毗奢耶那伽罗王国的兴起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即为其提供南方缺乏却又是对抗北方邻国所需要的马匹。

葡萄牙人还将天主教带到了印度。来自不同国家的天主教传教士开始学习印度语言、寻求信徒改宗,并试图在南印度古老 的圣多马派基督徒团体之上树立教皇至高无上的权威。圣多马派基督徒宣称由耶稣的门徒多马领入基督信仰。

天主教的传教活动受到不同方向的拉扯,有时寻求融入印度文化,有时则想要脱离。在一个极端案例中,耶稣会 士试图以印度人可接纳的方式介绍基督信仰,导致意大利耶稣会 士罗伯特-诺比利采行婆罗门隐士的穿着与言行。然而,这种行为导致了印度的“礼仪之争”及稍晚教皇对耶稣会士的压制,最终被罗马禁止。另一个极端案例,则是在果阿建立的宗教法庭。因为担忧基督教受到印度教信仰与实践的影响,通过这种方式强化天主教徒的正统信仰。葡萄牙人控制印度贸易的高峰期,作为交易媒介的葡萄牙语在印度两侧海岸广泛使用,部分葡萄牙语词汇也进入印度语言中。例如印地语中的 “almari”(英语为“almirah”,指衣柜或斗柜)及“tauliya”(毛 巾),显示出那个时代留下的痕迹。

西班牙与葡萄牙的野心很快发生冲突,最后由教皇解决了争端。教皇划下了一条穿过南美洲的子午线,给予葡萄牙巴西 以东区域,以西区域则归西班牙。

其他欧洲国家及公司也开始争取利益。公元1600年前后,在欧洲内部竞争的推动下,欧洲的政治、经济势力开始向世界各地扩张。英国人、荷兰人、丹麦人、法国人及其他国家的人共同成立东印度公司,垄断了母国与印度的贸易。这些公司中经营最得力者为荷兰东印度公司和英国东印度公司,它们与葡萄牙人在印度贸易竞争上形成三足鼎立之势。这场竞争的最后结果是,葡萄牙人被局限于印度 海岸的一些小型贸易据点,荷兰人将力量集中在印度尼西亚和香料群岛,英国人则逐步主导了印度的贸易。

在殖民统治之前,欧洲与印度的贸易在许多方面延续了旧日的罗马贸易。即印度向欧洲供应各种稀有商品,比如香料、宝石 和奢侈的制成品,特别是织物,来换取欧洲的金银。虽然这些贸易关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体上是稳定的,但欧洲扩张时期的贸易方式却相当新颖。其中涉及创立贸易公司,这些贸易公司拥有 本国在亚洲贸易的垄断权,利用武器自卫并压制竞争对手。

这些公司并没有促进自由和平的贸易,而是以武力维持垄断。他们与印度政权建立政治关系,建立并维持陆上的小块飞地,在飞地收集具有交易价值的商品运送回国。同时也出售来自欧洲的商品。欧洲各国的东印度贸易公司并不仅仅是商业投机,他们必须发挥 政治作用,与印度统治者进行谈判。这些情况导致了欧洲通过一群商人统治印度领土及其人民,这在印度史无前例......


你所“看到”的印度,不是真正的印度。

印度,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书名:《印度次大陆:文明五千年》

原名:India:Brief History Of A Civilization

作者:[美]托马斯·罗杰·特劳特曼

译者:林玉菁

校译:王岚、程彤

定价:68

装订:精装

页数:320

上市:2021.4

ISBN:9787509015919

出品方:天喜文化

出版社:当代世界出版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