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室传媒秘书就梅根信件版权突然发声,致信法庭支持梅根,胜负定

subtitle
后世纪杂货铺 2021-05-05 23:13

王室在帮助梅根,官司峰回路转,胜利在握

周三,高等法院得知女王代表律师,对梅根的律师明确表示:梅根写给父亲的信,在法律上版权并不属于王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英国联合报业旗下的《星期日邮报》在未经梅根同意前提下,于2019年2月,刊登了五篇梅根于2018年8月写给父亲的信。

梅根因此起诉对方侵犯她个人隐私和版权,双方对簿公堂。

今年2月,美国高等法院就此案件,允许即决判决(正式审判前的简单判决),对这一决定,联合报业表达了强烈不满,大法官Warby伯爵在当时判决中,暗示将支持梅根的诉求,认为联合报业做法侵犯了梅根的个人隐私,并有侵犯版权的嫌疑。

这一标志性的判决,让梅根兴奋不已 ,因为除了代表她胜利之外,意味着案件不会进行最后审判,也就不用王室助手出庭作证。

梅根在王室前媒体秘书为梅根作证

这个周三(5月5日),大法官Warby爵士得知,女王代表律师已写信给梅根的律师,信中王室律师明确表示,所有梅根涉案信件版权与王室无关——梅根的所有信件,版权并不属于王室。

在向法庭提交的文件中,女王代表律师团,Ian Mill QC (英国律师兰米尔 律师团队)还说到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梅根在王室期间的前传媒秘书,之前联合报业认为他是梅根信件的执笔人之一——而现在女王律师,米尔先生否认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是梅根信件的联合作者。

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

米尔先生说: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的律师已向当事人确认过,他并没有替梅根写信给她的父亲,托马斯马克尔,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些信的作者。

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的律师在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写道: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没有亲自手写信件,也从来没有承认过替梅根写过信——包括任何电子信件、纸质信件——所有信及版权与他无关。

法庭文件中写道:我当事人的观点认为,信都是苏塞克斯夫人一人所写。

米尔先生补充:此次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先生,明确的版权声明,为我们拆穿了被告(联合报业)的谎言——对方在辩诉中声称信件并不是梅根一人所写,所以版权并不属于梅根一个人,她只有部分版权。

米尔先生说:梅根确实曾把信给哈里王子和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看过,因为当时她因为父亲的事,非常痛苦,是两人帮她渡过难关。

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当时负责王室所有资深成员的面对媒体问题——也包括当时梅根父亲与媒体间的问题。

法庭文件中还写道,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只是提醒梅根:当时梅根父亲的健康状况不佳,而梅根也照做——考虑到父亲健康状况,不会参加婚礼——但是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否认除此之外还为梅根的信件贡献任何一个字。

英国联合报业进退两难

米尔先生要求大法官,Warby爵士对此案中联合报业是否侵犯梅根版权问题,进行最后的判决。

联合报业并不反对即决判决,(是在案件审理前,例如确定某人确实对某件事承担责任,在正式审判前的简易判决),但是下面的出版商却反对今年2月美国高等法院做出的判决结果。

联合报业的律师团队——Andrew Caldecoott(安德鲁 团队)在提交的法庭文件中说:这个消息非常遗憾,在今年1月的判决前,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从来没有表示过,他不是这些信的作者,所以这些信的刊登媒体,就对梅根侵犯版权提起了上诉。

现在的问题就是看法院如何决定,Jason Knauf(杰森柯纳夫)先生表示,版权只归梅根一个人,但是出版商已就版权(出版商认为梅根只拥有信件的部分版权)问题,提起了上诉。

今年2月高等法院大法官,Warby爵士允许此案应用即决判决,支持梅根的侵犯隐私诉求,同时对于是不是侵犯版权,并没有直接做出判决 。

今年3月,法院要求刊登梅根信件的出版商,星期日邮报要在首页刊发声明:侵犯梅根隐私、同时在第三页承认:侵犯梅根版权。

但是随后 Warby法官又更改了上述判决,所有声明均不需要刊登。

为是否侵犯梅根版权问题,给联合报业留下更多的时间进行上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